那些虚度的年华 十九 龙入泥潭

作者:安陵久久 字数:2399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刚进入城门口,一大波冤鬼就涌了上来堵住了两人的去路。只见那些冤鬼有的缺胳膊少腿,有的只有半个头颅,有的甚至只剩下了一个身子。每个冤鬼都血淋淋的很是恐怖,血腥臭更是让莲忆阵阵作呕。

冤鬼越聚越多,跃跃欲试的想要来撕扯修染和莲忆。

若是只有百八十个冤鬼修染也就对付了,可是面对成千上万的冤鬼修染也觉得自己有些无能为力。

这时,一个蓬头垢面眼珠突出的骷髅鬼一下子捉住了莲忆的手,莲忆登时吓的失声大叫。修染挥出幽冥剑砍断了骷髅鬼的手腕,被砍断的手却还一直死死的抓住了莲忆的手。指甲尖尖好似利刃扎进了莲忆的肉里,鲜血顿时流了下来。疼痛伴着恐惧让莲忆抓狂起来,挣脱修染的手狠命的撕扯着手上的断手。

冤鬼们趁此时机一拥而上,修染左支右绌尽量将莲忆护在身后,而莲忆还在疯了般撕扯着手腕上的断手。

修染喊道:“莲忆!记住我跟你说的,保持心境平和!千万不要恐惧,你越是恐惧就越危险!”

修染拼尽灵力将冤鬼们打退了五步的距离,趁此时机修染结出结界护住了莲忆。

莲忆身处结界中才有了丝丝的安心,心情也再没有原来的狂躁,莲忆心情稍稍平复扎进手腕的骷髅手也渐渐的松缓了。莲忆迅速扯下了骷髅手,静静的看着结界外依旧浴血奋战的修染,若是再冲不出去鬼兵们就会来了。到时后有追兵前有冤鬼再想离开就插翅难逃了。莲忆想冲破结界帮助修染,可是试了几次都没有冲破结界。

修染还在拼命的搏斗着,其实只要弃了莲忆他是能轻松的逃走的。莲忆现在很后悔,当初自己不该满口的应承下来跟着修染来到幽冥界,若是没有自己的牵绊修染不至于走到这样危险的境地。

莲忆不想再连累修染,冲着修染大声的喊道:“修染你快走,先不用管我,结界很结实的,这些冤鬼一时半会冲不进来的!”莲忆的话犹如泥牛入海,修染没有回应继续手脚不停的砍杀冲过来的冤鬼。

莲忆从没像现在这样因为法力低微感到无力和恐惧,以前总觉得法力修炼的差不多就好不需要精益求精,可是现在现实给了莲忆沉重的一击。莲忆暗暗发誓,如果能活着走出幽冥界一定要好好的修炼,踏踏实实的修炼。

看着还在浴血奋战的修染莲忆心中莫名的疼痛,平时看修染似乎对莲忆冷酷无情的样子,可是每到关键的时刻他从来都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莲忆陷入危险不顾。

结界外修染砍杀的残肢断臂好像败絮七零八落的抛洒的到处都是,黑色的血液溅到结界上模糊了莲忆的视线。两行滚烫的泪水缓缓的留了下来,莲忆抬袖擦去了眼中的泪水,修染浴血奋战的身影又出现在了莲忆的视线中。

莲忆又开始试着冲出结界,一次次狠命的撞击都撞得莲忆心肝俱裂般的疼痛。可是莲忆一刻也不停下来,她不要停下来,她要同他一起面对,一起浴血奋战。

就在莲忆将要绝望时突然大把的纸钱从天而降,冤鬼们停止了攻击修染都纷纷去捡拾纸钱。一抹火红色身影飘然落地,一个笑容明媚容颜妍丽的女子向着修染施施然道:“公子大概不知道要想经过枉死城就要备足冥币散给沿途的冤鬼方能顺畅无阻的通过,公子受惊了。”

修染礼貌的向红衣女子拱手作揖道:“谢谢姑娘搭救,在下修染,敢问姑娘芳名?”

还困在结界中的莲忆听见修染的搭讪很是不屑的小声嗤笑道:“同样是见色忘义的庸俗男人!”在修染布出的结界说他的坏话,就等同于伏在他的耳旁细语一样清晰可闻。修染不动声色的瞟了一眼莲忆。

红衣女子依旧笑靥如花的答道:“修染公子有礼了,小女子花绯漯,此地不宜久留公子请随我来。”

修染破开结界将莲忆放了出来,花绯漯礼貌的向莲忆微笑了笑,问道:“敢问姑娘芳名?”

“莲忆!”莲忆只简简单单的报了自己的名字就不再说话,花绯漯身上阵阵的香味扑鼻而来,这是莲忆从来没有闻过的香味,而这香味竟然让人有些飘飘欲仙的感觉。

花绯漯的四个容貌俏丽的丫鬟每人手中提着一篮纸钱抛洒着在前开路,见有大把的纸钱洒下,冤鬼们都争先恐后的忙着抢钱,中间留出了一条小径。

三人鱼贯而出,不多时就走出了冤鬼堆里,城中的房屋破败不堪,到处的蜘蛛网和飞舞的苍蝇蚊子。不小心就有蜘蛛网沾到了莲忆的脸上,又痒又粘的感觉让莲忆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一路上莲忆不住的拍打着身上的蛛网。

走不多久一幢华丽干净的房子出现在视线中,与周围破败不堪的房屋格格不入,好像鹤立鸡群。门楣上书“花府”两个血红的大字。看着血红触目的两个大字竟让莲忆背后升起一股凉飕飕的感觉。她真想拉起修染离开这个鬼地方,可是又能跑到哪里去呢?

走进花府,首先看见的是花府的花园,一般人家的花园都在房后,而花府的花园却在房前。花园里遍种不同颜色的曼陀罗花,有白色有紫色有蓝色有黑色,而最让莲忆不舒服的是血红色的曼陀罗花。

花园中的曼陀罗花生机盎然,高傲的昂起美丽妖艳的花朵随风轻轻的摇曳。这许多的曼陀罗花混杂成奇异的香阵阵的侵入人的心脾,这香味同花绯漯身上的香味很像。闻着这奇异的花香莲忆的那骷髅手指甲几乎刺穿的手腕竟然感觉不到疼痛了。

修染和莲忆跟随花绯漯进到客堂分宾主落座,两个丫鬟给两人奉上茶水,莲忆刚想要喝茶修染暗道:“且慢!”听见修染的低语莲忆忙将水杯放下。

坐在主客位子上的花绯漯巧笑情兮,“怎么?修染公子难道以为我会对你们二位图谋不轨吗?”

修染欠身微笑道:“花小姐莫怪,只是在下不明白花小姐为什么会对在下出手相救!”

“哦,莫不是修染公子以为奴家救二位是别有目的?”

坐在一旁的莲忆听见两人的对话实在有些坐不住,花绯漯长的是妖艳了些,可是她好歹也帮助过他们,修染如此赤裸裸的质疑花绯漯别有目的简直是自掘坟墓。这可是在人家的地盘上,一句话谈不拢可是会有生命危险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