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相思兮长相忆 三十五 逃出洞府

作者:安陵久久 字数:3406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楚霄旸毕竟身负重伤,毫无防备之下被莲忆凝聚灵力的双掌拍在了后背处,原本还没有修复的心脉俱损。他抬起头嘴角挂着一丝鲜血对着莲忆邪魅一笑然后重重的扑倒在莲忆身上,莲忆一个重心不稳被扑倒在了床榻上。

楚霄旸就这样紧闭着双眼压在莲忆身上,莲忆心里顿时慌乱起来,忙将他翻倒在床上,伸手轻轻的晃了晃,“喂,喂!你醒醒,醒醒啊!”楚霄旸没有一丝反应。

莲忆心里又怕又急,当初只是想尽快摆脱楚霄旸的怀抱所以下手就狠了些,小葫芦里只有两粒丹丸了,犹豫了片刻莲忆将其中的一粒又喂给了楚霄旸。莲忆就这样守在他的身旁,可是许久楚霄旸也没有清醒过来。莲忆急得团团转不知如何是好,最后狠了狠心将最后的一粒丹丸也给他喂了下去。

莲忆有些心疼的看着手中空荡荡的小葫芦,任务还没完成一半救命的丹丸就没有了,她真恨自己手贱拍了楚霄旸两掌。

莲忆趴在桌子上,百无聊赖的玩弄着桌子上的茶杯,青釉白瓷茶杯上绘着烟波江上渔船晚洲,看得出来楚霄旸是个对生活挑剔的人。突然一声呻吟在身后响起,莲忆忙回身看去见楚霄旸睁开眼睛正望着自己。

莲忆道:“你伤的很重,必须尽快闭关修炼。”

“然后呢?我闭关修炼后你就有充足的时间寻找打开石门的机关,对吗?”

莲忆恼怒道:“对,我就是想在你闭关时寻找打开石门的机关离开这里。”

楚霄旸身体还很虚弱根本无力跟莲忆争吵,他闭上眼睛休息了片刻后道:“我说过我想和你在一起,我喜欢你,我是不会放你离开的。”话落不再理会莲忆,缓缓起身盘膝坐下开始打坐。

他这是霸道,任性还是自私?莲忆非常无语的抬头望房顶,突然从外面隐隐约约传来了火麒麟“吼吼”的怒吼声和武器碰撞时的“乒乓”声。楚霄旸也听见了外面传来的声音,冷声道:“终于还是来了!”

来人难道是楚霄旸的仇家吗?楚霄旸的仇家不就是修真界的仙人吗?难道是仙踪派的师兄师姐来救自己了吗?想到这点莲忆顿时喜上眉梢,楚霄旸斜睨着掩饰不住得意之色的莲忆冷哼道:“不要高兴的太早了,我让那些想要救你出洞府的人进的来出不去!”话落楚霄旸站起身,伸出右手抚向石门,石门就这样像接到命令似的“轰隆”一声开启了。莲忆眼见着石门开启想跟着走出去,楚霄旸挥起烈焰剑将莲忆逼退到了墙角,随后石门轰然关闭了。

莲忆扑到石门前将手放在楚霄旸放过的地方,石门没有丝毫反应,这时外面已经传来了激烈的打斗声,莲忆将耳朵贴近石门清楚的听见了修染的声音,她禁不住大声喊道:“修染!修染我在这儿!”说着“啪啪”的用手拍打着石门。

没过多久石门缓缓的开启了,是修染在外面将石门开启的,莲忆乍一看见修染忘情的扑进了他的怀中,修染也紧紧的回抱住莲忆。两人无言相拥了很久,莲忆这才发现进洞府的不止修染一人,还有那个戴银面具曾几次解救莲忆的人。

这时楚霄旸面色如纸,胸前一大片新鲜的血渍,撕裂的袖口裸露出深深的剑伤触目惊心,而银面具男子依旧没有收手的意思,他挥起暗灰色的剑直直刺向楚霄旸的胸口处。莲忆情不自禁的大声喊道:“公子手下留情!”

银面具男子并没有就此收手,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修染手执幽冥剑打偏了银面具男子的剑,剑尖依旧划开了楚霄旸的胸膛,莲忆扑上前查看楚霄旸的伤口,发现只是划伤了皮肉并没有伤及根本,莲忆那颗提到嗓子眼儿的心终于落回了实处。银面具男子没有跟莲忆说一句话,只是冷冷看了她一眼就转身离去了。

莲忆和修染将楚霄旸扶进石室中,安顿好楚霄旸两人赶在石室门闭合前冲了出去,石门闭合的刹那莲忆清晰的看见楚霄旸那满含无奈与失落的脸,莲忆叹息了一声跟着修染朝洞府石门走去。

“你能打开石门吗?”莲忆问修染。

修染没说话只是拉着莲忆的手向石门走去,走到石门前莲忆惊奇的发现那三扇石门竟然都是打开的,“怎么会这样?”莲忆问道。

修染依旧没有说话,这三扇门是谁留的,为谁而留他都知道,可是不管出于私心还是为了莲忆他都不愿意将这些事情告诉她。

修染陪着莲忆到了周岗县,看着不远处就是安顿各修真界仙人的武馆,莲忆道:“我们就此别过吧!谢谢你!”

修染并没有离去,他紧握着莲忆的手道:“让我陪着你一起完成所有的任务吧!我要看着你平安的从魔界回来才可以放心离开,不然我不知道该怎么度过每一天。”

“可是你也知道仙界和魔界现在正在交战,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你都不可以跟我一起站在魔界的对立面。不只是为了你,还有妖界所有的人。”虽然莲忆也很想这一路都能有修染相陪,但是那样就会将修染置于众矢之的。

修染两手扶着莲忆的肩膀道:“不要担心我,相信我会处理好这些事情的。”

莲忆不知该说什么好,一个男人即使背负的再多的压力也要护她周全让她怎么能不感动?

莲忆拿开修染放在她肩上的手,退后几步道:“你忘了我们的三百年之约吗?我希望这三百年内你都不要再插手我的事情。”说着莲忆摘下了脖子上的项链放在修染的手中,“这个你也收回去吧!如果三百年后你找到了东皇钟再给我。”话落莲忆转身离去了。

修染将那条还残留着莲忆体温的项链紧紧握在手中,三百年之约?其实修染也不确定自己能否在三百年之内找到东皇钟,可是他不能放弃寻找,为了心爱的人,只是为了心爱的人……

莲忆回到武馆时天已经完全的黑暗下来了,路上不断有其他门派的仙人同她擦肩而过,每个人都想她投来意味深长的一瞥,看见众人怪异的神色莲忆将要冲口而出的问候生生吞咽回去。她急匆匆的去了晴芷的房间,晴芷自从上次被楚霄旸打伤后身体一直没能完全恢复,又加之这两天马不停蹄的征战魔界让原本就虚弱的身体更雪上加霜。

看见莲忆悄无声息的走进了自己的房间,晴芷忙坐起了身体,惊喜道:“莲忆?”

莲忆左右看了看这才关上了房门,心情郁闷道:“我怎么感觉每个人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当看见晴芷面如土色,疲惫尽显后抛开了自己的疑问上前坐在晴芷身侧关切道:“你怎么样?伤的严重吗?”

晴芷摇摇头,“已经吃过丹丸了。我们仙踪派的丹丸可不是盖的,我就算伤的身体破烂不堪服过丹丸后就会又生龙活虎的活过来了。只是莲忆啊,现在其他修真界的弟子们都对你有一些看法,你……”房门突然被人粗鲁的撞开了,打断了晴芷想要继续说下去的话。

七八个其他门派的弟子气势汹汹的闯了进来,黄枫谷的一个女弟子声严厉色道:“莲忆姑娘跟我们走一趟吧!”话落不由分说七八个人上前对莲忆推推搡搡,带着她离开了晴芷的房间。莲忆心里觉得又委屈又害怕,自己身陷囹圄后这些同为修真界的仙人们不说相救于她,她现在平安归来他们却这样对自己,“你们这是干什么?我犯了什么错?”可是众人并不理会莲忆的质问和反抗继续推搡着她。

晴芷看见这番阵势强忍着重伤的身体追出房外着急的大声喊道:“各位有话好好说啊!玄泽师兄不是已经说过战争失利不关莲忆的事吗?”

众人不由分说继续推搡着莲忆走去,而此时司徒雪衣和玄泽也闻声而来,“住手!”玄泽喊道。

莲忆看见司徒雪衣和玄泽犹如见了救星般冲到二人面前,声音颤抖道:“二师兄,四师兄你们来了!”

司徒雪衣上前将莲忆护在身后厉声道:“你们这是要干什么?”

方丈山的一个弟子道:“两位这是要护短吗?就是因为这个来历不明的妖女才导致我们第一次战争失利,难道她不应该接受处罚吗?”

“就是,就是……”其他的人随声附和道。

“我们必须要将这个妖女押解到战神面前,让战神做出一个公正的判断!”黄枫谷的那个女弟子道。

玄泽冷声道:“战神已经不再追究此事,几位为何还要如此咄咄逼人?”

那些押解莲忆的人如何会听进玄泽的话,推开了司徒雪衣将莲忆的双手反缚到背后向战神亦渊房中走去。

亦渊房中灯火通明,他正在轻啜着屠冷月给他新泡的茶水,而屠冷月则伺立在他身旁。

众人推搡着莲忆进入亦渊房中后自觉的安静下来,恭敬的向亦渊行了一礼。

莲忆这时也已经认出了淡定自若喝茶的亦渊,也瞬间明白亦渊此时必定是天界派来人间帮助修真界对付魔界,她不想让他为难,她低垂下头没有说话,也没有跟亦渊相认。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