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相思兮长相忆 二十六 大嘴怪

作者:安陵久久 字数:3273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莲忆对鲛人们的话并不以为意,她逆流而上游到修染的身边,见修染细细的端详自己,莲忆笑道:“你不会也认为我是鲛人族的守护神吧?”

修染失笑道:“你如果不说话并且安静端然,永远一副悲天悯人的神情那倒是很像鲛人族的守护神纳兰婧宸。”

莲忆听见修染这话顿时来了兴致,“你见过纳兰婧宸吗?这么说我跟鲛人族的守护神真的很像喽?纳兰婧宸是什么人?她怎么会是鲛人族的守护神呢?她也有我这样火红艳丽的鱼身吗?”莲忆对自己美丽的鱼身一直以来非常的满意。

修染道:“纳兰婧宸原本是天界水神,后来被贬下界为南海水官,我也是在那时候见到的水神。水神一直为保护南海生灵为己任,她不止是鲛人族的守护神,也是所有南海生灵的守护神。后来火神元瑩和纳兰婧宸发生了一场恶战,虽然纳兰婧宸最后将元瑩打败了,可是整个南海干涸贻尽,生灵涂炭。纳兰婧宸最后决定放弃自己的生命化身为水,让南海重现生机。”

莲忆听完纳兰婧宸的故事唏嘘道:“哇,好博大的胸怀啊!”

“能做出这种决定的人何止要胸怀博大啊,而最让人敬重的是她能舍弃自己生命的勇气。”说着修染陷入了深思。

明亮的上玄月悬挂在正南方向的天空,好像一盏明亮的灯照亮众人前进的路途,在明亮的月光映衬下星子闪烁不定黯淡无光。水流舒缓,置身在清冷冷又静谧的夜色中让人心情大好,鲛人们似乎早就忘记了湍急水流带来的恐惧,边动作优美的游动着边引颈高歌,鲛人优美的歌声果然名不虚传,虽然莲忆听不懂他们唱的是什么,可是曲调欢快悠扬,就像情窦初开的少女见到了爱慕的情郎。

男女鲛人一唱一和时,又像情人喁喁私语互诉情意。莲忆不经意的望了修染一眼,他就像心有灵犀般同时望向莲忆,修染那晶亮若星辰的眸子深情款款,让莲忆的心猛的跳动了一下,像被闪电击中一般筋骨酥麻。

莲忆极不自在的向远处游去,正当莲忆想要整理整理自己莫名其妙的思绪时身后突然响起了修染的声音,“你在躲我吗?”

莲忆吓了一跳,嗔怪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可你是妖啊!”修染欲言又止,最后语气轻松道:“你不觉得这样美丽的夜晚很适合真情告白吗?”

莲忆知道他想要说什么,戏谑道:“难道你要对我告白吗?告诉你,我是不会答应的,因为离开你的这段时间我只是会偶尔想起你,等到哪天我觉得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时就同意你的告白!”莲忆之所以用戏谑的语气说这些话只是让两人再因为这件事陷入尴尬。

朦胧的夜色中,修染脸上的伤心失意一闪而过,他笑笑道:“偶尔会想起我就说明我已扎根在你心里了,热恋中的人才会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难道你就这么迫切的想跟我直接进入热恋吗?”

莲忆有种挖坑把自己埋了的感觉,正当莲忆搜肠刮肚寻找措辞时游在前面的鲛人们发出了惊惧的叫声,修染和莲忆急忙循着声音游过去,一个逆流回游的鲛人惊恐道:“前面江底出现了一个大嘴怪物将我们六个同伴活吞了,两位仙人我们该怎么办?”

“告诉大家不要慌张,千万不要走散了。”修染说着就冲向了江底。莲忆紧随其后,跟着修染游到了江底。

江底两边的岩石灰黑一片,看不见任何在水底游动的生灵,修染手执幽冥剑游在前面,突然一阵巨流将游在后面的莲忆拂了开来,一条与灰黑色岩石融为一体,好似一座小山般大小的大鲨鱼精向游在前面的修染张开血盆大口,眼看着鲨鱼精就要将近在咫尺的修染吸入腹中,修染将幽冥剑刺入鲨鱼精上颚并借力旋身避开了。

鲨鱼精被刺中上颚疼的身体扭曲翻滚起来,庞大的身躯激起阵阵巨大的波浪,让莲忆几乎稳不住身形。狡猾的鲨鱼精看似在疼痛的翻滚,其实是在不知不觉间靠近了莲忆,等到靠近到合适的距离时鲨鱼精向莲忆张开大口,莲忆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吸力将自己连同江水吸入鲨鱼张开的大口中,情急之中莲忆将浑天棍变长,就在莲忆进入鲨鱼口中时浑天棍险险的撑住了鲨鱼精欲要闭合的大嘴。

那股吸力并没有停下,莲忆紧紧的抓着浑天棍,可是身体已经被吸进鲨鱼精的咽喉处了,修染一手握住鲨鱼精尖利的牙齿固定住自己以防被吸入鲨鱼腹中,另一只手拽住了莲忆然后猛一用力将莲忆连同浑天棍甩了出去,没有了浑天棍支撑,鲨鱼精瞬间将嘴巴闭合,同时巨大的舌头卷住了修染送入了咽喉处,随后被鲨鱼吞入了腹中。

莲忆呆呆的看着这一切,难以置信的嘶声喊道:“修染——!”

鲨鱼精狠戾的目光瞪向莲忆,心里的疼痛让莲忆失去了理智,也没有了任何恐惧,她用尽灵力将江水分拨开,露出了尼婺江泥泞的江底。没有了水,鲨鱼精立刻现了颓势,莲忆担心鲨鱼精会冲到江水中,抡起浑天棍打向它眼睛的部位,鲨鱼精躲避不及生生受了莲忆这一棍。霎时间,鲨鱼精的痛叫声响彻云霄。

就在莲忆想要打出第二棍时听见“嗤啦啦”一声响,借着朦胧的月光莲忆看见修染从鲨鱼精腹中用幽冥剑刺破了它的肚皮,鲨鱼精疼的浑身扭曲,哀嚎着,不多时就昏死过去,修染顺利的在鲨鱼精的腹部上割开了一个大洞,被鲨鱼精吞入腹中的鲛人陆续爬了出来,当修染最后一个出来时莲忆抑制不住心里的欢喜扑了过去。

修染轻拍着莲忆的后背柔声道:“担心我了吧?还说心里没我,不打自招了吧?!”

身旁的鲛人们看见这一幕欢笑着起哄,莲忆赫然的放开紧搂着修染的手臂,修染却又猛的将莲忆搂进了怀中,“不要再克制你对我的感情,我们为什么不能放开一切好好的相爱呢?我们又有什么放不开的呢?”

是啊,有什么放不开的呢?男未婚女未嫁,并且心里都有对方,还有比这更合适的理由了吗?

莲忆没有挣扎着逃离修染的怀抱,修染熟悉的体味中掺杂了鲨鱼精腥臭血液的味道,莲忆隐隐觉得这一晚将会定格在自己的脑海中,以后也许会在每一年的这一天,或者是任何一种契合的场景下回忆起今晚的这个拥抱。

分拂开江水的灵力消失,江水倾泻而至淹没了依旧紧紧相拥的人儿,“我们拥抱的够久了吧?”莲忆试图推开修染,修染低沉的声音答非所问道:“你知道我是从什么时候心里开始放不下你的吗?是从幽冥界回来后,不,在幽冥界时我就已经爱上你了,只是我心里一直不愿意承认罢了,直到我们回到人间住进客栈后,那时我为了斩断对你的情丝故意对你冷淡,可是当我看见你伤心时我就会痛恨自己,从那时起,我知道我再也放不下你了。”

听见修染说完这番话莲忆的心“突突”的不安分的跳着,为了掩饰自己的不自在莲忆抬起头问道:“可是,可是你那时候喜欢的人不是婳蓶吗?”

修染微笑的看着莲忆,以前莲忆怎么就没发现修染的笑那么的祸乱人心呢?见修染紧盯着自己莲忆羞赫的垂下头,修染抬起手轻轻勾起了莲忆的下颌,就这样,他缓缓的低头吻了一下莲忆的唇。

在修染吻上莲忆嘴唇的刹那,莲忆觉得自己的脑海中绽放出了五颜六色的烟花,随后是完全的空白一片,虽然只是蜻蜓点水似的一个吻可是莲忆很没出息的在这个吻中沦陷了,见莲忆木呆呆的好像入定的老僧般,修染很不自在的咳嗽了声,莲忆这才回过神来,“我,我们快,快去看看有没有失踪的鲛人吧!”莲忆语无伦次道。

修染和莲忆深情相拥时鲛人们早就识趣的躲开了,修染想牵着莲忆的手走向聚在远处的鲛人们,莲忆羞涩的将手缩回了袖筒内,修染只得作罢。

走到聚在一堆的鲛人旁,修染问道:“大家有没有谁受伤?人数都够了吗?”

鲛人们大声回道:“谢谢仙人相救,我们没有受伤,也没有任何人失踪!我们都很好,两位仙人请自便!”话落鲛人们憋住笑直直的盯着修染和莲忆,修染咳嗽了声掩饰内心的不自在,偷偷看了莲忆一眼,发现她的头早就扭到了一旁。

修染道:“既然如此我们就开始上路吧!天亮之前我们差不多就能到南海了。”

莲忆还想游到鲛人前面,修染一把拉住她道:“不要再游到别处去了,陪着我吧!”莲忆听从了修染的话,在他不远不近的地方游着,两人虽然离得很近可是却都沉默着,大概还都在为刚才忘情的一吻觉得害羞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