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相思兮长相忆 十三 养小鬼

作者:安陵久久 字数:3307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也许是看出了莲忆的疑惑,萍芝笑道:“我住处的布局跟你现在住的竹苑相差无几吧?那时我的母亲死后奶妈就带着我住在竹苑,住在竹苑的那些日子我天天都做噩梦所以就换到了这个地方。”

萍芝将莲忆让座在凳子上,她的丫鬟给莲忆奉上了一杯茶水,那丫鬟颇有些愤愤不平道:“大公子就是死性不改,也不想想因为自己的风流害死了多少人!我看,朱府发生的这些邪祟害人事件跟他害死的那些人的冤魂脱不了干系!”

不等莲忆说话萍芝皱眉呵斥道:“闭嘴!这是你一个丫鬟该说的话吗?”

那丫鬟听了萍芝的话依旧有些忿忿不平,不情愿的闭上了嘴巴。

莲忆听到这里心下好奇的问道:“大公子害死过人?”

萍芝有些慌乱道:“仙人别听馨儿胡说八道,子瀚弟弟虽然平时混了点儿,在外面惹了不少风流债,可他断没有那个害人性命人的胆量!”

馨儿嘟着嘴,像是有许多话想要一吐为快又不得不顾及萍芝的脸色,半晌过后终于忍无可忍道:“小姐您就是脾气太好了,像大公子这样只知道败坏门风的败家子有什么可替他遮掩的,更何况他平日是怎么对待大小姐的?今天您让我说我也说,不让我说我也得说!”

萍芝听见馨儿这些气的站起身就要呵斥她,莲忆忙制止道:“我受朱老员外之托来贵府降除邪祟就要必须知道贵府的一些隐秘事情,如果每个人都有所隐瞒的话我想这邪祟也就永远也没有降除的一天,萍芝小姐如果不愿据实相告的话,想必以后还会有更多的人死于非命。是隐秘的事重要还是人命重要您自己先衡量一下!”

萍芝听见莲忆这番话紧咬着嘴唇半晌还是一言不发,馨儿看不过了道:“我家小姐就是心地太善良了,又太隐忍。仙人有什么想知道的就问我吧,大小姐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她知道的那些事情也是我告诉她的。”

莲忆看了看这性格截然不同的主仆二人,道:“好,那请馨儿姑娘告诉我朱子瀚是如何害死人命的,害死了多少条人命以及害死的都是些什么人?”

馨儿看了萍芝一眼,见她并没有出言制止这才道:“我们的大少爷偏爱男风,当然对于美艳的妇人也来者不拒。两年前大少爷不知从哪里带回来一个模样很是俊俏的小哥儿养在屋里,在那半年中大少爷就和那个小哥儿天天腻在一起。没过多久这件事就传扬了出去,一度弄的朱府声名狼藉。

在这之前大少爷就定下了一门亲事,就是我们华清县商贾周家的女儿,只因周小姐有重孝在身所以就打算孝期满后再跟大少爷完婚,在听说大少爷出了这样的丑事后无论如何都要退婚。那段时间朱家因为名声不佳生意做得很不顺,大少爷原本一桩美满的姻缘也散了,二夫人将这一切都罪责在大少爷养在屋里的那个小哥儿身上。在大少爷不知情的时候吩咐人将那个小哥活活的打死了,那个小哥儿自小无父无母,只是勾栏院中的一个男宠。小哥儿死后二夫人上下打点了一番这事也就消声灭迹了。

因为自己心爱的男宠被杖毙,大少爷一度只每天借酒消愁,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最后也许是想通了的原因,大少爷又恢复从前容光焕发风流倜傥的样子。

就在那天我上街给我家小姐买胭脂水粉时正好看见周家最大的饭庄天仁阁前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一个美丽的女子满脸泪痕,身穿一身红色的嫁衣站在天仁阁三楼的窗口上,我听底下议论的人得知这个女子就是周家小姐。

原来二夫人打死大少爷的那个男宠后,大少爷不能将仇恨发泄自己的母亲是身上,于是将一切的怨恨全都转嫁到了周家小姐身上。他认为如果不是周家小姐前来退婚,让原本并不严重的事情火上浇油才会让自己心爱的男宠惨死。

大少爷费尽心机开始接近跟他退婚的周家小姐,周姐小姐并不知道大少爷就是被她退婚的未婚夫,见大少爷风度翩翩又文采斐然就爱上了他。等到周家小姐怀上了大少爷的骨肉时,大少爷将所有的实情都告知了周家的小姐,周家小姐在知道大少爷不过是报复而玩弄她时承受不了这个打击跳楼身亡了。

我永远也忘不了周家小姐在跳楼时说的那段话,她说‘朱子瀚,我恨你!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你一定会为你曾经对我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

周家小姐死状凄惨,我永远也不会忘了周家小姐摔下楼时那摔的面目全非的脸和地上和着血红嫁衣的那一滩血。

那个男宠和周家的小姐是我知道的最详细的因为大少爷而身亡的两人了,再有勾栏院的男宠和青楼的姑娘们为了大少爷争风吃醋大打出手而毙命我也只是听说,知道的并不详尽。”

昨晚去竹苑中的那个小鬼显然不是男宠和周小姐化成的鬼,虽然莲忆不精于捉鬼,但是辨别鬼的能力还是有的。一般情况下,凡人死后即使有未了的心愿也不能在凡间逗留的太久,凡间阳气太重,鬼逗留在阳间太久很容易灰飞烟灭,永远消弭于六界之中。

而厉鬼的形成就更是极为难得,天时地利一些环境因素和人为因素都缺一不可。除非有人刻意为之,否则人死之后是很难成为厉鬼的。

这时一阵风刮了进来,吹开了靠近窗台的一本封面上写着《女戒》的书,莲忆不经意的一瞥之下看见书中竟有以血养鬼的内容,正当莲忆想要过去拿起那本书看时,馨儿抢前一步过去将书阖上,同一些笔墨纸砚一起放进了抽屉中,然后边关窗户边道:“今早小姐出去时我顺便将窗户打开通风,回来却忘记关上了。我们小姐最怕冷风吹了,因为我的粗心大意小姐不知受了多少次风寒。”

莲忆笑笑道:“你们小姐身体孱弱可能是因为气血不足引起的,平时多给你们小姐熬些阿胶燕窝喝就会有所缓解的。”说着莲忆目光瞥向了萍芝缩在袖中的手。

萍芝虚弱的笑笑道:“仙人说的是。”

这时馨儿插话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仙人看我们朱家家大业大,朱家的子弟个个豪奢淫欲,早就将我们朱家的根基掏空了。老爷和二夫人就只知道在我们小姐和丫鬟身上节衣缩食,别说是阿胶燕窝了,一日三餐能管饱,没有衣不蔽体就算是不错了。”

莲忆看了看主仆二人朴素的穿着,笑笑没有说话。萍芝对馨儿微有愠色道:“你是越发没规矩了,什么该说的不该说你都说,说这么多也不怕污了仙人的耳朵。”然后又转向莲忆道:“馨儿自小陪在我的身边,我对她话多的毛病也一向容忍,又加之我体力不济所以也疏于管教,仙人千万莫怪!”

莲忆并不是个不会看脸色的人,知道人家在委婉的下逐客令了,莲忆道:“我倒觉得馨儿姑娘心直口快是个可爱的丫头,再说像馨儿这样死心塌地处处为主子着想的好丫鬟可不多见了。今天跟二位聊得很开心,我就不多打扰了,告辞!”

莲忆一路回到了自己住的竹苑,拿出了六界通史找到鬼属类细细的读了起来。其中养小鬼篇引起了莲忆的注意,书上说养小鬼者八字必须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方可,所养小鬼可以用死胎或者是三岁以内的婴儿。养小鬼者将死去的婴孩装殓在骨灰坛中,放在背阴不见阳光处,每日用自身的血喂养,等到十年或二十年后即可养成小鬼。

养的时间越久小鬼的修为越深,法力越强。养成的小鬼听命于养鬼者,完成养鬼者的命令。只是养鬼的时间越久对养鬼者的自身反噬越大。

昨晚攻击莲忆的小鬼更像是来试探莲忆实力的,那个小鬼很可能就是萍芝用气血喂养的小鬼,她也是最有可能养小鬼的人。今天萍芝跟馨儿主仆二人的言行举止不过是想将莲忆的注意力转到朱子瀚的身上,如果朱子瀚没有低声咒骂萍芝是阴女,和书案上那本封面上写着《女戒》而里面的内容却是关于养小鬼的书,莲忆也不会对萍芝的有所怀疑。

看得出来萍芝是一个缜密的人,萍芝是不是在养小鬼达到自己报仇的目的今晚便见分晓。

从萍芝住处回来后莲忆没有再去任何地方,一直呆在竹苑中看书,期间除了朱府的下人来给莲忆送水送饭外再无一人前来竹苑,莲忆也乐得清静。

莲忆吃饱喝足后又好好的睡了一觉,她想着今晚可能会发生一场恶战,所以就先在白日里养足精神应对晚上的恶战。

听到更鼓连敲三下后莲忆吹熄了灯火,和衣躺在了床上,直到子时将近的时刻周围还是没有一丝异动,突然间莲忆只觉得腹痛如绞,痛的冷汗淋漓。她想起了白日间萍芝给自己喝的茶水,莲忆心中暗恨自己一点儿防人之都没有。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