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相思兮长相忆 十 深宅大院

作者:安陵久久 字数:3375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司徒雪衣一直将莲忆送到华清县近郊,一路上司徒雪衣将自己千百年来降妖除魔的经验教训都跟莲忆说了一遍,莲忆也深深受益。眼见着来来往往的人也多了起来,莲忆站定身道:“师兄回去吧!谢谢你这一路相送,也谢谢你将自己降魔的经验传授与我!”

司徒雪衣站定身帮莲忆拂拂身上的尘土,扶着她的肩深情款款道:“不要跟我说谢谢,多见外啊!我能帮助你的也只有这些了,你自己千万要小心,学会随机应变。我会在山上一直等你回来的,你一定要安全无虞的回来!”

听见司徒雪衣这番话,饶是莲忆再粗心不解风情也听出不一样的意味,莲忆干笑了几声道:“我一定会全手全脚的回来的,有那么多师兄师姐们的关怀我怎么能不好好的保护好自己呢!”

莲忆挥手和司徒雪衣告别,直到走出很远司徒雪衣还是站在原地痴痴的望向莲忆已经消失不见的背影,说是在依依不舍的遥望不如说他站在那儿想自己的事情。他来相送时其实是怀着戏谑的心理来的,在他眼里莲忆就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女人,他想看看自己在向这个情窦初开的小女人示好后她会作何反应。

司徒雪衣甚至想好了莲忆在听到自己深情款款的话语后会娇羞低头不语,然后羞红着脸转身跑开。可是莲忆镇定自若,甚至有些装傻充愣的样子让司徒雪衣有些微微的挫败感的同时,激起了他男人天性喜欢征服的欲望。

莲忆装束简约,黑亮如锦缎般的长发绾了一个小抓髻在头顶,利落又干脆。一身灰不溜秋似道似俗的长袍掩盖了莲忆凹凸有致的身材,路上的人一眼看去都以为是一个俗家小道士。

自从莲忆和晴芷他们在护城河底将玉妖娆杀死后,华清县一片太平,莲忆在城中转悠了几圈没有发现有张贴捉邪祟的告示,看看天色已晚莲忆打算在华清县住一宿再去别的州县看看。

莲忆来到一个露天混沌摊前叫道:“老板,一碗牛肉馄炖!”

莲忆在等着馄炖出锅空档好奇的四下里瞭望,这时一个脸色苍白,身穿绸缎长袍的年轻男子在两个小厮的跟随下经过馄炖摊前,邻桌的两个男子中那个瘦高的男子低声道:“朱家大公子今晚这时又在勾栏院过夜啊!”

那个身材中等的男子面带惊恐道:“是啊,这朱家连着这七八个月每个月都死一个人也确实诡异啊!搁谁谁也不愿意在那样的家里住啊,原本都以为跟那个作祟的妖魔有关,可是我听说朱家每个死去的人都面带惊恐,死不瞑目,根本就不像被妖魔害死的样子。”

瘦高的男子回道:“即使不是那个妖魔作祟也有别的什么诡异的邪祟作怪!朱老员外一直对外宣称死者都是自然的生老病死,可是谁会相信一家里连着七八个月都死人的?而且这朱老员外暗地里不知找了多少道士和尚去他家里作法,然而并没什么用啊!听说昨天朱家死的是朱老员外的小妾,这个小妾死后秘密发丧的,并没有惊动任何人。”

中等个男子摇头道:“这确实很诡异,你说这朱老员外为什么怕人呢?谁家家里连续死人不得急的火烧眉毛,赶紧找高人清理邪祟啊?真是不明白朱家为什么还遮遮掩掩的!”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对话引起了莲忆的注意,这可真是踏怕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想来这个朱家一定是个富户,只是不知道悬赏多少酬金清理邪祟。

莲忆端着馄炖来到了两人身旁的空位笑道:“两位不介意同桌供餐吧?”

见莲忆美貌清秀两个男子都笑笑同意莲忆坐在他们旁边的空位上,瘦高男子微笑着赞叹道:“小哥真是好相貌啊!小哥这是打哪儿来啊?是俗家道士吗?”

对于二人对莲忆性别的误解莲忆并没有做解释,只是礼貌的回道:“我是仙踪派刚入门的弟子,此次是下山历练的,我对二位方才说的朱家的事很感兴趣所以想跟二位多了解一些,不知二位能否告知一二!”说完这话莲忆又转身对馄炖老板道:“老板来一壶酒,有什么下酒的菜炒两个来!”

两人一听莲忆是来自仙踪派身子顿时端正的坐直身子,看莲忆的表情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敬畏。这让莲忆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心里更为自己是仙踪派弟子而自豪。

莲忆拱手对两人道:“还未请教二位兄台尊姓大名?哦,在下廉宜!”

瘦高男子道:“在下金宝玉,这位是我的好友梁满仓!"

两人看起来倒还憨厚朴实,莲忆问道:“不知这朱家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家?”

梁满仓道:“这朱家是我们华清县数一数二的富户,不光华清县有朱家的商家店铺,就是我们整个廪姚州都遍布着朱家的商铺,这朱家大院更是一座富丽堂皇的深宅大院,占地都有四十多亩,房屋瓦舍就有二百多间,丫鬟小厮也得有百八十个。朱老员外姨太太不加上死去的就有七八个,总之朱家的豪奢富足无人不称羡。”

莲忆又问道:“那朱老员外有多少子女呢?”

金宝玉接着道:“早些年朱老员外是靠着大夫人娘家发的家,只不过这大夫人早丧,只留了一个病秧子女儿待字闺中。于是朱老员外将二夫人扶正,二夫人一口气给朱老员外生了四个儿子两个女儿,刚刚经过这里的那个去勾栏院过夜的就是朱家的大公子,听说这个朱家二夫人很强势,其他小妾们生的儿女身份比家里的小厮丫鬟强不到哪儿去,所以关于朱老员外小妾们的情况我就不清楚了。”

“那不知朱家这几个月死的都是什么人?都是在朱家大宅内死的吗?”莲忆问道。

梁满仓道:“先是朱家的小公子,然后二夫人未出阁的小女儿,再就是大夫人娘家带来的奶妈,朱老太太,朱家的大管家,二夫人的一个贴身丫鬟,再就是昨天死去的朱老员外的一个宠妾。”

金宝玉接着道:“全部都是在朱家大宅内死去的,听说每个死去的人都面带惊恐,死不瞑目!”

莲忆听到这里也算基本摸清了朱家的家族情况,只是若是想知道所有人的死因就必须住进朱家,看看天色已晚,莲忆问道:“不知二位可否将在下引荐到朱家?”

金宝玉和梁满仓相视一眼问道:“廉宜小仙人可是想去帮朱家降除邪祟吗?”

莲忆点头道:“正是!”

莲忆见金宝玉和梁满仓还有些犹豫,掏出了两锭一两的银子放在桌上道:“二位若是将我引荐到朱家这两锭银子就权作谢礼了!”

金宝玉看了看桌子上的银子为难道:“我们二人跟朱家并不相熟,再说朱家对这些事一直都很隐讳,这贸然而去是不是不妥呀?”

梁满仓道:“将仙人引荐到朱家又算得了什么,廉宜小仙人也是为民除害啊!再说祸害我们华清县的妖魔不就是仙踪派的仙人们降除的吗?这银子您就收回去吧,能为仙踪派的小仙人做事我们荣幸之至!”

莲忆又跟两人相让了一番,两人这才将银子收了。

此时天色已经擦黑,街上行人稀疏,街上的小摊也开始准备收摊了。莲忆跟在二人身后经过华清县最繁华的的大街后又想东南方向走了片刻,梁满仓指着一处坐北朝南的大院落道:“那就是朱家大院!”

莲忆顺着梁满仓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朱红色的高墙一眼望不到边,高墙内错落有致的房屋大气又壮丽,就连东墙的角门都高大又气派,门两侧两座威武的石狮子雄赳赳的瞭望东边方向。莲忆并没有看出朱家大宅有什么异样的地方,若是让她跟妖魔单打独斗还可以,让她寻找隐匿暗处的邪祟就有些困难了。

莲忆暗想道: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反正现在也有两千多年的修为了,就不怕到时候找不到邪祟时遭到朱家诘难。

金宝玉叩响了朱家东大门,不多时门里传来询问声,“谁呀!”

金宝玉道:“在下是城西的金宝玉,引荐了天清山仙踪派的小仙人面见朱老爷,烦请老哥通禀一声!”

不多时大门就敞开了,一个四十岁左右仆人打扮的男子道:“老爷有请小仙人!”

老仆先将金宝玉和梁满仓安排在东大门旁的一个偏房内这才领着莲忆沿着九曲回廊,走过弯弯绕绕的小径向正房走去。现在正是初春时节,傍晚时分的天气格外阴冷,朱家大院中倒是种植了不少花花草草和名贵的树木,想来夏季肯定满院都是花团锦簇,草长莺飞一片生机盎然的繁盛,可是现在毕竟是初春时节,院里草木光秃秃的,一片萧索的感觉。

朱家大院中不闻一丝人语声,那些身影忙碌的丫鬟小厮们井然有序的做着手中的事,即使莲忆走过他们身旁也不见他们好奇的抬头观看,最多也就是匆匆一瞥而过。这样自觉又自律的家族就连仙踪派也望尘莫及,莲忆在心里深深的佩服朱家外持家有道。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