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作者:花巷 字数:5148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楔子

新东京国际机场,飞机准时降落。

飞机上的广播员提示大家飞机已经安全着陆,颜小青一听,赶忙把围在腰间的座椅安全带解开,在坐的飞机乘客当中,她第一个站起来,目光寻找着那个男子,生怕仅是几秒钟的时间他都有可能不翼而飞。

几乎是眼球都没有去看头上方放置行李的箱囊,就把一只较小型号的行李箱拽了下来,是的,她没带多少衣物,从上午得知那个拐了她宝贝儿子的死男人要来日本的一刻起,她便匆忙让人订了机票打点了几样穿的衣物,然后又匆忙上了这班飞机。

随着涌动的人流,颜小青着急的目光一直跟随着前方不远处一身名贵西装的男子身上。她的眼睛称得上是一眨不眨的,那个死男人,背影还是那么笔挺矫健,如同几年前一样让人看到便永远难忘……只是与那时不同的,是她的心,那时候的她看到他时会有多开心,开心到时常忘记自己还是个女总裁呢!而现在呢,她看到他时貌似已经每日当年的欢愉,反倒是气急生恶!该死的男人,居然跟她争夺孩子的抚养权?拜托,宝宝是从她肚子跑出来的耶,凭什么那个从来不闻不问的他要跟她抢孩子!她颜小青好歹也是处事果决的女商人,岂能任人宰割连孩子都保不住?

回想间,已经随着人群到了机场外出门口,颜小青接过留守在日本分公司助理手中的车钥匙,即可发动车子,随着前边一辆名车扬长而去。

如家风坐进备好的专车里,一上车就靠在椅背上闭起眼睛休息。坐在副驾驶上的助理林琳转过头,说:如总,现在先去大仓东酒店休息,晚上和日本客户方代表见面,关于他们上次提出的……

林琳的话还没有说完,如家风抬抬手,有些烦躁的打断他:我知道了,现在我有点累。说完,继续闭着眼睛,眉头微微皱起,脸上有明显的倦意,即使是这样,也遮掩不了他坚挺的五官。

助理林琳无奈的摇摇头,他跟着如家风将近三年了,已经习惯了如家风的冷峻,自从三年前他进公司跟着他开始,似乎就没有见过他的笑容,永远都是一副冷酷的表情。

想到这里,林琳不再言语,眼睛开始望向窗外,东京,这个繁华的城市,街道却是干净的安宁。这时,林琳的眼睛不经意的看到后视镜,脸色微沉,后视镜里正有一辆车紧紧跟随,这种小事原本根本无须惊动如家风,可是,另林琳意外的是,开车的竟是个女子。以林琳对如家风的了解,他向来不会跟哪个女子又瓜葛,虽然围绕在他身边的美女不计其数,有时如家风也逢场作戏,可是从不会留下麻烦。所以,林琳犹豫过后,还是轻轻喊了如家风:如总。

如家风没有回应,林琳只好提高了嗓音说:如总,有人跟踪,是个女的。

如家风知道林琳一般事情都会处理,不会这点小事还通报他。所以,这一次一定不同寻常。如家风睁眼睛,坐起,看一眼后视镜,然后脸色突然的阴沉下来,视力极好的他,一眼便认出了那个正尾随他的女子。倔强的嘴角略微上扬,手心不由得攥紧,虽然表面上看到他依然镇定,可是这一细小的变化却逃不过林琳的眼睛。于是,林琳说:如总,要不要我去解决。

谁知如家风一反常态的说:不用,继续看你的路。

见总裁这般说来,林琳也就没再多说什么,只是从如家风脸上的表情看来,身后车中的女人,应该是不同其他女子的吧。

车继续平稳的开着,如家风继续闭起眼睛,可是,他的心里却明显翻涌,似乎有火立刻就要爆发出来。

颜小青锲而不舍地追逐着,如家风并不知道,此刻的颜小青和他的怒火不相上下,只不过他是胸中有火在燃烧,而颜小青则是满眼的火焰,就要把整部车子燃烧了!细瘦的手紧紧地握住方向盘,骨节分明的泛白,她只是个女子,否则定然会同男人一样骨骼咔咔作响。

前边的车子仿佛加快了时速,难道说他已经发现自己了?哼哼,很好!他发现自己是最好!最好自觉点把孩子的抚养权还给她!想就这样把她给甩开么!老娘也不是吃素的!

狠狠地踩了一脚油门紧紧跟上如家风的车子,如离弦的箭般再度贴合上了他的车。

如此过了五分钟,后面的车还在紧跟不舍。如家风突然坐起来,咬咬牙,开口轻轻吐出两个生硬的字:停车!切,那女人,最好不要以为自己是在担心她的安全问题!

吱——吱……两声,两辆车子同时停下来,轮胎上还冒着几缕尘灰。

如家风下车,只见,车里出来一个女子,米色上衣,黑色裙子刚刚达到膝盖,更显她高挑的身材,微微凌乱的头发,没有破坏她的形象,反而使她更有了一种魅惑的韵味。她的眼睛从下车开始就死死的盯着如家风,放佛随时都可以杀掉眼前的人。

这边如家风反而摆出一副无所谓的神色,走向前,盯着她淡淡地说:这位小姐,你究竟想干什么,从中国跟到日本,难道就是想站在这里盯着我看吗?

他的语气里充满轻蔑,颜小青一点也不为所动,依然是先前的神色,从牙关里蹦出几个字:你知道我是为了什么。她也淡淡地口吻,两人在打心里战术。

哦?我知道?难道你是想跟着我回酒店吗?虽然我对你没有兴趣,可是如果你非要投保送抱,那我也可以考虑成全你。说着,如家风已经倾身上前,大手捏起她的下巴,脸几乎要贴上她的。

面对他的挑逗,没有一丝的动摇,只是甩来他的手,说:把小风还给我!

如家风的身子离开一点说:凭什么。

颜小青咬牙切齿地说:儿子是我生的,我当然有权利拥有他。

如家风有点嘲弄的一笑,说:他也是我儿子,我不会让我的儿子见这样一个疯女人。

颜小青一点也没有被他的嘲弄激怒,反而脸色缓和下来,语气也终于柔软下来,几乎是哀求的语气说:家风,求求你,让我见见小风,我真的很想他,也真的……不能没有他。说着,眼眶中便激出了氤氲的雾气。

家风,她有多久没有这么叫他。只是轻轻的一句,就让他的心如此的疼痛。该死,他看到她凄楚的神色,居然不能迈开脚步,此刻,他是多想把她拥在怀里,给她安慰。可是,他不能,这个女人,这一生,都不再属于他。

如家风面不改色的说:好啊。想要回儿子,可以,颜小青,只要你让我舒服了,我一高兴,也许会把儿子的抚养权给你。

颜小青不顾眼中还有泪水,脸色恍然一沉,说:你想怎样。

如家风把脸凑上前在她耳边轻轻的说:陪我睡觉!

颜小青身子微微一震,然后略微思考,随即狠狠的抛下一个字:好!呵,为了儿子,有什么不能做的,陪睡觉吗不就是,又不是没和他睡过!颜小青咬着牙却又不甘地在心里想着。

如家风不再停留,迅速的说:今天晚上,大仓东酒店,我等你。

颜小青说:我会去的,希望你能履行你的诺言。然后拉开车门,头也不回的走了。

如家风再次坐回车里,脸色恢复往日的冷峻,林琳远远的看着他和那个女人的一幕,想着如家风和这个女子会有怎样的纠葛。看如家风的脸色,一句话也不敢说。车子无声的开向大仓东酒店。

大仓东酒店座落于东京最繁华的地带,如家风预定的是vip房,从这里可以看到东京夜晚最繁华的景色。如家风站在大大的落地窗前,轻轻的点了一支雪茄,由于有很久不吸烟的缘故,第一口被呛了一下,咳嗽,揪着心疼。满脑子都想着颜小青那有些不情愿答应的模样,她就这么在乎儿子,在乎到可以随随便便答应他这个已经跟她离了婚的前夫的上床请求么?呵,在她心里,他到底有没有算是过一个真正的丈夫?不得不说,他是有些想她的,为此,特地让林琳把今晚同日本客户代表见面的会议给推了时间。

如家风看了看手表,熄灭了烟头,然后转身进浴室,开始洗澡。

颜小青如约来到大仓东酒店,她本就没什么事,所以早早来到了酒店门口,但却一直没想好要怎么敲开如家风的门,他们再一次近距离接触,两个人的世界,见面要做什么?就只是那些令人羞红满面的事情吗?

颜小青站在如家风的套房前,停了一下,虽然她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她对自己说,为了夺回儿子,这么做是值得的,可是她的心还是不由得收紧,吸了一口气,敲门。

门没锁,她想,他已经在等她了吧。推门进去,房间里空无一人,卫生间里传来哗哗的水声,颜小青站了许久,从前,她也是这样在他的房间里,听着他洗澡的水声,看着她爱看的电视剧,那时,她觉得那水声是多么的安宁、幸福。现在,一切都改变了吧。那个男人,再也不属于自己。他和她,只能是敌对的关系。

如家风裹着浴巾出来,看到坐在沙发上的颜小青。她换了一件及其简单的衣服,丝质的连衣裙,没有多余的修饰,她侧身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她很累吗?以前,她总是能随时随地的睡觉,想到这里他有微笑浮现,忽然他意识到,他不该有笑容。

思想拉回,看着她,干净的皮肤,没有化妆,略微苍白有倦容,这些年,她是怎么过的,她的身边会有别的男子吗?一想到,会有别的男子,他的心就有了一团火,这时,她刚好动了动身子,他以为她醒了,可是她只是换了一个更舒服的睡姿。侧躺的身子,裙子被拉起了一角,露出她修长的大腿,领口也跟着扯乱,他顺着她白皙的脖颈,一直往下,要命,她居然没有穿内衣,她这是准备和他速战速决,她就这么讨厌他吗?是的,她不过是在完成一场任务。

想到这里,他内心的怒火,再也忍不住,一把扯过她的身体,她倒是很快的醒了,出于本能的抗拒,她有轻微的反抗。

你这是不愿意吗?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如家风低低的一问。

反悔,你会让我带走小风吗?

该死的,她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真的真的不愿意和自己多待一分钟。

休想!如家风强忍着恨意。

我愿意。颜小青闭上眼睛,侧过头,知道没有别的路可走。

她侧头的姿势,简直激怒了他。她就这样讨厌自己吗?他曾是她的女人,现在却要这么厌恶自己。他几乎的是粗暴的,直接的,吻上她的唇,拼命的品尝她的滋味,可是,这一开始,即使是恨,也不能抗拒他是多么想占有她,她的芬芳,让他无法控制自己停下来,一路吻到她的脖颈,大手一把扯开她的衣领,肆意的抚上她坚挺的浑圆,狠狠的蹂躏,他要她是他的,只有他可以拥有她。

颜小青强忍着他给的耻辱,让自己没有呻吟,可是,她是多么的熟悉他的身体,即使忍住了不去回应,可是还是略微轻哼了一声,这一声,让如家风更加想就进去她,抱起她的身体靠近自己,紧紧的贴着自己,他进入了她的身体,蛮横的,强势的。

这时,颜小青的手机响了,她反手就要去摸,他却阻止了她,把她的手抵在自己的胸前,让她一动也不能动,一双手在她身上来回的游走,她的味道,让他想一次次的拥有,她是他唯一一个为之疯狂的女人。不管过了多久,不管他们之间有着怎样的不可能,他就是无法让自己理智。

手机再次响起,这次是他的,他根本不予理会,可是这讨厌的铃声一遍又一遍,他终于还是停下来,接起,恩,我知道了,我会处理。

在他接电话的空挡,她已经穿好衣服,可是衣服已经被他扯的无法再穿,这样怎么出去。

如家风接完电话,看着他的杰作,竟然有一丝的尴尬。讪讪的说:要不,今晚别走了。

颜小青看他一眼说:你的要求我做到了,小风什么时候可以让我带走。

如家风一脸无赖的走面她面前说:我反悔了,我以为一次就可以,可是不行。

颜小青心沉到了谷底,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来说:无耻!

如家风本不想这样,可是当他再度拥有她时,他发现,这样远远不够,他根本无法放下她,这个女人,根本就是他上瘾的毒药,一旦拥有,就无法放手。

我无耻?是谁先欺骗我的?嗯?如家风抓着颜小青的手腕,几乎捏青了她。

颜小青落魄的站起来,对于他的反问她不想做任何回答,因为当初的欺骗……她不是有意的。转身就要往外走,厌恶的甩开他,说:放手。

如家风心里又是一阵疼痛,很想说:你就这么讨厌我吗?可是,开口却是温柔的关切:这样出去不好,我这里有衣服,将就换一下再走吧。

颜小青听到他软软的语气,先是一愣,对上他的眸子,心里竟然有一丝的慌乱。不不,她早已忘了这个男子,不可以。

如家风反而没有再强求,只是很体贴的开门出去,留她一人换衣服。她一直看着他走出去,有片刻的恍惚。

如家风并没有走远,而是虚弱的靠在门边,随即有点了一支烟,他的脑海,还呈现她刚才让人心疼的模样,自己如此粗暴的对她,她依然没有一丝的反抗,自己是怎么了,为何偏偏要对她这样,明明是爱她的,明明那么的在乎她,他们是怎样到了今天这个地步。

烟雾缭绕,他的思绪回到从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