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首页>都市>官妖

第20章:拜码头

作者:丁公子 字数:2301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20章:拜码头

伴随着一场又一场风波,秦风搬进了副校长办公室,成了银城一中名副其实的副校长,在这块一亩三分地上,可以说是两人之下,千人之上,成为实权派人物。

当然,一开始反对的声音不少,不说比秦风资历老的老同志,就是跟他一批来的人当中也有不少人有意见,可市委的任命摆在那,反对的人就算是有天大的意见也不顶用,有本事你去市委抗议啊。

自己被组织上提拔一下怎么就会搞出这么大的风波,秦风想不通,就连那么遭人恨的张大发当年破格提拔为教导处主任都没这么大的反响,不过木已成舟,这个事实谁都无法改变,目前最让秦风头疼的是,到底是谁在幕后运作了这次干部调整。

虽然一只脚刚刚跨上所谓的官途,但秦风也明白,自己的破格提拔在某种程度上打破了银城官场的一种生态平衡,无形中挡住了不少人的路,让那些为了上位上蹿下跳的人前功尽弃,这也是他成为众矢之的的原因所在。

如果将银城的官场看做一盘棋,那身处其中的每个人和他代表的职务就是其中的一颗棋子,被一张看不见的大手掌控,在一定的规则内维持着微妙的平衡,这种平衡代表的不是某个人,而是某一种约定俗成的规矩。现在,秦风被当成一颗不按常理出牌的棋子放进了整盘棋中,原先的布局被打破,牵一发而动全身,布局者不得不重新布局,损害了很多人的直接利益,所以这才是他成为众矢之的的深层次原因。

可以说,秦风的出现是一个巨大的变数,而这个变数是某种新规则推翻旧规则的先兆,这怎么能让既得利益集团心安,因此从一开始,秦风就被推倒了风口浪尖上,这对一个没有什么根基的官场新丁来说十分的可怕,因为他是许多人的眼中钉,肉中刺,明里暗里不知道有多少火力对准了他。

将这个变数掐灭在萌芽状态,这是旧有规则的一致心声,因此虽然秦风出任了副校长,但处境并不妙,甚至极度的危险。

身处漩涡之中的秦风自然也清楚自己的处境,放眼望去,敌人遍地都是,盟友几乎没有,别人眼中的靠山都不知道是不是靠谱,虽然当上了副校长,却十分的孤立。

这一刻,秦风才惊觉,原来升职也不见得就是好事,他有一种孤家寡人的惆怅。

秦风如今迫切想要见到的人自然是余昔,只有她最清楚这一系列动作背后的真想,可每次拨打她的手机号码都无人接听,发短信也不回。这个号码是余昔上次离开银城时留给秦风的,当时余昔来的匆忙,走的更匆忙,秦风以为那次想见不过偶尔的一次邂逅,根本想不到自己的命运会因为这次邂逅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想再次约见时却突然发现自己对人家完全一无所知,只有当年学生时代的记忆碎片。

这一发现让秦风异常懊悔,当他重新审视自己,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情商是如此的低能幼稚,生命中如此重要的一个人却被自己严重忽略了。很显然,余昔对一代天骄泯然众人异常失望,不想再见到他。当年对自己残留的美好感觉轰然破碎,是一种不能承受之轻,但她还是在关键时刻伸出了援助之手,帮他度过了生命中的最低谷,剩下的就看自己了。

秦风仍然一遍遍拨打余昔留给他的这个号码,这是他与余昔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可能的联络通道。但最终他还是失望了,电话始终无人接听。无奈之下,秦风编发了一条很长的短信,在表达真诚感谢的同时,陈明了自己的懊悔,并表示会一步步实现自己当年的理想。

想通了这一点,秦风的心绪渐渐平稳下来,认真思索自己接下来如何一步步实现自己的抱负和理想。

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但秦风并不急于将第一把火烧起来,而是应该先去拜访一个人,从这个人那里也许能得到些许启发。

这天早晨,秦风一大早就来到了银城市委办公大楼,等待市委专职副书记尤天亮接见。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向领导汇报工作,而且是越级汇报,按理来说要汇报工作也是先到主管部门教育局,可他跟教育局的官员实在没什么交情,更不熟悉,思来想去,还是第一时间主动向自己的贵人尤天亮来汇报工作。

说穿了,汇报工作不过是个幌子,一个新任命的副校长能向专职副书记汇报什么工作呢?学校是事业单位,虽然干部也有行政级别和编制,但并非政府公务员,一个副校长不去教育局汇报工作,却偏偏跟市委副书记汇报,这听起来十分荒唐,说难听点,你连给人家汇报工作的资格都没有,可作为秦风来说,他却不得不来,因为他能当上副校长,与这位副书记脱不开关系。

主动汇报工作起码是一个态度,混官场,首先要面对的就是一个站队的问题,从尤天亮是视察银城一中那天开始,无论秦风自己怎么想,事实上他早已绑定在尤天亮的战车上。虽说身居高位的尤天亮可能一辈子都用不上一个副校长一次,但这并不妨碍秦风来拜个码头。

但是秦风没想到的是,自己一等居然是一个早晨,直到中午下班时也没轮到他接见,在他前面还排着好几个乡镇的一二把手等待接见,这些人被秘书告知下午再来后也没什么怨言,只能无奈地探口气,悻悻地离去。

秦风有点傻眼,没想到尤书记每天工作这么忙,更没想到要见领导一面如此困难。而这一刻他才确切意识到自己是多么幼稚,居然推迟了这么多天才主动来拜码头,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端个臭架子,这简直是一个不可饶恕大的错误。

中午随便吃了点东西,秦风就守在市委市政府附近,等待下午上班,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脑子里不停地天人交战,尤书记不会怪罪自己托大,故意冷落自己吧?秦风心情十分忐忑,万一真是这样,那自己这个副校长有可能成为银城一中历史上最短命的副校长,上面没人给自己说话,别人只要随便抓住点把柄就有可能把自己拿下,那就真成了银城一中历史上最大的笑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