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章:偷裤狂魔

作者:樱花墨 字数:3642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当时电脑被夏雨撸的爆炸了,但是并没有造成什么破坏,就是冒黑烟罢了。而那个时候,夏雨刚刚得到龙纹戒指,正处于激动兴奋的状态当中。恰逢公司打电话让他去通厕所,然后就兴致勃勃地出去了。

却没想到,在他走后,电脑会失火。

夏雨倒不心疼那台二手破电脑,但是心疼他的32GB内存的U盘啊。

这些年来,夏雨可谓是阅尽天下毛片,珍藏了很多精品。日韩的,欧美的,冠希哥的,宗瑞哥的,优衣库的——这些都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财富啊。

结果一把火全特么烧没了!

夏雨的心里在滴血。

那些歹徒在行动失败后,便立即撤退了,所以程雨萱已经安全了。

于是夏雨与她匆匆告别,然后便火速回家。

——

每一座城市都有城中村,这些地方,鱼龙混杂,多以打工族为主,房租便宜,一月几百块,不过条件相对简陋。

夏雨租住的叫福临宾馆,老板娘叫胡丽梅,今年32岁,6年前跟丈夫离婚,是个离异少妇。长得很漂亮,人也挺不错,但是脾气比较泼辣,暴走起来非常凶悍,撕逼骂娘,样样精通。

夏雨始终认为,胡丽梅性情大变,一方面是因为离婚受到了刺激。另一方面,就是积压了太多的怨气。正所谓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地能吸土。她这个年龄,长时间得不到男人的滋润,火气能不大么!

夏雨回到宾馆,火已经被扑灭了。他住在三楼的303房间,因为发现的及时,火势没有扩大,并没有殃及池鱼。不然的话,胡丽梅非要撕吃他不可!

胡丽梅把夏雨骂的狗血淋头,让夏雨蛋疼无比,只能不停地道歉!

等胡丽梅骂累了,就坐在椅子上抽烟,然后说道:“姐知道你小子不容易,但这件事情也不能就这样算了,你赔我1000块钱好了。屋里要重新粉刷,我还要买床什么的。再加上你欠的两月房租,还有水电费,网费,总共2000块。”

“梅姐,我现在就200多块钱了,这月发了工资就给你。”夏雨说道。

胡丽梅看着英俊帅气却可怜巴巴的夏雨,心一软,叹口气,然后说道:“算了,姐不让你赔了,看在你经常帮我打扫卫生和修电脑的份上,再给我打扫两个月的卫生好了。”

胡丽梅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发起火来,六亲不认,冷静下来,还是比较宽容善良的,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

“梅姐,这怎么行,等我有钱就还你了。”夏雨说道。

“在姐面前还装什么大头蛆,你通厕所能赚几个钱啊,还要养活你自己。”胡丽梅说道。

夏雨的心里暖暖的,这些年来,胡丽梅对他真的很不错,知道他没爹没娘,孤苦伶仃的一个人,比较同情他,所以对他很宽容,有时候还会免租,逢年过节也会让他过来吃饭。

当然了,夏雨也很勤奋,经常帮忙打扫卫生,整理房间,还给她洗衣服,脏活苦活什么都干。与其说是租客,不如说成是打杂的。而且胡丽梅还把夏雨当成了弟弟一样看待,不然的话,胡丽梅绝对不会对夏雨这么仁慈。

“梅姐,真是谢谢了。”夏雨感激道。

胡丽梅轻哼一声,然后质问道:“你是不是又偷我内裤了?”

夏雨听后差点吐血,立即说道:“没有啊。”

“不是你还能有谁。”胡丽梅一口咬定夏雨就是偷裤狂魔。

“天地良心,我就偷过一次,那次被你发现之后,我就再也不敢了,这次真不是我偷的,骗你我出门被车撞死。”夏雨说道,被迫发毒誓,以示自己的清白。

“就一次?”胡丽梅微眯双眼,质问道。

“两次!”夏雨如实说道,蛋都要碎了。

“再说?”胡丽梅咄咄逼人道。

“三次。”夏雨说道,低下了头,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好了,不跟你计较了,去楼顶把我的衣服收回来。”胡丽梅戏虐地笑着说道。

“嗯!”夏雨点头答应,这种跑腿的事情,他经常做。

说起偷内裤的事情,那简直就是不堪回首。

正值青春期,年少气盛,没有女朋友,只能自己撸。而胡丽梅那么漂亮,给人无限的遐想。于是就经常偷她的内裤和丝袜撸两发,悲催的是竟然还被胡丽梅给抓到了,当时夏雨想死的心都有了。

不过胡丽梅并没有责怪夏雨,原因很简单。

女人都是爱美的,打扮的那么漂亮,不就是要让男人看的啊。胡丽梅是离异少妇,所以她比较注重魅力这个东西。夏雨偷她的内裤,说明她有魅力啊。

一个女人走在大街上,连个看她的人都没有,那才叫悲催呢。

夏雨灰头土脸地转身,准备去楼顶收衣服,结果这个时候,走进来一个人!

看到这个家伙,胡丽梅便皱起了眉头!

这货叫吴伦,是个地痞无赖,今年28岁,家里是开超市的,因为整天不务正业,吃喝抽赌,到处厮混,结婚两年,老婆就跟别人跑了。而这两年,他则是盯上了胡丽梅,隔三差五地就来调戏,想要让胡丽梅嫁给他。

胡丽梅虽然长得漂亮,但她可不是什么淑女,这可是正宗的女汉子。她已经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心灵受到创伤,虽然也愁嫁,但却很慎重,不会盲目地再嫁。至于吴伦这货,胡丽梅恶心的要死,每次来找她,都不会给他好果子吃。

这次也不例外!

“丽梅,我听说你家着火了?”吴伦进屋后,便关切地问道。

“又没烧住你,瞎操什么心。”胡丽梅不爽地说道。

“我这不是担心你嘛,所以来看看。”吴伦笑着说道。

“还轮不到你来担心,没事滚蛋,别来烦老娘。”胡丽梅不耐烦地说道。

死皮赖脸的吴伦并不生气,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银色的iPhone6Plus,笑嘻嘻地说道:“丽梅,这是我特意给你买的,希望你能喜欢。”

“谁稀罕你的破手机,老娘不要!”胡丽梅看都不看一眼,直接说道。

“那你想要什么,我给你买。”吴伦说道。

“你有完没完了,老娘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别特么来烦我,难道你是猪啊,听不懂人话,老娘跟谁也不会跟你的,赶紧给我滚蛋。”胡丽梅厉声道。

吴伦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似乎是积怨太久,忍不住了,于是便冷着脸说道:“你特么别给脸不要脸。”

胡丽梅腾地站起身,咄咄相逼道:“老娘就不给你逼脸了,咋滴。”

啪——

吴伦一巴掌甩在胡丽梅的脸上,并且破口骂道:“老子忍你很久了。”

“你敢打我,老娘跟你拼了。”胡丽梅用手捂着发烫的脸,然后便准备去挠吴伦。

女人留那么长的指甲干嘛用的?

关键时刻就是用来挠人的啊!

胡丽梅虽然凶悍,可她毕竟是个女人,身娇体柔,又怎会是吴伦的对手,这要是打起来,吃亏的绝逼是胡丽梅。

夏雨就在旁边站着,他又怎能坐视不理?

虽说胡丽梅不是他心目中的女神,但胡丽梅一直都把他当成弟弟看待,而他也把胡丽梅当成姐姐看待。胡丽梅平时那么照顾夏雨,现在她被吴伦这孙子给打了,那他必须站出来!

怒不可斥的夏雨当即冲至跟前,一把抓住吴伦的肩膀,直接便把他丢到了门外!

砰地一声闷响,吴伦摔了个狗啃屎,疼的哭爹喊娘,还不等他站起来,夏雨一个箭步便冲到跟前,然后就对着他一顿猛踹,嘴里也在愤愤地骂道:“我操尼玛的,敢打我姐。”

“别打了,别打了,哎呀——”吴伦拼命求饶。

胡丽梅从屋里出来,看到这一幕,可谓是瞠目结舌。

吴伦刚才在屋里跟她撕逼,夏雨冲上来,抓住吴伦就给扔出去五六米远。这孙子虽然消瘦,但也有100多斤吧,随手扔出去五六米,这需要多大的力气?

夏雨虽然愤怒,但也没有丧失理智,并没有去踢吴伦的要害,专找胳膊和腿。若是全力一击的话,夏雨完全可以把吴伦给踢死。

胡丽梅从震惊中清醒过来,急忙上前拉住夏雨说道:“别打了!”

吴伦虽然可恶,但都是一个村子的,而且他爸妈也不是善茬,事情闹大了,对谁都不好。

“快滚,以后再敢来,见一次打一次。”夏雨说道。

吴伦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一瘸一拐地跑了,跑到门口的时候,扭过头来盯着夏雨说道:“你小子给我等着。”

吴伦放下狠话之后就跑了,夏雨嗤之以鼻,冷笑不已,点根烟抽了一口,感觉很是解气。因为胡丽梅的缘故,他对吴伦这孙子也是特别痛恨。以前他来纠缠胡丽梅的时候,夏雨只能干看着,心里郁闷,却帮不上忙。

但是现在,他已经今非昔比了,有能力保护自己以及身边的人了,那他自然是要该出手时就出手,绝对不吝啬自己的王八之气!

因为没爹没娘,像个野种,所以夏雨就是在嘲笑与鄙夷的环境中长大,这让他忍气吞声,抬不起头,甚至都有些自卑自弃。但是现在,他得到了龙纹戒指,拥有了强势逆袭的资本,那他还有什么可忌惮的?

谁敢惹他,直接操特么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