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可造之材

作者:御史大夫 字数:2309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6章:可造之材

“走吧,再去抽根烟,差不多也快到站了。”

李国军呵呵一笑,起身走了出去,胡斐顿时就明白过来,这是在堤防隔墙有耳呢,立即起身跟了上去。

“小胡,你有手机吧,把你的电话告诉我。”李国军摸出一颗烟扔给胡斐,笑道,“我的确能够帮你一把,不过,你可要考虑清楚了,市局的局长张斌跟我有些不大合拍。”

“要是被人知道是我把你弄进市局的,你还能有好果子吃啊。”

胡斐闻言一愣,下意识地摇摇头,“部长,您放心吧,部队的人保密意识非常高的,我会把您的恩情牢记在心里的。”

说罢,就把手机号码报给了李国军。

“你这是外省的号码吧,换成本地号码之后这个号码也留着,以后我找你就用这个号码。”

李国军点点头,脸上露出一丝赞许之色,存好了号码,又拨了一下胡斐的手机,然后挂掉,“按照安置流程,你们的工作安排还早,这顿时间你可以学点东西。”

“谢谢部长,我会好好学习的。”

胡斐摁捺不住心头的激动,将李国军的手机号码存了起来,这可是市委领导的手机号码,别说普通老百姓了就是县里的领导也没几个人有的。

“公安战线的那些东西也就那样,稍微用点心就会了。”

李国军摇摇头,将手机塞进口袋里,吸了口烟,眨了眨眼睛,“我是让你学习点其他的,学着搞经济,目标要放长远,不能只盯着公安战线这一块,明白吗?”

“谢谢部长,我明白了,保证好好学习不让您失望。”

胡斐闻言一愣,心头猛地一跳,李国军这是要大力栽培自己么?

“好了,安心在家里陪一陪父母亲,当兵这些年也很少在老人身边尽孝吧。”李国军点点头,将手指头的香烟往车厢壁上的烟灰盒里一扔,“到时候会有人跟你联系的,还有不要跟任何人提起你认识我。”

“谢谢部长,我明白。”

胡斐忙不迭地向李国军道谢,“以后一定好好干,决不让您失望。”

说话间,车厢里传来乘务员的声音,“雍州站马上就到了,下车的旅客马上换票啊……”

列车停了下来,胡斐拎着他的迷彩包向李国军点点头,转身往另外一个出口走去,李国军的脸上露出一丝赞许的笑容,这小子很上路,是个可以培养的苗子啊。

胡斐出了车站,转道去了车站的商店买了盒烟,眼角的余光瞥见了一个鼻梁上架着金边眼镜的家伙殷勤地接过了李国军的包,然后小心翼翼地护着他上了一辆黑色的小汽车,车牌的号码一看就是政府用车,号码还很靠前,是七号车。

别小看了一个车牌号码,很多地方的车牌号码是按照级别地位来的,大部分都是按照领导们在常委中的排名来的,李国军的车牌末尾好是七,就是说他在雍州市委常委的排名是第七。

常委会的排名不仅仅是看领导们的资历,也有各自所分管工作的重要性在内,李国军是市委组织部长,按道理说管官帽子的人地位应该不低,想来是李国军在市委的资历不够,否则的话,他在市委的排名应该更靠前一点。

而且,政法委书记跟李国军这个组织部长过不去的话,这就有说法了,毕竟双方没有工作上的交集。

看着市委七号车一溜烟地飞驰而去,胡斐点燃一颗烟吸了一口,心里喟然叹息一声,看来李国军帮自己的忙只怕不仅仅是帮自己一把的意思呀,联想到刚刚在火车上,李国军的叮嘱,只怕不经意间就已经站队了。

虽然胡斐不喜欢这种称为别人手里的棋子的感觉,但是,至少对他来说,有了李国军的照拂将来的仕途自然是有了依靠,哪有光拿好处不办事的?

说白了,这就是一个交易罢了,没有他胡斐,还会有另外一个人来帮李国军办事,能够为市委组织部长办事,那是多大的福泽,偌大一个雍州市难道还缺一个人才?

想通了这一点,胡斐的心情顿时就欢畅起来,抬起头看着市委七号车消失的方向,脸上慢慢地露出一丝笑容,奶奶的,以后老子也要坐上这市委专车!

出入有人拎包护驾的,这才叫男人。

这一刻,胡斐突然觉得离开了部队,似乎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难过了。

一条小河自南向北从雍州市区横穿而过,将整个城市分成了河东河西两块,汽车站就位于河西,雍州火车站有公共汽车直达汽车站。

公共汽车停了下来,胡斐拎着迷彩包下了车,这会儿已经是十二月了,虽然没有下雪,但是天气还是很冷,尤其是寒风一起,更是冷得人直缩脖子。

胡斐在西北呆了足足六年,那边的冬天可比江南冷得太多,所以倒也不觉得冷,只是听着那熟悉的乡音,胸腔里突然涌起一股暖流来。

家乡,这就是家乡呀。

“祁溪,祁溪啊,去祁溪的车马上就走了。”

一个中年妇女吆喝着,看了一眼胡斐,招了招手,“兄弟,去祁溪吗,马上就走了。”

“有位子吗?”

胡斐拎着迷彩包走向已经发动了的中巴车。

“有位子,有位子,马上就走了。”中年妇女很热情地点点头,胡斐拎着包上了车,中巴车有些破旧,甚至有一扇窗户都是用塑料纸蒙起来的。

对于这种情况,胡斐已经习惯了,反而有一种时光倒流的感觉,多年以前在雍州四中读高中的时候就经常坐这种破破烂烂的中巴车。

就在汽车发动的前一刻,一个穿着羽绒服的漂亮女孩上了车,背着一个白色的小包,带着一双小兔子模样的棉手套,她一屁股坐在胡斐对面的靠过道的座位上。

中巴车缓缓地驶出了车站,过桥之后,桥头的公车站边又有三个年轻人上了车,这时候,中巴车上已经坐满了客人,中年妇女开始卖票收钱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