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家长里短

作者:御史大夫 字数:2445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9章:家长里短

胡斐提着旅行包,看着眼前的砖瓦房,心头涌起一股温情来,家还是那个家,门前那颗桃树叶子已经掉光了,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了,正打量着的时候,突然一声犬吠声响起,一只灰色的大狗闪电般地冲了过来。

“小灰,小灰。”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一个中年妇人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她的目光一顿,古铜色的脸颊上露出一丝灿烂的笑容,大笑着迎了上来,“儿子,你回来啦。”

“妈,我回来啦。”

胡斐将手里的迷彩包一扔,张开双臂跟母亲拥抱在一起,“妈,我好想你啊。”

中年妇女正是胡斐的母亲于春兰。

“春兰,谁来了,看着锅里的菜我去村里买包盐回来,你这堂客家里没盐了都不晓得。”一个中年男人穿着一身旧军装走了出来。

“来福,你看看谁来了?”

于春兰一把抢过胡斐手里的包,“儿子回来啦。”

“小斐,你回来了?”

胡来福大喜,看到胡斐挺拔的身影,立即走了过来,“上次给我打电话说回来过年,怎么今天才回来,分配的事情我已经托了关系,过年就会有消息了。”

“爸,工作分配的事情不着急,国家总会安排我一个工作的。”

胡斐嘿嘿一笑,将手里的塑料袋一提,“我给你和妈买了点东西回来。”

“你这孩子不要乱花钱,找关系要钱呢。”

胡来福瞪了胡斐一眼,接过他手里的塑料袋往屋里走,“春兰,你给儿子烧点热水洗把脸,等我去买包盐回来再做饭。”

“爸,不用麻烦了,家里的酸辣椒给我弄几个出来下饭就行了。”

胡斐嘿嘿一笑,“很久没吃到妈妈泡的辣椒了,怪想的。”

“你这孩子,炒菜哪能不放盐呢。”

于春兰笑道,“行了,就几步路的功夫,妈先去给你烧点热水洗脸。”

看着父母亲匆匆忙忙地模样,胡斐的心里暖洋洋的,眼角有些湿润了,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慢慢地往屋里走去。

“妈,爷爷呢?”

胡斐洗了热水脸,整个人顿时就精神起来,随后就想起来怎么不见了爷爷呢?

“过年了,你爷爷算八字的生意好,去三塘那边算八字了,这段时间生意好,那些相亲的都要来找爷爷推一推八字呢,老爷子现在名气可响了。”于春兰在厨房里忙碌起来,临近年关,家里的琐碎事情多,忙到这会儿还没吃饭,“儿子,你饿不饿,我给炸盘子花生米下酒吧?”

“妈,你这么一说我还真的饿了。”

胡斐嘿嘿一笑,打开了电视机,准备看会儿电视,虽然乡下没有闭路线,可有那种卫星天线接收器,可以收几百个台,“对了,爷爷的身体还好吧?”

“老爷子的身体还好,还帮着家里做农活呢。”

一阵冷油入热锅的噼里啪啦声之后,于春兰的声音响了起来,“儿子,收拾一下桌子,花生马上就炸好了,你自己去舀两碗酒出来。”

胡斐答应一声,立即摆好了桌子,从厨房拿了抹布擦了桌子,又舀了两碗米酒出来,这时候花生已经炸好了,嗅着那股香味,胡斐手指头捏着一颗花生塞进嘴里,喝了一口米酒,那叫一个舒爽啊。

片刻之后,胡来福回来了,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看到胡斐脸上也是挤出来的笑容,胡斐一愣,“爸,怎么了?”

胡来福没有答话,于春兰招呼他去灶头烧火。

片刻之后,香喷喷的饭菜端上了桌。

“来福,你怎么了,拉着这张脸给谁看呢,儿子刚回来呢。”

于春兰终于发现了胡来福的脸色不对,不瞒地瞪了他一眼,儿子转业的事情两人已经都商议过好多回了,既然已经确定转业了,就不要让孩子心理难过,这老东西怎么就这么不记事呢。

“爸,是不是村里人又说什么了?”

胡斐喝了口酒,看着胡来福,“爸,工作的事情你们不用操心了,我是军官转业的,政府肯定要安排个工作给我的。”

“跟儿子转业的事情无关。”

胡来福端起碗喝了一大口,“拐子问我年后去不去岭南砌房子,他说那边砌墙工资高,一个月能有三五千呢,还让小斐也跟着一起去,说什么当干部没权利的话,一个月就那点死工资,还不如跟了我去砌墙。”

“他懂个屁,砌墙,砌墙,他能砌一辈子墙吗。”

于春兰破口大骂,“等到六十多了,手脚不麻利了,去吃泥巴啊,我儿子军官转业的,至少也要当个干部,那可是一辈子的干部,十里八乡都要高看咱家一眼,是你那一个月几千块钱能买得到的?”

“要是我儿子哪天当上镇长了,羡慕死他们!”

“我也是这么说的。”

胡来福郁闷地喝了一口酒,“可拐子说,现在想分个好单位都要找人,要花钱,没有个五六万人家根本不搭理你。”

“啊,要这么多啊?”

于春兰一愣,看了一眼,“咱家不是存了有三万多了嘛,儿子寄回来那钱都存着呢,要不去找你爸借点,他这几年也攒了点钱。”

“你就惦记老头子那点棺材钱。”

胡来福瞪了一眼于春兰,“他年纪大了,万一身体有个什么毛病的话,身上没钱怎么行,我们没钱给他就算了,难不成连他自己辛苦赞下来那点钱也要打主意啊。”

“老头子身体还好呢,再说了,儿子分配工作这是大事,他那钱存着也是存着。”于春兰不满地哼了一声,“这可是关系到儿子一辈子的大事,拿出来用一用怎么了,再说了又不是不还给他。”

“老头子可比你明事理,说不定他自己会把钱拿出来给儿子用的。”

胡来福不说话了,只是低头喝酒。

“妈,你们别争了,我有钱。”

胡斐摇摇头,起身走向他的卧室,本来想把工作基本上确定下来的事情说出来,想了想还是把话吞进了肚子里,这件事情一定要保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他跟李国军的联系。

万一娘老子知道他跟市委领导关系好,肯定要吹嘘一番的,到时候岂不是传得人尽皆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