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回马枪

作者:御史大夫 字数:2536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7章:回马枪

剩下两个警察手足无措地看着眼前这一幕,满脸的惊骇之色,胡斐摇摇头,“好了,你们两个互相扇耳光,打到我满意为止。”

两个警察傻眼了,愣愣地看着胡斐,迟迟没有动手。

“陈所长,你的部下在等你发话呢。”

胡斐摇摇头,手里的铁椅子扶手敲了敲陈焕的脸,锋利的一头慢慢地伸到陈焕的眼睛上,“我的手没力气了,后果你很清楚的哦。”

“他妈的是聋子吗,还不动手?”

陈焕大怒,一个警察慌忙抬手扇了对方一巴掌,另外立即一巴掌还了过来,就这么相互打了起来,很快,两个人都变得鼻青脸肿。

“好了,差不多了。”

胡斐点点头,把钥匙扔过来。

捡起钥匙,胡斐解开了手铐,随手将手铐扔在地上,蹲下身看着陈焕的眼睛,“陈焕,记住了,不要招惹我,否则的话,下次就不是这样了。”

“也别想着去拿手枪干掉我,玩枪你更加不是我的对手,当然了,如果你不怕把事情闹大,你在白水开赌场的事情传到县里,市里,甚至省里的话,你可以试一试,我很乐意给你一次机会。”

“对了,如果你想出名的话,我有个朋友在报社当记者,她可以帮你的忙。”

“对不起,胡斐,这是都是严春请我做的。”

陈焕两眼中露出一丝惊骇之色,忙不迭地摇摇头,“不,不,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这事情就到此为止了,好不好?”

“早这么说不就完了。”

胡斐呵呵一笑,摇了摇头,“我不要你的钱,你们骗我表弟去赌钱,我只是拿回他的钱,我不是强盗。”

“李明是我的表弟,我不希望你们找他的麻烦,要报仇就冲我来,要是让我知道你们动我表弟母子的话,后果你很清楚。”

“放心,我不会去举报你们的。”

胡斐呵呵一笑,“这是没有用的,否则的话,你们这赌场也不会开下去了。”

说罢,胡斐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哥,你没事儿吧。”

李明看着从审讯室里出来的胡斐,脸上依稀有着血迹,顿时吓了一跳,拔腿冲了过来,一把抓住胡斐的手臂,“他们打你了,要不要去医院?”

“不用了,我没事,你呢,他们打你没有?”胡斐摇摇头,看了一眼李明,拔腿往外走去,这家伙显然没有被打,身上的伤都是刚刚被严春的手下打的。

“没有,就把刚刚的事情说了一遍,还好车上买票的拉了几个乘客过来作证。”李明摇摇头,“哥,我们走吧,车还停在外面呢,我得该发下一趟班车了。”

“不用了,小明,你先走,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一下。”

胡斐摇摇头,“不用等我了。”

“哥,你不要乱来,严春既然把钱还给我就算了。”

李明也不傻,明白胡斐要干什么,“而且,严春跟陈焕关系很好的。”

“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胡斐拍了拍李明的肩膀,“你去忙你的吧,我致仕去找严春谈一谈,今天这个事儿不给我个说法,我绝对不放过他,对了,这几天你小心一点,有事打我的手机。”

“行,哥,那你小心一点。”

李明上了车把胡斐的行李拿了下来,郑重其事地说道。

胡斐点点头,拎着迷彩包大步往严春的赌船走去。

“老大,那个当兵的又来了。”

胡斐拎着走进院子的时候,胡子吓了一跳,慌忙冲上了二楼向严春报告。

“哦,这家伙居然还能走,难道陈焕没有打残他?”严春吃了一惊,以陈焕那睚眦必报的暴戾性格,胡斐居然能走出派出所,而且还杀了个回马枪,这是怎么回事?

“老大,不仅能走,我看他好像一点事都没有的样子啊,难道猴子他们失手了?”

胡子也吓了一跳,“我赶紧招呼兄弟们拿好家伙,实在不行跟他拼了。”

“拼你个头,你想死吗?”

严春怒了一脚踢在胡子的屁股上,“这家伙可是个武艺高强的疯子,真要是这里除了命案,这里就暴露了,就算是你死了,你以为陈焕会放过你的家人?”

“老大,那怎么办?”

胡子闻言一愣,脸色一变,他当然知道陈焕心狠手辣,这赌场可是陈焕的摇钱树,是陈焕废了很大的力气,打通了很多关节才搞起来的。

“先不要慌,看看情况再说。”

严春摇摇头,脸色的表情有些凝重,“既然胡飞完好无损的从派出所出来了,那就说明派出所那边出了事,我估计胡斐这小子是来趁机敲诈我们了,他肯定知道报警没卵用的。”

“老大,胡斐来了他说要跟你谈一谈。”

一个小弟急匆匆地跑到二楼来报告,严春深吸了一口气,“请他上来吧。”

“春哥,你不讲江湖道义啊。”

胡斐慢慢地走到沙发前坐下,轻轻地放下迷彩包,一脸微笑地看着严春,“昨天我说过了,不要招惹我,想不到今天一大早你们就来找我表弟的麻烦。”

“看来,我对你们还是太仁慈了啊。”

“不,不,不,这不是我的主意,这是派出所陈焕的意思,是那个叫张三的警察想出来的办法。”

严春看着胡斐凌厉的眼神,想起这家伙昨晚上的凶悍,心头不由得一跳,“我只是按照他们的命令行事罢了。”

“我不管是谁的意思。”

胡斐摇摇头,脱下迷彩服上衣,露出铁布满伤痕的上身,还有身上的淤青,一看就知道是新伤,“春哥,你看到了吧,我受伤了,被你的小弟打的,还有在派出所里被狠狠地揍了一顿。”

“说吧,这账我们该怎么算?”

说罢,胡斐伸手抓起瓷水杯,也不见用力,就听见“啪”的一声瓷杯被他捏碎了。

“大哥,对不起,我们也是奉命行事啊,我们只是陈焕的马仔啊,敢不听他的话吗?”

严春哭丧着脸,尼玛,太吓人,这厚厚的瓷杯居然被他一只手就捏碎了,“赔钱,赔钱,我们赔偿大哥医药费。”

“好,我喜欢跟聪明人说话。”

胡斐点点头,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我现在感觉全身不舒服,头疼,胸闷,浑身酸痛,只怕病得不轻啊,你自己看着办吧。”

严春傻眼了,尼玛,这不就是要狮子大开口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