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明抢

作者:御史大夫 字数:2526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1章:明抢

“干什么,号丧呢,虎子,你他妈干什么吃的!”

一声雷鸣般的声音响起,旋即一个瘦高个子穿着一身休闲装走了出来,刚刚李明这一嗓子嚎得有些大,不少赌徒们纷纷观望过来。

“老大,是李明这小子呢,他说要找你说话呢。”

络腮胡子瞪了一眼李明身后的胡斐,“他后面就是下午那个当兵的。”

“哦,李明,你们这是来还钱了?”

瘦高个子冷哼一声,背着手慢慢地踱步过来,冷冷地扫了一眼胡斐,“当兵的,别以为学了几天拳脚就能横行无忌了,在这白水的街上老子要弄死你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

“你就是春哥吧?”

胡斐摇摇头,他自然看得出来这个春哥是学过三招两式的,目光扫了一眼瘦高个子,“看春哥这派头,想必是正儿八经练过功夫的,今天倒是要来讨教一下了。”

他的声音一顿,“李明是我的表弟,他不懂事被春哥的人诓骗了,还请春哥给个面子,把他的钱还给他,还有他的那辆卡车,那是他谋生的东西,我姑姑年纪大了就靠着他这辆车养活呢。”

“面子,你算什么东西,我要给你面子?”

春哥冷笑一声,突然欺身上前,一巴掌抽向胡斐的脸,他幼时跟跑江湖练过的今天咏春拳,这些年下来勤练不缀,下午听胡子说起当兵一脚就能踹飞了皮夹克,就知道在力量上他是比不上当兵的,虽然力量不如胡斐,可这速度也弥补了力量的不足。

“你这是找死。”

胡斐冷哼一声,左手闪电般地抓住了春哥的手,就势向下一拉,右手画拳为掌,一巴掌狠狠地抽了过去。

春哥大惊失色,虽然心里没有轻视之意,却也不大把眼前这个小当兵的放在眼里,但是,这一较量起来就发现坏事了,这小子的反应比他快得多,而且,还击的架势非常刚猛。

这一巴掌若是扇实了,不说多疼,那丢脸是肯定了,以后还怎么在这白水镇上混?

他的右手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拖着往下拽,身子就不由自主地弯了下来,在别人看来就是他春哥弯着腰把脸送上去挨揍一样。

不过,春哥毕竟是混了多年江湖的人,反应也算是灵敏,左手飞快地一抬挡了上去,“啪”的一声,手腕顿时一疼,就好像被抽了一鞭子一样。

然而,胡斐的攻击可就不是这一点了,右手一巴掌甩在春哥的手腕,同时左边的膝盖一抬,“砰”的一声,膝盖重重地顶在了春哥的下巴上。

春哥心里正庆幸没有挨了巴掌,没想到这念头才起来,下巴上传来一阵巨疼,一股巨大的力量如潮水般地汹涌而至,将他推飞了出去。

“啪”的一声,春哥张嘴喷出一口鲜血,混合着几颗牙齿掉落在地上,红的白的混在一摊,让人看了触目惊心。

胡斐脚尖一点,却如影随形地蹿到春哥的面前,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大步往屋里走去,“春哥,我们有必要好好地算一算账了。”

“兄弟,别,别,这么多人好歹给我几分面子,我严春以后还要在街上混呢,有话好说。”春哥被打落几颗牙齿,说话有些漏风,不过,胡斐还是能够听得明白他的意思。

“那好,我们慢慢说。”

胡斐抖手将严春扔在地上,“前面带路。”

络腮胡子等人愕然地看着这一幕,惊讶得合不拢嘴,一向在他们眼里练过武功的老大,在这个当兵的面前居然如此不堪一击。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原本不可一世的春哥就被打成了死狗一样。

一行人经过赌场的大厅,不少赌徒纷纷观望,严春羞愧得脖子都红了,耷拉着脑袋领着胡斐上了二楼的一个房间。

“说吧,我们这笔账该怎么算?”

胡斐大喇喇地往沙发上一坐,从口袋里摸出烟,李明很知机的点燃打火机,“哥,我在他们这个场子里一共输了十万左右,还压着我的一辆卡车,还有一张二万块的欠条。”

“你,你,你胡说八道,哪有那么多?”

严春哭丧着脸,看着胡斐阴森的目光,心头一跳,忙不迭地点点头,“大哥,这账你说怎么算就怎么算?”

“这账还能怎么算,我表弟涉世未深被你们诓骗进了赌场,浪费了多少时间和精力。”胡斐呵呵一笑,摇摇头,“有这时间和精力,他都不知道赚了多少个十万回来了,这损失大了去了。”

“不过,这损失就不用你们陪了,你们把他的本钱还给他就行了。”

“好,好,没问题。”

严春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心里不住地诅咒着胡斐,你以为钱那么好赚的呀,开口闭口就是十万,这简直就是明抢了。

当然,这话他不敢说出口,眼前这当兵的太狠了,小小年纪那一身功夫是怎么练出来的呢?

“猴子,还不去拿钱来,还有把李明的车钥匙也拿来。”

严春重重哼了一声,抬腿踢翻了靠他最近的一个小弟,眼角的余光扫过胡斐阴沉着的脸,心道,小子,先让你得意两天,今天毕竟下面赌徒太多,闹大了派出所也不好收拾局面,若是闹到县局去了,少不了要放大血,还不如先把这十万块放在他那里。

“老大,我这就下去拿。”

瘦猴模样的家伙,拔腿就跑了。

“春哥,我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胡斐慢条斯理地吸了口烟,“暂时先把钱放在我这里,等过两天你再找几个警察上门来找我,对吧?”

严春心头一震,嘴里却慌忙否认,“没,没有的事,我严春也是在江湖上混的,还是要讲江湖道义的。”

“去他妈的道义,去他妈的江湖。”

胡斐冷笑一声,一把抓起桌子上的飞镖抖手一甩,“啪”的一声,飞镖郑重靶心,甚至因为力量太大,标靶在墙壁上荡漾起来。

“没有人罩着你,你敢在白水镇开赌场,没有人罩着你,你敢这么嚣张?”

胡斐冷笑一声,“江湖道义就是让你借着官府的手来诓骗李明这样的可怜虫?”

说话间,挂在墙壁上的标靶突然往下掉,胡斐右手一抖,一枚飞镖闪电般地飞了出去,“夺”的一声,飞镖恰巧穿过标靶的吊绳之中,深深地刺进了墙壁里。

标靶挂在飞镖上剧烈的晃动起来。

严春心头一跳,尼玛,那墙壁可是水泥粉刷过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