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无耻偷袭

作者:笑轻尘 字数:2775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9章:无耻偷袭

作坊的大门被拳头大的石头砸得乒乓震响,有几块还飞砸进作坊里,吓得何小羽与阿保闪避不迭。

不用猜,肯定是白天讨不到保护费的七龙帮干的。

作坊的大门被砸得摇摇欲坠,随后,七龙帮的人摞下狠话,“小子,明晚继续!”

够狠够阴毒的,难怪会有宁惹神仙不惹小鬼之说。

这些小混混不与你光明正大对决,只在背后玩阴的,确实让人很头痛,砸了作坊,损失更大,难怪杜大小姐无奈交纳保护费。

何小羽灵动的眼睛里暴射出一抹骇人的冷厉杀机。

第二天一早,何小羽与阿保少不了又挨杜大小姐狠K一轮,作坊大门被石头砸得惨不忍睹,又要找人订做一扇。

这一次,何小羽紧闭着嘴巴,一个屁都不放,老老实实的听着杜大小姐的训斥。

等她出完气,两人这才回杜府,吃了早餐,一头倒到床上呼呼大睡。

提心吊胆了一夜,累得够呛。

睡下之前,何小羽吩咐一个有点机灵的兄弟出去打听白熊帮的人。

这几个小混混都这么嚣张,看来还是混黑社会有钱途。

他心中已打定主意,找到白熊帮的人,把七龙帮的人干掉,抢块地盘,自已当老大,先混混看再说。

这是一个拳头硬才有资格说话的封建制社会,自已却赤条条的穿越过来,没一件防身的利器,实在有点儿危险。

幸好以前看过不少穿越类的小说,那个制造黑火药的配方还有点印象,也就是一硝二硫三炭,想让黑火药爆炸更具威力,那就得尽可能的提纯硝石的纯度。

何小羽请了半天假,在大街上转悠了半天,买了不少的硝石、硫磺与坛坛罐罐带回自已的房间堆放,一下子就用掉了一片金叶子,还真有点儿心痛。

造一把短沙枪?

就现在的冶铁技术,那枪管得多厚多长?带在身上沉甸甸的多不方便呐。

手雷,是何小羽的首选。

整日在自已的房间里忙碌捣鼓,神秘兮兮的,难免引起别人的好奇。

云儿是第一个好奇之人,吃完晚饭的时候来到何小羽的单间拍门。

房门开了一条仅够脑袋钻出来的缝儿,何小羽伸长脖子,“云儿,有事吗?”

房门没有大开,而且人挤在门口,摆明了不想让人进去。

云儿见他脸上额头上都沾了锅底般黑呼呼的,汗水流淌下来,更变成了大花脸,除了两只眼睛与牙齿是白的外,整一个黑炭,不禁掩嘴低笑。

“小羽哥,你整日躲在自已房间里神秘兮兮的捣鼓什么?”

何小羽嘿嘿一笑,“没什么,只是试验一些东西而已……”

“什么东西?”

云儿越发好奇,踮着脚尖往里瞅,不过何小羽的身体把她的视线都挡住了,仅能浏览到他的躯体,不过鼻子嗅到了从房间里飘散出来的呛人的怪味儿。

“呃,这个……暂时保密,嘿嘿。”

“小气鬼!”

云儿不满的哼了一声,鼓着小嘴儿走了。

“羽哥羽哥,你到底在忙啥?”

几个兄弟不知从哪突然窜出来,挤到门前,一个家伙还探头想钻进门缝里。

“滚蛋!”

何小羽笑骂,手掌按住伸进来的脑袋推出去。

“哎……”

被推的兄弟手捂额头,发出一声痛呼。

何小羽笑骂道:“靠,别跟老子装B,会遭雷霹的。”

“羽哥,我哪有,真的好象被针扎了一般,很痛的。”

那兄弟一副受到冤枉的无辜表情,眼睛猛盯着何小羽推人的手掌,似乎想从他的手掌上找到什么东东。

“扯蛋,都回去练拳脚!”

何小羽笑骂着,呯的一声关上房门。

那家伙,想乘机进房,找了个非常下贱的借口。

昨晚忙了一夜,第二天监工的时候,何小羽直打哈欠,反正兄弟们都很勤快,根本无须监工,便溜回房睡了个天晕地暗。

本以为这一觉睡得够充足,晚上没准精力过剩失眠,哪知依然感觉困倦,头一碰到枕头上便发出呼噜声,第二天太阳晒屁股才起来,可仍是直打哈欠,一副熬夜的疲倦困乏感觉。

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修练那个无名神功的原因?

不过不及多想,派出去打探消息的兄弟回来了,说是找到了白熊帮的人。

所谓的白熊帮,也就六个小混混而已,原来的老大给七龙帮的人打残了,二哥挂掉了,地盘也被抢了,剩下的四个龟缩在城南的破民房里。

何小羽在街边的小店买了一包熟牛肉,一坛水酒,跟着那四个小混混开怀痛饮。

地盘被抢了,老大给打残了,财路也断了,好些天都不知肉味酒味了,何小羽请客,四个小混混都是道上混的,就算不是老油条也是见识过大场面的,一个个羽哥长羽哥短的,很快便热呼起来。

喝得面红耳赤,何小羽猛然站起,手中破碗往地上一摔,“兄弟们,今晚就把地盘抢回来!”

四个小混混纷纷站起,把手中的瓷碗乒乓摔碎,挥舞着拳头,“我们听老大的!”

几两银子换了个老大,听着好象很值,不过风险大大,弄不好把小命玩没了。

商议了一番,何小羽让一个兄弟去打探七龙帮的消息,另外三个准备好家伙,自已出门准备干架保命的东东。

所谓干架保命的东东,就是弄两块铁板,护住胸口与后心要害,再弄一包石灰藏在袖子里。

千万别跟老子提什么光明正大的英雄式单挑,那是傻蛋才干的蠢事!

更不要说老子无耻卑鄙,管你上流下流,事儿摆平了才是第一流!

七龙帮的七个哥们都喝得东倒西歪,嘻嘻哈哈的相互搀扶着走在胡同里。

干翻了白熊帮,北街尾虽然油水不多,但也足够哥几个吃香喝辣了,更让他们开心的是杜大小姐又同意交保护费了。

哥几个在天香楼美美的爽了一回,正走回他们的总坛呢。

何小羽突然从拐弯处钻出来,挡住他们的去路,让他们怔了一怔。

本能的转头看看身后,根本没有一个行人,这小子敢一个单挑他们七个兄弟?

老大打着饱嗝,逼近何小羽,大大咧咧道:“小子,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他腰间里插着连鞘匕首,何小羽插在腰间的那根短铁根没拔出来,匕首自然也不会出鞘。

论块头,他可比何小羽高半个头,就算打不过,身后还有六个兄弟呐,反正死的绝对是何小羽。

何小羽笑嘻嘻道:“各位老大,打个商量如何?”

他面上一副很真诚的表情,似乎很有诚心的想与人商量什么事儿。

七龙帮的老大狂笑一声,原来这家伙是来妥协的!

他身后的六个弟兄弟也放声狂笑。

狂笑声未落,突见漫天白雾飞撒,眼睛剧痛,忍不住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嚎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