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小鬼难缠

作者:笑轻尘 字数:2634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8章:小鬼难缠

与那些官宦世家豪门相比,杜家在苍悟仅排未流,若说小有名气,那是因杜白衣杜大小姐。

女人抛头露出经商,已经够出名的了,杜大小姐掌管的几间店铺,经营得不错,在苍悟商界,算小有名气。

人不仅能干,而且又长得羞花闭月,是苍悟城里有数的大美人儿,目前仍闺中待嫁,这世家豪门的公子哥就好比无数绿头大苍蝇猛盯着那一滴香喷喷的蜂蜜,这上门提亲的多如过江之鲫,把门槛儿都踩破了。

杜老爷子倒是中意好几家的公子哥,不过杜大小姐却看不上,把她逼急了,威胁要束发出家,杜老爷子也无奈。

好吧,让你选,但必须门当户对,这是杜老爷子唯一的条件。

大户人家谈婚论嫁,本来讲究的就是门当户对,这是面子问题。

爹不再逼嫁,杜白衣松了一口气,这苍悟城里的有钱有地位的帅哥多的是,不过不是花花公子就是太过浮夸,没人能打动她的芳心,只好拖一天算一天啦。

今天,她带何小羽到店铺作坊里转悠,大半有观察之意。

府里的那个小管事一职,可有可无,她是为安抚何小羽,让他安心留下来。

小管事之职,一般人都能胜任,她担心埋没何小羽的才能,可除了点拨宣姐的琴技之外,新来乍到的何小羽并没有表现出什么过人的才能让人信服。

确切的说,她对何小羽还不了解,仅能说是印象深刻而已。

语出惊人点拨宣姐姐的琴艺,让人震惊叹服的同时,又表露出一副让人厌恶的猪哥样,而且还要挟宣姐,狮子大张口,把予人的那点好印象全抵消了。

幸好他没有提出邪恶的非份要求要挟宣姐,否则必死无疑。

贪财,本是人之本性,更何况是一个身无分文,沦落为卖身作奴的人?

对于何小羽,她心中的印象可说是不算坏,也不算好,仅仅是深刻而已。

至于性格,有些浮夸、贪财,也可能还有些好色,其他的,有待观察。

之所以留住何小羽,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是为了宣姐姐好。

当时宣姐姐虽没说出口,但俏面上的表情,已说明了有招聘何小羽入府干活之意。

宣姐姐人太清纯,万一何小羽是个大恶人,那岂不是引狼入室?

总之,她要观察颜考验何小羽,一旦确定他是个大坏蛋,立刻送官!

可怜的何小羽,还以为杜大小姐对他另眼相看,正做着抱拥美人的春梦呢。

杜大小姐掌管的几间店铺无非是专做女人生意服装、饰品,生意上算不上红红火火,不过以质量与信誉赢得了一些顾客的信赖。

嗯,这算得上是杜字号的品牌吧。

这年头的服装都一个古板的模样,靠的是质量、信誉与低价罢。倒是那些小饰品,五花八门,琳琅满目,让何小羽看得眼花缭乱,不得不叹服古人的智慧与手艺。

正把玩一个小饰品,突听到店外传来吵嚷声,他跟着杜大小姐出来一看,原来是七八个小混混要收保护费。

靠,黑社会的?光天化日下公然收保护费,这也太嚣张了吧?

就凭这几个小混混也敢来收保护费?杜家的那些家丁打手看门护院都比他们人多。

杜白衣扳着俏面,“月初不是刚给的吗?”

何小羽听得脑子嗡的一阵轰鸣,还真给了?

一个为首的小混混嘿嘿怪笑道:“大小姐,你给的是白熊帮,如今这地盘归我们七龙帮了,哈。”

何小羽一点都想不通为何杜大小姐如此惧怕这些小混混?

管你什么狗熊帮七虫帮,老子就是咽不下这口恶气!

他奔进作坊里,对着一个工人吩咐,“去把阿保他们叫来,带上家伙!”

那工人似乎有点反应不过来,给何小羽一瞪眼,急忙从后门跑回杜府。

店铺距离杜府并不算远,挺多七八分钟的路。

何小羽出来,正好听到杜白衣皱着柳眉,不满道:“你们隔三差五的换个帮,每个月要交纳好几次保护费,还让不让人把生意做下去?”

为首的小混混把胸膛拍得嘭嘭作响,“大小姐放心,这北街一带,咱七龙帮说了算!”

嚣张得让何小羽极度不爽。

杜白衣以冷哼表示她心中的不满,不过仍是让人去拿银子。

“慢!”

早已极度不爽的何小羽冷声道:“你们,凭什么收保护费?”

“哈哈哈……”

为首的小混混一阵狂笑,晃着拳头,“就凭这个!”

另一个小混混盯着何小羽,冷声道:“小子,新来的吧?”

何小羽懒得理会他,也不理会对他连使眼色的杜大小姐,对着为首的混混轻笑道:“这么说,你的拳头很硬罗?”

明显讽刺的口吻,让那六七个小混混恼了,为首的阴森道:“小子,不服?”

何小羽哈哈一笑,指着赶到的阿保等人,“打赢了他们,我就服了。”

这些小混混都是欺软怕硬,看到个头不亚于张虎的阿保,还有阿保身后的六个,都持着木棒,凶狠的瞪着他们,无不面色大变。

“大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事情闹到这地步,杜白衣也没想到,瞪了何小羽一眼,正想解释,何小羽已大笑一声,“兄弟们,我们的口号是什么?”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打到他老母都认不出来!”

阿保等人高吼一声,抡起木棒便捧人,乒乒乓乓的把六七个小混混打得狼狈奔逃。

“哎,你……你可把我害苦了……”

俏面满是不安神情的杜白衣狠瞪着何小羽直跺脚。

何小羽耸耸肩,“大小姐,这些流氓混混就是欺软怕硬,你越怕他,他就越欺负你,只有把他打怕了,他才不敢欺负你。”

杜白衣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何大公子,你以为我不知?”

何小羽耸肩摊手……你明白就好。

杜白衣瞪了他一眼,“你可听说过宁惹神仙不惹小鬼这句话?”

“你以为我愿交啊?这还不是为了息事宁人减少不必要的麻烦?”

何小羽再度耸肩,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心中却极不爽,打跑了那些流氓小混混,免了保护费,没有表扬也就罢了,还被责怪处罚,换谁心里头都不爽。

夜深人静,被罚守夜的何小羽没精打彩的靠坐作坊的地板上,与阿保喝着闷酒。

经过此事,杜大小姐在他心中的形象已是大打折扣,半年,硬着头皮撑吧。

一阵乒乒乓乓的震响突然传出,把两人惊得直跳起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