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打到你老母都认不出来

作者:笑轻尘 字数:2599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7章:打到你老母都认不出来

说到斐若宣,杜白衣狠狠瞪着他,“你狮子大张口,可害苦宣姐了!”

斐大小姐的老爹斐文在朝中任左相,位高权重,却是个两袖清风的清廉好官,一万两银子,对有钱人来说小意思,对斐若宣来说,却是一笔大数目。

难怪提出码价时,斐若宣面上的表情有些为难,不过她为了提高自已的琴艺,竟咬牙接受了,可见对琴艺的痴迷程度。

何小羽干笑几声,鬼知道斐家这么穷?不过也好,一万两,把斐若宣拴住,嘿嘿。

极品大美女,傻子才会放过。

何小羽新官上任,没有放上三把火。

毕竟这是第一次,有些事还要观察,而且杜家虽只是一般的有钱大户人家,但其中的形势颇为复杂。

一连三天,他很快看出来了,这杜府里,家奴到官事,都明显形成两股势力,一股是忠于三夫人柳月娘的,一股是忠于杜白衣杜大小姐的。

杜大小姐的人虽少,但能干勤快,而且都团结,相互间没有倾轧,李管事、张虎等经常找碴儿,双方常有摩擦,但慑于杜老爷子的威势,事情没有闹得很大,不过闹起小争端来,吃亏的多是杜大小姐这边的人。

李管事手底下有张虎等几个挺能打架的人,加上那些看门护院的都偏向三夫人,杜大小姐的人吃亏是难免,而且这些芝麻绿豆的小事,都是瞒着杜大小姐。

一个女儿家,能够撑到这地步,已经够难的了,大伙儿都理解杜大小姐的难处,所以一般都压着不让她知道。

奶奶个熊的,李管事、张虎等人够嚣张!

可惜自已不会少林功夫,不然就教兄弟们几手了。

请高手来教?

一是请来的人是不是真正的高手可难说,挂羊头卖狗肉的多的是。二他没钱请人。三是他也不想自已掏腰包。四是想让杜大小姐拨专款嘛,杜大小姐肯定不会同意。

要请个既是真正高手,又免费教兄弟们一点拳脚功夫的,唯有在斐大小姐身上打主意了。

未来的斐老丈人在朝中当大官,再是两袖清风,府里头肯定有家将护卫什么的,嘿嘿,反正斐大小姐欠他的人情,这事就由她出面摆平咯。

说曹操,曹操就到。

他这心里头才想着斐大小姐,斐大小姐就大驾光临,还真是心有灵犀,不点也通呐。

斐若宣也只是随意来看看,她本来喜欢清静,只是想看看杜家妹子如何安排何小羽,所以跑来看看。

说实话,她心里头确有请何小羽到府上任管事的打算,只不过她与杜白衣又是闺中知已,碍于面子,不好意思挖好朋友的墙角。

第一眼看到全新装束的何小羽,心头莫明奇妙的跳了一下,微有些许失望。

嗯,与昨日相比,今日的何小羽确算得上翩翩佳公子,只不过一双眼睛太过灵动,还有唇角那一抹若有若无的淡淡笑意,让人有种难以确定的奇怪感觉,总之,有点令人心跳的邪恶。

看何小羽神彩飞扬的表情,加上他身上的穿着,想必杜家妹子已升了他的职,不可能再请到他啦。

何小羽笑嘻嘻的抱拳作揖,“宣姐姐,小羽有一事相求。”

不会是催债的吧?

斐若宣的心头猛然跳了一下,虽说爹在朝中位高权重,但却两袖清风,那一万两银子的欠债对她来说,可是一笔大数目,一时半会不可能还得起。

为了还债,她正打算把娘遗留给她的一些首饰变卖呢。

一万两银子,对她来说,真的好大,唉……

“公子且先说说看……”

何小羽轻笑道:“姐姐府内必有看家护院的武林高手吧?小羽想请姐姐帮找个,传授家丁们一些强身健体的武艺,嘿嘿。”

那一声低笑,让斐若宣感觉似乎有些不好怀意,想必是想报复李管事张虎他们吧?

不过不是催债的事儿,她倒是悄悄松了口气,一口应承。

爹的身边近卫倒是有不少高手,守家看门的家将甲士也有不少高人,随便叫一个就行。

何小羽笑道:“不过可是免费教的哦。”

斐文宣白了他一眼,顽皮之心倏起,伸出一根如葱手指头,“十两银子一次,从那一万两银子里扣。”

本想说一百两,不过人太清纯,又不会作生意,而且一百两对她来说也是个不小的数目。

靠,弄来弄去,还是得掏自已的腰包?

算啦,为了弄倒李管事张虎他们,忍啦。

斐若宣倒是爽快,叫了一个叫李剑飞的汉子来,想是之前交待过他一番,李剑飞对何小羽是言听计从,说什么教什么。

江湖门派帮规森严,李剑飞不可能把本门的武功传给这些杜府的家奴,不过一般的拳脚棍棒功夫,大把可以教。

何小羽对那些花拳绣腿不感兴趣,直接让李剑飞把有用的格斗招式教了,李剑飞倒是好脾气,耐心教导杜府的家奴们学习近身格斗的技巧。

一整套路的招式就是绣拳花腿,架式好看不实用,不如直接来实用性的格斗,你一根横扫过来,当如何招架反击?一记右直拳打来,又当如何招架反击,反正尽量教实用性的打架功夫。

忠于杜大小姐的家丁们都知道新任的何管事是为了斗倒张虎他们,为大小姐争气,除了干活儿,一个个极认真练习。

想让那帮家丁变成武林高手,教母猪上树没准还容易过,不过把人快速调教成小混混式的群殴乱架倒是可能。

兄弟们干完该干的活儿,吃完饭,一个个都在院里子认真练习,捉对儿的拆招对练。

何小羽非常严肃清认真的告诉他们,招式是死的,人是活的,要灵活运用,不择手段的打倒对手,那才是王道。

他以身作则,什么挖眼睛拉耳朵、抓头发扯胡须、掐鼻子咬人、海底捞月抓蛋蛋等等无耻偷袭的招数也教了兄弟们一遍。

只要你够无耻,只说一遍便能学会,哈。

想当年,我们的志愿军战士打光了子弹,用手掐脖子、用牙咬,还不是照把米国大兵干得鬼哭狼嚎?

这不是无耻,对敌人嘛,就得这般的凶狠!

临了,他把兄弟们都集中起来,“兄弟们,我们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若被人欺负,你们该怎么办?”

“还手!”

兄弟们挥舞着拳头高吼。

“对,我们要坚决还击,打到他老母都认不出来!”

兄弟们哄堂大笑。

打到你老母都认不出来!

从此便成了兄弟们激励斗志与干劲的口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