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语出惊人

作者:笑轻尘 字数:2760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5章:语出惊人

何小羽循声进去。

好家伙,竟是一座大花园,栽种了诸多奇花异草,假山盆景,花香阵阵,中人欲醉。

悠美动听的琴声,就在前方不远处的凉亭里传来。

凉亭里,一个紫衣女子正在抚琴,另一个白衣少女手托香腮,趴伏在石桌上倾听。

哇,两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儿。

何小羽的脑筋拼命转动,想着古代形容美女的形容词。

嗯,沉鱼落雁羞花闭月倾城倾国,这两个大美人当之无愧呐。

白衣美女清纯脱俗,但那眼睛却带着勾人魂魄的媚惑,美艳不可方物呐。

抚琴的紫衣美女恬静优雅,如同空谷幽兰,又好似不食人间香火的仙子。

何小羽听不懂她在弹凑什么曲子,但琴音优美悦耳,动听如天籁。

紫衣美女突然双手按弦,琴声立消。

白衣美女微微一怔,“姐姐怎么啦?”

紫衣美女幽幽叹息一声,“也许,我今生都无法达到她的境界……”

两个美女的说话声悦耳动听,何小羽听得清清楚楚,心中一动,家丁里边不是有这么一个情节,秦仙儿弹琴,牛掰三哥指出她的三处缺点嘛。

嘿嘿,这情节他可是记得一清二楚,哈,这么凑巧派上用场了呐。

“人是美人,琴亦好琴,曲亦好曲,只是……”

何小羽学着牛掰三哥的口吻,施施然从花丛中钻出。

讨好美女,那是他最喜欢干的事情,今次得露上一手才行,哈。

手里头要有一把折扇多好,可以学着星哥潇洒潇酒,唰的张开,要多潇洒有多潇,不过这一身黑色的家奴装也实在不配,没有也罢。

他的突然出现,让两个美女呆了一呆。

白衣美女柳眉轻皱,“你是哪个,这么不懂规矩?”

紫衣美女却面带讶然与好奇,“请公子赐教。”

语气之中,颇有几分诚恳求教之意。

白衣美女哧的一声低笑,“姐姐,一个下等家奴,会有什么……”

发觉何小羽一副猪哥的表情,不禁恼怒,狠狠瞪了他一眼。

美人刚才那一笑,千万种风情尽现,把个何小羽看得眼睛都直了,嘴巴张得老大,口水也快流出来了。

这么一副猪哥样,当然引起美女的反感。

感觉失态,他打了个哈哈,摇头晃脑道:“小姐的琴技固然出神入化,但是……”

下边的话打住,当然是要吊住对方的口胃,这样才好谈价钱嘛。

“但是什么,请先生赐教。”

紫衣美女的语气带着急切,神色非常诚恳。

先前称呼公子,现在称呼先生,升级了呐,嘿嘿。

何小羽笑眯眯的伸出三根手指头。

那笑容,分明带着商人特有的奸诈狡猾,惹得白衣美女又狠狠瞪了他一眼。

紫衣美女呆了一呆,迟疑道:“先生有三个条件?”

“聪明!”

何小羽呵呵直笑,都说女人胸大无脑,这话看来不对呐,兰衫美女不仅胸大,而且很聪明。

“姐姐你听他胡扯。”

白衣美女恶狠狠的盯着何小羽,只不过她的容貌太过漂亮,生起气来反倒有另一种动人的韵味,看得何小羽不禁又是狂咽口水,露出猪哥的丑态来。

紫衣美女轻轻摇摇头,略一沉思,咬牙道:“先生但请说。”

白衣美女在一旁咬牙切齿威胁道:“你这可恶的家奴,若说不对,便将你乱棒打死!”

何小羽呵呵一笑,挺胸负手,“小姐的琴技固然出神入化,但是过于注重技巧,反而无法将自已的感情融入其中,须知人为琴之主,弹奏之人若无真情实感,便空有靡靡之间,却难润人肺腑。”

牛掰三哥点出秦仙儿的三处破绽,但好象只有第二个才适用,所以他就只敢挑对方的一处破绽。

紫衣美女面露迷茫神色,呆呆站着没有说话。

白衣美女一脸惊容。

不管何小羽是不是胡掐的,但一个下等家奴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已令她震惊不已。

她重新打量何小羽,看着他的眼神有所改变。

紫衣美女突然对着何小羽盈盈一福,“先生一席话,让若暄如梦初醒,若暄受教了,谢谢先生。”

白衣美女看看紫衣美女,目光再一次投注到何小羽身上,眼神再度有所改变。

何小羽得意得哈哈一笑,他娘的真该感谢极品家丁的作者呐。

紫衣美女突然幽幽叹一声,面现紧张与不安表情,“先生的三个条件是……”

这话一出,连白衣美女的表情也变得紧张不安起来,万一何小羽提出什么邪恶的非份要求来,那可怎么办?

她狠狠瞪着何小羽,似乎是在威胁……你敢提出什么邪恶的非份要求,我为了姐姐的名节,就是背上小人之名也要把你杀了!

看到美女灵秀的眸子里闪现凌厉杀机,何小羽不禁打了个寒颤。

靠,在美人面前岂能服输?这样也太没面子了。

他回瞪对方一眼,对着紫衣美女竖起一根手指头,“在下好奇,想知道小姐的芳名。”

这个要求太让人意外了。

两个美女对视一眼,紫衣美女低声道:“小女子斐若宣。”

因为第一个要求太简单了,她俏面上的神情反倒显得紧张不安。

何小羽竖起第二根手指,“一万两银子,不算多吧?”

有钱走遍天下,无钱饿死卵朝天,他要混,当然是钱越多越好咯,但他不知道十两银子折合多少人民币,一开口便是一万两银子。

斐若暄面现古怪表情,一咬牙,点了点头。

“一万两?”

白衣美女恶狠狠瞪着何小羽,一副要把他剁成肉泥才甘心的表情。

见他竖起第三根手指头,两个的表情愈发显得紧张起来。

何小羽突然叹了口气,双手一摊,“二位小姐用不着这么紧张吧?”

他指着自已的脸,“看看,我有哪点象坏人?”

两女一呆,白衣美女咬牙切齿道:“你本来就是个大坏蛋大恶人!”

何小羽无奈的耸耸肩,“原来我是个大坏蛋大恶人……”

他突然瞪着斐若宣,面露邪笑,“既然说我是大恶人大坏蛋,那我就……就……”

他故意停顿了一下,看到两女的表情紧张得都变得惨白无血,才慢悠悠说到,“斐小姐若琴艺有所突破,可否再弹一曲给我听?”

斐若宣拍拍高耸的酥胸,深深的喘了一口大气,高兴道:“若宣当然愿意。”

白衣美女恨恨一跺脚,咬牙切齿瞪着何小羽,“你、你可恶!”

何小羽刚才的表情,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那龌龊的事,确实把两女吓得半死,万一他真的提出邪恶的非份要求,斐若宣为了诺言,只有依从。

不过,那白衣美女刚才似乎是真的动了杀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