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小册子

作者:笑轻尘 字数:2692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4章:小册子

确切的说,不是跌坐地上,而是跌坐在一个坚硬的东东上,屁股传来的疼痛令何小羽的眼泪鼻涕都标出来了。

那个坚硬的东东则是一个人的脑袋,给他的屁股这么一压,整张脸都给压进草地里,半天都没有动静。

何小羽给吓得魂飞魄散,半天才反应过来,感觉自个儿的屁股还压着那人的脑袋,急忙挪开。

那人就这么直挺挺的趴伏在地上,整张脸都给压进草地里,却一动也不动,一只枯瘦的爪子前伸,还抓着何小羽的脚踝。

他就是给这只冷冰冰的枯爪把他吓了个半死。

妈的,半夜三更给这冰冰冰的鬼爪子这么一抓,不把人吓死才怪。

幸好是人,不是鬼。

手忙脚乱的把那只冷冰冰的枯爪从脚踝掰开,那家伙仍然没有半点动静。

不会就这么挂了吧?

“喂,醒醒……”

何小羽伸手摇了摇那人,仍然没有半点动静。

真挂了?不会吧?

他把那人翻转过来。

借着朦胧的月光,依稀可见那人是个长得极猥琐的老头,三角眼半开,张得老大的嘴巴里满是泥巴杂草。

被他的屁股这么一压,还真的挂掉了,这家伙也是个倒霉鬼,比他更倒霉,嘿嘿。只要不是鬼,死人怕毛。

这家伙不知道是谁,反正半夜三更的在这里鬼鬼祟祟出现,非奸即盗。

何小羽瞄了瞄四周,此时半夜三更,除了巡夜打更的,四周静悄悄的。

嘿,没准这家伙身上有钱。

何小羽不客气的在死人身上一阵乱摸,果然没有让他失望,摸到了几锭银子,还有两片金叶子,发大了,哈。还有一本小册子,一块黑黝黝的铁牌子,入手沉甸甸的,还带着股袭人的寒意,不知道是啥子玩意。

这家伙带在身上,肯定是值钱的东东。

把东东一股脑儿的装进胸襟里,再把死人上下都摸了个遍,再也搜不出什么东东来,他这才悄悄溜走。

没人看到,嘿嘿,明天肯定有大八卦大爆,反正该头痛的人不是他,而是杜家的人。

溜回到自已住处,想想这些银子放在身上一点都不安全,在房子四周转了一圈,在房后墙角的地上搬开一块松动的大青石,挖了个坑,把银子与那块铁牌塞进去,再填上泥土,把大青石搬上摆好,这才放心。

那本册子里写的是什么东东?

好奇心驱使下,他打开那本册子。

光线有点差,换个地方看看

嗯,这下光线好多了。

噫,第二幅画的人体中竟然出现一个个小小的小亮点,什么东东?

何……

小羽好奇的看着那十数个小亮点。

从整体来看,那些小亮点好似一个什么图形,感觉有点儿怪怪。

看久了,那些小亮点好象有生命一般缓缓游动着,以各亮点为运行轨迹,游走了一圈,之后又重新开始,总是如此反复循环,生生不息。

当他的眼睛再一次从这些莫明奇妙出现的小亮点一一扫过时,身体内的某一处部位有些微麻,开始的时候他还没有在意,但随着一缕缕的暖流在体内缓缓游走,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感觉。

噫,全身暖洋洋的,好舒服,挨揍的地方好象也不怎么痛了,哈,好玩。

手臂举得有点累了,他垂下手臂,小册里的小亮点也随之消失不见,举起来对着圆月又显现出来,有点门道。

看来,这东东弄得这么玄虚,肯定很值钱,就是不知道值多少钱?

脑海之中似乎已烙下那些小亮点,意识才稍为一想到那些小亮点,身体里便产生一缕缕令他感觉很舒服的暖流,四处流淌游走。

心中倏然一动,这不会是那些武侠小说里所描写的什么奇遇吧?

如果那本小册子真是什么神奇的奇门神功秘笈的话,那可发达了。

等等,这个有点象极品家丁里的情节,该不会是家丁里牛掰三哥修习的无名神功吧?

管不了那么多了,反正对自已有点用处,那就是好东东。

何小羽心情大好,把小册藏在胸襟里,溜回房间,爬上自已的床铺躺下。

脑海之中,不知不觉又出现了那些小亮点,身体里又冒起一丝一缕的暖流,缓缓游动着,那种感觉很舒服,全身暖洋洋的。

也许是因为那种感觉太舒服了,何小羽打着哈欠,迷迷糊糊入睡。

也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孙二娘的大嗓门把他惊醒。

此时,天已大亮,张虎等人也才开始起床穿衣。

看着那位仁兄的半边面颊仍然肿如猪头,何小羽差点没笑出声来。

有孙二娘在一边监督,早餐嘛,终于可以舒舒服服的吃了。

昨天一天没吃东西,竟然感觉到不是很饿了,何小羽没有多想,也许是睡着了,忘了饥饿吧。

何小羽他们这些人的工作只是搬运一些杂物,搬完了基本没事做,就这么闲坐着等下一批货物运来。

李管事施施然走进,看到那四个家奴的惨状,面色一变,瞪着何小羽,“你小子一来就打人?”

何小羽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李管事,您看他的块头比我壮,我敢么?”

张虎狠狠瞪了他一眼,与李管事在一旁交头结耳,随后,李管事狠狠瞪了他一眼,甩袖离去。

看着张虎等人恶毒的眼神与咬牙切齿的凶狠表情,何小羽暗叫不妙,瞅了个空儿,溜到柴房,捡了一截短棍藏在衣服里。

奶奶个熊的,大不了拼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孙二娘把他叫出去说她已被调到别院,不能再帮他了,要他小心张虎等人。孙二娘虽然是恐龙,但心地善良,就是因为帮他才被调走,何小羽打心底感激。

奶奶个熊的,老子不干了!

想到埋藏在房后地下的银子,足够他在外边混个把月了,他决定离开杜府。

把埋藏在地上的银子金叶子挖出来,藏在怀中,那块铁牌子则用布带包着缠在腰间。

那玩意有股寒气,贴胸藏着就好比在胸口放了一块冰,冷得让他打哆嗦。

本以为那死人会在第二天被人发现,漫天八卦在杜府里轰传,但似乎没有没听到有人议论,尸体估计是让杜府的人悄悄处理掉了。

想到孙二娘的仗义,何小羽决定走之前再去看看她,顺便送她一锭银子作为报答。

他大摇大摆的往前院走去,一些家奴及丫环只是好奇的看着他。

杜府有多大他不知道,反正见大门就走,也不知转了多少个大门,脑袋都转晕了,还是没有找到出去的大门。

晕死,看来得找人问路才行。

正要找个人问路,前方突然传来铮铮琴声,宛若天簌,优美动听。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