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神功小试

作者:笑轻尘 字数:2493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20章:神功小试

何小羽呆站着嘿嘿傻笑不已,这无名神功真是好东东呐,睡觉也能自动修练,发明这门练功心法的人真是太天才了。

心情大好的他叫来木匠,吩咐他把房门补修好,自个儿乐癫癫的找阿保试验去了。

没吃过羊肉,也见过满山乱跑的羊,武侠小说看多了,多少也明白一丁点儿,自已已经修练出内家真气,至于有多强?他无法确定,明知阿保等人不会武功,却仍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兴奋,拿他们几个试验确认一下。

阿保等人已经干完该干的活儿,正在院子里认真勤快的练功。

上回打架,张虎那边的人虽多,却没有象以前那样稳占上风,大伙儿都偿到了功夫的甜头,自然很勤快很认真的练习咯。

何小羽轻手轻脚走过去,照着阿保的右肩便抓。

“啊……”

阿保发出一声惊恐万状的惨呼,强壮的身体剧烈颤抖着,整个人如同在大漠中被强烈无比的太阳光暴晒萎缩。

看到他惨白吓人的脸上尽是恐惧痛苦神色,何小羽一惊,连忙放手。

阿保却象倒空的米袋,软绵绵的倒在地上。

没这么夸张吧?

萎缩在地上的阿保喘息着,颤声说到,“羽哥,你的手好邪门,好象要把我全身的血都吸干一般……”

他本来就是个有话便说的直爽之人,眼睛里仍充满浓浓的恐惧神色,刚才那一抓,确实令他惊得魂飞魄散,也让人相信他的话。

吸星大法?

何小羽脑子里闪过金大侠《笑傲江湖》中任我行的邪门奇功吸星大法。

真有这么神奇?

他目光在另外几个家丁身上打转,吓得那几个家丁面色苍白,摇手退后,表示不要拿他们来试验。

奶奶个熊的,一点也不好玩。

何小羽瞪了他们一眼。“还不过来扶阿保回去休息?”

几个家丁怯生生的过来,扶起全身软绵绵的阿保仓惶离开,一副生怕何小羽会拿他们试验一般的恐惧紧张表情。

靠,不好玩。

看看院子里摆放的三口大水缸,他灵机一动,来到一口大水缸前,右掌伸出,掌心向下,对着井然不动的水面,脑海中冥想着,以意念引导从丹田处暴涌而出的气流集中到右手掌上。

“吸!”

哗地一声,大水缸里井然不动的清水好象被巨大的吸扯力吸扯,突然暴涌出缸,把何小羽淋了个满头满脸。

哇,爽!

何小羽乐得手舞足蹈,状若癫狂。

难道那门无名神功真是《笑傲江湖》里任老我行的吸星大法?

管它是不是吸星大法,反正老子希里糊涂的学会了,嘎嘎。

一时武性大发,吸气运功,把三个大水缸里的水全吸个一干二净,全身上下淋透了。

反正大热天的,刚好冲个冷水澡降降温。

他是爽透了,可却苦了阿保他们,又得重新把三口大水缸的水打满。

何小羽大感新鲜,两天来一直蹲在花园的池塘边上,象个长不大的孩童一般玩水,弄得全身湿淋淋,把个云儿看得直摇头。

何小羽之所以这么勤快的玩水,一是大感新鲜好玩,二是吸水并不是百分百的成功,偶尔会失灵,说明还没有达到象武侠小说里所说的力随心动的境界,所以得勤练咯。

两天的勤练,吸水失灵的次数越来越少,马马虎虎还过得去。

现在第六天了,水怜月竟然没有派人来下贴,这让他大为失望,同时拍大腿后悔不迭,没准那徐三公子正与她在床上盘肠大战,风流快活呐……

这叫弄巧成拙,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心情不爽,他与杜二公子在书房里喝闷酒。

喝惯了啤酒,这自酿的米酒,还真是有点喝不惯,大多时候只是入口一小滴而已。

水怜月的贴子没到,徐三公子倒是亲自登门,不用猜,那是上门道谢。

脑海中想着那晚水怜月与他共度良宵的情景,心里一股酸溜溜的味道。

徐三公子很够意思,在全城最有名的醉不归大酒楼请上一桌,地上跑的,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只要醉不归有的,你尽管点,陪酒的美女随你挑。

何小羽不客气的点了一大通,这多少带有点报复的心理吧……

几轮敬酒下来,何小羽已喝得面红耳赤,有点轻飘飘的感觉,舌头也有点卷了,与徐三公子称兄道弟,嘻嘻哈哈的,积压在心中的不爽也消了。

这餐酒直喝到太阳西下才散,他与徐三公子勾肩搭背,嘻嘻哈哈的下楼。

楼上,陈水扁陈大公子在一群公子哥的簇拥下,正拾级而上,双方在楼梯上相遇,谁也不肯让道。

其实,楼梯很宽,足以容纳五个人并肩走,稍稍偏让一下就能通过,但徐三公子与扁大公子是天生的死对头,争的是一口气,都堵在楼梯中央,谁也不肯让步。

两人如打红眼的公鸡,伸长脖子,怒目对瞪。

彼此的老爹都是同级别的大官儿,虽说是明争暗斗,但还没有达到撕破脸皮的地步,故而,扁大公子找上了没有任何势力背景的何小羽。

“你小子不想死就滚一边去!”

何小羽笑嘻嘻道:“好狗不挡道。”

扁大公子勃然大怒,他身后一个看似保镖的彪形大汉低吼一声,踏前一步,钵儿大的拳头挂着呼呼的风声猛然击向何小羽的面门。

徐三公子动不得,那只有动何小羽。

这家伙也是察颜观色擅拍马屁,主子既然喝令何小羽滚蛋,那摆明了就是欺负他没有势力背景。

敢辱骂主子是狗,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急于讨好主子,他抢先出手。

这一拳来得突然,去势也快,还带着虎虎拳风,看得出颇有些火候。

若是何小羽没有练到能够吸水的境界,面门铁定开花完蛋。

人虽喝得面红耳赤,有些轻飘飘的,不过反应也够快,吸气运功,扣住大汉的手腕。

在杜家花园的池塘练了整整两天,虽然不能完全达到力随心生的境界,基本也是差不多,这么一扣一吸,那彪形大汉只觉全身功力如同缺堤的洪水往外狂泄,不禁吓得魂飞魄散。

狼叔跪求收藏与票票,你们的支持是狼叔写作的动力,谢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