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老招数

作者:笑轻尘 字数:2489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8章:老招数

要挑你瑕疵,这个太容易了,简直就是有现成的公式,直接复制牛叉三哥的话便成,哈!

斐若宣斐大小姐不也是这样服服贴贴的嘛,嘿嘿,这真的要感谢极品家丁的作者啊,看来又要把另一个大美女钓上手咯。

嗯,直接出面太没刺激了,倒不如来个曲线救国,既可打击让人非常不爽的扁大公子,又可向徐三公子示好,弄得神神秘秘的,越发让水怜月好奇,哈。

之所以向徐三公子示好,那是因为扁大公子的名字让他厌恶,也说不定以后这徐三公子有什么可利用的地方。

反正又不花他一分钱,遍地撒网,总能网到一条大鱼儿,这种事儿何乐而不为?

何小羽让小翠儿弄来一张白纸,自怀中掏出自制的铅笔,匆匆写了几个字,让旺财转交给徐三公子。

徐三公子身边围了不少支持他的公子哥与家奴,要挤到他身边可不太容易,这一推挤,自然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徐三公子在音律上也有些研究,很想挑出水怜月琴技的瑕疵,好大出风头,打压死对头扁大公子,正绞尽脑汁中,看了何小羽写的纸条,眼睛一亮,抬起头,感激的对他笑了笑。

有些话不必多说,一个眼神,一个微笑,就足以表明心中的感激与佩服。

何小羽趴伏在栏杆上,报以对方和善的笑容,下巴扬了一扬,彼此心神领会,皆开心的笑了。

那陈水扁陈大公子正大喷口水,猛拍水怜月的马屁,何小羽突然出声,学着牛叉三哥的口吻懒洋洋道:“人美,琴好,琴技更好,只不过……”

下面的话倒不是故意停顿吊人胃口,而是水怜月转身仰头,那令人呼吸屏止的绝世容颜与异常柔媚勾魂的眸子让何小羽张大了嘴巴。

乖乖不得了,绝对是极品中的极品,这等美女,如果不千方百计弄上手,这穿越就白穿了,死也不瞑目啊!

咕的一声,他吃力的咽下一口口水,迎着水大美人儿柔媚异常的勾魂眸子,淡然道:“在下前些日子听过斐大小姐弹凑的曲子,似乎……”

下面的话不用说也让人明白,斐大小姐的琴技似乎要比水怜月高明一些。

“放屁!你小子简直是胡说八道!”

扁大公子第一个暴跳起来,他在拼命猛拍水怜月的马屁,而何小羽却说她的琴技还不完美,这岂不是跟他过不去?

“敢说水姑娘的琴技差,是不是不想活了?”

何小羽眨眨眼,微笑着不再吱声。

下边的徐三公子会意点头,轻咳一声,淡然道:“水姑娘的琴技固然出神入化,但是过于注重技巧,反而无法将自已的情感融入其中,须知人为琴之主,弹奏之人若无真情实感,便空有靡靡之音,却难润人肺腑。”

他这话是硬着头皮照搬纸条上的字所说,刚才水怜月的弹凑,天簌般的曲声已令他迷醉无法自拔。

抿心自问,水姑娘的琴技已经出神入画,这番话说出来,完全违心,只不过水姑娘的那一句委陪,正常的大男人哪个不怦然心动?更何况是打击死对头扁大公子的事儿,哪怕是一只大公鸡,也要说成是老母鸡!

水怜月怔了怔,低声反复念着那句人为琴之主,整个大厅一片寂静,谁也不想惊扰美人的沉思,仿佛惊扰了便是罪过。

水怜月突然对着徐三公子盈盈一福,“怜月他日有成,全拜公子所赐,请受怜月一拜。”

徐三公子老脸胀红,感激的瞟了何小羽一眼,连忙回礼,“不敢不敢……”

美人这一拜,那今日的委陪……

想着就让人心头呯呯狂跳不已啊,反正有多暧昧就有多暧昧,羡慕死所有在场的男人。

看到死对头扁大公子老脸胀成猪肝色,那心情不知道有多舒爽,就象没有美人委陪,把死对头气成这副样子也值了。

水怜月转身抬头,对着倚在栏杆上的何小羽盈盈一福,嫣然一笑,“这位公子还有何独特见解,请不吝赐教。”

何小羽微微一笑,极洒脱的耸肩摊手,表示没话说了。

水怜月呆了一呆,俏面露出古怪神情。

依在何小羽身边的小翠儿却被他极潇洒的动手吸引,眸子里尽是痴迷的神色。

乘着水怜月还在发呆的当儿,何小羽对着杜二公子一摆头,后者一时没反应过来,直到何小羽踩了他一脚,这才掏出几锭银子,塞入粉头的胸襟里,与何小羽扬长离去。

目送何小羽的背影消失,水怜月勾人魂魄的俏目闪现一抹彩芒。

这个看着好象有点流里流气的公子哥有点意思。

勾人魂魄的媚眼儿瞟了徐三公子一眼,她扭动纤腰,一声未吭的进了内间。

临去一眼,让人遐想连篇。

委陪?委身相陪?这里边的暧昧,令人心头呯呯狂跳呐……

老鸨笑嘻嘻的挤过来,“恭喜徐三公子。”

她面上那道贺的表情,经常厮混青楼的熟客一眼就明白。

徐三公子赏了她两锭金元宝,瞟了扁大公子一眼,昂首挺胸,大踏步进入内间。

所有人都羡慕死了,大叹徐三公子艳福不浅,能获美人青眯。

老脸胀得猪肝色的扁大公子哼一声,悻悻离去。

水姑娘的香闺布置得极有情调,徐三公子端坐软垫上,倾听水怜月为他独自弹凑的天簌曲音。

一曲凑毕,徐三公子还沉醉在天簌一般的曲乐之中,耳中听到一声柔媚异常的低唤声,本能的抬头看去。

水怜月俏面泛着荡人心魄的柔媚笑容,勾人魂魄的妙目闪烁着妖异光芒,一下子把他的目光死死吸住。

“徐三公子。”

水怜月柔媚荡人的声音飘突不定,似天上传来,又似从地里传出。

“是。”

徐三公子的表情变得呆板木纳,好似中邪了一般。

“那些话当真是你自已说的?”

“不是。”

徐三公子机械的回答,水怜月问一句,他回答一句,象得乖孩子一般有问必答。

得了答案,水怜月丹红唇角逸出一抹淡淡的笑容,柔声说到,“你困了,好好歇息罢。”

“嗯,我好困。”

徐三公子就这么的一头倒在地上呼呼沉睡,睡梦中似乎做了一个极香艳刺激的绮梦……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