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陈水扁?

作者:笑轻尘 字数:2428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7章:陈水扁?

进来的两拨人都是有钱有势的公子哥,衣着光鲜,气势凌人,前头有身材高大强壮的家奴开路,把围观的人挤推开来,硬生生挤出一条通道,让他们的主子挤到面前。

被挤推开的公子哥待要发作,看到施施然走进来的几个公子哥,立刻堆起笑容,乖乖的让过一旁。

靠,这两拨衣着光鲜的公子哥可真是象大螃蟹,横行无忌呐。

不过,看那架势,似乎是天生的死对头。

从左则进来的公子哥狂笑道:“徐三公子,今日又想与本大公子争彩头么?”

站立在对面的徐三公子微微一笑,“陈大公子,不是钱多就能够赢得美人青眯的!”

这徐三公子长得一表人材,风度翩翩,面上从容的笑容予人极好的印象。

反观那陈大公子,人虽长得也英俊,不过那嚣张霸道的气焰,让人无形之中生出不爽的感觉。

杜远鹏低声说到,“徐敬明徐三公子,他老子是礼部尚书大人。”

礼部尚书?

这官职在大中华古朝代可是大官儿,难怪徐三公子有狂的本钱。

这么一打岔,何小羽满腔欲念消退不少,惹得小翠儿满脸幽怨。

童子鸡,这对青楼卖笑的姐儿们来说,可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大好事儿,据说能给自已带来好运,完事之后,还得封个小红包给可爱的小弟弟呐。

如今碰上一个千年难得一遇的童子鸡,她岂肯就这么放过,贴在何小羽怀里扭动着。

“陈水扁陈大公子的老子是户部尚书……”

“卟……”

何小羽刚入口的酒水全喷出来了,把个春情荡漾的小翠儿喷了个满头满脸。

我靠,不会是海对面小岛上那个欠扁的阿扁吧?

光听这欠扁的名字就让人非常的不爽!

“公子……”

小翠儿欲哭无泪,手忙脚乱的用丝巾擦拭面上的酒水,经此一闹,欲望全消了。

“啊……对不起……”

何小羽忙用衣袖替她擦拭。

唉……

小翠儿幽幽叹息一声,她也知何小羽不是有意为之,而且还对她这个一个沦落风尘的下贱女人道歉,心中惊喜异常的同时也充满了失望。

这么一闹,这千年难得一遇的童子鸡,只怕是吃不着了……

何小羽一副心不在蔫的表情,两大公子口中的美人是谁?这么有魅力?连这些远在皇都的花花公子哥们都跑来苍悟?

极品大美女,一定要见识见识,嘿嘿。

心中却隐隐升起另一种感觉,似乎这苍悟城要热闹开了。

美人还没有出场,这陈水扁陈大公子与徐三公子已经嘴上斗得不可开交,就差没动手而已。

所谓君子动口不动手,这些世家公子哥都是极要面子,一般情况下自然不会亲自动手干架,真要闹翻了,那也是指挥手下的家奴一拥而上而已。

陈大公子狂笑道:“我就不信,天下还有不爱银子的人?”

徐三公子微微一笑,不再出声,只不过眼中充满了不屑神情。

陈大公子仍在夸夸其谈,跟在他身边的人都大拍马屁,恶心得令人鸡皮直起。

风韵尤存的老鸨拍手道:“诸位大爷静一静,水姑娘这就出来为大家献技。”

美人要出来了?

何小羽听得精神一振,把个小翠儿看得心里头酸溜溜的很不是滋味。

整个留仙居里一片寂静,只有男人们急促的喘息声。

环佩叮咚,一紫衫丽人迎风摆柳出来,男人们看得眼眼都直了。

虽然只看到她的背影,何小羽已拼命的狂咽口水。

那曲线身段,该凸的凸,该凹的凹,绝对引人犯罪的魔鬼身材。

只看背影,就已经迷死人不偿命了。

上帝你老母的,如此极品,不千方百计弄上手,就对不住这一次穿越了!

铮的一声琴响,打断了何小羽的胡思乱想。

水姑娘已端坐案前凝神抚琴,铮铮琴声吸引了所有人的心神。

何小羽虽然不大听懂,却也从曲音里听出她弹凑的是颇让人伤感的曲子。

曲音凄婉,低回处如龙潜深海,悲沉郁结,悠扬处如泣如诉,若断若续,了无止境。

虽然听多了现代荡气回肠的交响乐爵士乐等等多种曲乐,何小羽却仍是不知不觉的被这凄婉的曲乐声迷惑住了……

迷迷糊糊中,他正与宣姐姐在密林中幽会,浓情蜜意之际,突而山洪爆发,汹涌澎湃的山洪把他的宣姐姐冲得消失不见,他死死的抱着一株大树,悲痛呼喊……

不对……

何小羽浑身一震,倏然清醒,看到大厅内所有人都神情凄迷,有的还泪流满面,全沉浸在悲痛迷醉之中无法自拔。

邪门,太邪门了,这曲乐声里似乎含有一种让人痴迷无法自拔的魔力,非常邪门。

何小羽用力摇头,以驱散脑中的浑屯,恢复灵台清明。

水姑娘双手按弦,琴声倏消。

大厅内所有人仍然沉迷在幻境中没有清醒。

铮的一声琴响,众人浑身一震,全都清醒过来,大半人都发觉胸襟被泪水浸湿,不禁面庞一红,发觉别人也都如此,这才释然。

能让人如此痴迷,沉浸在幻境之中似乎无法自拔,如此曲音琴技,完全已达化臻境界,众人无不惊叹水姑娘神乎其神的琴技,拍手鼓掌,那陈大公子更是大拍马屁,恶心肉麻得令人鸡皮直起。

“请诸位公子替怜月挑出曲中瑕疵,怜月感激不尽,定委陪能挑出瑕疵的公子。”

水姑娘柔媚异常的声音响起,听得何小羽心中不禁一荡。

上帝你老母的,只听这声音,便让人骨头都酥麻了,正脸该是怎样的绝世容貌啊?

“只曲只应天上人,人间哪有几回闻?”

陈水扁陈大公子又大拍马屁,“水姑娘的琴艺已经出神入画,天下无人可比。”

众人纷纷应和。

何小羽心中一动,这场面,岂不是跟家丁里的牛叉三哥挑秦仙儿琴技瑕疵的情节一模一样嘛?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