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杜大小姐发飚

作者:笑轻尘 字数:2685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1章:杜大小姐发飚

阿保捂着肩膀,“羽哥,你手上有针?扎得我好痛……”

“狗屎!”

何小羽摊开右掌让他们看,心中倏然一动。

上一回有个家丁兄弟也被他拍一下肩膀,也如针扎一般叫痛,他当时以为是想找借口钻进他的房间偷看秘密,现在阿保也这反应,这就不是巧合了。

老子有特异功能?

他突然伸掌,在另一个家丁兄弟的手臂上轻轻拍了一下,那兄弟却没有呼痛,只是对他的突然举动茫然不解。

怎么回事?

兄弟们都傻傻的看着他,那眼神……羽哥,你没事吧?

“阿保,是哪痛?”

阿保指着肩井,“羽哥,这,真的很痛,针扎一般。”

他面上的表情,一点也不象开玩笑。

阿保本来就是个老实人,心眼直,从不会撒慌骗人。

何小羽在他肩井上轻轻按了一下,阿保“啊”的痛叫一声。

“我明白了,哈哈哈!”

何小羽高兴得手舞足蹈,状若疯子,把众人看得全傻眼了。

不是自已突然具有什么特异功能,而是无意之中误打误撞,修练了无名神功的原因。

针扎一般的刺痛不是身体的任何部位都有效,而是特殊部位才有效。

肯定不止肩井这地方有效!

他想拿阿保当人体试验,这老小子给扎怕了,死活不肯,直到何小羽开出一大坛陈醇女儿红才咬牙答应。

把阿保剥得差不多成光猪,下身只着大短裤衩,何小羽从头到手,轻轻抚摸阿保强健的躯体,弄得阿保痒痒的直扭动身体。

他面上那欣喜若狂的神情,让一众兄弟看得眼珠子都瞪出来了……羽哥不会是喜欢这调调儿吧?

靠,把老子当成是搞玻璃玩背背了?

何小羽咬牙切齿面露狰狞,狠狠瞪了他们一眼。

把阿保从头到脚着着实实的“爱抚”了一遍,找出了不少会扎痛的地方。

两边肩井、颈脖、屁股上方的脊椎部位、正胸口部位、两大块胸肌下方、肚脐眼部位、手腕、手肘、脚腕、膝盖腿弯等关节部位,连手掌心脚掌心都绝对有效。

何小羽乐得嘴巴半天都合不拢,会痛的有效部位,全都牢牢记在心里头。

以后打架,就专抓这些地方,嘿嘿。

连带阿保在内的五个家丁兄弟,都被他着着实实的拿来试验了一遍,条件是五大坛陈酿女儿红,不过这是以后才兑现。

一大坛陈酿女儿红可是要足足五十两银子,仅剩的那点银子都不够买一坛,而且他还要留着应急之用。

帐,先记下了,反正每天晚餐都配有一小壶水酒,先让阿保他们解馋了。

杜白衣不知七龙帮已被人干掉,见他们不再来搔扰,便撤了对何小羽与阿保的守夜处罚。

不用守夜了,指派完兄弟们分工干活,何小羽不是忙着配制他的黑火药,就是呼呼大睡。

这些天来,一天二十四小时,至少有十七八个小时是睡懒觉,只是睡多少都睡不够,刚睡醒吃饱了仍是一副通霄熬夜的困倦样。

何小羽知道是修练无名神功的原因,也就顺其自然,能睡就睡,睡虫之名已在杜府下人中悄悄流传开了。

知道此事的杜大小姐心中却是另一番滋味,她怒气冲冲的一脚把房门踹开,双手叉腰,柳眉倒竖,恶狠狠的瞪着从床上受惊跳起来的何小羽。

女人发起飚来,让人怕怕。

何小羽两手捂着大帐蓬,吃惊道:“大……大小姐……”

男人睡觉,正常情况下都不怎么穿衣服的。

俏面飞红的杜大小姐啐了一口,连珠炮般发问,“何小羽,你是不是心里不服?是不是对本小姐有意见?是不是对我杜家有成见?”

何小羽还迷迷糊糊的反应不过来,张大嘴巴看着发飚中的杜大小姐。

大帐蓬收起来了,人也醒了,他苦着脸拼命抱拳作揖,结结巴巴道:“呃,大小姐,你……你误会了……”

“误会?那你为什么整天偷懒睡觉?这不是变相抵触是什么?”

爆汗,越想越复杂……

“我……我……只是感觉困倦而已……”

何小羽打着哈欠,一副真的很困很想睡觉的神态。

杜大小姐哼了一声,看到房间里摆放一大堆坛坛罐罐,火炉、干柴木炭等乱七八糟的东东,把整个房间弄得象个垃圾堆一般,空气中还弥满一般难闻的怪味道,更是柳眉大皱,“你想干什么?”

何小羽干咳一声,“我……我只是在试验一些东东……”

“什么东东?”

杜大小姐瞪着他,秀目隐现好奇神色。

看到一个宽口瓷瓶里盛了不少黑色的粉状物,好奇抓了一把。

“小心!”

站在床上的何小羽惊叫起来。

他刚才刚提纯了一些硝晶,然后爬上床睡大觉,其中一个火炉里的炭火还没有完全熄灭。

杜大小姐正站在火炉旁边,手上抓的黑火药有一丁点从指缝里漏出,碰着还没完全熄灭的炭火,蓬的冒起一团火光。

突如其来的火光与怪响声吓得她尖叫一声,手里头那把黑火药撒出,更引得火光轰的爆闪,猛然燃烧起来。

何小羽在惊叫小心的同时,人早已从床上扑出,把杜大小姐扑倒,两人在地上翻滚。

好在火药不多,没把房内的纱帐等易燃物引燃,不过房中弥满呛人的滚滚浓烟,还有刺鼻的怪味儿。

“啪!”

滚滚浓烟中传来剧烈的咳嗽声,还有手掌着肉的脆响声。

何小羽捂着面颊跳起来,手忙脚乱的打开房门窗门,让滚滚硝烟散发出去。

杜大小姐狼狈万分从地上爬起,以袖子遮掩口鼻,一脚踹在何小羽的屁股上,逃命一般跑出去。

何管事的房间突然冒出滚滚浓烟,正在旁边空地上练拳脚的几个家丁兄弟以为失火了,全慌了神,一个个急忙找盆桶打水救火,却看到杜大小姐狼狈不堪的从房里跑出来,都傻了眼。

何小羽才从房里钻出来,迎头一盆清水哗的淋下,当场淋了个落汤鸡。

“啊……羽哥……对不住……对不住……”

失手的家丁连忙道歉。

“靠,你瞎了眼了?”

何小羽哭笑不得,一脚飞出,把人踹倒。

“羽哥,你没事吧?”

阿保等人围过来,看到房子并未起火,全松了口气。

“没事,好啦好啦,都回去吧。”

何小羽挥手赶人,右手掌举到鼻子下猛嗅。

刚才情急扑倒了杜大小姐,本以为手掌上会沾有杜大小姐醉人的体香,哪知嗅到的却是呛人的硝烟味。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