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首页>玄幻>元尊

第1章:重塑经脉

作者:南宫无牙 字数:2958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章:重塑经脉

浩瀚宇宙,星图变换,奥秘层出不穷,自古以来,世间就有无数身具大智慧之人,穷其毕生修习成仙之道,希望能够参悟天地间永恒的奥秘,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拥有无所不能的无上神力,与天地同寿,永生不灭。

昆仑山又名姑余山,连绵百里,山峦起伏,云海飞腾,相传为仙界王母下凡的休憩之所。昆仑山峰峦起伏,林深古幽,景色秀丽,每逢春夏之交,满山碧树吐翠,鲜花争奇斗艳,使昆嵛山更具风韵,游人如织。却也不乏求仙问道之人。一则是关于王母的传说,二则是因为修真名门“洞天福地”正在昆仑上。

九九重阳,正是洞天福地十年一度的择徒之期,为期十天,无数青年才俊汇聚于此,其中不乏豪门富户子弟,怒马香车,好不威风。王母居坐落于昆仑脚下,豪华不凡,前来行人多居于此。

“小二,上茶!”一红衣少年刚刚坐定,身后随从已然忙不迭大声吆喝。

“来了,来了。”一年约十四五岁的少年满面带笑跑上楼来。少年生得唇红齿白,眉清目秀,一身小二装扮,也难掩他灵秀之气。

“他妈的,小兔崽子,这半天才来,耽误我家少爷喝茶,你担当得起吗?作死不成?”说着,一脚朝小二踹去。

可怜的店小二,年少力弱,又不曾习得武艺,如何禁得恶徒一击,顿时扑到在地,额头撞在桌角之上,鲜血横流,好不凄惨。然而这少年却甚硬气,立时站立起来,并不示弱,一手捂住额头,一边对恶汉怒目而视。

“小兔崽子,还敢瞪眼,看大爷不把你眼珠子挖下来。”说着趋步上前,就要动手。

此时,店老板已跑到跟前,陪笑道:“大爷息怒,大爷息怒,小二不懂礼数,亏得大爷教训,何必与他一般见识?莫扫了大爷兴致。”又回头喝道:“阿麟,还不滚开!晚上仔细你的皮!”

一直冷眼旁观的红衣少年道:“算了,快些上餐吧,莫误了本少爷上山。”

恶汉便点头谄笑道:“是。“又对老板喝道:“楞着干嘛,还不快些准备饭菜!”

老板陪笑道:“马上就来。”便转身将那名换阿麟的小二带下楼去。

那老板道:“今日怎么这么不小心?竟惹翻了客人?还不快去包扎,晚上小心你的狗腿。”

阿麟只得用手捂住额头,自回柴房包扎。阿麟全名南宫麟,自小便为孤儿,被老板收养,从十二岁便已作小二跑堂,平素里如何不知巧言令色,逢迎客人,只是今日恶客实想抖露威风,累他横遭欺凌。

南宫麟自小坚韧克勤,胸有大志,在做活之余,便缠着账房先生教其读数习字。恰巧长房先生本是一名老儒,学富五车,才高八斗,只是不得入仕,落魄至此为生,见阿麟聪明好学,也乐得授他一身所学。南宫麟十三岁上,诗词文章已无一无不俱佳,早已不甘寄人篱下。老板虽自小将南宫麟使作劳力,不甚疼爱,但也并不暴虐,故而南宫麟尚能忍受,平淡生活至今,未曾动过离去的念头。

今日经受恶汉欺凌,反被老板叱责,心中忿忿不平。想到今日乃洞天福地十年择徒之期,竟决心来个不告而别,前去一试。遂趁夜深人静之时偷偷翻墙上山。

南宫麟真也大胆,昆仑山险峻异常,时有猛兽出没,即使白昼,一般人也不敢孤身上山。何况他并不知晓洞天福地的具体位置,只知道是在最高的金顶峰上。所幸是晚月明星稀,恍如白昼。南宫麟毕竟是个孩子,只求尽快到达,哪里知晓山峦险恶,不多时,依然到达断魂崖上。此崖名曰断魂,实有来历。此崖方圆仅有一丈,却时有飓风,人兽难当,其后又是万丈深渊,深不见底,终年云雾缭绕,尽是剧毒瘴气。即使有成的修真者,轻易也不敢前来。

南宫麟对此一无所知,上得崖来,坐在地上喘气,不觉竟然昏昏睡去。睡梦中忽觉一股大力袭来,似乎身体又快速向下跌落,猛然惊醒,直觉耳边呼呼风响,睁眼一看,不由亡魂皆冒,大呼救命。只是这荒山野岭,哪里有人,即使真的有人,又如何救得了他?南宫麟自忖必死,心中悲痛,昏死过去。

待到南宫麟醒来之时,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玉床之上,床头坐着一位年约双十容貌绝美的女子,正自看着他微笑。南宫麟忙一骨碌爬起来,怔怔看着女子,好一会才想明白,料想自己必定是被此女所救。忙感谢道:“多谢姐姐相救之恩。”又四处张望一阵问道:“姐姐,这是何地?”

那女子道:“此乃汝跌落之谷底。”

“谷底,这里竟是谷底!姐姐怎会在此,莫非是神仙么?”

那女子微笑道:“吾乃女娲,于此待汝十五年了。”

“女娲?等我?”南宫麟一脸迷惑。

女娲道:“今日之遇,乃是预定之数。汝可拜吾为师,当授汝无上之混沌神诀与吾之神器混沌神鼎。”

“混沌神诀?”南宫麟喃喃道,更觉得不解,正欲开口询问,女娲笑道:“诸多之事,汝日后自知,吾今日意欲为汝重塑经脉。汝须切记,今日之事万万不可泄露,不可辜负吾之所望。”不等南宫麟说话,便已盘膝安坐玉床之上,神色肃穆。

女娲手捻兰花,身上陡然散发圣洁耀眼的光芒,额头兰花印记射出一道金光,一尊血红小鼎自女娲额头印记中缓缓飞出。女娲快速打出神诀,道道金光射入小鼎,小鼎迅速膨胀,发出七彩耀眼霞光,飘浮于半空之中。女娲用手一指侧立旁边,已经被惊得目瞪口呆的南宫麟,金光一闪,嗖得一声吸入鼎内。

南宫麟觉得自己好像进入了浩瀚星空,身体飘浮于半空之中,无法动弹分毫,四周漆黑一片,远处尽是闪闪发光的星体。女娲掐动混沌神诀,鼎内突现两股缥缈鸿蒙之气,由南宫麟的鼻孔钻入,沿着全身经脉运行。

南宫麟感到浑身经脉不停得一涨一缩,如同被强力撕裂一般,最后竟似片片碎裂,疼痛难忍,想要高声大叫,只是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混沌神鼎也随着南宫麟经脉的涨缩忽大忽小,七彩霞光闪烁不停。鸿蒙之气沿着南宫麟全身经脉缓缓绕行九九八十一个循环,最后汇聚于丹田之处,融合在一起,又迅速游遍全身,消失不见。

女娲不断打出神诀,神力耗费巨大,此时已经面色煞白,身躯摇摇欲坠,竟似难以支撑。突然一把绿色小剑由胸口飞出,悬于女娲头顶,射出绿色光芒,罩定其全身。女娲身躯慢慢稳定,脸色也有所缓和,快速打出一道道神诀。

片刻之后,神鼎终于稳定,霞光消失不见。女娲重重舒了口气,打出最后一道神诀,将南宫麟带出鼎外。此时的南宫麟犹自昏睡未醒,赤裸裸躺在地上,肌肤柔嫩无比,犹如刚出生的婴儿一般,皎洁如玉。越发显得鼻若悬胆,唇若涂朱,俊美绝伦。

女娲微笑望着躺在地上的南宫麟,轻轻颔首,突又叹息一声道:“十五年之期至,汝之命运自今而异。但愿汝知真相后莫要怪吾。灭世?治世?唉……”

随之脸色转为肃穆,手捻兰花,额头印记竟然化为一道红光,射入南宫麟的额头,兰花印记竟自出现在南宫麟的额头之上。此时的女娲面现痛苦之色,卧倒床上,额头印记已然消失不见。而身体也渐渐变得透明,最后竟片片碎裂,随风化去,无留痕迹。悬浮半空的神鼎也自缩小,飞入南宫麟的额头之中。

良久,南宫麟苏醒过来,翻身而起。若有若无的影响记忆在脑中回荡,呆立半晌,喃喃道:“娘娘,麟儿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想到从小到大,只有女娲娘娘对自己最好,而且这么快却又为了自己而去,不由得心中悲痛,伏在玉床之上失声痛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