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首页>玄幻>元尊

第15章:合籍双修

作者:南宫无牙 字数:2294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5章:合籍双修

寒碧宫秋容芷房内,寒床纱帐,石桌玉凳,哪似女子闺房?

天麟秋容芷隔席以坐,自经鬼匠把话挑破,便有了几分尴尬,尤其秋容芷,虽是一派之主,毕竟女孩心性,面嫩如纸,竟不敢主动与天麟搭话,若遇天麟问话,也自不胜娇羞,颇不自然。

天麟见秋容芷自顾含羞低头不语,心想如此下去如何是好,不若把话说明,也免得彼此不自在,便起身走到秋容芷面前坐下,握起她的玉手,道:“小弟蒙容姐多番关爱,心中颇为感激。修真之人虽讲究修身养性,抛却七情,但合籍双修也非异事,若容姐不弃,你我今后便同行同止,合籍双修,做一对神仙夫妻罢。”

秋容芷柔荑被握,已然娇羞不胜,又闻听此言,饶她千年修为,也不免心中犹如鹿撞,玉面绯红,抬头轻看天麟一眼,旋又垂首轻声道:“全凭麟弟作主罢。”若说秋容芷心志,自是坚定无比,幼时起便被师父带上寒碧宫,潜心修炼,千余年未曾存过男欢女爱的心思,怎奈天麟人品资质太过出色,一见之下竟然心生爱慕,短短几日,竟觉得情根深种,难以自拔。

而天麟虽然修为绝高,但修炼日短,磨砺毕竟有限,少年心性,难以自制,见秋容芷欲说还羞,玉面带红,不由得心中一动,双手一带,将秋容芷拦入怀中。软玉温香,顿时绮念横生,一股热气自小腹向全身蔓延,一股阳刚之势勃然而起,顿觉血脉贲张,再难自抑。一把抱起秋容芷,跌落玉床之上,双手铁箍一般,紧紧将她抱住,翻身压在身下,狂吻如雨点般落下,双手也自在她全身抚摸不住。

秋容芷被他抱住,已然全身酥软,滚落床上,感觉他滚烫火热的身体和下体的坚硬,顿觉天旋地转,呼吸急促,四肢无力,下意识双手去推,天麟此时正自欲火如荼,修为又高,她哪里能推得开?又被他点点热吻,热气喷在脸上,更是耳根如烧,虽有千年修为,亦不免心中酥痒,意乱情迷。顿时衣衫滑落,酮体如玉,娇啼婉转,落红点点,说不尽柔情蜜意,风流气象。

天麟见秋容芷双目紧闭,睫毛轻颤,手抚洁白酮体,回味激情,忍不住翻身又起。秋容芷虽觉疼痛,但也不忍拒绝,唯有紧蹙峨嵋,婉转相应,痛极之时,催动寒碧心诀相抗。天麟正自得趣,只觉一股柔和真气自下体缓缓传来,暖洋洋甚为舒畅,忍不住动作稍停,趴在秋容芷娇躯上仔细体味。他动作一停,秋容芷顿觉疼痛稍缓,便撤去真气,娇喘不已。天麟内视体内,只见一股黑色气流缓缓前行,知是从秋容芷体内而来的黑水之气,无巧不巧,竟循木脉而上。顿觉木脉真气激荡,自动产生一股青色气流循脉而动,随着黑色气流的不断流入、不断减弱,青木之气竟然越发茁壮,天麟连忙运起青木诀,带动青木之气循木脉奔腾流动,最后化为雄厚真元注入丹田元婴之内。

天麟初始大奇,怎奈他绝世资质,思索片刻,便有所悟。所谓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也即混沌生阴阳,阴阳生五行,五行而生万物。五行之中有阴阳,阴阳之中寓五行。世间万物乃由五行原素构成,人也并不例外,阳胜则为男(九阳一阴),阴盛则为女(九阴一阳)。五行相生相克,黑水而生青木,故而容姐黑水真气催生自己的青木之气,此乃五行相生。又孤阴不生,孤阳不长,阴阳相涨,可窥天道。自身为阳,容姐为阴,阴阳相合,练功岂不事半功倍?

想到此处,不由大为兴奋,忙对秋容芷道:“容姐,我想到一个好主意,我们试试。”

秋容芷以为他又想出了什么花样,皱眉道:“麟弟,改天再试可好?今日甚为疼痛。”

天麟歉然道:“今日姐姐受苦了。”低头亲她一下,又道:“刚刚你运功相抗,让我无意中体悟到双修之法,对你我修炼必会有所助益,你按我说的做罢,不会痛了。”

秋容芷大奇,据她所知,修真之人合籍双修其实也只是徒有夫妻之名,并无夫妻之时,所谓发乎情止乎礼。今日若非天麟相强,她是断不会做此夫妻之事,本以为修为必然受损,听他说会有助修炼,甚觉不可思议。

但她既爱天麟,自也不多说,便按照天麟所说,催动寒碧心诀,黑水之气源源不绝注入天麟木脉之内。天麟也自催动青木心诀,青木之气循环流动,在黑水真气的激荡之下,竟如滔滔江河一般奔流不息,加之两人真气阴阳相合,互相催生,田麟只觉得强大真元如火如荼,一股股直向丹田涌去,便又催动元婴,加紧吸收,不多时,元婴突然光华大盛,向外膨胀。秋容芷放出的神识自然看到了天麟体内的变化,知他要进入合体中期,便也猛力催动真元,源源不绝的黑水真气渡入他的体内。

不多时,田麟周身光华逐渐消失,已顺利突破合体初期,元婴也自涨大不少,光华更加晶莹剔透,天麟知道自己的元婴已经有所突破,不由心中大喜,为自己得发现雀跃不已,当然也知道秋容芷真元损失不小,便催动金元心诀,一股白色真气自下体渡入秋容芷体内,引导进入她水脉之内,阴阳相合又五行金生水,让秋容芷也获益匪浅,修为大大提高。两人心中欢欣不已,忍不住郎情妾意,刻意温存,也不细说。

天麟与秋容芷已成夫妻,便也不再隐瞒女娲之事,少不得嘱咐她不可泄露。秋容芷听闻之后自然惊骇异常,心中似喜似忧。喜得是自己福缘深厚,得遇檀郎,日后成就不可限量,忧得是如此人物,恐不是自己一人可以占有,不知如何是好。

天麟哪里知道她想得这些,见她神情,关心问道:“姐姐可有什么心事?”

秋容芷也非小气之人,知一切均有机缘,不是人力可以勉强,不若顺其自然,便也慢慢释然,见他询问,便笑道:“哪有什么心事,替麟弟高兴罢了,只是麟弟以后切不可辜负姐姐。”

天麟将她娇躯揽入怀中,打趣道:“你现在整个人都是我的了,这样美丽的娘子,我怎舍得冷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