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纸终究包不住火(二)

作者:七瓷 字数:3650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9章:纸终究包不住火(二)

雨不停,却不能一直躲雨。苏淼将披风还给杨蓉,“奶妈,这雨看来暂时是不会停了,我还得赶回去呢。”

“你真的没事?”杨蓉担心地看着她,“你脸色很不好?可是你娘和妹妹又欺负你了?”

苏淼摇头,“我没事的,奶妈不用担心。你也快回去吧,这里离我家没多少距离了,我自己回去便好。”

“那好吧。”杨蓉也没多说,将伞塞到苏淼手中,“记得照顾好自己。”

苏淼没有再拒绝杨蓉的好意,然后撑着伞走进雨中。

苏淼一路上走得很慢,鞋已经全被泥水浸湿。等她到家已经黄昏了,令她吃惊的是,爹娘已经在饭桌上等她了。

“你怎么才回来啊?”赵今花瞪了她一眼,“看你狼狈样,赶紧去换身衣服来吃饭了。”

“这是?”苏淼不解地看着赵今花。

赵今花没好气地说道:“难得今日文媛下厨,你倒是偷懒了一回。”

“好了别说了,没看淼儿浑身都湿了嘛。”苏哲低声喝止,他看向苏淼,“你赶紧去换身衣服吧,别着凉了。”

苏淼点头,“我这就去。”回到房间,她很快换好衣服来到饭桌前,刚落座,苏文媛便夹了一块猪肝到苏淼碗里。

“看你脸色不好,应该补补血才是,多吃点。”苏文媛笑着,眼睛滴溜转。

苏淼微微蹙眉,看着碗里尚有血丝的猪肝,“我不吃这种东西。”

赵今花一听,脸立马就沉了下来,“文媛辛苦做的,准备了足足两个时辰。她的一片好意,你就这么辜负?”

苏淼淡淡地扫过桌上的菜,鱼腥草,鲢鱼,猪肝,就三个菜,每样菜都很腥,苏文媛的用力再明显不过了。

“我今天一点胃口都没有,文媛做了那么久,爹娘多吃点吧,我先回房了。”苏淼作势起身。

“你给我坐下!”赵今花啪地放下筷子,脸上的戾气尽显,“你这是什么态度?”

“好好跟孩子说。”苏哲拉着苏淼坐下,“淼儿,多少你也吃一点吧,毕竟文媛是为了你好。”

苏文媛挑衅地看着她,“怎么,你这是在怕我下毒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苏淼并不想破坏家人之间的感情。

“那我吃给你看。”苏文媛说着,每个菜夹了点放入嘴里,不停地咀嚼,然后咽下,“我都敢吃,你为什么不敢吃?还是说你怕……”

“我吃!”苏淼打断苏文媛的话,坐下将碗里的猪肝塞入嘴里,强忍住胃里的翻腾,艰难地咽下,“可以了吗?我现在可以回房了吗?”

苏文媛似乎并没有达到目的,她嘴一撇,“娘,你看我手上被油溅了,好疼……”

赵今花心疼地拉过她的手,放在嘴边吹了吹,“哎呀,可别留疤啊,女孩子的手如果留下疤可怎么办啊?”

苏文媛楚楚欲哭,“可是姐姐都不吃我做的菜,肯定是文媛做得不好了……”

赵今花不满看向苏淼,“今日不把桌上的菜吃完,谁也不准回房!”

苏哲无奈地叹了口气,他对苏淼说道:“淼儿,你多少再吃点吧,你看你娘……”

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苏淼身上,放在膝上的手在微微颤抖,为什么要这么逼她。

“娘……”苏文媛委屈地靠向赵今花,赵今花哪儿舍得她的宝贝女儿伤心啊。她端起桌上的菜碟,一股脑往苏淼的碗里倒,“都吃掉!”

看着小山状的碗,苏淼一脸彩色,光闻着味道都想吐了,她哪里能吃得下。苏淼垂着头,痛苦地往嘴里送着菜。味同嚼蜡般吞下,胃一阵痉挛,喉咙更是发紧。

苏文媛一脸期待地盯着她,“怎么样?好吃吗?”

苏淼苦笑,没有说话,硬着头皮继续往嘴里送着菜,今日不吃完,怕是后面的日子会更难过吧。直到把碗里的都吃下去,苏淼起身,“我吃好了,你们慢用。”然后在苏文媛不甘心地眼神中离开饭桌。

苏淼挺直身子,走得很慢,胃里在不停地翻滚,她强忍着不张嘴,等到确认出了他们的视野,她跑回房间,趴在痰盂边不停地往外吐东西。中午本就没吃,现在胃里空空的,不过倒是舒服了不少。

她抚上小腹,脑中想着千万不能伤着孩子!她跌坐地上,咬着衣袖哭起来。

苏文媛脸色有些铁青,她咬牙说道:“不可能的!”

赵今花不解,“文媛,你说什么不可能啊?你看苏淼都吃了你做的饭菜了,你应该高兴了吧。”

“高兴什么啊!”苏文媛吼道。

赵今花吓了一跳,“你这孩子,你这是怎么了?”

苏文媛蹭地站起来,径直跑开了。

赵今花皱眉,“夫君,文媛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不开心了啊?”

苏哲摇头,“还不都是你宠的!你没事多照顾点淼儿,你没见她刚才那脸色,那么苍白,我都让你请个下人了,何苦累了孩子。”

赵今花一听便不干了,“你是说我欺负她了是吧?请人不用银子?文媛买衣服,读私塾,交朋友,哪样不用银子?”

“是我没用。”苏哲垂下头,放下手中的筷子起身离开了。

独自留下的赵今花暗自咒骂着:“我到底怎么欺负她了?我对她够仁至义尽了……”

夜幕降临,苏淼房内一片漆黑,冰冷如夜。她蜷缩在墙角,黑夜吞噬着她娇小的身影。

“邦邦邦……”打更的声音传来,苏淼打了个激灵,缓缓起身。她站在窗前,雨后的空气中满是泥土的芳香,一切都那么静。

御书房内,天帝看着手中的奏折,生气地扔到地上,“混账,说什么太子无德无能,要废太子?”

吴存连忙上前将奏折拾起,放到天帝面前,“陛下息怒。”

“你让朕怎么息怒!”天帝手指点了点桌面,“你说说这些大臣,整日没事就盯着太子,铭儿怎么了?那件事还没查清楚,他们倒是忙着将太子拉下台,怎么,就那么想二皇子当太子?”

“陛下,大臣们也是关心朝政,毕竟东宫之位关乎着江山社稷。”吴存轻声说道,“陛下大可不必与他们计较,事情清楚了,他们便没话说了。”

“朕关心的是太子!”天帝稍微平静下来,“太子也算努力,文韬武略,深得朕心。只是出了这个事情,即使以后真相大白了,朕怕与太子间生了嫌隙啊。”

“太子孝顺,自然不会怪陛下。”吴存说道。

天帝一声叹息,站起身负手来到窗前,“吴存啊,你也是看着铭儿长大的,朕怎么觉得越来越看不懂他了呢?”

吴存轻声来到天帝身后,为天帝披上外衣,“太子长大了,肯定会有很多心思。陛下不用介怀的。”

天帝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窗外。

吴存看了看时候,说道:“陛下,时候不早了,今晚您还是去莲妃娘娘宫里吗?”

天帝思量半晌,“罢了,今日朕就宿在寝宫,哪儿也不想去。”

“是,奴才这就派人去通知莲妃娘娘不用等着陛下了。”吴存躬身,跟着天帝出了御书房。

“紫七,我当初是怎么交代你的?”唐铭皱着眉看着面无表情的紫七。

“属下确实把那姑娘平安送回去了。”紫七淡淡地说道。

“那人呢?你告诉我,现在人去哪儿了?”唐铭气不打一处来,“还有,你这几日都去哪儿了?”

“腿长在别人身上,我哪能管得住她?”紫七面色平静,“属下有点私事处理,主子不是没有任务么?”

“那还怪我咯?”唐铭指着自己的鼻子,“紫七,你是不是很不服啊?”

“属下不敢。”

“有你不敢的事?”唐铭手中的茶杯犹豫了好几次,最后还是砸在地上,“给你三天时间,把那姑娘给我找到,否则,你自己离开吧。”

“主子。”青五有点吃惊,“你怎么可以跟紫七这么说呢,他该伤心了。”青五拉过紫七,“你也别多心,如果需要我们帮忙尽管开口,主子也就是嘴上那么一说。”

“如果我说我把那姑娘杀了呢。”紫七突然抬眸看着唐铭说道。

唐铭凤眸一凛,“你再说一遍?”

“我说我把那姑娘杀……”紫七话还未说完,唐铭从椅子上掠起,插着紫七的脖子,将他抵在墙上。

“你似乎忘了,我是你的主子!”唐铭双眸冰冷,手不断锁紧。

紫七没有挣扎,他嘴角微微一扬,“所以……杀了……我……吧……”

“主子,不要冲动。”青五大惊,连忙上前握住唐铭的手,“紫七,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任何有损主子的……障碍……我都不会……手下留情……”紫七一字一句地吐出,“主子,你居然……心软了……”

“我怎么样轮不到你来管!”唐铭皱眉,“说,你真的杀了她?”

“是……”紫七缓缓闭上眼睛,如果让主子忘掉那人,主子是不是就不用顾虑了呢。想到这里,他脸上多了分释然。

“紫七!”青五急得跳脚,“主子,你别听紫七胡说,他……”

“青五,你让开!”唐铭低吼道,反手将紫七撂在地上,背过身去,带着些疲惫,“你走吧,从此以后,你不再是我的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