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纸终究包不住火(一)

作者:七瓷 字数:3623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8章:纸终究包不住火(一)

“陛下,臣有事启奏。”太子侍卿高然走出队列,直直跪下,“臣请罪。”

“高爱卿何罪之有啊?”天帝明眸扫过跪在地上的高然问道。

高然伏在地上,“臣有罪,没有好好辅佐太子。没能阻止太子的荒唐作风。请陛下降罪。”

“哦?”天帝拢了拢龙袍,“高爱卿倒是说说,太子怎么荒唐了?”

“回陛下,整个京城已经传遍,太子不顾皇家礼义,私自出猎场,强抢民女,差点闹出人命……这都是臣的失职……”高然整个胸膛已经贴在地上,声音却不减半分。

“照高爱卿的说法,确实是太子的不对。只是高爱卿能够跟朕说说,太子是怎么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的?如果朕没记错,太子回来可是受伤了。”天帝有点不悦,“那分明是箭伤!”

高然身子一抖,“这……可是太子做出品行有损之事确实事实!”

天帝冷冷一笑,把玩着拇指上的玉扳指,“如果真有此事,将那女子接入宫便是。”

“陛下。”高然大惊,“这关乎太子的品德与人心呐。”

“陛下。”丞相周奎林走出来,“陛下,臣看来此事毕竟空穴来风。太子回来受伤不假,可是强抢民女之说太过妄断了。太子尚在养病中,高大人何时也开始听信坊间传言了?”

高然心中暗惊,周相鲜少会为太子说话,今日这又是为何?

“周卿说的是,朕自是相信太子的。只是你们一干人等,太子遇害,却没有一人能够及时寻到,你们说朕养你们何用?”天帝微怒,“既然坊间有传,那大理寺的便负责查清吧,务必将事情来龙去脉查清楚。对于以讹传讹的人,必须严惩!”

“陛下英明。”

退朝后,高然跟上张显生,“张大人,刚才你怎么不帮我说话呢?”

张显生看了看周围,“小声点,出去再说。”

除了宫门,张显生的马车等在门口,高然上了马车,接着孙立仁也上了马车。

“走吧。”

“张大人,今日之事?”高然沉不住气率先问道。

“慌什么慌。”张显生低斥道,“陛下摆明了在袒护太子。”

孙立仁笑了笑,“不过事实就是事实,我倒要看看等大理寺查出来了,陛下又要如何袒护太子。”

张显生点点头,“皇后那边怎么说?”

“皇后已经向陛下提了让二皇子参政的事,我们再让几位大人上书,定不会有问题的。太子这边,我会派人盯着的,会尽快将证据摆在大理寺的面前的。”

高然释然地一笑,“难怪你们这般镇定,原来是早有安排。哈哈。”

“主子,你是没看到今日早朝上,那个高然巴不得陛下马上将你废了。”青五幸灾乐祸地笑着,“不过呢,陛下让大理寺查,你就不怕真查出什么来?”

唐铭细细地品着茶,“让他们茶吧。紫七呢,怎么一直不见他人影?”

青五耸耸肩,“谁知道他又在生什么气。”

唐铭的眸底一沉,“你去好好查查,那晚的姑娘是谁,可不能让她落入别人的手中。”

“主子,这可不像你啊。”青五砸吧道,“你何时在意过别人的生死了?”

“青雀阁的妈妈昨日又托人来说了……”唐铭淡然道。

“又来,主子,你就只会威胁我。”青五撇嘴,他看了看唐铭的腿,“主子,这都快月余了,你这腿伤怎么还不见好啊?”

“这个不是你应该关心的问题。”唐铭伸直腿,很悠闲地喝着茶,“你顺便去转告红一,让她盯紧高然,想拉我下台,还要看他够不够格!”

青五忍不住打了个激灵,“主子,有没有人说过,你这般算计人的时候最俊了?”

“你想试试?”

“不想,我走了。”青五连忙闪人。

永丰村,乡里正在开会,赵今花打扮地花枝招展地坐在人群中,至于乡长在说什么她根本没有听进去。

“大家记得看好自己家的姑娘,今日还是少出来抛头露面的好。还有,一经发现有有辱贞洁的事,一律浸猪笼!”乡长一本正经地说道。

“记住了……”

周围开始喧闹起来,有人起身将赵今花挤到了一边,她没好气地瞪了那人一眼,“都是些什么人嘛。”

她将手上的金钗扶正,往家里赶。

“苏淼,来,我买了条鲫鱼,你给文媛炖了。”赵今花有点嫌恶地将手中的鱼扔过去。

苏淼正刷着锅,连忙伸手接过鱼,鱼腥味传来,她胃里一阵痉挛。见赵今花盯着自己,她点点头,“我这就去。”说罢提着鱼去院子里处理。

“这还差不多。”赵今花满意地点头然后扭着腰回房了。

苏淼屏住呼吸,尽量远离那鱼。恰好苏文媛从外间回来,见她这般忍不住停下脚,“你就这般不情愿?”

“我只是……”苏淼觉得胃里有东西在翻滚,喉咙发紧。

“哼。”苏文媛冷哼,正准备离开,却见苏淼扔下手中的鱼,趴在水池边不停地呕吐。

苏文媛皱眉,苏淼吐得这么厉害,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吃坏了东西,要么就是……苏文媛冷冷一笑,还是被我抓住了吧,苏文媛的眼神变得晦暗不明起来。

苏淼吐得胆汁都快出来了,她不是没有听刘婶说过,一个可怕的念头涌上心头。她脑袋昏沉沉的,她擦了擦嘴,察觉到苏文媛的视线,她说道:“今早吃坏了东西……”

“今早我们吃的东西都一样呢。”苏文媛说道,“我要不去给你找个大夫回来看看?”

苏淼摇头,“不用了,一会便好。你刚从外面回来,累了吧,赶紧回放歇会吧,晚饭一会便好。”

“我还是跟娘说一声吧,你这般会影响我们的。”苏文媛皱着眉说道,“你不舒服,家里的事情又该没人做了。”

苏淼苦涩地抿嘴,“怎么会呢,也就肚子不舒服,不是什么病……”

“可是这肚子万一大起来可怎么办啊?”苏文媛故作吃惊的表情,“肚子可是藏不住的。”

“你在说什么啊?肚子怎么会大呢,又不是有了身孕……”苏淼垂着头,不敢去看苏文媛。

“你就嘴硬吧,我们走着瞧。”苏文媛冷笑,不过步子倒轻快起来,仿佛之前所受的气都迎来了补偿。

苏淼叹了口气,真是世事无常,这突来的孩子应该怎么办?

她丛丛处理了,熬了汤,然后找了个借口出了门。她悄悄来到医馆,“大夫,怎么样?是吃坏了肚子吗?”她在暗自祈祷,千万要是吃坏了肚子!

“恭喜姑娘,你有了身孕,看脉象应该有月余了。”老先生捋这胡须说道。

“什么?”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此刻她六神无主,应该怎么处理这个突来的小生命?

“大夫,你能不能给我开福落胎药,这孩子……不能生下来……”苏淼请求道。

老先生一愣,“姑娘,这生命已经存在,你确定要流掉。”

苏淼伸手抚上小腹,“他是个不被祝福的生命……”

“姑娘,老夫劝你,不要放弃这个生命,他既然来了,便是上天送你的礼物。”老先生劝道,“而且落胎很伤母体,姑娘身子这么弱,我怕你挨不住。”

苏淼好想哭,她能感觉到身体里那个生命,要留下吗?可是,又该怎么面对接下来的一切?可是放弃……苏淼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拿主意了。

“佛语有约,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何必还是自己的孩子呢,姑娘三思啊。”老先生苦口婆娑地劝着,他看得出来,苏淼还是舍不得这个孩子的。

如果她放弃这个孩子,自己是不是成了杀人凶手了?苏淼看着自己的双手,突然起身跑了出去。

留下老先生暗自叹息,“姑娘,那孩子可是未来的天子啊,你可千万别糊涂啊。”

“怎么走路的?没长眼啊?”苏淼失魂地在街上奏折,天空不知何时下起了细雨。忙着躲雨的人们不停从苏淼身边擦过,又有人嫌苏淼挡路,粗口骂道。

苏淼很茫然地站在路口,前面几条路,自己又该去往何处?街上人越老越少,雨也越来越大,烟雨朦胧中,苏淼的身影格外孱弱。

“小姐。”头顶忽然出现一把油纸伞,苏淼转身看过去,看着眼前慈祥的面孔,眼泪不争气涌了出来。

“奶妈……”

“小姐不哭,奶妈看着心里也难受。”此人正是周子丰的奶妈杨蓉。她拿出手巾为苏淼擦了擦脸上的雨水,然后拉着她的手村子里走去。

泥泞的道路有了水洼,苏淼任由杨蓉牵着。杨蓉带着她在一凉亭歇下,她脱下身上的披风为苏淼披上,“你怎么这般不爱惜自己,少爷见了也会心疼的。”

苏淼眼泪更厉害了,“奶妈,我对不起子丰哥哥……”

“说什么呢。”杨蓉将她揽进怀里,“少爷临走前千叮咛万嘱咐,让我照顾好你。有什么事你尽管跟奶妈说。”

“奶妈……我……”苏淼泣不成声,她要怎么开口告诉面前这位和蔼可亲,关心自己的奶妈,她现在已是不洁之身,肚子里还有了孩子?她又要怎么开口寻求她的帮助?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