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冥冥中早有注定

作者:七瓷 字数:3674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5章:冥冥中早有注定

“文媛,你怎么来这么晚?”孙秀香有点不开心地看着赶来的苏文媛。

苏文媛喘着气,连忙讨好地说道:“孙小姐,不好意思,还不是因为我们家那位,早不病,晚不病,今早都不起床,你看我的衣衫,我都只能这样出门了。”

苏文媛脸上也很不快,那个苏淼这几日开始闹病。昨天她就警告过苏淼,今日要参加孙小姐的及笄礼,结果早上起来,最喜欢的流纹青衫全是褶皱,她翻箱倒柜地才找出了这么一件相对平整的衣衫。

“哎呀,我不是给你说过么,今天很多名门公子会来府上,你这般,怎么能入得了他们的眼啊。”孙秀香看着苏文媛的衣衫,眼中全是失望,“你怎么不提前准备好啊。”

苏文媛也是有苦说不出口啊,昨日她听闻附近山上有青年才俊举办吟诗会,她早早出了门。爬了大半天的山,狼狈不堪地到达山顶的时候,他们都已经离开,等她灰尘仆仆赶回家,正想向苏淼撒气时,却被母亲拉到房里,训了半天,接过她就把衣衫的事给忘了。

这往日里,苏淼都是卯时起床干活的,每日她要穿戴的,苏淼都会给她准备好的,谁知道她居然病倒了!她肯定是故意的!自己有这样的机会接触贵公子,眼看着就能麻雀变凤凰了,她苏淼肯定是嫉妒了!肯定是!

“是我的疏忽。”苏文媛上前亲昵揽住孙秀香的手,“孙小姐,你看我们体型差不多呢,你看你能不能借一套衣衫给我啊。”

孙秀香忍不住白了她一眼,“今日可是我的及笄礼,你这样倒是会给我丢人。行了,我让绿冬给你那一套衣衫去。”

“谢谢孙小姐。”苏文媛吐了吐舌,“你最好了。”

绿冬带着苏文媛去孙秀香的房间换衣服。虽然她与孙秀香交好,这却是她第一次进孙秀香的房间。

孙秀香是商贾孙老爷的宝贝孙女,她的房间自然很考究。入目的家具全是上好红木,带着淡淡的香味。

绿冬打开衣柜,看着里面聆郎满目的衣衫,苏文媛忍不住咂舌,“哇,都好漂亮。”

绿冬似乎早就料到了苏文媛的反应,她指了指衣柜,“这些都是小姐不要了的,你随便挑吧。奴婢在门外候着,有需要你叫奴婢便是。”说完关上房门离开了。

苏文媛有一瞬的愣神,不要了的么?她伸手一一拂过那些衣衫,好多都还是新的。说实话,她很嫉妒,她明明比孙秀香漂亮,不就因为出生么?等她嫁入富贵人家,她便不会再羡慕孙秀香了,也不会捡别人不穿的衣服!

苏文媛特意挑了件桃红色的柳杉,整理好她打开房门走出去,“有劳绿冬了,我好了。”

绿冬看了苏文媛一眼,眼色有点奇怪。

“怎么了?”苏文媛好奇地问道。

“小姐今日也穿了件桃红的锦。”绿冬好意提醒道。

“啊?”苏文媛一惊,“哎呀,我都没注意到,那怎么办,时候已经不早了呢,孙小姐应该不会怪我吧。”

绿冬没再说话,只是在前面带路。苏文媛挺直腰,盈盈而走。是的,她是故意的,她就要别人看看,她苏文媛比孙秀香好看。

苏文媛到的时候,孙秀香正被一群夫人小姐围着,说笑着。因为孙秀香喜欢,孙老爷特意在孙府为孙小姐建了个水榭,这里环水,种满各色奇花异草,犹如世外桃源般。

“孙小姐终于及笄了,我看孙老爷该急了,这上门提亲的怕是都要挤破门槛了吧。”这种聚会怎么少的了爱凑热闹的国舅夫人王德茹呢,她拉着孙秀香的手很亲昵地说着。

“我爷爷才舍不得呢。”孙秀香害羞地低下头,“张夫人你就别拿我说笑了。”

一行人跟着笑起来。苏文媛走过去,很有礼貌地打招呼,“各位夫人,小姐,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众人看过去,脸上的笑僵在嘴边。王德茹打量着苏文媛,“这位是?”

不等孙秀香介绍,苏文媛福身行礼,“我是孙小姐的好姐妹苏文媛。”

“哦。”王德茹冷嗤一声,转头看向孙秀香,“孙小姐,宾客们应该都到了,我们去前厅吧。”说完便拉着孙秀香离开。

众夫人小姐纷纷跟着离开,剩苏文媛窘迫地呆在原地。这留也不是,跟上去也不是,她何时被这般无视过!

“孙小姐,刚才那人是谁啊?好生无礼,不懂事的!”王德茹低声问道。

孙秀香笑了笑,“就平日里有过几次来往罢了。”

“看她那模样也上不了台面。走,我为你引荐丞相夫人,她为人很好的。”王德茹将苏文媛抛在脑后,拉着孙秀香来到一锦衣夫人前。

“周夫人。”王德茹率先开了口,“许久未见,今日可好?”

周相夫人仝晓檀正与女儿嘱咐着什么,闻声抬起头,嫣然一笑,“张夫人好。”

“这可是周小姐?哎呀,都长这么大了,真是水灵。”王德茹笑道。

“是啊,这一晃啊,我们都老了。”仝晓檀轻叹一声,她看向王德茹身边的孙秀香,“这是孙小姐吧,及笄礼快乐哈!这是我给你准备的礼物。”

“谢谢周夫人。”孙秀香笑着接过,“你们都是客,都别站着,进去坐吧,我爷爷应该快回来了。”

孙秀香心里明白,这些人都是贵客,怠慢不得。

“娘,我想四处走走。”周一倩拉着仝晓檀的手说道。

仝晓檀有点为难,“孙小姐,不好意思,一倩怕生,我带她四处走走,一会进席。”

“好的,夫人请自便。”孙秀香很得体地笑着说道。

仝晓檀牵着周一倩的手,往后院走去,“一倩啊,你不小了,总是这样依赖娘不行的呢。”

周一倩进入花园后,便松了送,开始追着蝴蝶去了。仝晓檀无奈地摇头,坐在凉亭内看着满园跑的周一倩。

“夫人,打扰了,请问这水榭怎么走?”身后传来怯怯的声音。

仝晓檀转过头,见到那人有点吃惊,怎么看着好熟悉?

苏淼见仝晓檀不回话,又问道:“夫人,请问水榭怎么走?”

仝晓檀缓过神,她微微一笑,“你是哪位夫人的丫头吧。”

苏淼一愣,随即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也是,自己这一身,恐怕脸贵夫人的丫鬟都比自己穿得好吧。

“夫人,您弄错了。我妹妹来参加孙小姐的及笄礼,我是来给她送衣服的。”苏淼还不忘将手中的衣衫微微抬起。

“喔。”仝晓檀点头,“你沿着这长廊过去,便是水榭了。”

苏淼顺着仝晓檀指的方向看过去,然后笑着道谢:“谢谢夫人。”

“等一下。”仝晓檀叫住她,“你可是生病了?我看你脸色不太好。”

“谢夫人关心,我没事的。”苏淼向仝晓檀福身施礼,往水榭走去。

看着苏淼略显单薄的背影,仝晓檀叹了口气,转头看向嬉戏的周一倩,凤某种多了份忧伤。

苏淼其实是强撑着出门的,如果不是娘亲一直在自己门口吵着嚷着,说自己耽误了苏文媛的终生大事,又浪费了爹爹这近一个月的辛苦钱,她才不会来这种地方。

虽然这里隔前厅还是有一段距离,还是能够听到前厅传来的声音。她苦涩地摇头,孙小姐及笄能够办得这么隆重,想她及笄时,除了周子丰……想到这里,苏淼停下脚,她怎么还在痴心妄想。

“你怎么来了?”苏淼愣神时,苏文媛已经走到她面前,眼神冰冷地看着苏淼。

苏淼将手中的衣服递过去,“娘让我过来给你送衣服。”

苏文媛瞥了眼苏淼手上整齐的衣服,她冷哼,“苏淼,我说你是不是故意的?早上你不给我熨衣服想,现在倒是好心给我送过来了!你说,你是不是在装病?你就是嫉妒我有孙小姐这样的朋友,能够来参加这样的宴会!”

“随你怎么说吧。”苏淼只觉得头痛欲裂,她没那精力跟苏文媛争论。“衣服我送到了,我先走了。”

“走什么走!”苏文媛抓住苏淼的手,用力将她拽回来,“你今天不给我说清楚,别想走!”

苏淼脚下本不稳,被她这样一拽,直接跌坐在地上。她吃痛地到了口气,“我衣服已经给你送过来了,你还想怎么样?这里是孙府,请你注意点自己的行为。”

苏文媛本来就一肚子气,刚好来了个受气包,她怎么会放过,“怎么,你还教训起我来了?”

苏淼真的没那精神去应付她,她扶着柱子站起来,脸色更加苍白,“今日是孙小姐的及笄礼,你好歹给孙小姐个面子。有什么我们回家说行么?”

“不!你今天必须给我说清楚了!”苏文媛看着苏淼逆来顺受的模样更加来气,明明是家里的长女,却受着丫鬟般的待遇,她越是这般软弱,她越想欺负!

“那你到底要我说什么!”苏淼不耐烦起来,浑身的酸痛尚未缓解,又开始发热,她此刻浑身不舒服,连说句话都觉得吃力。

苏文媛眼睛撇过一旁的水池,她冷冷一笑,“你不是没精神么,我帮你醒醒脑可好?”说完,双手按住苏淼的肩膀,将她推入水中。

“咚……”苏淼身子后仰,直接跌入水中,冰凉的池水不断灌入身体。她突然觉得很释然,如果就这样能够离开这冰冷的世上,来世,是不是还可以与子丰哥哥相守?她张开双臂,放弃挣扎,让自己慢慢沉入水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