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流言见风起

作者:七瓷 字数:3519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4章:流言见风起

十月中,皇家浩浩荡荡的队伍开始往皇城赶。莲妃坐与天帝同坐于龙撵,她依偎在天帝怀中,“陛下,皇后姐姐该生气了?”

“爱妃怎么会这么说?”天帝很疼爱地刮了刮她的鼻头。

莲妃娇羞地一笑,“这龙撵本该皇后姐姐与你同坐才是,臣妾毕竟妃位不及姐姐……难免会让人诟病,说臣妾恃宠而骄。”

“爱妃最是体贴。皇后自有她的凤撵,宽敞奢华,不会有任何不适。倒是爱妃你,你看你的那辆马车,窄小就不说了,连个软榻都没有,爱妃身子弱,怎么能坐?说起来,还是皇后安排不当。”天帝微怒,“朕都还没怪她呢。”

“陛下。”莲妃伸出手捂住天帝的嘴,“陛下可千万别怪罪姐姐,臣妾本不喜这种身外之物,如果陛下要怪罪,臣妾又要落人口舌了。”莲妃低下头做委屈状。

“好了好了,朕不说便是。”天帝甚是满足,莲妃进宫起,便不争不抢,安守本分,时刻为他着想,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呢。

轻纱流苏,芳香悠然,缓缓向着皇城。

“可都安排好了?”张灵微微掀开车帘,低声问着车外随侍的宫女。

“回娘娘,孙大人说一切都在计划中,几日后,街头巷尾便会传出消息,不日定会有大臣上书的。还请娘娘放心。”宫女眼睛看着前方,腹语道。

“很好。”张灵满意地点点头,“你告诉孙大人,明日让他将孙小姐带进宫吧,太后好像缺个贴身丫头。”

“是,奴婢替大人先谢过娘娘。”宫女行礼,不着痕迹地放慢脚步,很快脱离队伍,隐身于草木间。

队伍行了近两个时辰方到了宫门。有宫侍前来禀到,“陛下,太后说不放心太子,已经在大庆殿等候多时了。

“怎么不派人早点来报?太后身体不爽,怎么可以久等?”天帝不快,连忙下撵,“你们着人小心伺候着天子,朕先去大庆殿。”说罢,跃上马背,往宫内驶去。

莲妃看着天帝离去的背影,这个男人让她怎么不爱。少年时跟着先帝驰骋沙场,有男儿气概,却又不是人性,就看他对太后的态度便知道。

“莲妃妹妹可要下撵走着进宫?今日天气晴朗,正适合散步呢。”张灵不知道何时走到龙撵前,她笑着说道。

孟桂莲在丫鬟地搀扶下下了龙撵,她微微福身,“见过皇后姐姐。虽然妹妹我也很想走走,可是太后正等着见太子呢,臣妾作为母妃,哪有不陪同的理。”

“倒是本宫没有妹妹想得周到。母后身子不爽,本宫也理应去看望,就随妹妹一同前往吧。”张灵看着宫墙说道,“煜儿也好几日未见母后了,来啊,让二皇子下车,同本宫一起去看望太后。”

她怎么能让太后独宠太子?她要时时刻刻提醒着太后,她还有唐煜这么个优秀孝顺的孙儿。

孟桂莲但笑不语,她跟在张灵身后,缓缓步入皇宫。看着厚重的宫门,她有一瞬的恍如隔世,二十年前,她也是这般,与一干妙龄少女,缓缓穿过宫门,走进这深宫后院,开始宫闱生活。

“皇儿,铭儿怎么会受伤?伤地重吗?”太后见天帝进来,连忙起身问道。

天帝上前扶着太后在软榻上坐下,他安抚着太后说道:“铭儿也是不小心跌下马伤了腿,太医说并无大碍,母后不用担心。”

“哎呀,伤了腿?那铭儿不是很痛?”太后一脸担忧,“赶紧宣太医,再给铭儿看看,这要是落下什么病根,铭儿以后可咋办啊。”

“母后。”天帝拍了拍太后的手,“铭儿身为男儿,哪有那么脆弱嘛。男子汉大丈夫留点疤无事的。”

太后瞪了天帝一眼,“你到底有没有把铭儿当你皇儿啊。”说罢作势打天帝。

天帝受着太后的拳头,“母后,想儿臣年少时也曾随先帝出征,身上的伤疤数不胜数,这是一个天子必经的。铭儿将来可是要承继皇位的,经历些也是应该的。将来要面对的风雨会更加猛烈的。母后你就是太惯着铭儿了。”天子有些无奈地说道。

太后虽然觉得天帝说得有道理,“可是,铭儿从小便没了母妃……”

“母后,这话可别被莲妃听到了,她该伤心了。”天帝话刚落,张灵与孟桂莲便走了进来。

“陛下与母后这是在说什么啊?这是怕谁伤心啊?”张灵轻笑道,“母后,您身子不爽,怎么起来了?这下人们都是怎么伺候的!”

“是哀家担心铭儿。”太后见到浓妆的张灵,心生一丝厌恶,“罢了,等铭儿身体好转了哀家再去看他吧。清儿,扶哀家进去。”

张灵微微一怔,她拉过唐煜,“还不赶紧给皇奶奶请安。”

“罢了。煜儿路上也累了,都下去休息吧。”太后疲惫地摇头,然后由清儿搀扶着往寝殿走去。

孟桂莲尚未说一句,只是向天帝福身行礼,“既是如此,陛下,我便带铭儿回宫休息了,明日再来向母后请安。”

天帝点头,“爱妃先下去休息吧。”

“父皇,儿臣也先退下了。”唐煜面上还有稚气,他躬身行礼。

张灵似乎很满意唐煜这般懂礼,她笑着对天帝说道:“陛下,您看煜儿多懂事。煜儿也不小了,他都能为陛下分忧了。”

天帝打量着唐煜,半晌他点头。张灵面上一喜,“太子平日里协助陛下处理政事也着实辛苦,煜儿从从小跟着父亲大人学习,陛下,您看煜儿是不是也能够上朝堂了呢?”

天帝没有说话,只是将手拢如袖中。张灵就当他默认了,连忙拉着唐煜跪下,“煜儿呀,日后你可要好好跟着父皇学习,为父皇分忧,知道了吗?”

唐煜很乖巧地点头,“母后,儿臣记住了。”

见天帝面露倦色,张灵很识趣地带着唐煜退下。天帝斜靠在龙榻上,闭着眼睛,缓缓开口道:“吴存,你觉得皇后这是什么意思?”

吴存精神一抖,连忙躬身,“回避下,皇后这是在用国舅爷压您呢。”

“哼。”天帝冷哼,“不就仗着救过朕一次,受了伤。朕已经礼对她们一家了。”

“陛下,皇后可能是急了。”吴存回道。

天帝摇头,“如果不是瑶儿没了,这皇后之位哪能轮到她!吴存,太子那边你多盯着点,可千万别留下病根。”

“是,奴才省得。”

莲池内,国舅夫人拉着张灵的手在唠嗑。瞥见孟桂莲带着丫鬟走来,突然提高音量,“这京城都闹开了,皇后娘娘可知道?听说啊,太子殿下玷污了清白姑娘,还让那姑娘丢了性命,真是作孽啊。”

孟桂莲脚下踉跄了一下,身边的青禾连忙扶住她,“娘娘,没事吧?”

孟桂莲拂开青禾的手,上前,福身行礼,“臣妾见过皇后娘娘,国舅夫人。”

“妹妹也出来赏景啊。快别多礼了。”张灵面露尴尬,连忙让孟桂莲起身。

孟桂莲站起身,看了国舅夫人一眼,“刚我听闻夫人在说着什么街巷传言,臣妾但是好奇地紧啊。”

“哎呀,你瞧我,怎么把街巷的传言给带进宫了呢。呸呸呸,臣妇也就胡口一说,莲妃娘娘别在意才是啊。”国舅夫人干笑道。

“事关太子清白,夫人但说无妨。难免太子落人口舌,平白丢了民心。”孟桂莲一脸严肃地说道,“皇后姐姐也同意妹妹的想法吧。”

“即使如此,娘亲,你说便是。”张灵作势给了孟桂莲台阶。

“哎呀,民妇也是听他们说的,说是太子狩猎失踪那日,在一个村子看中了一妙龄姑娘……结果用强多了姑娘的清白,这姑娘性子烈,几欲寻死,好在家人发现及时……”国舅夫人面露难色,“民妇也是道听途说……”

“哦?不过臣妾倒是很好奇,这宫里什么女子没有?太子也有侍妾,居然会看重一乡野丫头?如果真有此事,将那丫头接入宫便是,倒是她祖上修来的福气。只是这害命一说,国舅夫人,记得祸从口出啊。还是少言的好。”孟桂莲冷言道。

张灵打着圆场,“莲妃妹妹,你看你,我母亲也是听来的,莲妃妹妹何必生气呢,毕竟是流言,谁还能有个准啊,过段时间便散了,别生气才是。”

孟桂莲点头,“倒是我为难了国舅夫人,我在这里给夫人陪个不是。夫人难得进宫,皇后娘娘想得紧,臣妾便不打扰了。”

见孟桂莲离开,张灵收起关切的表情,冷冷一笑,“父亲那边可都安排好了?”

“你就放心吧。煽风点火他还是很在手的。”

一日早朝,大臣们比往日来得早。吴存站在阶下,等候着天帝。

“听说了么,太子那事……”

“怎么没听说啊,这京城都穿遍了……”

“太子这般不注重德行,将来难当大任啊。”

“是啊,差点闹出人命啊,多么无辜的百姓啊……”

“陛下那么兴师动众地派人寻他,想不到他居然做出这般伤风败俗之事啊。”

“陛下驾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