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你们准备去哪儿

作者:七瓷 字数:3507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20章:你们准备去哪儿

“还不滚!等着我们报官是么?”苏冠男喝道,掌柜的连忙拉着小二离开。

苏淼松了口气,“你们怎么在这里?”

苏冠男看着那两人离开,扶着他母亲走过来,“姑娘没事吧?我们刚好经过,准备住一晚,就发现他们二人偷偷摸摸上了楼,我便跟我来看看。”

“谢谢苏公子。”苏淼浅浅一笑,她看向苏冠男母亲,“夫人可是身体不适?”

苏冠男轻叹一声,“我们本来准备进京的,却不想中途遇见了山匪,逃到这里来了。我娘受了点惊吓,无大碍的。”

“那赶紧扶夫人进屋休息吧。”苏淼说道,转身进屋把灯点上。

苏冠男扶着他母亲进屋,将她放到床上,盖好被子,与苏淼在桌前坐下。

“姑娘怎么也到这里了?怎么没见其他人?”苏冠男问道。

苏淼苦涩一笑,“我与他们分开了,他们还有事情要办,我呢,随遇而安。”

苏冠男一惊,“你一个姑娘家的,还大着肚子,你相公怎么放心让你一个人?”

苏淼这才想起她之前都是以刘用妻子身份自居的,她摇头,“之前是为了方便,不瞒公子,其实刘三哥不是我相公,我出京的时候恰好遇上他们,便一起同行罢了。”

“原来是这样。”苏冠男并没有觉得很奇怪,“不过你一个姑娘,还是小心的好,如果今晚我们不是恰好经过,后果不堪设想啊。”

苏淼垂眸,低声道:“是我太大意了……”

夜渐渐深了,油灯扑哧闪了下,苏冠男盯着苏淼,她的脸在烛光下显得很精致,他有一瞬的晃神。

“姑娘接下来准备去哪儿?”苏冠男问道。

“去后海吧,那里气候好,刚好可以把孩子生下来。”苏淼连忙浮现一抹将为人母的幸福。

“我们陪你过去吧。”苏冠男不知怎么的,脱口而出。

苏淼抬眸一愣,“公子不去京城了?”

“此刻进京怕也是赶不上了,还不如沉心再准备一年。”苏冠男不在然地别过头,他怕与苏淼的双眸对上。

苏淼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苏冠男倒是说起了他的事。他们本是轶郡人,母亲田桂花是寡妇,过门生下苏冠男没多久,相公便因病去世了。婆家视她为扫把星,将她赶出门,她只身一人带着苏冠男,含辛茹苦地将苏冠男抚养成人。

苏淼看向榻上熟睡的夫人,心里突然有点同情她,对于她之前的那些行为似乎也能理解了。

苏冠男笑了笑,“我娘把我养大很不容易,所以不管我娘说什么,我都会听她的。”

苏淼赞同地点头,“你确实应该好好孝顺她。”

二人又陷入沉默中,半晌,苏淼抬眸看向苏冠男,“你怎么不问问我的事?”

“你如果不想说,我问了你也不会说的。”苏冠男双眼炯炯地看着苏淼,“没个人都会有过去。”

苏淼心中一暖,“谢谢你,苏公子,能够在这里遇见你我很高兴。”

苏冠男摇头,“姑娘太客气了,你曾经帮助过我们,这份恩情,苏某会铭记在心的。”

“接下来你们准备去哪儿?”苏淼问道,她突然觉得,如果能够同行那也不错,自己也能放松点。

“既然姑娘说后海不错,那我与我娘也一起去后海的。你快要临盆了,刚好我娘是过来人,也能照顾你。”苏冠男轻笑道。

“如是这样,就太好了。”苏淼笑得像个小孩。

苏冠男愣神,“姑娘的家人……相公就放心你这样一个人出来?”

苏淼的笑僵在脸上,她别过脸,“我唯一的亲人便是肚子里的孩子。”

苏淼说得很隐晦,苏冠男也就没有再问,他懂察言观色,他可以等,等苏淼自己开口对自己说。

第二日,他们便同行离开,离开前苏淼不忘将银子付给掌柜的,他们怎么做是他们的事,自己住了他们的店理应付钱。

因为有马车,苏淼田桂花坐在车内,苏冠男赶着马车。走走停停,一路上倒是很闲适,苏淼与田桂花相处得也很融洽,田桂花私下与苏淼说了很多生产需要注意的地方。

他们又走了大概半月,因为苏冠男出门很久,身上银子所剩无几,苏淼便很慷慨揽下了一路上的开销。到了后海,正如刘用所说,这里司机如春,苏淼已经脱下棉袄,她坐在马车上,听着外面各种声音,很满足地笑了。

“夫人,我们到后海了。”苏淼有点兴奋地拉着田桂花的手。

田桂花点头,“那我们接下来作何打算啊?”

苏淼想了想,她拿出身上全部银子,“只有这么点银子了,也不知道够不够租个宅子先住下。”

苏冠男是个读书人,田桂花也就一妇人,如果想要定下来,必须先找个住的地方,然后再想生计。苏淼把自己的想法与苏冠男说了,苏冠男很丧气地说道:“这一路上全靠姑娘的相助,怎么还好意思用姑娘最后的银子去租宅子呢。”

“苏大哥,我们就是一家人,等安定下来,我们再想谋生之计。”苏淼劝到,“好了,我们先去找宅子吧。”

不得不说,苏冠男在这个时候还是很有效率的,他找到了地方的保丁,很快就打听好了可以出租的宅子,不到一个时辰,他们就顺利进到宅子中。

田桂花扶着苏淼下了马车,他们打量着这处宅子。东南方各有一间房间,正北方是一间主房,连接着大厅,厨房在进门右手边,院中还有一处天井,上方是一树落英,看上去倒是别致。

苏淼很满意,她在天井坐下,“苏大哥,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苏冠男笑道:“小意思啦,这里刚好闲置着,主人也很爽快地答应租给我们。”

田桂花四处打量着,她踏进主厅,很满足地在首位坐下。

苏冠男扶着苏淼进到大厅,在下方坐下,“刚好有三间房间,苏姑娘你就住最近的主房吧。”

田桂花面上一沉,却没有说什么。苏淼浅笑道:“田婶是长辈,理应长辈住主房才是。”

苏淼的话倒是让田桂花心情好了不少。苏冠男还想说什么,见田桂花瞪了自己一眼,他也只好闭口不再说什么了。

苏淼选了东边的房间,屋外有一株海棠,很雅静。入住第一天,苏淼亲自下厨炖了鸡,再炒了几个小菜,三人吃得很开心,这样就算定下来了。

夜里,苏淼睡得并不踏实,一来是因为新的环境,她还未适应,二来,她在担心今后的生活。以前在家,她什么都要做,却不知道怎么赚银子。眼下最重要的便是在生产前,能够攒够银子!

翌日天微亮,苏淼便起床了,打开房门,便能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她从后门出了门,正对的便是一包子铺。

“姑娘,起这么早?包子来两个?”包子铺的伙计很热情地与她打招呼,苏淼走过去,给了那人两个铜板,“大哥,这里做生意难么?”

“姑娘这是快生了吧?这做生意很辛苦的呢,早起摸黑的,你这身板怕也遭不住啊。”伙计倒是很憨厚。

苏淼笑了笑,接过包子捧在手里,往街头走去。道路两旁都挤满了吆喝的人,地上的东西琳琅满目,倒是热闹。她走在街上,看着大家精神抖擞地立于自己摊前,面上全是笑容。

仿佛是被他们所感染,苏淼在一个空位处站定。天已经很明亮了,她看着上街的人们挑选着自己所需的东西,就是旁边买胭脂的小摊,没多久就卖出了好几两银子。苏淼凛然,必须要找门活路。

苏淼回到家的时候,苏冠男已经起床,他正在天井处读书,见苏淼进门,他连忙放下书,“怎么起这么早?去哪儿了?”

“就去外面随便走走。”苏淼走得有点累了,她在石凳上坐下,苏冠男连忙为她倒了杯水。

“你说我们要做什么来赚银子呢?”苏淼问道。

苏冠男面露难色,“都怪我,自小就只知道读书,现在看来,读书也没什么用。”

苏淼一怔,“苏大哥,你说什么呢?读书以后也能为朝廷效力啊。你安心读你的书,至于生计,我会看着办的。”

“可是你大着肚子……”苏冠男皱眉,心中有些不忍,“你经不起折腾的。晚点我与娘商量下,她手中应该还有些嫁妆,实在不行就先拿去当了。”

“那怎么行?”苏淼一惊,“那可是以后你进京的盘缠,现在可不能动。”苏淼说着,不理愕然的苏冠男,跑回房间,从枕下拿出一锦盒。

苏淼迟疑了下,然后打开锦盒,展开锦布,那是一只金钗。这是苏淼及笄时,周子丰送给她的礼物,“淼儿,等我回来就迎娶你过门……”

“啪嗒。”一滴泪滑落在金钗上,“子丰哥哥……”

她还记得周子丰将金钗塞到她手中的时候,那是在一片竹林中,风吹得竹林沙沙作响,那是周子丰第一次吻她。苏淼还记得周子丰微颤的手,和他的心跳……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