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噩梦的开始

作者:七瓷 字数:3820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2章:噩梦的开始

睡梦中的苏淼忽觉得脸上有温热的气息扑来。她伸手抓了抓脸,“小黄,走开!”

小黄是栓在家门口的那只大黄狗。

气息越来越靠近,苏淼猛地睁开眼睛,却见一张放大的黑鬼面具在离自己每间不到一寸的地方。她眼珠动了动,努力回想着到底怎么回事。

“公子。”苏淼咽了咽口水,头往后缩了缩,头直接撞在坚硬的墙壁上,没想到她的这个动作却引来男子的不满。

男子一手托住苏淼的腰,将她拉近。当苏淼的身子接触到自己,男子瞬间觉得犹如一冽清泉流过。他的喉间一动,身上的燥热仿佛得到了缓解,那种感觉很舒服,苏淼却一巴掌打在他的下巴,及时唤醒了他仅存的意识。

“流氓!”等苏淼意识到男子的手在自己身上游走时,怒从心中生,“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醒醒好不好!离我远点!”苏淼的腿不停地蹬着,看向男子的眼神就像看到了恶魔一般。

“楚儿……我要……”男子呓喃着,“楚儿,铭哥哥痛……”男子手不停在苏淼身上摸索着。

这无疑激怒了苏淼!敢情你把我当做了你的小情人啊!想到这里,苏淼抬脚直直向男子的脸踢过去。男子出手比苏淼出脚还快,他一把抓住苏淼的脚踝,笑了笑,“楚儿这就已经迫不及待了?”

他这是在侮辱自己!苏淼胡乱地捶打着男子,“你个淫贼,你看清楚了,我不是你们小情人!你放开我!放开我!”

苏淼手脚并用,她瞥见男子腿上的伤,用力踢了过去。男子吃痛地跌坐在地上。

好不容易从男子手中挣脱出来,苏淼快速站起身,警惕地盯着男子,“你不要过来”

男子眼神迷离,踉跄着站起身,脸上的面具在昏暗的空间内显得异常狰狞。苏淼强忍住内心的恐惧,大声地叫着,想着叫醒眼前这个已经失了理智的男子:“你看清楚,我不是什么楚儿!你可不能做对不起你们楚儿的事……我……你别过来!”

看着男子站起身,不断向自己靠近,苏淼吓得闭上眼睛,脑中闪过周子丰温煦的笑脸,子丰哥哥,救我!

或许是因为疼痛让男子找回了理智,他瞥了苏淼一眼,见苏淼往后缩了缩,然后不屑地一笑,退回到刚才的文职,低沉地说道:“你离我远一点。我可能是中毒了……我怕会做出自己后悔的事情……你千万别靠近我……”

苏淼能听出他刻意压制的沙哑的声音,着那黑鬼面具居然起了恻隐之心,小声稳问道,“要不要我去叫人……”

“滚开!别说话!”男子低吼道。尽管想让自己保持冷静,但因为药效的作用,心火翻腾。

苏淼被他的声音吓了一跳,咬唇不敢再说话。男子太阳穴处的青筋凸显,隐隐约约在跳动,额间已经湿了一层,汗渍粘着他的鬓角散下来的头发。幽暗的眼眸里充满了血色,他只觉得浑身燥热不堪,却无从缓解。

下一刻,男子拿出匕首,黑眸阴鹜,随即手起匕首落,匕首深深地插进小腿。苏淼清晰听见匕首划破血肉的声音,大惊,“你疯了?你在做什么?”

苏淼惊恐地看着他,空气中再次充斥着血腥味。苏淼眼睛瞪得很大,眼前这个男子太危险!

今夜并不是个晴朗的夜晚,乌云慢慢遮盖了月光,整个大地都阴沉下来。

“难道你想帮我解毒?”男子嘴角一扬,笑得很邪魅。

苏淼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男子笑着的唇角很好看。她摇摇头,蜷缩着蹲在墙角,不敢看男子,怕再次对上男子的深眸。

男子冷哼一声,人后伤口就那样暴露在空气中。夜色浓,寒风吹,苏淼的皮肤起了一层细细的疙瘩。

空气中的呼吸更是沉重,却又那么急促,男子想要放纵却又极力隐忍。是的,他不能去伤害一个无辜的人。他的骄傲不允许他这样做。男子向发疯一般,拳头重重地打在墙壁上。

“咚……”苏淼被惊得直哆嗦。

待她抬眸,壮硕身材投下的阴影全然将娇小的她罩在里面。苏淼惊恐地看着他,忘了呼吸。

下一刻,唇舌已被攫住,男子一手扣着她的背脊,一手压着她的后脑,几乎把她揉碎在怀里,越抱越紧。冰凉的唇舌相交给了他最大的安慰。心底的矛盾和身体上的反应形成了鲜明对比。

苏淼受惊的有辱小动物蜷缩着,“放开我……”苏淼明白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切将要脱轨,她用力地推着身前的男子,拼命地躲闪着男子的双唇。她的声音颤抖着,眼角的泪悬而未落。

可是,冰凉的肌肤让男子早已经失了理智,唇舌火热地缠着她的,不管不顾,横冲直撞,忍受了多时的痛苦终于得到解放,此刻只想狠狠地埋身在她的身体里,缓解这一股燥热和冲动。

男子伟岸的身体倏然压下,苏淼疼得差点晕厥过去,连心脏都要停止跳动的尖锐刺穿大脑。苏淼双眼空洞地睁着,泪眼中,她看到鬼面面具在眼前不停地晃动着,粗重的喘息夹杂着滚烫地汗滴落在她光洁的额上。

“吧嗒……”梦破了……

潸然落下的眼泪顺着脸颊四散开来,低喘和炽热相互交融在一起。这是一场噩梦,男子身体的起伏并不带任何感情,简单粗暴的动作撕扯着让初经人事情的苏淼的每一根神经,痛到极致只能张开口咬在了男子厚实的肩头上,呜咽着承受。

苏淼的衣衫甚至都未离开身体,却如刚沐浴过一般,空气中渐渐弥漫开一种暧昧的腥腻味道,血腥味更重了。到底是血,还是泪,渐渐浸湿了她的衣衫。

苏淼缓缓闭上眼睛,男子仿佛得到了很大满足的低哑沉稳的闷哼声传进她耳中,重重砸在她的心上。

苏淼做了一个梦,梦里周子峰骑着白马,就像个白马王子,自己很激动地看着他朝自己走来,却在眼前走过,没有一瞬的停留。她张嘴想要呼唤,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越走越远……

“主子。”一紫衣男子跃下,跪倒在男子面前,他眼睛在见地上的血渍时,眼神犹如秋霜,“主子的伤没事吧?”

“起来吧。”男子看了眼昏睡中的苏淼,“将这位姑娘带送回去,好好安置。”

“可是主子您……”紫衣男子有点犹豫,在他看来,除了面前的人,别人的性命与她何干,“紫七,你何时开始不听命令了?”男子冷声道,“他们的人应该快到了,必须将这姑娘安全地带回去!”

紫七垂首,“属下遵命。”说完,一把将苏淼抱起,突然想到什么,“主子,可否给落子汤?”

男子扶着墙壁站起身,腿上的疼痛提醒着他昨天发生的一切。他看着紫七怀中毫无生气的苏淼,有点犹豫。

“主子,皇家血脉不能随便流落外间!”紫七提醒道,“倒不如给她个痛快。”

“紫七!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男子沉眸,话中带着不悦,“我自有分寸,孩子……不会有的。你将这姑娘带回去安置好就行!”

“是。”紫七不再说什么,抱着苏淼跃上地面,很快消失在树林中。

“主子,需要我们下来救你吗?”上方突然冒出一个头,倒挂在洞口,他调皮地冲男子笑了笑,“不过想来主子不需要吧。”

“青五,别闹了,没看主子受伤了?”一袭红衣从天而降,稳稳地落在男子身边,握住男子的肩,将他带到了地面上。

“红三,确定没人发现?”男子摘下面具,玉雕般的面容在眼光下显得有点苍白。饶是他们几个常年待在男子身边,此刻看见男子的略带苍白的脸眼中也闪过惊艳。

“回主子,他们已经在路上了,不过我让大姐他们拖他们一会。一会如果他们看见我们送的礼物,肯定会很喜欢的。”青五笑得很狐狸,“我最喜欢看戏了。”

“我们走吧。”男子此时并不想多说,对于他的手下,他十分信得过,他们从未让他失望过。

“诶,主子,你就这样回去?”清五惊咋道,“你看你此时什么模样!”

男子停下脚,转头看着青五,双眼一凛,“脱吧。”

青五悲鸣道:“苍天啊,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啊。”

他们离开约一炷香时间,便有一小队人马奔往这边。

“你们快点,将前面那个坑给我填了,一定要快。”领头的人指挥着,他坐在马上,笑得很得意,这下应该能够把自家妹子送入宫内了吧。

“大人,这里在猎场附近,万一被发现了……”有人小心翼翼地看了看那人的眼色。

“哪儿来那么多废话!本官叫你们填你们动手便是!”领头的沉下脸,“这可是娘娘的懿旨,难道你们想忤逆娘娘的旨意?”

他“大人,下面的人……”有胆小的士兵好奇看了眼下面,连忙禀道。

“本官说的话你们是没听明白是么?赶紧给我填!”

们本是普通侍卫,自然不敢违背命令。他们将带来的土一股脑往里面倒,都仰着头不再看下方。看着渐渐填满的泥土,领头那人满意地笑了笑,“这件事办好了,娘娘少不了你们的好处。走吧,迎仙楼已经为你们订好了桌,你们可以去喝酒了,今晚不醉不归!哈哈!”

“好!好!”只要有酒喝,他们便知足了。

一行人离开后没一会,便有人返回来,在新鲜的泥土上盖上了枯叶和枯草,拍拍手放心地离开了。

猎场行宫,天帝闭着眼靠在龙椅上,眉头的愁绪一直未解开。

“陛下。”皇后张灵盈盈走来,她跪在天帝脚下,伏在他的膝上,“陛下不要这么担心,太子……”

“报……”侍卫急匆匆跑进来,直直跪下,抱拳禀道:“陛下,太子已经回营了。”

“什么?”皇后张灵震惊地瞪大眼睛,“你说太子找到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