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无字大师

作者:七瓷 字数:3543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9章:无字大师

唐铭没有多留,他本想去祭奠母亲的,转而想想便放弃了。他与翠姨简单道别后,重新回到大街上。青五不知道去了哪里,他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

“大爷,赏点吃的吧。”一个小乞儿挡在唐铭的面前,将破碗伸了过来。

唐铭浅笑,随手扔了几块铜板。不想小乞儿一把抓住他的手:“谢谢大爷。”小手从碗底过了纸卷给他。

小乞儿很开心地蹦跶着离开,在包子铺买了两个包子,然后匿进人群中。

唐铭眸底微动,笑意渐起,他展开纸卷,只见上面空无一字,不由一愣,转而醒悟过来。纸卷在手中化作流沙随风飘散,他迈步走向城外。

微风瑟瑟,百草丛生。唐铭立于前延西郊,望着远处微茫的青山,看着微风吹过从草,竟有些犹豫。

“主子。”青五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你要上净尘庵吗?”

唐铭双唇紧抿,双眸直直地望着云海中的净尘庵。青五轻叹一声,突然惊呼一声,“主子,你何来的姑娘家的饰品?”

唐铭回过身,看向别在腰间的珍珠耳饰一愣,脑中浮现出那位可怜的姑娘,淡淡的惆怅掠过心间,这是他在地上拾起的,他记得那位姑娘身上唯一的饰品,只是可惜了,永远没有机会还给她了。

青五很识眼色地没有继续问下去。山中想起清修的钟鸣声,唐铭抬眸望过去,“你在这里等我吧,我一个人上去。”

唐铭沿着山路而上,脚下是狭窄的碎石道,行得半个时辰,终站在净尘庵前面。

净尘庵不大,依山而建,掩映在绿树丛林中,山谷泉水穿庵而过,潺潺流水声伴着钟鸣声,伴着袅袅香烟,安详而宁静。

唐铭拍开庵门,出来以为老尼姑,瞅了眼,不悦地冷声道:“这里是尼姑庵,不接待男客,施主请回吧。”语罢又砰地一声将门关上。

唐铭摸了摸鼻子,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他正准备再次敲门,那老尼姑突然把门打开,盯着他看了一阵,语气稍稍缓和:“你来找无字大师?”

唐铭行了一礼,“师太,在下来自京城,求见无字大师。”

老尼姑上下打量了他几眼,“京城来到的人?无字大师可从来不见外人。”

“还望师太通传。”唐铭轻声说道,“周家何如玉。”

“等着。”老尼姑再次将门关上。

不多时,老尼姑出来将唐铭引到庵后一处禅房前,脸上俱是惊讶之色,“无字大师说让你进去。”

唐铭颔首,轻轻叩上禅房门,一个清雅的声音想起,“进来吧。”

唐铭推门进去,室内光线昏暗,陈设极其素净,一光头粗衣的中年尼姑缓缓转过身,静静地注视着他。这尼姑月四十来岁,眉目清修中不掩华贵,神情平静中似乎带着些期待。

“你来了。”无字大师面上似有暗波涌动。

“无字大师别来无恙。”唐铭浅笑道。

“你娘离世后,我们这是第一次正式见面。”无字缓缓起身,她将唐铭引到偏房,亲手为他斟茶,“看你倒是成人了,如果你娘还在,她定会很欣慰的。”

唐铭抿唇不语,无字大师他也是近两年才知道她的存在。他在入主东宫那夜,收到了同样一封无字信笺。那个时候他还沉得住气,愣是过了半月才想起这封无字信笺,终是将信笺放入水中,才发现了上面的内容。

他有派人查过无字大师,对于她的过去却是一片空白,信上提到,如果某日再见无字信,便上净尘庵。

“可是在怀疑我的身份?”无字浅笑,她双手合十在佛前低颂了会,然后才在唐铭身侧坐下,“庵里茶苦,公子将就着喝吧。”

唐铭端起茶杯,浅尝了口,“我倒是觉得这茶很甘甜。”

无字微愣,随即笑道:“你娘曾经也这样说过。这里的茶很甜。”

唐铭怔怔地看着无字,听她口气,过去与母亲相熟,只是这无字究竟是什么人,与自己又是什么关系,为何要引自己来见她?

“你娘过世的时候,我记得留给你一块玉佩,可否给我看看?”无字微笑道。

唐铭想了想,从怀中取出玉佩,“大师说的可是这块玉佩?”

无字接过玉佩,黯然沉默,手指轻抚玉佩,良久抬眸看着唐铭:“你长得不太像你娘,倒是像你父亲多一些。”

“我倒是第一次听人说我像我父亲。”唐铭恭敬地说道。

无字淡淡一笑,“记得将玉佩收好,将来你肯定会用得着。”

“请恕晚辈冒昧,敢问大师叫我来所谓何事?”唐铭问道。

无字有写犹豫,“我知道你此行的目的,你娘一生无争,也希望看着你过自己的生活,放下仇恨吧。”

“没有仇哪来的恨。”唐铭泠然说道,“大师,当年母亲是因何离世的,你应该比我清楚。”

“冤冤相报何时了。放下,一切皆空。”无字合上眼,双手在胸前合十。

看着无字平静的脸,唐铭有些迟疑,他并不认为无字特意叫他过来,就只为了让他放下仇恨。

“咚……咚……”钟鸣声在山谷中回响,惊了树中的鸟儿。

苏淼走了大半天,终于赶在天黑前到了个小镇子。她找了家客栈,却因为她大着肚子引来了掌柜的打量,“一个人?”

苏淼耸肩,“不,两个人,这里还有一个。”苏淼指了指肚子。

掌柜的随手拿了个房牌,“二楼左转。”

苏淼接过房牌,撑着腰往楼上走。在楼梯拐角处,一满脸胡须的汉子排着腿下楼,见苏淼侧身让路,有点不屑地唾了一口,故意在经过苏淼时撞了她一下。苏淼连忙扶住栏杆站直身子,皱眉看向已经走下楼的汉子。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苏淼继续上楼。走了那么多路,脚很酸,她站在门口,招来店小二,“小二,麻烦帮我打桶热水吧。”

店小二一愣,将毛巾往肩上一撩,“得嘞,不过姑娘,哦,不,夫人,可能需要您自给儿下楼去提。”

苏淼顿时很上火,“你们客栈什么时候开始需要客人自己动手?我又不是没有付银子。”

店小二无辜地摊手,“没办法,店里面的规矩,小的还得去给其他客人送餐,夫人您自便。”

“站住!”苏淼叫住他,冷冷地说道:“麻烦你跟我说说,你们到底有什么规矩?你可以去给其他客人送餐,为什么就不能给我提水?更何况,你没见我肚子大着吗?”

“我说夫人啊。”店小二犯难,“您大着肚子就别外出了,万一有个什么意外,这搁谁也不愿意啊。再说,您的家人怎么放心您这么出远门啊?”

苏淼微微一愣,“我怎么着是我自己的事,你只管去把热水打来。”

苏淼抬眸,却见店小二不住地打量着自己,她不禁皱眉,“怎么了?”

“夫人,您不会是一个人跑出来的吧?”店小二问道。

苏淼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赶紧去给我打水,不然这银子我还真不付了。”

店小二的脸瞬间沉了下来,“我说夫人,您离家出走也拜托您去其他地方,我们可伺候不了你这尊大菩萨。”

苏淼深吸了口气,她扶着门,沉声道:“去把你们掌柜的叫来,他是怎么教导你们的!我怎么样跟你们有何关系?你们开店不就为了赚银子吗?怎么,你还要把我一个怀有身孕的人赶到大街上不可?”

“小的可不是那意思……”许是不知道苏淼会有这么大反应,店小二往后缩了缩。

苏淼抓着他不放,“我还告诉你了,老娘就是一个人怎么着?你把我赶出去试试?”

“行行行,我惹不起,我躲得起,我这就去给您提水。”店小二溜得很快。

苏淼算是明白了,这一路上,大家关注的视线都在自己独自上,虽然刻意作了少妇装备,可是那一张脸怎么也骗不了人。

闻声走出房间看热闹的人很多,苏淼挺了挺肚子,转身回房将门关上。

店小二很快将热水送了上来,苏淼面露不快,看着店小二将水提入房间,然后看着他离开。简单地梳洗后,苏淼躺在床上,闻着房间发霉的味道,叹了口气。

她突然有点后悔,是不是不应该这么快与刘用等人分开,毕竟这一路上她只身一人,万一有个意外……苏淼轻抚着肚子,快了……

苏淼渐渐睡了过去,朦胧中听到了门栓掉落的声音,她猛地睁开眼睛。昏暗中,她的双眸异常明亮。

“嘘,小声点,别把她吵醒了。”门外有声音传来。

苏淼迅速下了床,抓起梳妆台上的剪刀,躲在门后。她紧张地屏住呼吸,如果真的有人要伤害自己,那她不介意同归于尽!

外面突然安静下来,苏淼舔了舔嘴唇,慢慢移到门中间,轻手将门栓重新挂上。她刚准备放松,却听外面传来声音,“你们在做什么?”

苏淼猛地打开房门,见掌柜的和店小二拿着小刀站在自己门口,楼梯拐角处站着一对母子,苏淼惊道:“是你!”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