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惊马

作者:七瓷 字数:3568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8章:惊马

接下来的几日,苏淼都刻意避着刘用。她不想两人见了尴尬,齐彦看出了苏淼的顾虑,也没有多说,只是主动去照顾刘用。

老先生找来,递给苏淼一瓶药丸,“如果你感觉肚子坠痛的时候便服一粒,但是不宜过多。”

苏淼看着手中的药瓶,“大夫,谢谢,只是我与你萍水相逢,你这般照顾我,我这心里实在过意不去,我这身上也没什么好给你的……”

“难得老夫与你投缘。姑娘,母亲的心情会影响孩子。你这孩子快五月了,如果你想他能够足月生出,你最好不要再劳累了。”老先生忍不住提醒道,如果不是因为紫七很在意,他才不会这般费口舌地劝她。

“谢谢大夫,苏淼记住了。”苏淼抚上自己的小腹,她能够感觉到孩子在动,这惊奇的发现让她很满足地笑了。

苏淼回到客栈,整理了自己的衣物,以及奶妈给她准备的银子。这一路,因为跟着刘用他们,她基本没怎么动,现在看来,确实不能再给他们添麻烦了。

想到这里,她将银子重新塞回袋子中,背着包袱去向刘用道别。

“刘三哥,我是来与你道别的。”苏淼浅笑道,“你好好养身体,这里离后海不远了,我想自己走着过去,顺便看看周边的风景。”

刘用大急,“妹子,你一个人怎么可以!那日也是我冲动,你忘掉可好?”

苏淼笑着摇头,“刘三哥,我知道你对我很好。这一路我总是在拖累你们,你们有自己的事,我呢,随遇而安,我想趁生产前多走走。”

刘用看向她凸起的肚子,微微皱眉,“如果你想走,我不留你。记得我与你说过的,如果你到后海,记得去找我婶,她可以帮你的。”

“谢谢刘三哥。”苏淼知道自己伤了刘用的心,可是没办法,感情的事不能勉强和将就,她心中尚未放下周子丰,又如何能够接受别人。

苏淼与其他人一一道别,然后一个人背着行囊上路。这里离后海也就十几里路,她走走停停,反正还有五月孩子才会出来,趁这之前,她要找个以后能够谋生的事情才行。

“公子是打尖还是住店啊?”店小二睁开惺忪的睡眼见两位锦衣少年站在门口,他连忙拍了拍脸,扯出笑容上前迎接。

“小二,要两箭上房。”青衣男子开口了。

店小二见得人多了,“二位是从京城来的吧,刚好还有上房,二位请跟我来。”店小二躬着腰在前面领路。

墨衣男子冷着张脸,见店小二不住地打量,双眸沉了一分。青衣公子无奈地摇头,“小二,带路吧,这时候也不早了。”

“哦哦,二位,就是这里了。”店小二打开房门,然后笑着问道:“可需要小的为你们准备点吃食和热水?”

青衣摆手,“你下去休息吧。”

店小二很识趣地没有多说,退了下去。

青衣走近房间,推开窗户,带着河水的芳香扑面而来。

“主子,你看,一切似乎都还没变。”青五闭上眼深吸了口气。

唐铭没有说话,和衣在榻上躺下。青五顿时觉得无趣。天很快就亮了,二人并没有睡。

昨日刚下过一场细雨,风中带着丝丝凉意。两岸的杨柳枝早已经没了绿意,却在风中轻轻浅摆。

唐铭今日换上了一席青色长袍,青五惯例的青袍,他们走在荫倒上,倒是引起了路人的瞩目。唐铭望着嘈嘈的人群,想起犹在耳边的轻柔细雨,怅然若失。

青五看着唐铭稍显落寞的背影,站住了脚,他这个时候需要一个人。

唐铭在半月桥边停下脚步,望着桥对面的望月阁,雕栏画栋,斗拱飞檐,阳光穿透云层照得河面明晃晃一片,满眼生花。

唐铭静立片刻,终迈上桥,此时桥上已是人头颤动,仿佛并没有因为寒冷的天气而有所惰懈。他缓步上了望月阁,在窗前坐下,右手轻抚桌面,南风吹来,熏人欲醉。唐铭闭目片刻,轻声道:“母亲,我回来了。”

一阵惊呼声传来,马蹄声劲想,一道白影疾驰而来,马上之人左右摇晃,大声惊呼:“让开啊!”

眼见那匹惊马就要奔上半月桥,马蹄就要踏到受惊倒地的老妇人身上,突然一灰衣男子身形计闪,如一道烟,一把将老妇人抱起,闪到一旁。同时右手用力扯住马尾,大喝一声,惊马前蹄杠杆扬起,马上之人大声惊呼向后跃起,再向一旁滚落。

灰衣男子松开马尾将老妇人稳稳地落地,不忘轻声问道:“还好吗?”

老妇人惊魂未定,不住地点头,“谢谢小伙子啊……”

此时,桥上桥下围观的群众才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一阵沉默过后,爆出轰然的叫好声。

灰衣男子浅笑,行礼后转身往桥下行去。唐铭双眸生了丝兴趣,这人将来肯定是栋梁之才。

“站住!”突然一声厉喝叫住了离去的灰衣男子。他回过头,只见刚才落马之人从马车内扶出一妇人,妇人一脸怒容,瞪着自己。

“你将我儿子摔下马,还差点将我甩出马车,这笔账你要怎么算!”

灰衣男子一阵二胺,正待开口,却见那妇人跌坐在地上,哭闹起来,“我这命怎么这么苦啊……走哪儿都要受人欺负……”

灰衣男子一笑,“这位夫人,我看你是吓到了吧,如果有什么事,你让你儿子带你去医馆吧,在下尚有事在身,先行离开了。”

妇人还是不依不饶,“你伤了我的马,必须赔我!”

“哎哟,你这人怎么倒打一耙啊?”周围的群众开始为灰衣男子鸣不平。

灰衣男子苦笑,却感受到一道视线,他一眼望去,正好对上唐铭冷峻的眼神,不由心头一跳,只觉得那人气势逼人,却无恶意。灰衣男子微微颔首,当做打招呼了,随手摸了锭银子给那妇人,“这银子你们拿去修补马车吧,下次可别再官道上这样纵马了。”说完转身下了桥。

刚下桥,青五拦住了他,灰衣男子淡淡浅笑,“这位兄台,若是没有其他的事,在下可要告辞了。”轻拂灰衫,他举步往前走。

青五摸了摸鼻子,自己看起来像坏人么?怎么那人这般戒备?是在搞不明白,他上了望月阁,在唐铭对面坐下,径直倒了杯茶一口饮尽,“那人很有意思。”

唐铭持杯轻饮,嘴角轻勾,“在我看来,他的功力在你之上。”

青五皱眉,“主子,你这般不相信我?”

唐铭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青五,你别忘了山外有山。”

青五撇嘴,“那我真要去找他切磋一下才行。”

唐铭微微摇头,这让青五更加坐不住了,他站起身,“你自己赏河吧,我找他去。”

阳光照射着,慢慢放暖,唐铭看着河道两旁息壤的人群,薄唇紧抿,好久没有这般安静地坐着看看世间百态了。

独自坐了会,唐铭起身,从望月阁后门出来,转过几条小巷,隐身屋檐后。

“人呢?刚才还在的?”有人刻意压低着声音,“废物,这都能跟丢。”

“你们是在找我么?”唐铭跃身而下,他的突然出现,让跟踪他的两人一愣,纷纷往后退。

“不知道二位找我所为何事?”唐铭眉角噙着笑,“在下好像不认识二位吧。”

“废话少说!有人花钱买你的命!”其中一人恶狠狠地说道。

“哦?我这前脚刚来,就有人出钱买我的命了,就不知道我这命值多少呢。”唐铭双眸中的笑意更浓郁了,“只是啊,别怪我没提醒你们,这银子可不好赚的。”说罢反手将袖中的银针射出,正中二人的眉心。

他们来不及出声,瞪大双眼倒下。风吹着唐铭的衣袍,清逸无尘,他嫌恶地看了眼地上的尸体,闪身离开。

行得一阵,他轻轻推开巷尾一扇木门,有位妇人迎了出来,“公子。”

唐铭点头,妇人探出头望了望外面,然后关上房门,“公子怎么会这个时候过来,外面很多人盯着,万一……”

“翠姨,不用担心,我都解决了。”唐铭安抚道,他打量着这间小屋,“翠姨,你一直住在这里?”

翠姨颔首,“我知道公子会回来的,奴婢只要能守着小姐便心满意足了。”

“这么多年了,辛苦你了。”唐铭说道。

翠姨摇头,“这几日前延来了好多人,公子你可要小心点。”

“翠姨,您放心,我不会让自己有事的。”唐铭浅笑着,接过翠姨递过的茶杯,“我母亲的灵柩藏在哪儿?”

“我怕陛下来移灵柩,我就只在城北立了个衣冠冢,小姐的灵柩我移回周家陵墓了。别人怎么也不会想到的。”翠姨微怒,“当年老爷将小姐赶出周家,他怎么也想不到,我会重新将小姐送回去。”

“周……他没有为难你吧?”唐铭敛神,“翠姨,我希望你后半生能够平安地度过。”

“老爷他倒是偶尔会让我回周家,毕竟当日是他误会了小姐,如果不是姨娘使坏,小姐怎么会早陨……我还未为小姐报仇,我怎么安心离开。”

“翠姨,报仇是我的事,你别管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