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对不起,我不想辜负

作者:七瓷 字数:3464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7章:对不起,我不想辜负

王岭一案重审,一大早,县衙便围满了人。王天霸大怒,领着家丁将县衙围了起来。

“王员外,你这是做什么?”吴武见王天霸走进来,面上不悦,“这里可是公堂!”

“吴大人。”王天霸丝毫不把他放在眼里,“我只是想提醒下吴大人,我儿子被人推下楼摔死了,凶手却还没得到应有的惩罚。”

“王员外,这个案子本来就还有很多疑点……”吴武解释着,却感受到王天霸冰冷的眼神,他有点心虚地咽了咽口水,没敢继续说下去。

“吴大人好像忘了,昨天你已经断案了。”王天霸提醒道,“还是说吴大人想念以前劳作的生活了,如果是这样,我不介意做个顺水人情。”

“王员外说的什么话。”吴武现在最不想听到别人威胁他。他正了衣装,坐到案桌前,惊堂木一拍,“肃静!”

“带疑犯!”吴武说道。

刘用很快被带了上来,因为昨日用刑,又没有得到医治,此时的他看起来很虚弱,苍白无力,伤口已经和衣衫黏在一起,看起来是那么触目惊心。

“刘用,本官再次问你,你是为何与王岭发生挣扎的?你到底有没有推王岭下楼?如实说来!”吴武厉声道。

刘用身子一抖,他微微张开他干涸的嘴唇,“大人,草民是冤枉的。王岭想廉价买了了草民的货,那可是草民要运去后海的啊。草民不愿意,王岭扬言不让我们出镇,我一时气愤,便与他吵了几句,然后离开了,草民发誓,草民真的没有推他坠楼……”

“师爷,供词给刘用看看,然后让他签字画押。”吴武挥了挥手,让师爷做事。

师爷将供词写好,然后放到刘用面前,将笔递过去,“签字画押吧。”

刘用握着笔的手颤巍巍的,迟迟没有下笔。

吴武皱眉,“还磨蹭什么,赶紧签字画押。”

“大人,这上面……写的什么?草民不识字……”刘用他们本是猎户,基本不识字的。

“就如刚才你所说的。”吴武眸光闪动着,他敲了敲桌面,“赶紧画押吧,师爷。”

师爷授意,上前抓过刘用的手准备在供词上盖上手印,“等一下!”

吴武忍不住皱眉,怎么又是她!

苏淼是凌晨醒来的,小腹的疼痛减缓了不少,身体内有股暖流在流走,感觉舒服了很多。她本想回客栈的,不想老先生死活不肯,硬要她卧床休息,“如果你还想要肚子的孩子,就乖乖给我躺着!”

苏淼无奈,只能躺着干着急。齐彦给她送药进来,也没说话,看着她把药喝了便准备离开。

“齐大哥,刘三哥那边怎么样了?”苏淼叫住他。

“你安心养病吧,刘三哥那里我会盯着的。”齐彦避着苏淼的视线,有点不在然地背过身,“我现在去县衙看看刘三哥,顺便给他带点药,有消息我会通知你的。”说过便离开了。

苏淼总觉得不对劲,她听说今早会重新审案,看昨天的情势,王天霸肯定不会放过刘三哥的。历来民与官斗,结果只有一个,民输!想到这里,她忍不住皱眉,要怎么才能救刘三哥。

老先生走进来,将药炉放在几上,然后坐到榻前为苏淼把脉。当冰冷的手指搭上手腕的时候,苏淼一惊,他的手怎么这么凉。

老先生捋了捋胡须,然后拿出银针,“闭眼。”

苏淼很听话地赶紧闭上眼睛。小腹上传来不是很明显的疼痛,没一会,便觉得全身舒畅了。

苏淼感激地说道:“谢谢大夫。”

“不用客气,这是医者本职。姑娘,你忧思过重,会影响胎儿的发育。姑娘,听老夫一句话,闯到桥头自然直,你思量太多也无用。”

苏淼颔首,“谢谢大夫,我明白。”

老先生叹了口气,摇着头离开了房间。苏淼缓缓坐起身,看了看时辰,抓起外衣套在身上便往县衙跑去,刘三哥不能有事。

“怎么又是你!擅闯公堂的罪你能受么?”吴武皱眉说道。

“大人,刘三哥他不识字,你这样让他签字画押,未免有失公平。”苏淼来不及行礼,抓起师爷手上的供词看了看。

吴武冷笑,“真看不出来,刘用一个粗人,倒能找到你这般蕙质兰心的夫人。”

“谢大人赞赏。”苏淼头也没抬很快浏览完供词,重新将它还给师爷,她在刘用身边跪下,“是民妇鲁莽了。”

刘用的手拷着锁链,他伸手抓住苏淼的手,眼中有种莫名的情绪。苏淼一怔,垂眸不去理解他眼中的含义。

“昨日本官与师爷重新整理了案情,发现确实有很多疑点。今早又与仵作重新验尸,刘用确实是无辜的。”吴武说道,“昨日给他用刑,本官已经吩咐师爷去请大夫了。待伤好了,你们在上路吧。”

苏淼有点不解,为什么就一晚的功夫,吴武转变地这么大。

苏淼愣神的时候,衙役已经上前为刘用解锁,然后将他扶起来。苏淼吃力地站起身,她扶着刘用,“谢过大人。”

王天霸从座椅上站起来,他挑衅地看着吴武,“看来吴大人真的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啊。”

吴武摘下官帽,“王员外,你给本官的一万两银子此刻应该已经送到你府上了。另外,本官是朝廷命官,你用银子贿赂,让本官为你们处理的那些破事,本官悉数记得,会报给下任县官。今日是本官最后一次升堂,对于过去的糊涂事,本官无颜面对大家。”

“所以?”王天霸肥硕的身子抖了抖,腰上的肉晃了下,“我可不认为吴大人突然转性了!你的那些事情你认为你想撇就能撇掉的么?”

“人证物证俱在,刘用确实未杀人。本官已经辞官,之前的事会详细地报与陛下,等候陛下降罪。”吴武眼睛盯着那顶乌纱,竟然有点不舍,自己花了五万两买的官,这才做了几月啊。

王天霸冷笑,他将手上的被子摔在地上,应声而碎,王府的家丁蜂拥而至。看着他们手中拿着的刀,吴武往后缩了缩,“光天化日之下,你想做什么?”

“哼,今日,如果不把刘用与我儿陪葬,就让这里的所有人与我儿陪葬吧。”王天霸往后退了步,退到人群外,“这里,是我王天霸的底盘,你别以为你一个小小的县官就能拿我怎么样!我儿死了,你们也别想活!”

苏淼将刘用扶到墙边站定,另一只手护住肚子,她没想到王天霸会这么猖狂。县衙的衙役全都抽刀与王府的家丁对峙着,都未动手。

王天霸嘴角噙着冷笑,“吴大人,你可想好了吗?你可别糊涂啊,让这么一群人跟着陪葬!”

“王天霸,你太无法无天了!”吴武喝道,他推开挡在他身前的衙役,“我还告诉你了,你的人带兵器闯公堂,威胁朝廷命官,罪加一等!你以为我会束手就擒?”

“哼,你以为你还能垂死挣扎?”王天霸不屑一顾,“全部给我抓起来!”

“哈……”公堂内的人还未来得及反应,突然从围观的群众纷纷持刀将王天霸等人围起来。王天霸震惊地看向吴武,“你早就防着我了?”

吴武没有搭理他,而是派人将苏淼等人送到了医馆。苏淼本想向他道谢,刘用几乎站不住了,她只好先与刘用去医馆。

后面的事苏淼不得而知,只知道吴武最后还是放了王天霸。

刘用在医馆养伤,一行人就等着他伤好然后上路。苏淼端着药坐在榻前,仔细给他喂药。刘用的眼睛一直盯着苏淼,苏淼很不自然地避着他,“赶紧喝药吧,都在等着你上好上路呢。”

刘用突然伸手握住苏淼的手,苏淼一惊,碗中的药洒了出来,“刘三哥,你做什么?”

“妹子,你的情谊我懂,以后我来照顾你们娘好吗?”刘用深情地说道。

苏淼挣脱他的手,拿着毛巾擦了擦身上的药渍,“刘三哥你说什么呢。”

“你放心,我肯定把孩子当做我亲生的。”刘用举起手,“我发誓,定不会让你们娘俩受委屈的。”

苏淼暗自叹气,“刘三哥,我想你误会了。我把你当做兄长,兄长有难,作为妹子的肯定不能看着你死。一路上你对我的照顾,苏淼这辈子都会铭记,但是,还不至于以身相许吧。”

“可是。”刘用有点不甘心,“你一个人带着孩子,将来怎么过活,我早就想等这趟结束后,向你提亲的。这次遇难,如果不是你,我怕真的已经冤死,这份情你让我怎么忍心辜负。”

“刘三哥你听我说。我想一个人安静地把孩子生下来。孩子的父亲不是没有,我……不想辜负他……所以,只能对不起了……”苏淼说完走去房间,留下愣住的刘用。

她怎么会这样说?苏淼有点懊恼。她背井离乡,那个人,孩子的父亲,他或许根本不知道孩子的存在。清冷的黑眸,冰冷的双唇,她居然会想起他!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