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紫衣御史

作者:七瓷 字数:3554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6章:紫衣御史

“大人,酒家的人带到了。”侍卫将酒家的人带上公堂,他们纷纷跪倒,“参见大人。”

“掌柜的我问你,你看看跪着的这个人,他是何时离开酒家的?”吴武心里正犯难呢,他抱着侥幸心问道。

掌柜睁着他疲惫的眼睛仔细看了看刘用,“小的不记得了,昨晚人多。”

“那你们呢?何人见过他?”吴武又问其他人。

其他小二看了看,纷纷摇头,“昨日来往的人很多,都没注意。”

吴武暗自松了口气,“看来还真是死无对证啊。”

“你们仔细想想,他跟王岭何时进的店?又是何时离开的?王岭是何时坠楼的?性命攸关啊,你们仔细想想。”苏淼殷切地看着酒家的几人。

“我记起了。”其中一小二突然说道,“王公子吩咐上酒菜,结果我刚走到门口,他便气冲冲开门离开了。”店小二指了指刘用。

“大人,你看,刘用确实是冤枉的。”苏淼面上一喜。

“这个……”想起王天霸临走前的话,王天霸皱眉,这个案到底要怎么判……

“大人,人证物证俱在,刘用是冤枉的啊,王岭是自己失足坠楼的,这与旁人无关。”苏淼看出来吴武的迟疑,连忙说道。

“本官自有定论!”吴武怒道,“来人,先把刘用押入大牢,等候行刑。”

“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苏淼看着衙役上前将刘用架起来,急忙问道。

吴武背过身,“此案本官早已经断案,明日午时暂收!退堂!”

“大人,你这是草菅人命!”苏淼怒起,她看着吴武的背影,“身为朝廷民管,拿着朝廷的俸禄,你就是这么为百姓办事的?”

“闭嘴!”吴武气急,他指着苏淼,“看你有孕在身,本官不与你计较。你私闯公堂,扰乱本官断案,本官还没给你定罪!你还想再加一条辱骂朝廷命官?”

“昏官!”苏淼大骂,“证据确凿你却还要……”

齐彦见情势不对,连忙上前拉住苏淼,“好了,我们先回去。”

在吴武发难前,齐彦必须将苏淼带走,他来不及管苏淼掐着自己的手,将她带离了县衙。

“你放开!混蛋!”苏淼挣脱齐彦的手,“你不是他兄弟吗?你就这样眼睁睁看着他冤枉被斩首?”

“你以为我愿意?”齐彦陡然提高音量,苏淼吓了一跳,“如果把你再搭进去,刘三哥心里会愧疚,到时候就是一尸两命!”

“那也不能看着刘三哥就被……”苏淼很激动,突然觉得小腹一阵绞痛,她皱眉弯下身子。

齐彦见状,连忙扶住她,“怎么了?”

“孩子……孩子……”苏淼疼得脸色惨白,她抱着小腹,右手紧紧抓着齐彦的手,“孩子……”

齐彦大急,一把抱住苏淼往医馆跑去。

看着齐彦抱着苏淼丛丛离开,紫七从成衣馆走出来,双眸幽深,他看了看手上的公文,嘴角噙着一抹冷笑。

退堂后,吴武不顾身后百姓的议论,回到后院,师爷跟了上来,“大人,今日的案子真要这么判?”

“不然能怎么办?”吴武气急败坏,“我收了王员外多少银子?他儿子就这么死了,他会善罢甘休?他称霸一方,何时将我放在眼里过?刘用就寻常百姓,死不足惜……”

“是么?吴大人,你这话如果被陛下听到了,可要小心你的乌纱了。”清冷的声音传来,吴武忍不住皱眉。

“谁?”

紫七大步走进屋内,“吴大人怕是不会识得我吧。”

在吴武看来,这还是个很稚嫩的少年,可是话语间却带着不敢忽视的威信。吴武皱眉,“敢问阁下是?”

紫七将手中的公文扔过去,“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了。”

吴武连忙展开公文看了看,然后愣住了。师爷附过来,见上面的内容,连忙拉了下吴武的衣袖,“大人……”

吴武回过身,连忙扯过一丝笑容,“原来是御史大人,是什么风将您吹来了啊。快请坐!”

紫七还不客气地落座,翘着二郎腿,“吴大人,刚才你说的话我可是都听见了。”

“御史大人,这是误会。”吴武心里犯难啊,怎么遇上这么一尊大菩萨啊,这件案子现在就是烫手的山芋,吃也不是,扔也不是。

“哦?那吴大人说说,怎么就是误会了?”紫七端起侍女刚上的茶,仔细打量着上面的花纹,好像丝毫不在意。

“这个案子呢,现在尚有很多疑点,下官只是先把疑犯收监再审。”吴武只觉得后背冷汗津津。

“是么?”紫七冷冷一笑,“可是刚才本官听到的可不是这样啊。”

“这个……”吴武擦了下额上的汗,“御史大人,下官……”

“哼。”紫七将杯子搁下,杯中的水居然一滴未洒出来,吴武愣愣地盯着茶杯,只听紫七说道:“本官在公堂外听得很清楚,人证物证,区区一个妇人都能给你找出来,请问要你们衙役何用?本官倒是好奇了,那个王天霸到底给你了多少银子,你愿意冒险草菅人命!”

“是下官糊涂,下官……”

“说!你到底收了他多少银子!”紫七声音如同寒霜,冻得人直发抖。

“一万两……”吴武颤巍巍地说道。

“混账!”紫七怒拍桌子,吴武连忙跪下,师爷跟着跪下,“好你个吴武,为了一万两银子,你就帮着王天霸欺压百姓?本官一路走来,怨声载道,你真以为天高皇帝远没人能够治你?”

“下官不敢……”吴武垂着头,也不知道该怎么狡辩了,这官本是他花银子买的,想着一个小地方,朝廷在京城,无暇顾及这里,谁想马失前蹄,刚好被抓到了。

“我看你没什么不敢的!”紫七看着伏在地上的吴武心情突然明朗了,他现在庆幸自己没有拒绝唐铭的这份差事,刚好可以拿这些人出出气。

吴武身子一抖,不敢再说话了。紫七站起身,拂了拂衣角,“吴大人,如果人真的明日被斩首了,你这县官也不用做了,还有你在京城的叔伯,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

未等吴武反应过来,紫七已经离开,留下一股淡淡的兰花香。吴武尚未缓过神来,师爷将他扶起来,“大人,你看这个案子还需要重审吗?”

吴武看着紫七离开的方向,“废话,肯定要重新审!没听到他说起京城的叔伯了么?如果叔伯知道了,非把我赶出宗祠不可。”

这边吴武焦头烂额地在想着两全的法子,另外一边,苏淼已经陷入昏迷。

“大夫,你快给看看。”齐彦抱着苏淼冲进医馆,冲着大夫吼道。

“吼什么吼,你不把人放下我怎么给她把脉!”老先生瞪着眼吹着胡子,“现在的年轻人真不懂事。”

齐彦赶紧将苏淼放下,然后站在一旁,紧张地盯着苏淼。

老先生搭上苏淼的埋,沉思了片刻,“她没有好好养胎,有滑胎的迹象。而且,营养不良,胎儿成长不是很好。”

“大夫,你赶紧给她开安胎药啊。”齐彦急起来抓住大夫的手说道。

“你说她相公?”老先生问道。

齐彦一愣,随即摇头,“我不是……”

“那你急什么!”老先生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起身走到长几前,挥笔写下药方,“你去拿药吧,每日一副,不可断了。她的身子本来就弱,又着了寒气,不可再奔波。”

“我记下了。”齐彦看了眼榻上的苏淼,然后去药方抓药了。

齐彦前脚刚走,紫七后脚就来了,“怎么样?”

紫七来到榻前,看着苏淼苍白的脸微微皱眉。老先生拿出银针,隔衣扎在苏淼小腹上,“孩子怕是保不住,她忧思过重,心率郁结,不适合胎儿成长。你怎么会这么在意这个孩子?难道孩子是你的?”老先生突然起了玩心,“不过呢,如果是你的孩子,我怎么也得给你保住了。”

“如果你想跟你弟弟一样的话你尽管胡说!”紫七冷声道,“孩子你一定要保住了,我可不想将来真的没命!”

“哎哟,谁敢要你的命啊,紫七公子的命可不是谁都敢要的,至少阎王不敢。”老先生笑着说道。

紫七没有再说话,他本想为苏淼掖被子,手不经意间碰到了苏淼露在外面的手,“怎么这么凉?”

老先生白了他一眼,“这姑娘应该在雪山里困了些十日,着了寒。”他一边说着一边写着什么,等他抬头却见紫七拉着苏淼的手在为她灌输真气。

“哎哟,你悠着点,姑娘的身子弱,你那些雄厚的内力她可受不住。”老先生连忙起身制止。

紫七收手,低声道:“我心里有数。”说罢,他将苏淼的手放到被子中,“她就交给你了,我明日要离开。”

“你不是今早才到么?怎么又要走了?”老先生不解。

“那位应该要到前延了,我要过去看看,京城中的人你肯定不会放过的,他们肯定有埋伏。”紫七清冷地说道。

老先生叹气,“你这又是何必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