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不分青红皂白

作者:七瓷 字数:3707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5章:不分青红皂白

周子丰说过,凡事都必须有根有据,不管是什么,都会留有痕迹。

此时天已经大亮,苏淼等县衙的人都离开后,她进了酒家。“掌柜的,我能够上去看看吗?”

愁眉不展的掌柜的哪有时间搭理苏淼,随意招了招手。苏淼就当他默许了。

“我们先去楼上看看吧。”直觉告诉她,楼上应该还有线索。

平日里与刘三哥关系较好的齐彦拉住苏淼,“苏姑娘,上面县衙的官兵已经查过了,我们还是去县衙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吧。”

苏淼皱眉,“我相信三哥是无辜的,所以我才要上去看看啊。”

苏淼睁开齐彦的手,与掌柜的打了个招呼,进到那个房间。因为这里发生了命案,县衙的人将这里封了,苏淼站在门口仔细看了看,房间里桌子椅子都倒放着,茶杯碎了一地,这里肯定发生过争执。

地上有一滩湿的地方,那旁边还有一盏打倒的油灯。苏淼凝神,将现场一一记住,然后沉眸,“齐哥,快,我们去县衙!”

齐彦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着大着肚子的苏淼跑下楼,连忙跟了上去,“到底怎么回事?你慢点,小心脚下。”

“没时间跟你说了,我们路上说。”苏淼走得很急,街上围观的人尚未离去,她吃力地从人群中挤出来,险些跌倒。

齐彦连忙扶住她,“没事吧?”

苏淼吐了口气,“没事,你跟我说说,三哥昨晚去哪儿了?”

齐彦走在苏淼身边,“我也不清楚,他有跟我提过他要出门,出去了没多久便回来了,我看他脸色不太好也没多问。”

“死的那个人你可知道是谁?”苏淼继续问道。

“听说是这里的地霸王岭……”齐彦皱眉,“我想我们来到这里,他想在我们这里敲一笔吧。”

苏淼暗忖,刘三哥为人耿直,口直心快,如果不是太过分的数额,刘三哥肯定不会与王岭起了争执。想到这里,苏淼突然想起昨夜看到的身影,如果找齐彦所说,刘三哥没多久便回来了,那人坠下楼的时候他又在哪儿?

一路思考着到了县衙,门口围着百姓。齐彦护在苏淼身前,“请让一让……请让一让……”

“大胆刁民,你还不认罪!”县官吴武怒拍惊堂木,“店小二及其他吃客可都看你与王岭争吵,你还敢狡辩人不是你杀的?”

刘三哥被人压着跪在堂上,他看着吴武,“大人,人不是我杀的,我离开的时候他还好好的,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坠楼的。”

“那你说你是何时离开的?又去了哪儿?可有人证?”吴武面上铁青,直直地瞪着刘三哥。

“我差不多是戌时离开的,然后去了结尾……”刘三哥眸光闪动着。

“可有人作证?”

“没有……”刘三哥面上一松,“那个时候大部分人的睡下了,我去结尾看了看,想着明天行路。”刘三哥说道。

“砰……”吴武再次拍了惊堂木,“既然没有人给你作证,那你又怎么洗脱杀人的嫌疑?我看你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来呀,先杖责三十大板!”

苏淼大惊,这吴武不分青红皂白就要大人,三十大板,那不要了刘三哥半条命?

苏淼准备上前,却被齐彦拉住,“苏姑娘,冷静点。”

“齐哥,刘三哥分明是冤枉的啊。”苏淼蹙眉,“这怎么可以……”

齐彦连忙捂住她的嘴,在她耳边低声说道:“小声点,难道你也想挨板子?”

苏淼挣扎着,奈何力气没有齐彦大,只能眼睁睁看着刘三哥被人压在虎凳上,板子一下下落下。转眼间,刘三哥的衣衫上便渗出了血,苏淼眼泪奔涌而出,怎么可以!

“认不认罪!”吴武撑着案桌站起来,俯视着刘三哥。

刘三哥咬牙吐出一口血水,额上汗津津的,“草民冤枉的……我没有杀人……”

“还赶狡辩!”吴武气急败坏地将京堂木砸过去,砸在了刘三哥的额上,瞬间有血滴下。

“本官再次警告你!杀人偿命,王岭最后见的人便是你,除了你谁还敢动他?”吴武脸上多了分鄙夷,“你们这些小商贩,没有银子还想从镇上经过,王岭收你们银子也情有可原,你也不能因此怨恨于他害了他性命啊。”

“大人,我没有杀人!”刘三哥坚定地说道,“我离开的时候他还好好的……”

“可是没有人能够证明你离开的时候他还好好的啊?”吴武说道,突然从外间走进一肥头大耳的男子,吴武连忙从案桌前走下来,“哎呦,王员外,你怎么过来了?”

此人正是王岭的爹王天霸。

“吴大人,我儿子死的冤枉啊,尸骨未寒,你居然还不惩治凶手!”王天霸瞥了刘三哥一眼,看向吴武的眼神中多了分威胁。

“王员外,本官不是正审着嘛。你先坐会,此案马上便能结了。”吴武赔笑着说道。

王天霸冷哼一句,“吴大人,我儿子为了守护镇上的安全,尽心尽力,居然被一外来人推下楼摔死了,这个还有什么好审的!”

“这……是是是,本官这就断案。”吴武说着低咳了声,重新回到案桌前,“刘用,你故意杀人还狡辩,罪加一等,杀人偿命,明日午时斩首!”

“啪……”手中的令牌扔下,就这么一个动作便能决定一个人的生死。

“大人。”苏淼挣脱齐彦的手,走近公堂内,直直跪下,“大人,此案还有疑点。”

“哦?”吴武挑眉,看着苏淼,“堂下何人,居然赶擅闯公堂?”

“民女……民妇是刘用的妻子。”苏淼说道。

刘三哥也震惊地看着她,“妹子,你赶紧离开,不能连累你。”

吴武嘲讽地一笑,“你为他喊冤?”

“是。此事刘用是冤枉的!”苏淼挺直背脊,正面迎上吴武的双眸,“当时民妇就在对面的客栈内,他们确实是起了争执,可是王岭却不是刘用推下楼的。”

吴武起了兴趣,“那你说王岭是怎么死的?”

“他是自己失足落下去。”苏淼说道。

“哈哈哈。”吴武就像听到很大一个笑话般,“王岭他会自己掉下去?”

王天霸闻言,油光的脸阴沉下来,“无知妇人,你居然说岭儿是自己掉下楼的!你也不看看这里是哪儿?有你说话的份吗?”

苏淼不为所动,她直直地跪着,“大人,判案要讲究证据,王岭坠楼身亡,仵作验过了吗?现场你们也查过了吗?不然怎么服众,人命关天啊。”

围观的百姓纷纷附和,他们本是看热闹的,听苏淼这么说他们倒是觉得此案判地太过仓促了。

“这……”吴武有点犹豫,他看着王天霸的脸慢慢铁青,又看了眼苏淼,“传仵作!”

仵作很快被带了上来,“参见大人。”

“你说说看,你验的结果是?”吴武有点挑衅地瞪了苏淼一眼。

“回大人,王岭的死因是因为头着地,脊骨碎裂穿了内脏而亡。”仵作垂着头说道。

“你可听到了?”吴武看着苏淼,“你还有什么话说?”

“那敢问仵作大人,你可验出了是头先着地还是脚呢?”苏淼问道。

“这个……这个怎么验?”仵作有点惊慌,他作仵作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听说这摔下来还分头先着地还是脚先着地。

“这个当然可以验!”苏淼朗声道,“如果是头先着地,那么身体其他部位便不会那么大的损伤,至少不会脊骨断裂插入内脏了。”

见众人都愣着,她继续说道:“王岭是破窗而出的,身体先是砸坏了窗户,然后摔下的,那他落地肯定不是整个身子同时落地。”苏淼说着从地上拾起令牌做了个演示。

“我看了现场,地上有打落油灯洒出的油,而且有被滑过的痕迹,加上窗台上有被砸动的印记,足以说明,王岭是因为不小心踩到了地上的油,身子往后仰,腰刚好砸在窗台上,然后受重力的原因坠下楼。”

众人听着恍然一悟,苏淼凝神问道:“仵作大人,你验王岭的时候可发现了他腰间有淤青?”

“确实有……”仵作很是吃惊地看着苏淼。

“酒家的窗户并不高,王岭足有八尺,窗台正好在他腰间,正符合他腰上的淤青。如果大人不信,大可去现场看看,或者找个人试试。”苏淼说道。

“如果王岭是被刘用推下去的呢?不是照样可以砸在窗台?”吴武敛目,王天霸在这里,如果不将刘用伏法,往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啊。

“如果是被人推下去的,那他肯定是头先着地,然后失血而死。仵作验了,脊骨断裂,说明王岭坠下去的时候有过挣扎,肩膀先着地,然后脊骨断裂。”苏淼自信地说道,“而且,刘用到底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店里面的小二应该会有人看见。王岭到底是在他离开前还是离开后坠楼的。”

“去,派人去把酒家的掌柜和小二都叫来!”吴武连忙吩咐道。

王天霸恨恨地看着苏淼,“我再次提醒你,这里不是你可以撒野的地方,即使不是刘用将岭儿推下去,他也要与岭儿陪葬!”

“难道没有王法了?这里不是公堂?”苏淼毫不畏惧,她相信,普天之下,还是有王法的。

“哼,你在这里跟老子谈王法?”王天霸冷笑,“吴大人,别忘了你曾允诺过我的?如果,如果不惩治凶手,你应该知道后果的!自己掂量着吧。”说完拂袖离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