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你只能自己照顾自己了

作者:七瓷 字数:3569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1章:你只能自己照顾自己了

都说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苏淼还未走出大门,便有一大队人举着火把堵在门口。

“她出来了!赶紧带走!”苏淼还未反应过来,有人上前架住她。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苏淼挣扎着。

闻声赶来的苏哲见门口的阵仗也有点震惊,“乡长,这是怎么了?我家淼儿没犯错啊。”

赵今花带着苏文媛也赶过来,见被人架着的苏淼,转头问苏文媛:“怎么回事?”

苏文媛往后缩了缩,“我怕娘心软,提前告诉了乡长。”说完她便撒腿跑开了。

赵今花叹了口气,连忙扯出一抹笑,“乡长,各位乡亲们,这大半夜的,你们这么做……”

“走开!”乡长挺着大腹便便的肚子,伸手推开着赵今花。苏哲连忙扶住几欲摔倒的赵今花,“乡长,你总要告诉我这是出了什么事吧。”

“这得问问你的女儿苏淼了。”乡长伸出肥手想苏淼的脸,苏淼侧头躲过。

“乡长这是说的什么话,淼儿一向安分守己,她能犯什么错?”苏哲赔笑着。

乡长摇头,“按理说呢,这苏淼是周府未过门的少奶奶,我看周府的面上也不会对她怎么样。可惜啊,这周府已经对外宣称了,这门婚事取消了。”乡长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苏淼不相信,她抬起头,“不会的……子丰哥哥不会不要我的……”

“这周公子不在家,做主的可是周老太爷。”乡长有点惋惜地摇头,“谁让你做出这般犹如门风的事,唉,这世风啊,真是日渐落下啊。”

苏哲还是没有弄清楚到底出了什么事,他拉过赵今花,“夫人,到底怎么回事?”

赵今花有点心虚,“我也是刚知道,苏淼……她已经没了清白……唉……”

“你说什么?”苏哲仿佛受了很大打击,“怎么会……”

“淼儿……”苏哲看向苏淼,苏淼沮丧地垂下头,“爹,对不起……”

“看来你已经放弃挣扎了。”乡长还是觉得有点可惜,“这是可惜了这一张楚楚可人的脸啊。来啊,装猪笼!”说罢,他招呼着人将苏淼撞进猪笼。

“等一下!”苏哲上前制止,“乡长,事不至此吧。淼儿还小,定是被人陷害的,如果你们这样,她这辈子就毁了啊,乡长,我求你了……”

“哦,看来苏夫人没跟你传达村里的规矩啊。咳咳,那我就再重申下吧,这女子啊,一但没了清白,便是不忠不洁之人,按照规矩要浸猪笼,以此去想河神赎罪!”乡长捏着嗓子是说道。

“乡长!”苏哲大惊,这是什么规矩啊。

乡长被吓了一跳,“你那么大声做什么?我还没聋!”

苏哲上前,将乡长拉到一旁,“乡长,淼儿还小,你就大人大量留她一条生路吧。”说着将一袋银子塞到乡长手中。

乡长颠了颠银子,又重新还给苏哲,“不是我不放,这是规矩,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你让我怎么服人!”

苏哲怔在原地,看着他们将苏淼塞进猪笼中,张口,却说不出话俩。

苏淼双手握着笼子,她看着苏哲,“爹,对不起,女儿不孝……”

“淼儿……”苏哲想要追上去,却被赵今花拦住,“夫君,你要干什么?”

“你现在如愿了是么?”苏哲哭丧着脸,身子佝偻着,拂开赵今花的手,追了上去。

“怎么能怪我……”

因为这么一闹,村里的人纷纷都起了。乡长不知从哪儿搞来了个锣,“咚——咚……”从村头走到村尾,把所有的人都召集在了一起。

“这是出什么事了啊……”

“那不是苏淼吗?她这是怎么了?”

“淼儿,还好吧?”苏哲上前凑在猪笼前,“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爹……”苏淼拉着苏哲的手,“爹,对不起……”

“你快告诉我,这到底怎么回事啊?”苏哲很急,村民们都聚集在一起了,接下来的事他能够想到。

“我……”

“大家静一静,都听我说。”乡长用力敲了下锣,“都听好了。”

村民们瞬间安静了下来。此时天空已经泛白,大风好像扫去了空气中的沉闷,倒是清爽了不少。

有人将苏哲拉开,然后将苏淼抬到众人面前。

乡长用锤指着苏淼,“大家都看清了,她你们都认识吧。”

下面没有人接话,只是在等着他的下文。

“我们这里是先太后的故乡,有后人为她立的贞节牌坊!所以我们村里有规定,凡是不忠不洁,不顾礼义廉耻的人都要受到惩罚!”

“可是这与苏家姑娘有什么关系呢?”下面有村民问道。

“我在这里很遗憾地告诉大家,她苏淼却违背了这条规矩!”乡长恨恨地说道。

“怎么会呢?”

“苏家姑娘很安分守己的呢……”

“安静!”乡长又敲了下锣,“当然我也不相信,可是,很痛心的是,确实是事实!”

下面一片哗然,苏淼双唇紧抿,她没有为自己辩解,只是想到周子丰,她就心痛,子丰哥哥,还好你不在……

可能还没有达到想要的效果,乡长怒指苏淼,“她竟然还有了孽种!”

“真不要脸……”

“不知廉耻……”

“真看不出来啊,真是可惜了……”

“不要脸!”

不知道是谁开始,有人向苏淼扔菜叶,紧接着,凡是手里有东西的,都纷纷砸向苏淼。

“啪……”一片白菜叶正好打在苏淼的头上,苏淼闭着眼,没有挣扎。

“不要,你们不要打我女儿。”苏哲挡在苏淼面前,“她不是你们说的那种人,她不是的……肯定是有人逼的,你们放过她啊……”

“爹,你让开……”苏淼哭着说道,“爹,你回家去啊,不用管我……我没事的……”

“淼儿,是爹不对,没有保护好你。”苏哲老泪纵横,家里的事他不是不知道,只是为了寻求平静,他都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能过且过,毕竟是他无能,没有办法给他们更好的生活。

“爹……”苏淼哭得更厉害了,“我没事的……你快回去啊……”

“贱人……”突然有人冲上前,将一箩筐的鸡蛋倒下,苏哲来不及阻止,只见鸡蛋砸在苏淼的头上,碎掉,蛋清混着蛋黄顺着苏淼的发丝滴下。

全场安静下来,大家纷纷看着苏淼。苏淼闭着眼睛,苍白地一笑。苏哲连忙上前用衣袖为她擦脸上的污渍,“淼儿,你别笑,是爹不好……”

“爹,好像真的没有我的立足之地了。”苏淼缓缓睁开眼睛,扫过盯着自己的一群人,“谁都会犯错?可是这是我的错?我是做了什么?杀人?防火?你们就这般容不得我?”

在场的人均是沉默,苏淼从头上将菜叶取下,“你们不就是觉得我有辱先太后那贞洁牌坊吗?那你们直接将我扔水中吧,反正我也不能活了!你们动手啊!”苏淼有点激动,不是她不想活,是他们在逼自己!

“这……”见苏淼这般果决,乡长倒是犹豫起来了。

“让开,我来!”突然有人从人群中挤出来,“苏淼这般负我公子,我来惩罚她!”

是杨蓉!苏淼眼眶发热,她看着杨蓉,“奶妈……”

杨蓉一脸怒气,“来人帮忙将她抬到河边,这种人留在世上也是个祸害,还不如献给河神!”杨蓉躲避着苏淼的视线,招呼着人将苏淼抬到河边。

那些本来是看热闹的村民,没想到真的要扔进水里。他们都只远远地站着,看着两位壮汉将苏淼放在河边。杨蓉一个人背对着众人,拿出根粗绳子将苏淼的手绑在猪笼上。

“奶妈……”苏淼直直地看着她,“你也在怪我吗?”

“嘘。”杨蓉示意苏淼不要说话,她压低声音说道:“听着,一会你下了水自己挣脱笼子,你往北游,我在那里给你留了东西。不要问,你走!千万别回头,以后,你只能自己照顾自己了。”

“奶妈……”苏淼鼻子一酸,眼泪夺眶而出,“你也不要我了吗?”

“你记住,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我相信你,等公子回来了,他自会来寻你!”杨蓉说着,大声咒骂道:“枉我公子对你那么好,你就这么辜负他的!我们周府容不下你,你还有脸活着吗?”

苏哲大惊,想冲上去,却被人拉着,“你们放开我!”

“奶妈……”苏淼手被缚着,她多么想握着杨蓉的手,说说自己的委屈。

“你记住了,一定要往北,公子就是往那儿去的!”杨蓉低声嘱咐,然后毅然决然站起身,双手在额间合十,“我尊敬的河神,小人将为你奉上礼物,请为她洗去一身的污渍,来世,记得清清白白做人。”说罢,她用力将苏淼推下河,“保重!”

苏淼睁大眼睛,眼前闪过苏哲绝望的双眼,和为自己祈祷的奶妈。天地翻转,众人的身影在旋转。“咚……”笼子带着苏淼坠入河中。苏淼闭上眼,任由冰冷的河水将自己吞噬。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