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求你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作者:七瓷 字数:3503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0章:求你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不平静的夜,空气沉闷,这是暴风雨来临的征兆。

夜已经深了,苏文媛溜进赵今花的房间,委屈地掉了几滴眼泪,赵今花心疼地将苏哲赶去了客房,母女俩窝在被窝里闲聊。

“娘,你当时怀我们的时候辛苦吗?”苏文媛的手在赵今花的小腹上打着圈。

赵今花开始回忆,“你这么说倒是提醒了我,我怀你的时候,家里可穷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就答应嫁给你爹了。那个时候没什么吃的,我害喜还很厉害,吃什么吐什么,尤其闻不得那些腥的东西。”

昏暗中,苏文媛的手一顿,“你是怎么发现自己有孕的呢?”

“你还是个姑娘,怎么会问起这个?”赵今花低笑,“不过呢,你差不多也该懂一点了。那个时候你爹不在家,我早起时便觉得恶心,然后就去看了大夫。”

“娘,那你说这守宫砂是不是有了孩子便会消失啊?”苏文媛将自己的胳膊露出来,很好奇地问道。

“哎呀,这个你可得藏好了,千万别被别人看去了。”赵今花连忙将她的胳膊拉回被子中。

“娘,我听说啊……”苏文媛眼睛转了转,“他们都在说,苏淼消失那晚便失了清白……他们说……”

“你说什么?”赵今花激动地坐起身,“谁说的?”

“娘,你别生气,我也是听他们说的,前几天城里刚处置了一个淫贼,他招供的他魔爪下的女子……刚好与苏淼消失的那天符合……”苏文媛将太子换成了淫贼,如果让赵今花知道了那是太子,说不定便会吵着把苏淼送进宫换来荣华富贵。

“哼,我就说那个贱蹄子这几日反常。你的话倒是提醒了我,她今日脸色不好,看看她吃你做的菜也是!看我不收拾她!不要脸的东西!”赵今花说着,掀开被子,随意披了件外衣,气冲冲除了房间。

苏文媛得意地冷笑,苏淼,我倒要看看你要怎么瞒下去!既然有好戏即将上演,她怎么可以错过呢。苏文媛慢条斯理地穿戴整齐,然后往苏淼的房间走去。

沉闷的空气让苏淼难以入睡,她只觉得快要窒息了,胸口欺负着,“砰……”起风了,凤刮开了窗户,不停地灌进来。

苏淼猛地惊醒,她撑着坐起来,准备下床把窗户关上。她刚把鞋穿上,房门突然被踢开,眨眼间,赵今花鬼魅般的脸出现在苏淼眼前。

“娘?”苏淼睁大眼睛,吃惊地看着赵今花,“娘,你怎么在这里……”

“啪……”赵今花重重地扇在苏淼的脸上,苏淼跌坐在地上,后下意识护住小腹,她震惊地看着赵今花,“娘,你怎么了?”

“你个贱蹄子!”赵今花还不解恨,她上前揪住苏淼的头发,“不要脸的东西!居然还有脸活着!”

“娘……你在说什么,我……”苏淼吃痛地皱眉,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抓着赵今花的手,“娘,你先别生气,我……啊……”

赵今花反手又是一巴掌,“不要叫我娘!恶心!”

血腥味在嘴里蔓延,苏淼哆嗦着,眼前的这个人,就像魔鬼一般,恨不得将自己撕裂。她往后缩了缩,一道闪电正好劈下,照亮了赵今花和苏淼苍白的脸。

苏文媛执灯走进来,她手捂着火焰,“娘,这是怎么了?”

昏暗的房间瞬间亮了,苏淼红肿的脸颊上手指印清晰可见,嘴角还渗着丝丝血渍。

苏文媛大惊,“哎呀,姐姐这是怎么了?”

她上前故作关心,“娘,你这是做什么?姐姐就是犯了错你也不应该动手打她啊。”

赵今花冷嗤,她看着狼狈的苏淼,眼睛定在她放在小腹上的手,她的脸变得更加狰狞,“看来还是真的?怎么?就这么想生孩子?你也不怕别人耻笑?哈哈,你这般,周家怕是不会要你了吧!”

苏淼大惊,瞳孔倏地放大,“娘,你在说什么?”

赵今花冷冷瞪了她一眼,抓过她的手,粗鲁得掀开她的衣袖,光洁的胳膊什么也没有,“还狡辩,你以为能瞒得过我?不知廉耻的东西!就你这破鞋,周家避嫌都来不及吧。我明日边去周家退亲,我们都丢不起这个人!”

“娘,不要,你听我说,不是你想的那样……”苏淼抱住赵今花的腿乞求道。

“姐姐,这就是你的不是了,我前两日可是都关心地问过你了,谁知道你不知好人心,现在这般败露了,你又想怎么瞒过去?”苏文媛一副惋惜的表情,“只是可惜了周公子一表人才,还没过门就被带了绿帽子,啧啧……”

“你住嘴!不是那样的!”他们侮辱自己可以,但是不能侮辱周子丰!

“哼,还嘴硬!”赵今花甩开她的手,“文媛是替你着想,不过她说的也是事实。这周家摊上你这么个不要脸的东西也是他们倒霉,退了亲说不定他们还要感谢我呢。”

“娘,我求你……不要去跟周家说……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苏淼跪在地上苦苦哀求,“你说了,子丰哥哥该怎么办?事已至此,我怎么样都无所谓,只是子丰……”

“闭嘴!”赵今花喝道,她陡然挑眉,“你说怎么都可以?”

赵今花冰冷的眼神让她心惊,但也默默点头,“是。”

“那好,先把孩子打掉!”赵今花厌恶地唾了一口,“我们苏家可养不起孽障!”

苏淼只觉得浑身冰冷,如坠冰窖,孩子要打掉吗?那种又闪过那男子冰冷的薄唇,他现在怎么样了?他又知不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

见苏淼面无表情地跪着不说话,苏文媛忍不住上前添油加醋,“娘,要不就让孩子生下来吧,毕竟是个生命,我们最多就将孩子藏着养大,就说是捡来的弃婴……”

“说什么胡话呢!”赵今花阴沉着脸,“你让这街坊邻居怎么看?乡长前段时间才提醒我们,我们村里可不出个这般被人唾骂的人!呵,刚好,我们家里就有一个,让孩子生下来,不就等同于我在敲锣打鼓地告诉大家,我们家里有这么一个不知廉耻的人!以后我们要在村里怎么立足?”

“娘,是我没有考虑周到,可是这……”苏文媛有点犯难地看着苏淼。

“娘,求你,别伤害我的孩子。”苏淼不停地摇头,眼泪溃堤,“我离开就好了……不会连累你们的……你放我离开吧……”

“离开?”苏文媛尖着嗓子叫道,“你想去哪儿?你给我们丢人了就想这么离开?”

苏文媛见赵今花盯着痛哭的苏淼,面上有些动容,连忙说道:“我还没及笄呢,这是如果被传出去了,你让我以后怎么嫁人?我怎么还有脸嫁人?”说罢掩面欲泣。

“啪嗒……砰……”窗户在风中左右摇晃,冷冽风最终还是将烛火吹灭了。

室内死一般的沉寂,苏文媛的抽泣声在这深夜更加诡异。赵今花皱眉,她拉过苏文媛,“文媛,别哭,娘肯定会给你找个好的婆家的,定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可是……娘,这事如果传出去……谁还敢要我啊……呜呜……”苏文媛趴在赵今花肩头哭着。

他们俩没注意,在这昏暗的房间里暂时被遗忘的苏淼,她扶着床站起身,孱弱的身子在风里摇摇欲坠,赵今花母女相拥的画面她能想想,可是曾几何时,娘也给过她这种温暖?她突然笑了,自嘲的笑了,“哈哈……哈哈……”

苏文媛连忙摸出怀里的火折子,重新将烛台点燃。她看着苏淼,红肿的脸加上鲜红的血,看的她心惊,“你疯了么?”

“是啊,我是疯了。”苏淼一步一步走近苏文媛,“你们不就是见不得我好么?你不就是喜欢看着我被折磨么?为我着想?到最后还不是怕我误了你的好事!”

苏淼从未这般看着她,眼神中多了冰冷,她退到赵今花身后,“娘,苏淼她疯了……”

“不怕不怕,文媛不怕。”赵今花拍着她的手安慰道,她转身看着苏淼,“这事是瞒不住的……我会把你交给乡长……如果……”

“娘,我是你的孩子吗?虎毒不食子啊,你明知我的下场会是怎样的,你就那么盼着我被别人唾骂,然后浸猪笼,被鱼吞食?”苏淼眼神带着绝望,嘴角却挂着苦涩,“也是,你从未把我当过你的女儿……”

“你说什么胡话呢?你不是我的孩子,我会养你长大?”赵今花有点不自然地别过头,“你这样说不怕寒了娘的心。”

“那娘呢?你不是想我消失么?”苏淼走向赵今花问道。

赵今花护着苏文媛往后退了一步,“你别来,不是我想,是你自己做出这般不知廉耻……的事……我也保护不了你的……”

“如果是苏文媛遇到跟我一样的遭遇呢?娘就没想过我曾经经历了什么?”苏淼苦笑,“是我自己傻,你怎么会在意呢……”苏淼说着朝门外走去。

风刮着大地,打在脸上,苏淼似乎并不觉得痛。雨最后还是没有下,苏淼仰头望着漆黑的夜空,为什么不下雨呢,她现在是连哭的权利也没有了是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