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铁墙鬼面

作者:七瓷 字数:3465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章:铁墙鬼面

苏淼从小就知道自己不受待见。

都是爹娘的孩子,应该有一样的待遇,可是现实却不是这样的。妹妹苏文媛生来便有穿不完的新衣服,可以入私塾,可以结交名媛小姐。可是她苏淼呢,身上穿的是袖子和裤子都短一截的苏文媛不要的衣衫,永远受着嫌恶的白眼,有干不完的活:洗衣,做饭……刷地板……还要伺候妹妹……

有时候她都会偷偷地想,自己是不是亲生的。

按理说,从小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多多少少都会有这样一种倾向:内向、害羞、自闭、自卑、不热爱生活……可是苏淼不是,她不仅热爱生活,还积极乐观得不得了。

可能是因为有周子丰的爱护吧。她与周子丰青梅竹马,已定了婚约,就等周子丰游学归来,她便能过门了。

苏淼坐在树下,尚未从刚才的离别中缓过神。子丰哥哥就这样离家游学去了,接下来的两年,只有自己一个人了,仿佛一瞬间,空气中也弥漫了淡淡的忧伤。

她轻轻一声叹息,想起那个温暖的少年,她笑了笑,是啊,生活还有期盼不是么。过两年自己就能美美地嫁出去了。

想到这里,她站起身,拍了拍衣衫上的泥土,开始往家赶。如果回去晚了,又要被骂了……

“咦,小狐狸……”苏淼正走着,突然从草丛中蹿出了一只雪白的狐狸,从苏淼脚下窜过。苏淼双眼一亮,连忙拔腿追了上去。

“啊……”苏淼光顾着去搜寻小狐狸的身影,没有注意脚下,一不小心脚下踩空,跌落到了猎人的陷阱中。

苏淼懊恼地爬坐起来,手粗碰到冰凉的墙壁,心中大惊:铁壁!

苏淼扶着墙壁站起来,揉了揉肩膀,抬头看向洞口,上面的出口离地很高,寻常人根本怕不上去的,何况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此时她只能欲哭无泪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怎么出去,这是一个大问题!如果不能赶回去,误了晚餐,娘亲又该生气了。一想到娘亲生气时候嘴里骂出的那些话,苏淼都觉得头皮发麻。

就在苏淼暗自咒骂自己冲动的时候,一阵血腥味从身后丝丝飘来。

浓重的、鲜生生的血腥味!在这个狭小的空间,还有其他人!苏淼全身一凉,身子僵在原地。

不是苏淼胆小,在这荒郊野岭的,这么个陷阱,她能够想到的是,知道太多了,下场就只有一个,死!

昏暗中,苏淼向两旁瞥了一眼,然后转身,不动声色地从怀中拿出火折子。

“嗤……”火折子慢慢将这个小空间照亮。

那是一个男人!带着黑鬼面具的男人!在丛丛蔓藤下,男子靠着墙壁坐着,小腿间的伤口不停地渗出血来。

苏淼看不清那人的表情,她小心上前,拨开挡着的蔓藤,便见男子苍白无力的薄唇。

“喂……你还好吗?”苏淼小心翼翼地问了句。

那人一点反应都没有,苏淼忍不住伸脚踢了踢那人的腿,“公子,你还活着吗?”

这是他第一次出现在她面前,以一个绝对弱者的姿态,不过这只是暂时的。

苏淼平日里总爱捡一下流浪的小猫小狗,带回家偷偷养几天,然后再放掉。可是眼前这位,不是小猫小狗,她甚至都不知道他姓谁名谁,他的身份,万一是坏人咋办……不过看他模样也不像个好人。

她往后退了几部,抱膝蹲着,双眼紧紧盯着男子。最后将视线固定在他手边的龙纹匕首。

苏淼不喜血型,更不喜欢打打杀杀的,脑海中有个声音在提醒她:这人绝对不能救!苏淼对危险有种与生俱来的敏感。

她又往墙角缩了缩,背上传来的冰凉感,提醒着她时刻保持警惕。手心的汗已经将火折子浸湿。看着手中的火折子越来越短,苏淼开始慌了。

突然不知道从哪儿吹来一阵风,火苗在风中晃了晃,最后熄灭了。周围昏暗的的光线让苏淼很不安,她整个身体蜷缩着,风刮起的落叶打在她脸上,惊得她跳起来。

男子在这个时候有了动静。他呓咛了声,身体动了动。

苏淼吓得屏住呼吸,不敢出声。男子并未醒来,只是不适地调整了个位置。苏淼瞪大眼睛,发现了男子的伤口。一直箭插在他的腿上,鲜血还在汩汩的往外渗。

苏淼鲜少受伤,平日里也就娘亲会对自己动手,不过在苏淼看来,那个痛与眼前这位男子相比,根本不值得一提。苏淼盯着男子,一种莫名的情绪涌上心头。

不想男子忽然睁眼,正好与苏淼双眼对上。昏暗中,男子的双眸异常明亮,苏淼有点惊慌地别开视线,“你……没事吧……”

“你是谁?”男子开口问道,声音沙哑低沉,如同这周围的空气,冰冷,毫无温度。他的手下意识将匕首握在手里。

“我……我只是意外掉进来的……我不知道公子在这儿……我什么也没看见……”苏淼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闭嘴!聒噪!”男子冷声道。

苏淼赶紧用手捂住嘴,生怕这位大爷一不开心自己的小命就没有。他的脸被面具遮住,只能看见他紧抿的薄唇。男子好像很痛苦,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呼吸变得粗重起来。

苏淼缩在墙角,仰头看着头顶的一方天空,天已经黑了,能够听到蛙虫的鸣叫声,点点的星光开始在夜空闪烁,苏淼好像看到了周子丰温暖的双眸,就如同夜空明亮的星星。她紧了紧衣衫,慢慢合上眼,夜总要熬过去的。

皇家猎场,此时灯火通明。

“到底怎么回事?人现在都还没找到?”一身劲装的天帝一掌拍在案上,“你们说,朕养你们何用?”

“陛下息怒,别伤了龙体。”莲妃孟桂莲连忙上前安抚,“陛下,铭儿身手不凡,自不会有事的。”

天帝一脸怒气地坐下来,看着下方跪着的人,“你们还跪着干嘛?还不赶紧去找!太子如果有个什么意外,你们就别想见到明天的太阳!滚!”

“是……”一干文武官连忙跪拜退下。

“陛下,你就放宽心吧,太子可是未来的天子,自有上天的庇佑。你一生气头就会开始痛。”莲妃见天帝抚头,连忙伸出玉手,“陛下你闭上眼睛,臣妾给你揉揉吧。”

天帝看了眼莲妃,“还好有你在身边。”说罢便将头枕在莲妃的腿上,缓缓闭上眼睛。

莲妃给贴身丫头使了个眼色,丫头赶紧上前点上香炉,缕缕香烟升起,天帝的呼吸也渐渐平缓了下来。莲妃轻柔地给天帝揉着太阳穴,“陛下这般爱护太子,是他的福气,他自会好好保护自己的,殿下为了江山社稷操的心够多了。”

“铭儿自幼没有母亲,是朕亏欠他的。”天帝低喃道。

莲妃的手僵住了,“陛下这是在责怪臣妾没有照顾好太子么?”凤眸中有泪光闪烁。

天帝缓缓坐起身,拉过莲妃的手,“爱妃多心了,铭儿脾性清冷,朕自是知晓你的委屈的。”

听天帝这样说,莲妃的眼泪夺眶而出,“臣妾自是知道,臣妾比不过亲娘,这些年,我视如己出,甚至……甚至不再要龙子,都不能宽她的心……臣妾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瞧你,怎么这般爱哭。”天帝心疼地为她拭泪,“爱妃做的,朕都看在眼里,只是铭儿……罢了,朕以后会对他严厉点,定会让他好好孝敬你这个母妃的。”

天帝将莲妃揽入怀里,莲妃点点头,自从她从天帝手中接过太子那天起,她便知道,她的荣辱,或者是她家族的荣辱,都与太子联系在一起,她不得不真心待他。都说母凭子贵,天帝最自己,对家族都恩宠有加。

只是,太子这么多年,甚至连声母妃都未交过,这些委屈,谁人又能懂。就像积累了许久,莲妃将委屈倾泻出来,营帐内不时传出莲妃啜泣声。

“你确定?”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中有人在细语。

“臣确定。臣跟着太子出了猎场,暗中放箭,三箭齐发,一箭射中了马,一箭射中了太子。照我们计划的一般,太子跌入到那个陷阱里了,加上箭上的毒……明日等陛下回宫了,我便派人去填了那个陷阱,定会人不知鬼不觉地让太子消失在世上。”语气中全是胸有成竹胜利者的得意。

“不能有任何差错!事情办成了本宫自有重赏。”黑色斗笠下的双眸寒芒尽显。

“臣自不会有负娘娘所托。”

“赶紧离开吧,有人来了。”

“快快快,去那边看看,太子便是从那个方向出去的!”

“你们去西边看看,那里野兽较多,多加小心!”

“都给我打起精神,太子不能有任何闪失!不然小心你们的小命!”

偌大的皇家猎场灯火通明。树林中条条火龙在不停地前进着,只是他们似乎想不到,太子其实就在他们眼前,茂密藤蔓遮住的地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