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作者:小肥肥 字数:5925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3章

“没有为什么,总之不要在学校和我说话。”说完她就上了楼,任邵明坤如何叫唤她都不回头。

一大清早许晴晴就被闹钟吵醒了,由于卓别力再三强调不想再迟到,许晴晴便想早点去卓别力家,补完余觉之后再和她一起去学校。

她顶着一个没解头绳就睡觉并且折腾了一夜过后的爆炸头就出门了,睡衣也没有换下了,也只兜了手机。她认为,在凌晨四五点钟的大街上行人很少,而且就算有人不会注意这样一个衣衫不整头发凌乱如同疯子的路人甲。她半眯着眼走在路上,貌似一个不怕见光死的僵尸。

在懵懵懂懂过马路的时候她撞上了一人,但打趔趄的不是她,而是对方。这一撞对许晴晴没半点影响,她仍旧半闭着眼处于半沉睡状态。

“许晴晴,是你?”

被撞的人是林凯宁,也就是被许晴晴喷了口水的那个戴红色假发的光头。许晴晴没有说话,绕过他继续往前走。林凯宁觉得奇怪,作为一个同学起码的责任感,他觉得不该让一个女生就这样在街上游走,便跟在她身后说,“你怎么了?要去哪?”

许晴晴始终不搭理他,他心想她该不会是梦游吧,要梦游也早过了时间呀。

这时的许晴晴还处在梦境中,如同行走的僵尸一样朝卓别力家走去。林凯宁想让许晴晴清醒些,便在她头上抡了一拳,却没想到她晃了几下脑袋后就倒在了地上。林凯宁看着地上一动不动的许晴晴,呆了。

在学校走廊上,卓别力和新认识的朋友施采薇站在一块诉说这心中的疑惑,“今天早上晴朗没有来我家,打她电话也没人接。”

“该不会是绑架吧……”采薇露出一个恐怖的表情,她觉得,像许晴晴这样的富家千金,被人瞄上拿去换钱也是有可能的,但她马上又说,“不过晴朗那么凶猛,谁敢绑架她呀,还没等换到钱就被整死了吧。对于许晴晴来说,就是她死了,别人别想活,她活着,就要把别人整死。”

卓别力狂点头表示十分赞同。

这时邵明坤带着孟楠和于强从走廊那头走了过来,他看见卓别力后便想过来和她说话。卓别力看出了他的心思,便死死盯着他,似乎在用眼神提醒他:不要在学校和我说话,否则我一辈子都不理你。

邵明坤见她这般仇视自己,张了张嘴最终什么都没说就从她身边走了过去。他怕她真的不理自己了,他想,也许她现在需要的是时间吧,等她气消了自然就会来同他和好。

放学后,林凯宁要火速赶回家去解决那个大麻烦,却不料在途中碰上发小柯易,他本想和柯易随便说几句就走的,可柯易硬要跟着他回家。没办法,林凯宁只有带着他往家走去了。

在门口,林凯宁握着钥匙,佯装插不进去。柯易催促着,“愣着干什么,再不开我可就砸了啊。”

林凯宁深吸一口气,摸了摸自己亮堂堂的光头,然后将钥匙插了进去,并且在拧动钥匙前沉重地说了句,“待会儿无论看到什么你都要镇定。”

“放心,我会的。”

“咔嚓”一声门开了。

站在门口可以直视到林凯宁的卧室和卧室里的床,以及床上的女子。

床头这位女生,头发凌乱不堪,额头上还有一个拳头大小的印记,明显是被人揍过。重点是,她还穿着吊带睡衣。

在打开门后一秒钟,林凯宁就捂着眼睛靠在了墙上,他没勇气面对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任何事。柯易在看到床上穿着睡衣的那个女生后,他就迅速理清了自己的头绪,他微侧着脸,用疑惑的眼神盯着林凯宁,“我能理解你忘了小夕吗?”

“怎么可能。”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可以用惨绝人寰来形容了许晴晴在得知自己是在林凯宁家并且额头上的伤是他造成之后就对着他的光头一顿暴打。柯易想劝架却没想到越劝越乱,在掩护林凯宁的时候不小心推了他一把,他在摔倒的过程中本能地寻找救命稻草,结果就把许晴晴的睡衣当作救命稻草给扯了。

尽管穿了内衣,可这点布料对这两个处于青春鼎盛时期的男生来说根本可以忽略不计。三个人僵了足足有六十秒,许晴晴反应过来后迅速扯来床单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裹好之后无地自容的她想走出房间,却因步子迈得太大不小心踩在过长的床单上,结果砰的一声狠狠地摔在了地板上。

床单把她缠得像条没有蜕皮的蚕,哪里还有空间让她站起来。林凯宁不忍心看到她躺在地上挣扎着想起来却又无能为力,便把她抱上了床,然后把自己的睡衣扔给她穿。

十分钟后,三人坐在了客厅,神情严肃,气氛尴尬。

林凯宁心想,如果知道会发生这一幕,他从酒吧打工回来后一定不会选择走那条路,更不会去招惹未睡醒就出门行为类似梦游的许晴晴。柯易担心,再耗下去场面会更加尴尬,便首先打破了沉默,“呃……这应该不是件很严重的事情……”

许晴晴见他这样坐着说话不腰疼后,挥舞这长长的睡衣袖子气急败坏地说:“那当你穿着裤衩在家里走来走去面前突然冒出个姑娘的时候,你会不会觉得这很严重呢?”

柯易捂着额头想了想,然后用不确定的口气说,好像是挺严重的。

“那不就行了!”许晴晴又提高了分贝,震得柯易赶紧捂住了耳朵,“你一大老爷们被看都觉得严重,何况我是一黄花大闺女呢。”

许晴晴靠在沙发上,烦躁地揪着自己的头发,今天怎么碰上这么一倒霉事呀。本来就凌乱的头发在她的进一步摧残下更显不堪入目,她绞尽脑汁地想着让林凯宁补偿自己的办法。

“那个……”林凯宁小心翼翼地试探着许晴晴的情绪,发现她还算稳定后说,“不要告诉别人我看了你啊。”

言外之意是作为看客的林凯宁觉得看了她觉得很丢脸。许晴晴一听,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指着林凯宁的鼻子说,“我被你看了还没说什么呐,你占了我这么大便宜你还抱怨,你怎么不去死!”

这也叫占便宜?林凯宁总觉得是他吃亏了。

许晴晴的胸脯上下起伏着,她心里暗暗说着“我忍”。低头气愤了很久,她突然抬头,又有一种那天在公交车上对他心跳的感觉,她心里忽然生出一个念头,“和我交往!”

林凯宁呆呆地望着柯易,他丝毫不相信自己听到的是真的。柯易看了他几秒然后哈哈大笑起来,“她被你那一拳打成白痴了,这么离谱的话都讲得出来。”

林凯宁也跟着大笑起来,眼神慢慢地转移到了许晴晴严肃的脸上,在确定她不是在开玩笑之后,他的笑容就猝死在脸上,“不是说真的吧?”

“对,当然是真的,比24K黄金还真。”

就算林凯宁死也不能让他这么个死法呀,这比给他梳子梳头还要凄凉。柯易断定许晴晴是被林凯宁那一拳打傻了,便抡起拳头朝她头上又抡了一拳,想让她清醒点。不知是许晴晴太脆弱了还是柯易下手太重了,这一拳让她再次昏了过去。柯易捂着自己的拳头,摇着头说:“她晕得好干脆……”

“你揍得也好干脆。”林凯宁深吸一口气,扔掉他的拳头,正襟危坐起来,说:“那好,谈一个严重的问题……我们是要找人把她接走还是等她醒来自己走?”

“等她醒了就会像得了狂犬病似的揪着我不放了,等下她神经错乱也让我跟她交往我不是亏大了,这种绝无仅有的悲剧发生在你身上就行,我就不跟着瞎掺和了,你永远都是悲剧的眷顾者。”柯易唯恐黏上这个大麻烦,两人商量一阵之后决定在她醒之前赶紧找人把她接走。

许晴晴没有来学校,所以卓别力回家也就没有挤公交了,她塞着耳机,一路伴随着音乐走到了家。在她准备进楼道的时候忽见楼梯口站着一人邵明坤。

邵明坤像幽灵一样飘到了卓别力面前,相比两年前,他的眼神确实浑浊了很多,这些浑浊背后隐藏了些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

这次卓别力的反应没有太强烈,只是捋捋袖子,问你要干什么。邵明坤期待她看到自己会很兴奋,可没想到她反应如此平平,“没事,就是来看看你。”

“没什么好看的,完好无缺。”

其实卓别力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不肯原谅他,明明爱他爱到骨子里却又不愿意这样轻易与他复合,她好像只是觉得他欠自己太多,不可能如此轻易偿还。

“你非要对我这么冷淡吗?我千辛万苦才回到这个地方,才能和你读一所学校,你就这样对我吗?”

卓别力刚想说“我又没让你这么做”手机就震动了,是许晴晴的号码。接过电话之后她就扭头就走,邵明坤觉得好像除了什么事,赶紧跟了上去。

十五分钟后,卓别力来到一幢出租楼下,发现邵明坤还跟在身后,怕他碍事便让他呆在原地不要动,自己则上楼去了。按照电话里所说的地址,她敲响了一户人家的门。不一会儿门开了,卓别力立刻冲了进去。

“人呢?”

林凯宁指了指沙发,卓别力走到许晴晴面前,看到她头上的伤以及身上的男版睡衣后激动不已,她猛地回头瞪着林凯宁,大声问:“她为什么会穿男生的睡衣?头上为什么会有伤?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她怎么会在你家?你对她干了些什么?”

林凯宁被卓别力问得面目扭曲,他赶紧做了个“嘘”的手势:“我叫你大姐了,拜托你小点声,有什么不明白就等许晴晴醒了再问她吧,总之我没对她做什么。”

卓别力一脸怀疑,越看这光头越不像好人,就像刚从牢里放出来似的。随后她注意到林凯宁身边的柯易。柯易怕自己染上什么事,连忙说我也没有。

再问下去也没多大意思,卓别力在这俩男生的帮助下把许晴晴背上了身,然后就驮下了楼。等候在楼下多时的邵明坤见卓别力身负重担便连忙过来帮忙,她由于实在无法搬动许晴晴而默允了邵明坤的帮助。在卓别力的指引下,邵明坤背着不省人事的许晴晴朝自己家走去。

看似许晴晴睡得挺过瘾的,卓别力把她放到自己家里自己则去学校了。卓别力晚上回到家,叫唤了许晴晴许久她才醒过来。卓别力问许晴晴发生什么事了。被重击头部两次的许晴晴花了好长时间才记起昏迷前的所有事情,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林凯宁是我男朋友”。卓别力听到这话后嘴张的都足以塞下她的脑袋了。许晴晴很不爽她的反应,觉得她应该替自己高兴举着鲜花绕着客厅跑,大笑,尖叫,挥泪,昏倒,抽搐。许晴晴板着脸说你不看好这事吗。

其实撞见林凯宁的第一天卓别力就预言许晴晴和林凯宁会搅在一块,所以听许晴晴这么说她也不觉得意外,只是她觉得太快了点,林凯宁那个秃头不像和尚也像劳改犯,许晴晴和他交往会不会太飞蛾扑火了点。

许晴晴又问,“你不为我高兴吗?”

突然间,卓别力想到开学时有两个男生叫许晴晴“小嫂子”,而许晴晴又在林凯宁家被发现还穿着他的睡衣,这些东西联在一块完全有联系嘛。卓别力便激动地说:“难道那俩男生说的大哥就是林凯宁?”

许晴晴不明所以,摸着几乎变形的额头问她在说什么。卓别力一步步提醒着她,沉默数分钟后许晴晴一拍大腿,意味深长地说:“原来他早就对我有意思了,在公交车上喷他一头口水还真是有缘分……”

看到许晴晴面泛桃花,一副典型的少女怀春形象,卓别力忍俊不禁,捂着嘴说你觉得开心就好。在卓别力眼中,许晴晴做的一些事情也许是她认为不妥的,但她永远都是支持许晴晴,因为许晴晴是她最好的朋友。

周末放假的时候,施采薇说要去见她男朋友苏冠宇,许晴晴好奇心骤起,想看看采薇的男友长什么样,便拉着卓别力火急火燎地去约定的餐馆了。

施采薇母亲董梅是市重点中学的特级语文教师,酷爱《诗经》,所以给女儿取名也叫采薇。高中时苏冠宇和施采薇都在董梅班里,恰好董梅又是班主任,苏冠宇十分调皮,董梅对他印象很不好,施采薇却在董梅的眼皮子底下和她痛恨的学生谈起了恋爱。后来采薇考到了这所大学,而苏冠宇却因成绩太差加上家境不好而过起了打工的命。这次苏冠宇是向老板请了两天的假才得以从外地打工的地方赶过来看施采薇。

见苏冠宇变黑变瘦了许多,采薇心疼不已,握着他的手问长问短。苏冠宇一个劲地笑,让施采薇在这里好好读书,等她毕业后就娶她,说得采薇感动得一塌糊涂。

许晴晴和卓别力陪着他们玩了一天,在车站送苏冠宇回去的时候,采薇眼泪汪汪,像生离死别似的,看得卓别力都忍不住要掉下泪来。车子开走后许晴晴问泪流满面的采薇,你们感情为什么这么好。采薇便说出了她和男友之间的不容易。

原来,由于苏冠宇家住乡村,父母的观念很古老,所以苏冠宇对自己找了女朋友这事并不隐瞒,他父母知道后乐呵呵地把采薇请到了家里吃饭。那顿饭过后,单纯的采薇便理所当然地以为自己的父母也会像苏冠宇父母那般热情,便在一周之后把他带回了家,并且在对父母介绍时毫不犹豫地说这是我男朋友。董梅当即反对,把采薇和苏冠宇一起赶出了门。采薇在家门口呆了一夜,父母仍旧态度坚决,说他品性太坏必须和他断绝来往。采薇哪里肯,一哭二闹三上吊,最终获得了父母的允许,先试着交往一段时间。董梅觉得,自己女儿可能还年轻,很多东西都没看明白,等她和他交往一段时间,不同的问题迎面而来的时候她自然而然会离开他。

许晴晴听过后目瞪口呆,赞叹采薇和苏冠宇就是现代版梁山伯与祝英台,采薇笑笑说他们不要变蝴蝶。

出车站后,许晴晴带卓别力和采薇去了自己家。在吃了很多许晴晴前几天在超市狂买回来的零食后她们便又百无聊赖起来。采薇建议找点事来做,许晴晴便去翻原本就凌乱的房间想找出点好看的碟来看,结果她翻出了那天在公交车上林凯宁扔给自己的T恤,她一直放着没有洗。她想了想,决定拿着衣服去找他。采薇和卓别力觉得有戏可寻便跟了出去。

因卓别力去过林凯宁家,而且离这不远,许晴晴便拉着她俩一路小跑。她们气喘吁吁到了林凯宁家,许晴晴砸了很久的门他才出来开。

“苍天,你昨晚做贼去了吗?”

许晴晴一见林凯宁眼圈暗黑就惊讶得不得了,还没等他开口就推开他大大方方走了进去。

“干什么呀?”林凯宁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对许晴晴的突然来访很是不满。

许晴晴哪里管这么多,把手里的T恤扔到他怀里,林凯宁一见T恤,仔细观察了一下又闻了闻,说你没洗啊。许晴晴说能找到还给你就不错了,还指望我洗。

接着许晴晴开始认认真真打量客厅,布置简单,墙上还贴了几张没见过的女人海报,她猜是某个过气明星的。“你一个人住?”

“你还看到其他人了吗?拜托,我要睡觉,你先走吧。”林凯宁打着哈欠,明下逐客令。

“你睡你的,我呆我的。”她坐了下来。

采薇朝卓别力使了个眼色,卓别力会心地笑了笑。作为极度了解许晴晴的卓别力,已经看出她要把林凯宁俘虏的决心。

“走不走?”

“不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