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母爱如冰

作者:九幽白白 字数:2768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9章:母爱如冰

平儿的事只是段小插曲,萧恒能从军营里抽身过来,这才是大事。

萧家所有人聚在一起吃了顿晚饭,难得的,这次萧瑾萱也被允许上桌了,以前她可没这份殊荣。

等到吃完饭,萧恒在宁氏的陪同下去歇着了,大家才纷纷散了,萧瑾萱才得以拖着疲惫的身体往回走。

毕竟这一天发生了太多事,如今她只想赶紧钻进被子里,什么也不想的大睡一觉。

可是计划不如变化快,才一回房间,萧瑾萱就知道,要想休息,怕是还要等会了。

就见在她的房里,正坐着两个人,一个是胞弟萧文遥,另一个是她们的生母,杨氏。

来到杨氏近前,萧瑾萱笑着说道:“娘,大晚上你怎么过来了,有什么事让齐妈妈叫我过去就是了。”齐妈妈是杨氏的乳娘,这些年也一直照顾着她们姐弟,是个很忠心的老仆人。

杨氏是个二十五六的妇人,她是扬州本地人,有着女子特有的柔美,虽然身上穿的是最普通的,蓝底祥云文的宽大袍裙,但她眉目柔婉,面容恬怡美,很是宁静雅贵。

听到女儿的话,杨氏语气冷淡的说道:“等你过去?你如今这样的忙,又要发落下人,又要讨好你那父亲,怕是没空到我那去吧。”

萧瑾萱脸上的笑僵住了,缓了好一会,她才柔声说道:“娘,看来今天的事,您都知道了,可是女儿并未觉得自己做错什么。”

杨氏冷冰冰的脸上,闪过一抹厌烦,然后扭头对萧文遥,和颜悦色的道:“文遥,你先出去,我有话和你姐姐单独说。”

萧文遥犹豫了两下,还是出去了,可临到门前,却很担忧的看了萧瑾萱一眼。

等到儿子走了,杨氏的脸色再次冷的像冰一样,狠狠一拍桌子,呵斥道:“还不跪下,如今竟还学会顶撞为娘了。”

依言默默的跪在了地上,萧瑾萱低着的双眸中,一抹忧伤和痛苦悄悄的一闪而逝。

可杨氏并未看到,依旧继续说道:“为娘平日是怎么教导你们的,谁教的你这些,争强好胜的本事,宁氏本就视咱们为眼中钉,你却偏要和她对着干,还哄着文遥拦着我,瑾萱你如今真是长本事了。”

咬着嘴唇,萧瑾萱一句话也不说,早在决定和宁氏硬碰的时候,她就想到娘会是这个反应,否则她也不会叫弟弟帮忙拦着,如今挨骂虽然心里难受,可也是在意料之中的事。

杨氏见她不说话,气更不打一处来,越发严厉的说道:“若就你一个人,你想怎么折腾为娘都随你,可你有替你弟弟考虑过没,他本来就被宁氏提防着,如今你再这么一闹,非逼着宁氏要了你弟弟的命,你才开心是不是。”

宁氏除了萧瑾莲这个女儿外,还有一个儿子叫萧文武,是萧恒的嫡长子,如今二十有一,被放到军营里历练,因此并未在家中。

所以萧文遥这个庶出子,自然就被宁氏提防着了,生怕哪天他回到萧家,成为自己儿子的绊脚石,甚至是竞争者。

可是萧瑾萱心里却在苦笑,娘啊娘,你处处为弟弟着想,可又怎知,遥弟马上就有一个大劫,不用宁氏出手,他就要性命难保了。

女儿就是要争取尽快带着你们离开庄子,所以才不惜拿鸡蛋去碰石头,博得一线生机,可是这些话我没法,也不能和你说,只当女儿不孝,让你担心了。

看着一副任打任骂模样的萧瑾萱,杨氏叹口气,语气一缓的说道:“瑾萱你知道为娘没什么野心,我只想看着自己的孩子们,平平安安长大,你懂了吗?”

从生下萧瑾萱,被赶出萧家那天起,杨氏的心就死了,她不求别的,只愿求份安心,不在卷入是非中去。

萧瑾萱点点头,不过却低声说道:“娘,有的时候,不是我们躲开,别人就会放过我们的。而且父亲的心里有你,就算你无意与父亲,为了遥弟,您也不愿一搏吗?”

若论美貌,杨氏绝不算貌美,可是萧恒却从没忘过她,甚至在杨氏搬到庄子上后,每年赏梅时节,他都会来看望,因此才有了萧文遥这个儿子。

而宁氏也是注意到这点后,所以每年也会来赏梅,就是为了防止杨氏有机可乘,已经在庄子上生了个儿子,若在来一个,她的位置都要受到威胁。

可是杨氏在听完这话后,却很不屑的笑了一下,摇摇头说道:“我和你父亲之间,你是不会懂的,他也从来在意的不是我。”

最后等萧瑾萱送杨氏离开,已经都过了辰时,站在屋外的雪地上,萧瑾萱抱着双臂,仰头看着满天的星星,愣愣的有些失神。

自从那日平儿的事情发生后,萧瑾萱的生活发生了很大变化,向来把她当空气的下人,如今看见她,都知道要行礼问安了。

一应的用度,也都置办上了,甚至宁氏还派人送来了两套冬季的新衣,这是以前从没有过的事。

而最难得的是,一向冬季来到梅庄,必去梅山赏游的萧恒,今年也派人支会了萧瑾萱,叫她同行前往,还为她准备了单独的马车,这个待遇除了萧瑾莲外,别的庶女可都是没有的。

而如今,萧瑾萱就正斜靠在马车内,手中捧着本吕氏春秋,正看的津津有味呢。

忽然外面的车夫一声吆喝,马车停下了,车帘被掀开,萧家的大管家邓九,探身进来给萧瑾萱见了个礼。

萧瑾萱也回以对方一笑,然后问道:“邓管家有事吗?难道是梅山到了。”

邓九闻言,赶紧将手中提着的两个大食盒子,递进了车里,这才说道:“离梅山还有半个时辰的路,小的怕四小姐路上饿,这里备了些点心茶水,您将就着先用些。”

萧瑾萱温婉一笑,点头谢道:“有劳邓管家了,让你费心了。”

目送邓九退下,萧瑾萱忽然笑了,这人啊,果真是最善变无常的,以前她不得脸时,何尝有这待遇,能吃上口热乎饭,就很满足了。

可如今呢,她都不用开口,一应的东西,自然有人为你准备妥当,这待遇还真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果然如邓九说的一样,在半个时辰后,她们这队人,就到了梅山脚下。

刚一下马车,一阵寒风就迎面扑来,萧瑾萱赶忙将身上的披肩紧了紧,到也不觉得那么冷。

毕竟她如今也有像样的棉裙了,要不用向原先那样,挨冻受凉。

虽然还只是山脚下,可四周的梅花却也开的很茂盛,有素雅的白梅,暖柔的黄梅,娇艳的粉梅,如血的红梅,都竞相开放,很是好看。

萧瑾萱从小生活在梅庄是,那里也种着各色的梅花,可唯独没有红梅,因此她漫步来到一棵红梅树下,伸手折下几支红梅,准备回去养在花瓶里,多看上几天。

她正采的尽兴,忽然身后一个小丫环叫住了她:“四小姐,我家小姐请你过去赏梅品茶。”

萧瑾萱一回头,发现来人正是萧瑾莲的贴身丫环,金铃。

萧瑾莲竟然会想起找她喝茶,这真是太奇怪了,可是嫡姐相邀,她若不去就是不敬,不得不说这就是庶出的悲哀,于是点点头,她含笑着应邀而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