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小惩刁奴

作者:九幽白白 字数:3059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6章:小惩刁奴

颤抖的捧起萧文遥的小脸蛋,她激动的说道:“遥弟,快叫姐姐瞧瞧你,我真的好想你遥弟。”

上一世也是在这一年里,扬州发生了场大雪灾,她们被活活困在了庄子上。

弟弟因为年幼,风寒入体,高烧不退,最后病死掉了。

萧瑾萱还清楚的记得,那时萧文遥烧的意识模糊,可仍旧哭着叫着姐姐,姐姐。

可是她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弟弟咽下最后一口气,向睡了般安静的死去。

如今胞弟活生生的站在眼前,萧瑾萱暗自发誓,这一次她定要阻止悲剧的发生,只要能提前搬离庄子回到萧家,遥弟就可以避过这个大劫了。

只是要如何才能达到目的,萧瑾萱就要筹谋一下了。

被紧抱在怀里的萧文遥,仔细的瞧了萧瑾萱好半天,忽然小嘴一扁,哇的哭了起来。

边哭还边说道:“姐姐你不要死,遥儿不想没有姐姐”那可怜的小模样,看得心都揪起来了。

心疼的帮幼弟擦干泪痕,萧瑾萱安抚说道:“遥弟不哭,告诉姐姐,谁和你说我要死了的。”

一个九岁的孩子,绝不会无缘无故说出这样的话,必然是有人在他旁边嚼舌根,才将这孩子吓成了这样。

不过萧瑾萱的心里还是一暖,原本以为没人在意自己的死活,原来还有这个小家伙挂念着自己,这种被人放在心里的感觉,真的是好温暖。

见到姐姐无碍,萧文遥心中的害怕已去了大半,止住哭哽咽的说道:“是白妈妈和平儿,她们说你得罪了大夫人,被丢到山里喂了狼,再也不会回来了。”

轻轻将又哭起来的萧文遥抱进怀里,萧瑾萱的眼中厉色一闪而逝。

白妈妈和平儿是庄上的下人,名义上是照顾她们母女三人的,实际是嫡母宁氏派来的眼线。

不但监视着她们的一举一动,更是经常刁难使坏,以折磨她们为乐。

亲母杨氏,到底是被父亲宠爱的姨娘,她们不敢如何。

胞弟文遥,虽是庶出,可到底是萧家的男丁,她们也多加收敛。

可她呢,一个出生就克死满院下人的灾星,被萧家彻底遗弃的四小姐,自然就成了她们眼中,最理想的受气包了。

三伏天汗如雨下的砍柴生火,腊月里满手冻疮的洗衣挑水,这都是她最基本要去做的。

甚至她还要给白妈妈捏腰揉背,给平儿端茶送水。

有一次她给平儿打洗脚水,只是冬季天气太冷,水在路上吹的变温了而已,对方就直接把一盆洗脚水扣在了她的头上。

当时那种恐惧,战栗的惊吓感,后来多少的晚上都害的她噩梦连连,躲在被子里默默的流泪。

不堪回首的往事历历在目,萧瑾萱闭上眼,内心中仇恨的种子,在怒火的浇灌下,迅速生根发芽着。

长吐口气,再次睁开双眼,萧瑾萱的神情恢复平静,并轻柔的说道:“遥弟你去把平儿叫进来,姐姐有事找她。”

不知道姐姐要干嘛的萧文遥,还是乖巧的应了一声,擦擦鼻涕,迈着小腿就跑出去了。

屋内如今只剩下萧瑾萱自己了,她眼神复杂的望着房内的一切,觉得熟悉可又那么陌生。真的重生而回了吗?若这是梦,她祈愿永远不要醒来。

萧瑾萱并未等上多久,不一会萧文遥就去而复返,身后还跟着个十四五岁的丫环,正是平儿。

萧文遥一进来,就赶紧跑到姐姐的身后,然后满脸厌恶的看着平儿。

平儿的长相有些偏于男性,脸盘宽大,眼细眉浓,而且体格结实,从女子柔美的角度来说,她长得实在有些难以入眼了。

就见着平儿一进来,还没站稳就先喊道:“遥少爷你慢着点,若是摔了,奴家可是要心疼你的。”

她本是个大嗓门子,偏生说这话时,却故意捏着个嗓子,听起来很是不伦不类,刺耳媚俗。

躲在萧瑾萱身后的文遥,脸色通红,更加恼怒的瞪向了平儿。

这个平儿,总是对他拉拉扯扯,老拿怪异的眼神看着他,有次还当着他的面敞胸露怀,简直是恬不知耻。

可是他却只能忍着,不可以发作,否则这可恶的平儿,就会把气撒到姐姐的身上,到时姐姐又要吃苦头了。

冷冷的看着平儿那恶心的嘴脸,萧瑾萱的双手握得紧紧的。

上辈子这个平儿就对遥弟很不安分,可那会她太懦弱,除了哭,她甚至一次像样的阻挠都没做过,现在想想,她这个姐姐,还真是当得够废物的。

看了眼挡在萧文遥前面的纤细身影,平儿这才像刚瞧见萧瑾萱似的,斜眼哼笑了一下。

嘴里尖酸的说道:“果然是个克星,这命还真够硬的,丢在外面一天一夜,竟然还能自己爬回来。”

负责把萧瑾萱带出去吊在笼子里的,就是白妈妈和平儿,在她看来,被那么丢出去,根本就不该还有活路。

淡淡一笑,萧瑾萱也不生气,语气缓和的问道:“看来我没死在外面,让你很意外啊!”

萧瑾萱这不咸不淡的话,听得平儿眉毛一立,恶狠狠的说道:“你拿这腔调和谁说话呢,皮子又紧了是不是。”

稍不顺心,就任意打骂,从萧瑾萱小的时候起,平儿就是这么干的。至于主仆有别那套,对她来说就是废话。

一个被遗弃的庶出女,也想要尊严地位,简直就是笑话。

冷眼看着平儿那张狂的模样,萧瑾萱嘴角的笑容敛起,语气幽寒的说道:“在和谁说话?自然是在和个最低等的下人说话了,否则你还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呢?”

平儿的脸一下涨的通红,她最自卑的就是出身的低贱,所以才热衷于折磨萧瑾萱,把这个世家小姐踩在脚下,这让她特别的满足得意。

可如今萧瑾萱一句话,彻底把她打回原形,气的平儿理智全无,几步上前就要撕烂对方的嘴巴。

嘴角一勾,萧瑾萱眼里寒光一闪。听完她那番话,若还不生气,那也就不是平儿了。

所以心里早有提防的她,在平儿妄动的瞬间,一下就将身旁桌子上的白瓷茶壶捞到了手里。

没有半点犹豫和害怕,萧瑾萱直接举起茶壶,向着平儿就狠砸了过去。

她的准头不错,就听一声闷响,然后平儿就哀嚎着蹲在了地上,双手紧捂着额头,鲜血从指缝间溢出,不一会就溅得满地都是。

“反了,反了,萧瑾萱你给我等着,大夫人不会放过你的。”抬起血流满面的脸,平儿声嘶力竭的喊着,不过却在不敢上前一步了。

因为她在萧瑾萱的眼神中,看到了浓烈的杀意,平儿甚至有种感觉,若她在敢上前一步,对方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杀了她的。

掩唇低笑了两下,萧瑾萱这才说道:“大夫人?那你就尽管去告状吧,不过就算宁氏出面,她也保不了你。”

平儿忍不住打了个冷战,这样的萧瑾萱,让她觉得既陌生又可怕,隐隐的她忽然觉得,对方这回死里逃生回来后,似乎变得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都说经历大生大死的人,性情会发生改变,平儿觉得,萧瑾萱如今,就属于这类情况。

知道往日的受气包,在也不好欺负了,平儿捂着头就向门外退去,可仍嘴硬的喊道:“你等着吧死丫头,我这就去找大夫人做主去,到时你再被罚的吊在外面,可千万别后悔!”说完,她在不停留的直接跑了出去。

冷眼看着平儿离开,萧瑾萱将有些吓到的弟弟,抱在了怀里,神情宁静而平和。

平儿,千万别让我失望啊,只有你把事情闹大,我这个被人遗忘的萧家四小姐,才会被从新记起来呢,从而争取到一个翻身的机会。

一抹冷笑浮现在萧瑾萱的脸上,幽寒的眼神,仿佛来自地狱索命的厉鬼。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