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当众打脸

作者:九幽白白 字数:4101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20章:当众打脸

丝毫没注意到,自己身后正有一双毒箭般的眼睛,冰冷的注视着自己的季凌枫。

望着钱璎珞铁青的面容,季凌枫一笑说道:“县主,您忘了睿王殿下了吗?”

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听得旁人都很是不解,可钱璎珞的表情却变的很是难看。

就见她想了半天,然后很不甘的说道:“今天便算了,萧瑾萱,下次你再敢如此张狂,我定要你好看。”

见这位脾气极大的县主,可算息事宁人了,宋夫人等几位官家贵妇,立即出来拉住她,将她迎入上座,小心的陪着。

季凌枫低声一笑,钱璎珞的反应早在他意料之中。

无缘无故,对一位二品大员的女儿大打出手,他相信钱璎珞确实干的出来这种事。

可若是睿王也在扬州,他坚信对方没这个胆量。

睿王那可是曾经连皇后母家侄子,都敢当街斩杀的狠人,而原因只是这位薛公子调戏民女,逼人致死。

本来对于薛家来说,不算什么了不得的,可偏就被刚正不阿的睿王知道了,结果人家可不念什么旧情,直接就给杀了。

若说京师长平,所有阔绰子弟,最怕的是什么,那绝对不是家法,而是这位五皇子睿王殿下。

所以季凌枫料定,钱璎珞定不敢乱来,因为她也畏惧这位睿王,在对方第一次见到周显睿时,他就看出来了。

见一切都搞定了,季凌枫露出一个,他自认为最潇洒的笑容,一转身,就向刚刚被他英雄救美,安全护下的萧瑾萱望去。

他做了这么多,更是等到无法收场的这一刻才出现,不就是为了在这位萧四小姐心里,留下个最完美的印象,这才方便他后续要做的事情。

可是当他看清萧瑾萱的表情后,他的笑就有点不自然了。

对方为何满脸的冰霜,一双深如寒潭的眸子,也直勾勾的看着自己,这和季凌枫想象中,对方崇拜,感激的神情,差距也太大了。

尴尬的咳了一下,季凌枫脸上的笑容更加温柔了:“瑾萱小姐,您是哪里不舒服吗?”

不是身体难受,怎么会表情这么的奇怪,而且他甚至觉得,对方面容上隐隐透着杀气,但当他在想细看时,萧瑾萱已经低下了头。

季凌枫暗笑一下,只当自己眼花了,这么个娇弱的府中千金,何来什么杀气呢。

萧瑾萱对于季凌枫,十分关心的话,并没给予答复,只是轻摇了下头。

她不能开口,她怕一开口,自己会忍不住用最恶毒的语言,去咒骂眼前这个男人。

甚至她将头都低下了,因为她恨的发疯,已经控制不住脸上的表情了。

就在刚刚,她甚至都想,不管不顾直接杀了季凌枫,报仇雪恨。

可是最后她还是忍住了,先不说她根本不是季凌枫的对手,就算她侥幸成功,那杀了对方之后呢,她也要因为杀人偿命。

可远在京师的萧瑾瑜,还活的自由自在,萧瑾萱怎么甘心,就这么放过她。

更何况,她被季凌枫,整整骗了六年,对方娶了她,却从未爱过她,甚至一直厌恶着她。

不爱她却娶了她,将她的一生都毁了,如果一刀就杀了季凌枫,岂不是太便宜对方了。

季凌枫,你不是为了权势,为了往上爬才娶的我吗,那我就要毁了你的仕途,毁了你最在意的权势,只有这样,萧瑾萱才觉得算是报了仇。

所以如今她要忍,她要一点点毁了这个男人,让他在无尽的痛苦和悔恨中活着,苟延残喘,痛不欲生。

当萧瑾萱再次抬起头时,她脸上的浅笑再次出现,眼中一片坦然从容,彻底恢复了平静。

季凌枫见此,殷勤的说道:“瑾萱小姐,若是不舒服,不如在下送你去休息如何,一定是刚刚受到惊吓了吧。”

眼见对方那满眼关心的模样,萧瑾萱心里冷笑,嘴里疏远的说道:“这位公子,男女有别,你如此近的和我说话,已经很是不妥,现在又说要送我去休息,不觉得太过无理了吗。”

季凌枫一下呆住了,这为萧家四小姐,是吃了呛药不成,他只是一句关心的话,怎么就变的和轻浮浪子似的,他可才帮对方解围,不该受到这种待遇的。

压下疑惑,季凌枫试图解释道:“瑾萱小姐你误会了,只是刚刚见你被吓的不清,我心中不忍,若是说话唐突了,还请小姐恕罪。”

明明是在炫耀自己的体贴,却还要假惺惺的道歉,前生她不就是被季凌枫,这彬彬有礼的外表所迷,以为他是个君子的。

如今在一看,对方分明就是,无时无刻不在表功,让人念他的好,好以此捕获人心,达到他的目的罢了。

你要真这么高尚,助人为乐完怎么不走,还唧唧歪歪说个没完,甚至在她冷言相向后,对方都厚脸皮的忍下,真是太不要脸了。

萧瑾萱本想继续讽刺几句,可当看到一抹身影向他们走来时,她面上神情一变,竟带出几分娇羞。

就见她瞬间充满感激的说道:“公子,刚刚是我惊吓过度,一时语气不好,其实今日我该谢谢你的,若不是你,那位县主不知要怎么刁难我呢。”

季凌枫心里一喜,忙说道:“瑾萱小姐太客气了,我这人向来最见不得以强凌弱,虽然对方是县主,我只是一介布衣,但眼看小姐有难,我实在于心不忍,所以想都没想便冲出来了。”

他太了解这些怀春少女的心思了,不畏强权,正义凛然,并且同情弱小的男人,不就是这些千金小姐最喜欢的类型嘛。

果然,就见萧瑾萱面上一红,笑容羞涩的说道:“可是我瞧着公子,似乎是县主身边的人,你如今为我出头,怕是惹恼了县主,是瑾萱连累了公子。”

说完,还一副担心不已的模样看着季凌枫,仿佛对方哪怕受一丁点的伤,她都要伤心百倍似的。

季凌枫嘴角得意的勾起,心里却微微有些失望,原以为这萧瑾萱是个冰美人,没想到这么快就拿下了。

不过一个庶出,原本也就是他攀上萧家的一块踏板,所以他决定在卖力一把,彻底掳获对方的芳心。

就见季凌枫叹口气,露出一副不畏强权的神情,大气的说道:“我如今虽效命县主,可却不会分不清黑白,助纣为虐的,只恨我能力有限,若来日我封官进爵,如此蛮横的女子,别说是县主,就是郡主,公主,我都要为小姐主持个公道出来。”

说完话,季凌枫就用他那双,很是漂亮的桃花眼,满含深情的注视着萧瑾萱。

但他的心里却很激动,没错他需要一个机会,若是借着今天的事,而被传进萧恒的耳中,先留下好感。他在借着这位四小姐,上府拜见,到时凭着他三寸不烂之舌,还怕不被重用。

可是萧瑾萱忽然诡异的笑了下,脸上的痴迷全部消失,踮起脚尖,她忽然贴近季凌枫,耳语的说道:“我的公道就不劳你操心了,本小姐自己可以讨回,你还是先自求多福吧,季凌枫。”

被这突然的变故,弄到愣住的季凌枫,还没搞清楚萧瑾萱什么意思呢。

忽然在他身后,钱璎珞那都快结成冰碴的声音,暴怒的传来了:“季凌枫,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就凭你还要主持公道,本县主现在就让你知道,什么是公道。”

钱璎珞突然出现的声音,真是吓得季凌枫半死,慌忙回身就要解释,可还没等他说话呢,一个响亮的巴掌,就直接呼在了他的脸上。

别看钱璎珞是个女子,可平日里这打人的功夫,那练得叫一个快准狠。

就见原本季凌枫白皙英俊的右脸,瞬间一个清晰的五指山,就印在了上面,并且迅速肿的老高。

前一秒还风度翩翩的公子哥,下一秒立即变成了猪头哥。看的一旁的萧瑾萱,心里暗呼痛快。

刚刚她本想摆脱季凌枫的纠缠,可却突然看见钱璎珞,一脸狐疑的向这边走来,于是瞬间她就改变主意了。

虽然她现在还没能力,亲手整治季凌枫,可是借刀杀人还是没问题的。

知道季凌枫习武,感官很是不错,于是萧瑾萱就故意装出一副,被对方打动,还很仰慕的样子出来,就是为了分散他的注意力,让他留意不到钱璎珞的到来。

之后就更简单了,在萧瑾萱言语上,有意的引导下,这季凌枫自然是说了很多虚伪,大义凛然的话,最可笑的是,季凌枫还出言,把正站在他身后的钱璎珞,贬的一文不值,面目可憎,结果祸从口出,那位蛮横自大的远宁县主,自然不会轻饶了他的。

就见这会的钱璎珞,虽然扇了季凌枫一巴掌,可仍不解气。

指着对方的鼻子,冷笑的说道:“你算什么东西,不过是我六皇子表哥带来的一只狗,我告诉你什么是公道,就是我钱璎珞打了你左脸,你还要笑着把右脸给我递过来,这就是公道,狗奴才你听懂了吗。”

季凌枫面上的表情没一点变化,语气很平静的回答道:“是,我听懂了。”

可是紧握在袖子里的手,却因为这屈辱,而青筋暴起,微微颤抖着。

可钱璎珞刚刚被萧瑾萱一通收拾,怒火只是压下,如今可算找到宣泄点,哪肯这么轻易罢休。

就见她冷哼一声,大声质问道:“既然听懂了,怎么还不把你的狗脸递给来,难道还要本县主,把刚刚的话在重复第二遍吗?”

季凌枫的神情终于变了,眼中的厉色一闪而过,若是可以他真想一掌拍死钱璎珞。

原本来到扬州,他还想结交下权贵,为将来铺路。这下别说结交,等到明日,他就会变成全扬州达官贵人间的笑料,不被落尽下石的挖苦,就算谢天谢地了。

可是不得不说,前生季凌枫,能从一个状元爬到凌王的位置,确实有他的过人之处。

这不,心里恨得要死,可他还是满脸恭顺的将右脸递了过去,人不要脸,是会无敌的,季凌枫就充分释义了这句话的精髓。

又是“啪”的一声传来,在众贵妇小姐的惊呼声中,季大公子神色坦然的,再次笑纳了一记巴掌。

等到钱璎珞彻底爽了,哼了一声抬脚离开后,季凌枫脸上的淡然终于瓦解了。

一双眼睛像毒蛇般,紧紧锁定那抹紫色的身影,目光冰冷而残忍。

萧瑾萱是吧,本想利用你进入萧家,可你却害的我受到这么大屈辱,原本还想留你一条小命,如今看来,是没那个必要了。

我必要让你尝尝比我今日还要大上百倍的屈辱,否则难消我心头只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