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县主丢脸

作者:九幽白白 字数:4291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9章:县主丢脸

宋佳艾的离席,并未引起太多的关注,众人只当她是琴艺被比下去,一时尴尬,这才有意避开。

不过一众小姐这会却很佩服萧瑾莲,这个被庶妹彻底压下去,却还坐得住的人。

哪怕她的笑容是那么的僵硬和别扭,可这份厚脸皮,确实让众人在笑弄她的同时,不禁佩服不已。

而萧瑾萱这会也没了原本的清静,三三两两的名媛贵女,们,全都围在她的身边,一脸好奇的问着她,有关琵琶的相关问题。

就在萧瑾萱被缠的头疼,还不得不一一解答的时候,忽然一个骄横的声音传来:“听闻今日,这宋府来了位比宋小姐,更会弹琴的庶女,到底是哪位,站出来给本县主瞧瞧。”

这唐突的话一响起,厅内一下变得鸦雀无声了。

还是宋夫人最先反应过来,忙介绍道:“诸位,诸位,这是远宁县主,到扬州游玩,暂住我宋府,各位快快见礼吧。”

宋夫人神情自若,可眼中却闪过担忧,别人不清楚,她却是知道自己爱女,定然是计划有变,去找这位县主了。

可如今这县主竟自己出来了,她的女儿又并未在侧,一种不好的预感,浮上她的心头。

在说旁人,忽然听闻眼前这俏丽少女,竟是位四品县主,惊讶之余,都纷纷赶紧见礼。

人家可是正四品的品阶,再坐除了孟夫人这位身背二品诰命的以外,没人比得过这位县主的。

可钱璎珞却不理众人,双眼紧盯住萧瑾萱的身影,眼中的妒恨之火,更加的旺了。

凭什么周显御对她向来不屑一顾,却对这贱人,不但吐露本名,还在马车走后,露出那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她到要看看,这个贱人到底哪里比她好。

这样想着,她径直越过众人,来到萧瑾萱面前,微眯起眼睛说道:“你就是萧瑾萱,把头给本县主抬起来。”

和旁人一样,保持屈身低头见礼的萧瑾萱,听闻这话,从容的将头抬起,一双平静无波的双眼,静静的注视着前方。

当钱璎珞如此近距离,看清这张面容时,小声的哼了一下,原以为是个多千娇百媚的美人,没想到竟是个柔婉清秀的,除此之外,在无特别显眼的地方。

这样的姿色,怎配得上容貌倾世的周显御,除了她钱璎珞,任何人都配不上。

所以,任何敢窥视周显御的人,钱璎珞都不会放过。

因此就见她讥讽的一笑,然后大声吩咐道:“雅芝备墨,如此有才情的庶女,倒也是难得,我定要赋诗一首,抬举抬举你。”

萧瑾萱闻言,眉毛微微皱起,这位县主话里似乎是在赞扬她,可态度很是恶劣,尤其是说道庶女二字时,更是特意加重了语气,若这会她还感觉不到,对方来者不善的话,那也就太迟钝了。

不过萧瑾萱也挺无语的,回到扬州第一次出门,先被宋佳艾挤兑,如今又来了个说话阴阳怪气的县主,本能的,她隐隐觉得,二者似乎有着某种联系。

就在萧瑾萱还在思索的时候,钱璎珞那边已经写完了。

然后就见她拿起纸张,从新来到萧瑾萱的面前,往前一递并说道:“这是本县主赏你的,还不当众读出来谢恩。”

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位县主,萧瑾萱根本没伸手去接,而是从容婉拒道:“县主美意,瑾萱心领,不过是助兴之曲,当不得您这么夸奖。”

一个四品县主而已,当自己的墨宝是皇帝的御笔不成,这语气听着真让人厌烦。她虽然不愿凭空树敌,可也绝不会像前生那般,处处忍让了。

她以前到是脾气好,换来的只是别人更加肆意的欺辱,这辈子,她宁愿死的轰轰烈烈,也在不会委屈自己,受这份窝囊气。

众人也没想到,萧瑾萱竟然直接拒绝了,原本以为这位县主会恼,可不想她到没生气。

反倒满脸得意的上前几步,声音故意抬高的说道:“你是怕了吧,因为你根本不识字,所以才读不出来。”

这话瞬间让萧瑾萱,再次成了众矢之的,一个官家小姐,哪怕是个庶出,也绝不能是个文盲,这已经不是个人面子的问题,整个家族甚至都要蒙羞的,一时间大家都在猜测,这位县主的话,是真是假。

萧瑾萱没说话,只是平静的看着钱璎珞。

可她这个模样,落在钱璎珞眼中,更让后者坚定,她是个不识字的,如今只是强自镇定摆了。

上前几步,钱璎珞忽然小声的说道:“虽然不知道你从哪学会的琵琶,可你的亲娘却不许你认字,所以你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我没说错吧,勾引御哥哥的小贱人。”

萧瑾萱最后的一点笑意,也彻底敛去了,这位县主竟然调查她,而且刚刚宋佳艾,会反常的针对她,如今看来也是这位的杰作。

之前她想不明白,对方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但当听到那声御哥哥后,她猛然想起,这位远宁县主到底是何许人了。

在前生她还真听过对方的大名,那是在她才去京师的时候,事隔多年,她差点都要忘记了。

而对方出名的原因,正是因为痴恋七皇子周显御,近乎走火入魔的地步,成为京师长平的风云人物。

当年她就听闻,京师第一名妓,芳心暗许这位御王殿下,结果却被钱璎珞知道了。

这位县主二话不说,直接冲进青楼,挖了那名妓的双眼,拔去她的舌头,才肯罢休。

并扬言,若还有女子,敢拿眼去瞧御王,上前和御王说话,就是这个下场!

可是周显御那颠倒众生的容貌,吸引力实在是太大了,户部尚书家的女儿,就不顾这位县主的警告,丢了个荷包给御王。

结果这事让钱璎珞知道后,竟直接将对方脱个精光,挑去手筋,丢在了街道上。

并说在有给周显御乱送东西的,一律废去双手。

这事在当时闹的很大,那可怜的女子更是户部尚书的独女,但最后这位县主,后台实在够硬,也还是不了了之了。

如今将一切都对上号后,萧瑾莲立即就想到那日,她被周显御拦住马车的事,定然是被这位县主瞧到了,所以才惹来对方的针对。

可知道原因后,萧瑾萱更加懊恼了,若她真倾心周显御,被人针对倒也不冤枉。

可她半点没那个心思,平白却惹来这么个善妒的疯子,这简直就是无妄之灾。

难怪她昨日才回府,宋家的请帖上竟会有她的名字。而同为庶出的萧瑾莹,却不在受邀之列。

当时她就觉得奇怪,如今在看这满厅,一个庶出都没有,看来都是这宋家故意为之,为的就是彻底的突显她的卑微,让她被排挤讽刺。

想明白一切后,萧瑾萱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伸手接过那张纸,她看了几眼,忽然一笑问道:“县主当真要我当众读出来。”

钱璎珞只当萧瑾萱,这是在强撑,急不可耐的说道:“罗嗦什么,叫你念,你就念,快些。”

点点头,萧瑾萱浅浅一笑,眼中一抹嘲讽闪过,缓缓开口道:“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回几人”

这温婉的声音,瞬间让钱璎珞石化当场,愣了几秒后,才双眼喷火的瞪着萧瑾萱,半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群探子都是废物吗,不是说这个庶女,无才无德,什么都不会吗?

可如今她不但琵琶弹得好,根本就是个识字的,如今她这脸可丢大了,她从来没这么丢人过。

可是还没等钱璎珞,从这波刺激中回过神,萧瑾萱下一波的刺激,立即就送到了。

就见她忽然举起,手中拿着的纸张,然后笑的及其亲切的说道:“这首诗我若没记错,是前唐诗人王翰的名作,不过县主说是为我赋诗,可这首诗虽然提到琵琶二字,但却是描写边境塞外,征战艰辛的诗句,于今日的情景,可是颇为不符啊。”

钱璎珞面上一红,她向来在家受宠,也没人逼着她学什么,今日她只是要当面羞辱萧瑾萱,记得这首诗里有琵琶二字,就给写出来了,可怎想,如今却成了对方,挖苦她的理由了。

感觉到厅内众人看向自己的目光,哪怕没人说什么,钱璎珞都觉得像刀子似的,让她坐立不安。

眼见钱璎珞那窘迫的样子,萧瑾萱心中冷笑,竟然敢来招惹她,那就要做好被返虐的准备,被对方那骄傲孔雀似的样子,烦了半天的萧瑾萱,可没打算这么容易就放过这位县主。

接着,就见她忽然一指纸上最后的一段诗句,一副请教语气的问道:“还有这里,我记得明明该是古往征战几人回,可县主却写成回几人,难道是您有意为之,故意要考考我的?”

“扑哧”一声,宾客里,也不知是谁先笑了这第一下,接着压抑的笑声和议论声,就在也止不住的纷纷响起了。

任谁都看得出,这位县主哪里是要考人,分明是自己才疏学浅,竟将名句都能写错,原本是要难为别人,自己如今却成了最大的笑话,这一变化,还真是看的众人应接不暇呢。

钱璎珞紧紧的咬住自己的嘴唇,一双眼睛,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竟然都雾气蒙蒙了,仿佛下一刻,她就要哭出来了似的。

望着仍旧浅笑看着她的萧瑾萱,钱璎珞觉得自己都要气疯了。

众目睽睽之下,她何曾如此被人嘲笑过,而这一切都是眼前这个贱人弄出来的。虽然是她先要羞辱对方的,可她是县主,难道惩治个卑贱的庶女不应该吗。

反正钱璎珞的观点就是,她欺辱萧瑾萱那叫天经地义,可萧瑾萱竟然敢反抗,就是罪该万死。

认定一切都是萧瑾萱的错,钱璎珞立即厉声喊道:“你这个贱人,竟然当众折辱本县主,雅芝给我掌嘴,狠狠的给我打。”

大小姐脾气一上来,钱璎珞可不管这是什么场合,直接就要动粗。

小姐都吩咐了,一向跟着钱璎珞,作威作福惯了的雅芝,立马上前就要掌萧瑾萱的嘴,却被竹子给拦下了。

别看竹子从进来后,就紧张的不行,可眼看自家小姐要吃亏,她的胆子一下就回来了,想都没想,就拦在了萧瑾萱的前面。

眼前这出混乱的场面,看的众人都心中着急,可谁也不敢上前去劝,否则一个不好,惹恼这位盛怒的县主,就该吃不了兜着走了。

就在这时,忽然一道白影速度极快的跃入厅内,就见一男子,手中折扇一挥,瞬间将扭打在一起的竹子,雅芝分开。

然后风度翩翩的一个转身,就将萧瑾萱挡在了身后,折扇唰的一声打开了,很是潇洒随性的扇了扇。

萧瑾萱也被这突然出现的人,弄到一愣,但当她看清眼前的背影时。

一双眼睛中,疯狂的仇恨铺天盖地的涌现出来,她的身体甚至因为激动,都在微微颤抖着。

季凌枫,这个化成灰她都不会忘记的男人,哪怕只是一个背影,她也自信绝不会认错。

竟然是你,我的好夫君,咱们竟然这么快就再次见面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