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宴会风波1

作者:九幽白白 字数:3786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7章:宴会风波1

府尹宋夫人相邀,萧府自然是要应约而去的。

第二日一早宁氏就备好马车,带着萧瑾莲和萧瑾萱出门了。

这是萧瑾萱回来后,第一次参加聚宴,拥有着两世记忆的她,自然不会向前世般,凡事谨小慎微,结果却仍旧搞砸,惹人笑话。

曾经她可是连宫宴都参加过,如今宋府这宴会,还真没什么可让她紧张的。

所以一到宋府,她神情自若,到是她身边的竹子,自小生活在乡下,哪里见过这般场面,如今竟是连手脚都不知放哪才好了。

竹子这番模样,立即就引来萧瑾莲,一阵的鄙夷:“果然是什么主子,就有什么女婢,这番模样还是赶紧回家去吧,省的出来丢人现眼。”

竹子被一说,眼圈立即就红了,觉得给萧瑾萱丢了脸,一时头低的更加厉害了。

萧瑾萱冷冷一笑,这位二姐还真不知安分,寻到机会就要来找她的麻烦,但她的下人,还轮不到对方教训。

上前几步,将惶恐不安的竹子挡在身后,萧瑾萱直视着对方,似笑非笑的说道:“竹子如何就不劳二姐费心了,到是您自己,这禁足才被解了,可一定要谨言慎行,否则在惹怒父亲,就怕下次二姐就没这么幸运,还能提前被放出来了。”

因为宋府的请帖上,清楚的写明受邀人的名字,萧瑾莲身为嫡次女,自然在被邀之列。

正所谓家丑不可外扬,萧恒自然解了她禁足,允许她出来赴宴了。

说她的丫环丢人,那萧瑾萱不建议提醒对方一下,到底是谁更加的丢人。

萧瑾莲气坏了,向来在萧家谁敢这么和她说话,不服的还想在开口,却被身后赶来的宁氏给拽住了。

“莲儿,不必理会这丫头,咱们走”说完,瞪了萧瑾萱一眼,宁氏就带着女儿离开了。

几次交锋下来,宁氏也算看出来了,这萧瑾萱已经在不是当初那个受气包了,对方就像个刺猬,你若碰她一下,保准会扎的自己鲜血淋淋。

所以想清楚的宁氏,立即恢复冷静,若不一下捏住萧瑾萱的死穴,她都不会再贸然出手了。

望着走远的宁氏母女,萧瑾萱哼笑了一下。

其实对方若不在招惹她,萧瑾萱也不打算将她们如何的。

虽然上辈子,这位嫡母和嫡姐,对她很苛刻,还经常刁难她,但说到底双方并无生死大仇。

而最终也不是这位嫡母害死她的。

她最恨的人由始至终,都是季凌枫和萧瑾瑜这对狗男女。

只要宁氏母女别再来找她的麻烦,她也愿意和对方相安无事下去,不过看宁氏临走时看向她的那一眼,萧瑾萱也知道,这个希望估计十分渺茫。

打发了萧瑾莲后,她便带着竹子走进了宋家准备好的茶厅,厅内摆着六张桌子,各色的点心,茶水,一应早就备好了。

就见这里已经齐聚了许多的贵妇名媛,无不是衣着华贵,气质优雅。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轻声交谈,品鉴喝茶。

萧瑾萱对这些可不感兴趣,独自走到一旁坐着,静静的瞧着这满屋的莺莺燕燕。

可就在这时,一个身穿暖绿色绣绒裙,头戴翡翠如意簪小姐模样的少女,却向她缓步走来。

就见这人,樱桃小嘴,眉弯如柳,只是一双眼睛过于细长,又透着股娇媚,虽然面容貌美,不免胭脂气浓了些。

就见这少女来到萧瑾萱面前,上下打量了半天,忽然一笑说道:“你们都来看啊,今个竟来了位新姐妹,不知妹妹是哪家的千金,如此姿容,定是贵女无疑。”

贵女指的便是嫡女,一般庶出是当不得这么被人叫的。

原本没引起任何人注意的萧瑾萱,因为这绿衣少女的话,瞬间成为了大家关注的焦点。

别处坐着的各府小姐,也都纷纷围了过来,全都一脸或好奇,或探究的望着萧瑾萱。

今日虽是赴宴,可萧瑾萱也并没特意打扮,仍旧是一身紫色罗裙,只是未免失礼,发间难得佩了支颜色亮丽的,八宝福禄红宝石簪子,加上她气度温婉,仪容得体。众人一时还真觉得绿衣女子说的没错,如此气质,绝对是嫡出贵女,只是之前怎么没听说过。

可就在大伙猜测连连时,萧瑾莲那狭促的声音却传来了:“宋姐姐你真会开玩笑,你嘴里的这位贵女,不过是我的庶妹罢了,你不会真以为她是什么嫡出小姐吧。”

这一刻,萧瑾莲真是觉得痛快无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点破萧瑾萱庶出的身份,让对方无所遁形,被所有人鄙夷,刚是想想,她就忍不住想笑了。

果然,原本几位打算上前,和萧瑾萱结交一下的小姐们,都面露嘲讽的止住了脚步,今日应邀而来的都是各府嫡出的小姐,这么个身份卑贱的庶出,别说结交了,就是说句话,她们都觉得失了自己的身份。

而那位绿衣女子,其实也不是别人,正是扬州府尹宋彭的独生女,宋佳艾。

而这位宋大小姐,这时却露出一副不信的模样,惊讶的问道:“瑾莲妹妹,你在和我们说笑吧,这位小姐如此气质怎会是个庶出,何况你几时又多出个妹妹的,我怎么不知道。”

萧瑾莲这会,巴不得别人问呢,于是立即说道:“各位姐妹不认识她也没什么奇怪的,她是我四妹,从出生就养在庄子上,昨日才回来的,至于说气质,宋姐姐莫不是说她那一身的乡野气?”

嘲弄的说完,萧瑾莲就先掩嘴笑了起来,众小姐见她这么说,也都觉得有趣,纷纷娇笑不已。

萧瑾萱冷眼看着,围在自己眼前,这些无视她存在,任意嘲笑轻视她的嫡出小姐们,连表情都没变一下。

嫡庶之别的巨大差异,她在前生就已经体会的麻木了,这些嫡出子女,若是能把庶出放在眼里,那才是见鬼了呢。

在这群人心里,庶出就是一群最卑贱无耻的存在,是她们天生的敌人,生来就是和她们争东西的,指望这群人和她这个庶出做朋友,还不如盼着天上掉金子,来的更靠谱些呢。

不过真正引起她注意的,还是那位宋家千金,萧瑾萱总觉得,今个对方是有意奔着她来的,而那看似无心的话,也是句句把她逼入难堪的境地。

可转念一想,她又觉得是自己想多了,她和这位宋佳艾无论前生还是今世,可都没有任何的交集,若真是有意而为,她真想不出对方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

可就在这时,宋佳艾却忽然又说道:“无论怎样,萧四小姐既然来了,就是我宋家的客人,我作为主人的,定要让诸位都宾主尽欢才行,妹妹来,到姐姐那去坐。”

说完,不由分说,拉起萧瑾萱就向最上首那桌坐去,相比别处,这里坐着的都是官宦家的夫人小姐,别说庶出,一般富家嫡出千金,也是不配往这坐的。

这时一直在忙着招待众人的宋夫人,见自己女儿回来了,忙说道:“佳艾来母亲这,我刚刚和各位夫人谈起,你拜入名师门下学习琴艺的事,大伙都想看你琴艺可有增长,你快过来为大家助兴演奏一曲。”

坐在宋夫人身旁,一个有些矮胖的贵妇人,也笑着说道:“宋小姐一向便有琴仙的雅称,如今又得秋月娘,这位琴艺大师指点,我等今日可有耳福了。”

说话这妇人的丈夫,是扬州通判,宋府尹正是她夫君的顶头上司,所以这说出口的话,自然是要多恭维就多恭维了。

紧挨着宋夫人而坐的宁氏,只是笑了下,却什么也没说,她的女儿萧瑾莲,虽然容貌姣好,可却才艺不精,所以她自然不会接口,省的落了面子,被人比下去。

听了这话,宋佳艾腼腆的笑了下,然后就说道:“能为各位献曲是佳艾的荣幸,只是一人独奏难免无趣,不如妹妹陪我一同演奏可好。”她笑的灿烂,而这话却是看着萧瑾萱问的。

让自己一起演奏,萧瑾萱心里真是诧异的不行,没听刚刚萧瑾莲说的,她可是在庄子上长大的,就这出身像是学过音律的人吗。

而明明知道她定然不会,还提出这样的要求,这宋佳艾不是蠢笨如猪,那便是故意为之了。

而萧瑾萱可不觉得这宋家嫡女是个蠢的,那便只剩下一种可能了,这宋佳艾是故意为难与她!

来不及细想对方为何如此,因为如今所有人的目光都再次看向了她,之前知道她身份的那几位小姐,更是露出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而一直没说话的宁氏也忽然开口了:“瑾萱,既然宋小姐相邀,你就陪她演奏一曲吧。”

萧瑾萱心里冷笑,这宁氏还真不想和她善了啊,半点打压她的机会都不愿放过,别人不知道她在庄子上活成什么样。

这个监视了她十一年的嫡母会不知道吗?她连字都不会写,何来才艺能弹出曲子呢。

既然你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了,想看我当众出丑,咱们看看到底谁更丢人,萧瑾萱心里这样想着。

然后就见她从容一笑,温顺的说道:“母亲吩咐,女儿自然照做,只是瑾萱初来咋到难免紧张,想请二姐陪我一同演奏,母亲你说好吗?”

宁氏的眉头微微一皱,不过立刻笑着说道:“你这丫头竟这般怕生,莲儿那你就陪你四妹一起吧。”

刚让庶女出来演奏,这会轮到她的亲女儿,若她不允,难免会让人觉得她是故意刁难庶出,虽然她确实就是这么想的,但绝不能被人看出端倪。对外她必须是最得体的节度使夫人。

虽然自家女儿音律不精,但不出错的演奏一曲还是没问题的,反正萧瑾萱垫底,到时众人只会嘲笑对方的庸蠢,谁还会抓着莲儿不放。

不过萧瑾萱答应的这么痛快,隐隐的还是让宁氏十分不安,总觉得有事要发生似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