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真实身份

作者:九幽白白 字数:2850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5章:真实身份

杨氏常年都有头疾的毛病,越是天冷风大的日子,她的头疼就会更加严重。

刚刚许是在回来的路上吹到了,如今这头就又疼上了。

杨氏的药向来都是萧瑾萱为她办置,所以担心母亲的她,立即和婢女换了单独的马车,分道先去药铺抓药,然后再回萧府。

竹子将斗篷又帮萧瑾萱往身上裹了裹,轻声说道:“小姐你还是把帘子落下吧,天冷当心着凉。”

她是梅庄附近村子里的,前几天被买进庄子,成了这位四小姐的丫环,这次萧瑾萱回来,她也跟着离开的庄子。

萧瑾萱一笑,却并没放在心上,她只是看起来瘦弱,这副身体,自小就干着繁重的体力活,可没弱不经风到,吹会雪就要病倒的地步。

就在她准备继续看雪时,马车外忽然传来一声闷响,接着车就停住不动了。

萧瑾萱轻声问道:“车夫,可是到保祥堂了?”

保祥堂是扬州最好的一家药铺,萧瑾萱为杨氏抓药,自然要去这家老字号了。

可是这时车门被打开了,就见周显御靠在门边,语气里隐含着焦急的问道:“女人,怎么你病了?”

看清来人,萧瑾萱有些诧异,不过很快就面容平静的说道:“是或不是,与你无关,请你让开。”

这个从她一回来,就三番四次闯入出现的男子,萧瑾萱对他真是避入水火。

她这辈子除了至亲外,不想和任何人在有纠缠,男人这个东西,是天底下最毒的毒药。

周显御显然也没想到,眼前的女子,明明前不久还出手相帮,如今却翻脸比翻书还快,那冷若冰霜的模样,仿佛两人从未认识过。

这和他心里想的可太不一样了,哪怕再遇,对方没有和他一样激动欢愉,但也绝不该是现在这个样子啊。

周显御脸上的失落闪过,皱眉说道:“我去萧府找过你,可萧家的三位小姐,根本就没有你,女人你到底是谁,这手帕上的萱字,可是你的名字。”

萧瑾萱只是冷冷的看着他,对方自然找不到她,十几年她一次没回过府,何人还记得她这位四小姐。

望着那方手帕,萧瑾萱只看一眼,就扭过头说道:“这东西不是我的,竹子你去赶车,将这人轰下去。”

她不能,更不愿,在被感情左右,若是做不但心静如水,她宁愿彻底将心封存起来,这样就不怕再被害的伤痕累累了。

竹子瞧着原本的车夫,一动不动的躺在旁边,心里虽然害怕,可还是咬牙探身出去,将萧瑾萱挡在自己身后,颤抖的说道:“公子你赶紧走吧,我家小姐不认识你,你再纠缠下去,我可要喊人了。”

周显御好像根本没听见似的,一动不动的瞪着车内的萧瑾萱,过了好半天,他什么都没说的跃下马车。

几步来到车窗边,气呼呼的说道:“女人,你听清楚了,我叫周显御,就算你不说,我早晚也能知道你是谁的。”

萧瑾萱袖中的手,猛的颤抖了一下,脸上的冰冷,都快结出寒霜了,她甚至都没说话,直接把窗帘落下,将那张绝世俊容彻底挡在了外面,飞快的吩咐道:“竹子,走!”

马车很快的开走了,留下周显御神情低沉的站在原地,若不是之前,要明察暗访,不能泄露身份,他早就将这女人的身份弄清楚了。

如今这可恶的女人,竟然装成不认识他,这让他的心情瞬间从喜悦,变得无比郁闷。

而谁都没有发现,在酒楼的大门旁,一个粉色的身影,也将这一切,看的清清楚楚。

她的眼中妒忌的怒火,熊熊燃烧,紧握在门把上的玉手,指甲都在木门上划出了道道痕迹,可见少女这时的内心,愤怒成何种地步。

而对这一切毫不知情的萧瑾萱,在独留下自己的车厢里,手捧着暖炉,神情却再也平复不下来了。

周显御,那个黑袍男子,竟然就是周显御。

那个上辈子被人称为战王的七皇子,怎么会是他,而他又怎么会出现在扬州!

别看萧瑾萱上辈子当过王妃,可对于这位七皇子,却只闻其名,未见过其人。

到不是她不想见,只是这位七皇子,在二皇子登基之前,就已经战死沙场了。

虽然这位皇子从未参加储位之争,可他一向都只听五皇子睿王的命令。

也是因为他死的过早,后来二皇子才在兵权上,压制住了太子,最后成功上位,若这周显御没英年早逝的话,会是个什么局面还真不好说。

萧瑾萱如今在想起,两人初见时的场景,那个戴着斗篷,声音却让她无比熟悉的人,不正是五皇子的声音,那个几次三番,差点杀了季凌枫的睿王殿下。

闭上眼睛,萧瑾萱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这就是命数吧,这辈子,她只想安静的守护至亲,然后向那些欺辱,践踏过她的人寻仇报复。

可是冥冥中,她竟然还是又和皇室,和朝局搅合在了一起,前生她就被当成了棋子,一枚帮助季凌枫,向上爬的棋子。

这辈子,她再也不要被人玩弄股掌中了,谁都不可以。

在说酒楼这边,周显睿并未和六皇子单独聊多久,起身下楼后,就见周显御正在那独自喝着酒,任凭一旁的钱璎珞说什么,他都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这样的七弟,周显睿还真没见过,眉头不觉皱起的说道:“七弟我们该走了。”

一直不言语的周显御,放下杯子,避开上前纠缠的钱璎珞,什么也没说,跟着睿王就走出了酒楼。

直到两人的身影彻底看不见了,钱璎珞脸上的笑容,忽然变得狰狞起来,狠狠的将周显御用过的杯子,摔个粉碎,她厉声说道:“死女人,贱女人,竟敢勾引我的御哥哥,我要撕烂你的脸,将你扒皮抽筋。”

钱璎珞其实长得很是甜美,大大的眼睛,小巧的鼻子,一笑起来还会有两个小酒窝。

可是这会她就向夜叉附体似的,面色疯狂,吓人的厉害。

从楼上紧跟着下来的六皇子,却好似对此习以为常了,只是疑惑的问道:“表妹,这又是谁惹到你了,别气坏了身子。”

这钱璎珞是六皇子舅舅的女儿,她的母亲是明帝的亲妹妹,所以她就是公主的女儿,生下后还破格封为了县主,在钱家很的宠,久而久之性子就越发的蛮横了。

而就在这时,站在六皇子身后,穿着一身月白色青竹纹衫的男子,却忽然笑着说道:“县主,您可是在为刚刚马车上的女子生气。若是如此,在下倒有一计。”

刚刚那一幕可不光钱璎珞瞧见了,他在二楼等待六皇子时,可也瞧得一清二楚。

虽然是在询问,可这白衣男子,语气却是自信异常,就见他抬头间,一张白皙英俊的面容就露了出来,双目温润,眼神如玉,嘴边挂着浅笑,给人一种彬彬有礼的感觉。

加上他衣着儒雅,谈吐不凡,举止也十分得体,在看见这人的第一眼时,就瞬间会对他产生好感,不会觉得厌烦。

而若是萧瑾萱在这的话,她一定会比得知黑袍男子身份时,还要更加惊讶万分不可。

而且不光是惊讶,估计她会毫不犹豫的举起刀,砍了对方的脑袋。

因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逼的萧瑾萱,挖心惨死的季凌枫!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