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皇子齐聚扬州

作者:九幽白白 字数:3575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4章:皇子齐聚扬州

天空中鹅毛般的大雪,旋转飞舞的落下,不一会就把这天地都染成了白茫茫的一片,萧瑾萱一身丁香紫色织锦缎的罗裙,青丝低挽,浅妆点缀,美而不娇,雅致脱俗,有如空谷幽兰般,绝世独立。

她左手扶着生母杨氏,右手牵着胞弟文遥,三人向着庄子外,停靠的几辆马车处慢慢走去。

临上马车前,萧瑾萱帮杨氏弹去衣上的雪,笑着说道:“娘,您的东西都带全了吗,这次回去后,我们就不会再回来了。”

萧恒在梅庄一连呆了半个月,如今要打道回府了,而萧瑾萱母女三人,也整理妥当,跟着众人一起离开。

杨氏想了下,然后摇头说道:“都带着了,只是这次回去,不知是福是祸。”

萧瑾萱没接话,只是看了眼一旁,满脸兴奋的萧文遥,以后如何都不打紧,至少胞弟这辈子,在不会冻的生病,死掉,这就足够了。

将杨氏和弟弟,都扶上马车后,萧瑾萱刚要也钻进暖和的车厢,却被人从后面叫住了。

“萧四小姐,您等等。”被留下医治萧瑾芙的刘郎中,气喘吁吁,边跑边喊到。

等到来人赶到近前,萧瑾萱疑惑的问道:“您找我有事吗?”她不记得两人有什么交集。

刘郎中笑的一脸诚恳,然后说道:“那日多亏小姐扶住在下,否则我可就要出洋相了,这几日一直照顾五小姐,也没得空好好的谢您,听说您要回城了,所以就赶来了。”

萧瑾萱哑然,她那日不过是举手之劳,不成想对方竟一直装在心里。

其实她会扶那一把也是有缘故了,上辈子遥弟病重时,庄子被大雪封住,她曾九死一生的闯出去过,可没一个大夫愿意和她上山,都担心被冻死在路上。

唯有这个刘郎中,在她都不抱什么希望,求上门时,对方竟痛快的答应了。

和她在雪路里滚爬了两天,全身挂满了霜雪的赶到了庄子上,为她弟弟诊治。

虽然最后仍没救回文遥的性命,但这个耿直,热心的赤脚郎中,却给她留下很深的印象。

所以萧瑾萱一笑,赶紧说道:“刘郎中你太客气了,不过一件小事,当不得您这么谢我。”

望着跟在刘郎中身后,那个低着头,身穿粗布衣服的小姑娘,萧瑾萱认得,这是刘郎中的女儿。

因为萧瑾芙脸伤严重,刘郎中就被留在庄子上暂住了,而他家中独留的女儿,自然也被接了过来。

笑着将头上的一支鹊喜报福赤金簪子取下,她上前塞进小姑娘的手里。

在两人不解的目光中,她轻声解释道:“您为我五妹治脸实在辛苦,我无以为谢,这簪子全当我的一份心意吧。”

嘴里是这么说,其实她是为了感谢对方,上辈子的仗义出手,以前她连份药费最后都没给起,这金簪,就算补上之前的出诊费吧。

伸出手,接住一片洁白的雪花,萧瑾萱温婉一笑,心境不同,境遇不同,在瞧着这雪,仿佛都不同了。

莹润修长的手掌上,雪花慢慢的融化,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倚在高楼之上的护栏旁,黑袍男子喃喃的道:“这扬州的雪,不想下的这么大,都说三月扬州如画,我看这十月飞雪的扬州也是别具一番景致。”

这说话的不是旁人,正是那日躲进萧瑾萱车厢内,避开士兵追兵的神秘男子。

就见他话才一落下,在他身旁另外还站着两男一女中,一个身穿锦缎蓝衫,头戴青玉冠,相貌堂堂的男子接口道:“是啊,从京师来的这一路上,我还没见到这么大的雪呢。”

谁知,黑袍男子听罢这话,却哼笑了一下,语气轻佻的说道:“这雪再大,难道还能挡了六哥你的孝心,不远万里跑到扬州为惠妃娘娘寻寿礼,下次父皇生辰时,你是不是直接该跑到西域去了,真是叫我们这些兄弟望尘莫及啊。”

这不阴不阳的话,让蓝衣男子尴尬的轻咳了几声,讪笑的道:“七弟还是这么爱开玩笑,真不知你这玩世不恭的性格,将来的弟妹可降的住。”

谁知,蓝衣男子这玩笑话才说完,站在他一旁,身穿粉色芍药云燕群的少女,忽然娇嗔的说道:“若是御哥哥婚后还这样,我就不叫他进房,天天让他在书房睡,看他还敢不敢贫嘴。”

说完还蛮横的瞪了黑袍男子一眼,不过那眼中的痴迷,和爱慕却是掩都掩不住的。

可黑袍男子,却撇撇嘴说道:“钱璎珞,你的房间请爷进,我都不进。少自作多情了。”

“周显御!”粉衣少女,俏脸气的通红,气恼的喊了对方一声,几步上前,一副不肯罢休的模样。

四人之中,一直没说过话最年长的男子,忽然说道:“远宁县主,我七弟只是在说笑,能否请你出去一下,我和两位皇弟有事要说。”

这近乎逐客令似的话,却没在惹怒少女,她反倒畏惧的看了眼说话的紫袍男子,接着温顺的说道:“好的,睿王殿下,那璎珞就先下去了。”

当房门被关上后,身穿祥云纹贡缎的紫袍男子,将低着的头抬起,一双深邃的双眼,睿智而泛着冷意。刀削般的刚毅面容,透着股不怒自威的气质出来。

若说被叫做周显御的男子,是颠倒众生的美,那这被称为睿王的人,他的俊颜给人更多的感觉,却是刚正果敢,内敛从容。

四下再无旁人,睿王声音平缓的开口了:“六弟,我不管你这次跟来是何目的,但盐运一事,是父皇亲派我来调查,你若想阻挠的话,别怪我不念兄弟之情了。”

为母寻找寿礼,一找就找来了扬州,这理由也就搪塞下三岁的孩童,向他们这些,在朝堂上摸爬滚打多年的人,谁会信这鬼话。

六皇子面上不变,心里却在苦笑,众兄弟中,他最打怵的就是这个五哥,常年的冰块脸不说,做事雷厉风行,向来说到做到。

他相信,若他真有异动,对方绝对会言出必行,料理了他。

说到这,就不得不提一下,如今大周朝的局势了。

大周现在的皇帝登基在位四十一年了,国号为明,明帝生有十一个皇子。

他的嫡长子,也就是现如今的太子,是先皇后沈氏的孩子,为人谦卑有礼,心怀百姓,很受爱戴。而五皇子周显睿,就很推崇拥护这位长兄,是太子党的核心人物。

可储君之位,从古至今,就是皇子必争之位,而二皇子泰亲王,就是如今最具实力和太子一较高下的人。因为他的生母是当今皇后薛氏。

这位二皇子虽不是嫡长子,但也是嫡子,加上薛皇后出身丞相府,后台强硬,所以也有一群人,围在泰亲王身边,形成亲王派,而六皇子周显祺就是拥护二皇子的人。

这扬州盐运向来就是个金罐子,加上薛家从中插手,早变成二皇子的小金库,源源不断为他提供着政权资金。

可就在前不久,扬州官员贪污腐败,盐运被中饱私囊的事,却捅到了朝堂上,明帝震怒,立即亲派周显睿前来调查,这下二皇子可坐不住了,立即派周显祺尾随而来,打的就是干扰破坏的目的。

可是这会周显祺心里却苦不堪言,虽说都是皇子,可人家是封了王爵的,他一个皇子,哪管得了五哥睿王。

而且人家身边还有个七弟做帮手,这个从出生就被封为御王,最得明帝宠爱的孩子周显御。向来不按常理出牌,偏生他还不敢拿兄长的身份斥责,否则回去后,估计对方没事,被父皇重罚的就该是他了。

依靠在栏杆上的周显御,显然对两位皇兄之间的话题没任何兴趣,就见他将手探进衣袖中,轻笑着拿出一方白色丝帕来。

这丝帕洁白如新,一点褶皱都没有,显然是被保管的很小心,在这丝帕的右下角,绣着一束无忧草,一个秀婉的萱字,正绣在这朵小草的一旁。

萱草,萱草,别名不就是无忧草嘛。想到那日拿着手帕,为自己细心包扎的萧瑾萱,周显御嘴角的笑又浓了几分。

女人,你如今在做什么呢,可是与我一样,正欣赏着这满天的飞雪。

不过接着,周显御又自顾自的摇摇头,向你这么心狠手黑的女人,说不定又在拿谁开刀呢吧,要是现在能见到你该多好。

周显御有些失神的想着,漫无目的的向酒楼下的街道看去,因为大雪,街道上空荡荡的都没什么人,可瞬间他猛的坐起,满眼惊喜的盯着,缓缓从酒楼下经过的一辆马车。

只见这马车的车窗帘被卷起,一只纤细素白的手,从车窗伸出,怡然自得的接着自由落下的雪花。

而透过那开着的车窗,周显御看的真切,那个害的他这几日,日思夜想,魂不守舍的女人,正坐在车内,面容仍旧是那么的温婉平静。

正所谓无巧不成书,周显御这边才想起对方,紧接着萧瑾萱就出现在他的眼前,这缘分确实是种很微妙的东西。

周显御长笑一声,一个翻身,径直站在了栏杆上。

回头冲着睿王朗声道:“五哥我还有事先走了,一会回来找你。”说完他邪气一笑,直接从三层楼高的地方,一跃而下。

女人,可算又见到你了,你可知我心里是怎样的放不下你。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