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一帮到底

作者:九幽白白 字数:4090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2章:一帮到底

萧瑾萱没说话,只是笑了一下,既然决定出手相帮,她自然是有几分把握的。

车厢内的两人都不在说话,侧耳听着外面的动静。

就见萧恒来到方脸大汉面前,皱眉说道:“你们是哪个营的士兵,谁给你们的权利拦路搜查,你们这叫扰民,目无军纪。”

大周法律开明,历代皇帝都深知,船可载舟,亦可覆舟的道理。

政治向来以民为主,不扰民伤民,是大周国之根本。

那方脸大汉,听罢却狂妄的说道:“扰民?爷爷是城防营的,你这老小子赶紧闪开,在罗嗦当心我一刀劈了你。”

萧恒的脸抽搐了一下,压着怒气问道:“没有调遣令,擅自出兵,你可知道这是犯了军法的。”

方脸大汉哈哈一笑,又说道:“什么狗屁军法,爷爷当兵十几年,就不知道军法是个什么东西。”

见这大汉那张狂样,萧恒的邪火在忍不住了,飞身而起,抬腿直接把大汉扫落马下,紧接又一脚踩住对方的胸口,满脸尽是煞气。

“和老子,一口一个爷爷的,老子混军营的时候,你小子还不知道在哪吃奶呢。”火气一上来,萧恒说话也见了粗,在没了往日在家时的那份平和。

这方脸大汉心中一苦,没想到今日竟踹到铁板了,刚想叫身后的士兵一起上,萧恒却掏出一块令牌,砸在了他的脸上,同时将踩着的脚,收了回来。

胸口一轻,方脸大汉连忙爬起,嘴里骂骂咧咧的道:“敢拿东西丢爷爷,看我今天不把你……”

声音戛然而止,当他看清那块令牌的瞬间,眼睛就瞪圆了,嘴巴长得老大,可就是在骂不出一个字了。

颤抖的捡起令牌,方脸大汉拿到眼前又看了半天,接着他的脸刷的就白了,豆大的汗珠子,在这严寒的冬天,竟大滴大滴的流了下来。

双眼惊恐的看向萧恒,他语气发颤的问道:“您,您是萧家的人。”

萧恒看了他一眼,然后冷冷的说道:“我是萧恒。”

这简短的四个字,好像重有千金,压的方脸大汉,当场脚下无力,跪坐在了地上。

大周有句民谣说的好“大周文臣皆出薛府,大周武将尽出萧门。”

而这黑虎令牌就是萧家直系的象征,有时甚至比兵符还好用,但凡是个从军当兵的,就没有不知道的。

缓了好半天,方脸大汉才惶恐的说道:“萧将军恕罪,小的也是受命知府,缉拿一个擅闯府衙的贼人,绝非有意冒犯。”

方脸大汉觉得自己也挺冤的,他是守城军,隶属知府衙门管辖,负责看守城门,维护治安,虽然说是营制军队,可萧恒他根本就不认识,否则借他个胆子,也不敢这么嚣张啊。

萧恒可不管这些,两眼一立道:“没有调令,宋知府也没权调你们出城,今日你若搜查出贼人也就摆了,若搜不出,我定要治你的罪。”

在城内,衙门可以调动这支守城军。可一旦出了城,就绝对要有军营的调兵令,否则知府也无权调动。

方脸大汉心里叫苦连连,他刚刚已派人搜查了所有马车,并无异常,这叫他上哪变个贼人出来。

就在他想说几句软化,赶紧离开时,之前被萧恒甩出去的那个士兵,一瘸一拐的回来了。

一到近前就听这士兵嚷嚷道:“大人,那辆马车有问题,我在车角看到血迹了。”他手指的正是萧瑾萱的马车。

方脸大汉眼睛一亮,赶忙问道:“你看清楚了,当真有血迹。”若真有可疑,萧家今日就脱不了干系,到时萧恒自身难保,自然不会再抓着他的小辫子不放。

那士兵被萧恒丢出去,摔的够呛,憋了一肚子气,加上他才赶过来,也不知道萧恒的身份,所以自然底气很足。

就见他十分肯定的说道:“大人,小的绝没看错,原本我想上去检查,却被这人给拦了,我看这伙人,根本和那溜进府衙的贼人是一伙的。”

果然是不知者无畏,这家伙竟然指着一位正二品大员,说人家勾结贼人,看的众人都直咽口水。

方脸大汉可不敢接这话,反倒看着萧恒赔笑说道:“将军,你看这可如何是好,我绝对相信您不会勾结贼人的,可若不在查一遍,到底是说不清楚,到时传出去,也有损您的威名是吧。”

萧恒冷哼一声,然后道:“你们想搜查可以,可若最后还是找不到人,我定要去扬州府衙,当面问问宋彭,今日之事可是他有意要为难我萧恒,落尽我萧家的面子。”

方脸大汉连声说着不敢,可已经彻底得罪萧恒了,他也只能咬着牙硬上了。

将外面的一切看的真切的萧瑾萱,一扭头,还真在车门处,看见一滩殷红的血迹。

黑袍男子也是看见的,有些懊恼的道:“看来是躲进来时,伤口渗出的血迹,不小心落下的。”

说完,他神情一敛,迅速抽出匕首,然后轻声说道:“女人,我冲出去后,若有人事后问你,你就只说是被我要挟的,听懂了吗?”

萧瑾萱忽然一笑,语气清婉的道:“原以为你会聪明的将我胁迫为人质,没想到却选了最蠢的一条路,你这是打算硬杀出去喽?”

男子邪魅的笑了笑,一挑眉道:“你把爷想的也太不堪了,胁迫女人挡在自己前面开路,这么没种的事,爷可做不出来。”

男人哪怕死也得死的轰轰烈烈,否则就算苟活下来,于他而言,还不如死了好呢,何况区区百十人,他未必就杀不出一条血路来。

可是萧瑾萱却拦住他,淡淡说道:“你从新躲进细软里,外面那些人我来对付。”既然出手相帮,那她就会一帮到底。

男子一愣,可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萧瑾萱再次很粗鲁的就把他塞进去了,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马车门也被人打开了。

打开车门的是方脸大汉,知道里面的是萧府千金,他本想先客套两句,可还没来得及说话呢,一个不明物体,冲着他的面门就飞了过来。

大汉毕竟有些功夫在身,身体一侧就避开了,饶是如此,还是惊出了他一身的冷汗。

可是这还不算完,没等他解释一句呢,就只见从萧瑾萱的车内,一盘盘的点心,菜肴向不要钱似的飞了出来。

不一会噼里啪啦,碗筷盘子就碎了一地,一时还真没人敢靠近车厢了。

而萧瑾萱边往外丢东西,嘴里边喊道:“打死你们这些狂徒,离我远点,别过来,都别过来。”说完,打开另外一个大食盒,继续将里面的东西,一股脑的往外扔。

这萧瑾萱的语气十足是个小白兔,可做出来的事可破坏力十足。

一时众人都傻了眼,心里无不感叹,不愧是将门之家的小姐。别人家的小姐害怕,顶多是尖叫两声,哪像这位,十足像个被惹毛的小老虎。

虎父无犬女,这一刻,众人对这句话真是相当的深有体会了。

安排萧瑾芙先一步回去就医的萧恒,才忙完赶过来,也被萧瑾萱这泼辣劲弄到一呆,可接着就大笑道:“瑾萱快住手,你就让他们搜上一搜,有为父在你不用害怕。”

看着方脸大汉这些人,被淋得一身菜汤残屑的狼狈样,萧恒心里可痛快的很,他身份在那摆着,不方便出手,如今这四女儿可给他出了这口恶气,这个女儿像他!

因为萧恒的出现,终于脱离苦海的方脸大汉,也郁闷的不行,一下把刚刚那士兵拽到身前,恶狠狠的问道:“快,血迹在哪,赶紧给我指出来。”

同样溅了一身汤汁的士兵,抹掉脸上的菜叶,指着车门口说道:“大人,就在这,就在,咦血迹呢,怎么没了,原本是在这的。”

顺着士兵指去的地方,大家都看了过去,可是那里除了一坨碎的稀巴烂的糕粉,哪里有什么血迹,当然就算有,如今也看不出来了。

士兵这会也傻眼了,他现在也知道萧恒的身份了,这要找不出血迹,他就是诬告当朝二品大员,给他十条命也不够死的。

一咬牙,士兵跳上马车,就要扒拉开那些菜汤点心,可是他还没碰到个边呢。忽然一团东西就砸在了他的脸上。低头一看,却是一束开的血红的梅花。

接着萧瑾萱那冰冷的声音就传来了:“什么血迹,分明是我采的红梅,落了几朵花瓣掉在了车内,你自己眼神不好,就休在这胡言乱语。”

士兵傻眼了,当初他也就瞟了一眼,如今他还真不敢断定,那到底是血还是红梅了。

可是车外的方脸大汉,脸色难看的不行,直接一巴掌扇在士兵的脸上,呵斥道:“你个蠢货,我早说了萧大人怎么会和贼人参合在一起,来人立即把这家伙给我绑了。”

这一刻,方脸大汉知道,被这么一闹,哪怕萧瑾萱车内真有可疑,他也没办法在查下去了,没看人家都说是他的兵眼神不好看错了。

人家理由都给你找出来了,除非真打算和萧恒撕破脸,否则这还怎么查。

这一场闹剧就这么收场了,等到车门被次被放下,细软内就传来低沉的轻笑声。

萧瑾萱伸手掀开细软,没好气的说道:“为了你,如今我这车内都变染坊了,你还笑的出来。”

岂止是染坊,这一车厢的菜饭味,不知道的还以为进了厨房呢。

黑袍男子止住笑,然后说道:“可真有你的,这种法子你也想的出来,我就躺在那,竟然没人看见我。”

萧瑾萱撇了下嘴,却没说话。

那方脸大汉,一过来,就被她一通狠砸,不但乱了分寸,心中的火气也被勾了起来。

所以对方急于找到血迹,好出这口恶气,因此对于车内的其他地方,对方根本就没上心。

接着血迹找不到,大汉心惊胆战,想到彻底得罪了萧家的后果,他那时只想赶紧离开。

所以当萧瑾萱给出一个看似合理的解释后,这大汉立即妥协,更不会再去看马车内有什么异常了。

透过车窗细缝,见那队人撤走了,萧瑾萱回头说道:“你还不走,等着在被我父亲抓住吗?”

等到马车一动,想避开赶马的车夫,悄无声息的离开根本不可能,而现在走才是最明智的。

显然黑袍男子也明白这点,一点头说道:“女人,那我可走了,今天谢谢你,咱们会再见的。”

看着翻身下车,最后消失在眼前的那抹黑色,萧瑾萱却低下了头。

你救我一回,我帮你一次,恩情还清,不必再见。她心里默默的这样想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