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出手相帮

作者:九幽白白 字数:3667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1章:出手相帮

这一变故打的萧瑾萱措手不及,不过小命握在别人手里,她也只能依言照做,心里却冷静思考着脱身之策。

直到她整个人都进了车厢,那个举着刀,身处在她背后的男人,才笑着说道:“真没想到,这没人把守的马车,竟然会是你坐的车。”

萧瑾萱却苦笑一下,她唯一的侍女平儿,前几日才被她打发了,如今自然是孤家寡人一个,哪会有下人,还特意留在这看着马车。

不过这神秘男子的话,却让她大着胆子,压低声音问道:“你难道认识我。”听对方的口气,明明就是见过她。

男子“嗯”了一声算是默认了。

紧接着他又补充道:“刚才你呆的那片梅林,我恰巧也在一旁,女人你刚刚下手可真够狠的。”

他自幼习武,听力视觉高于常人数倍,所以萧瑾芙如何推人,摔倒,最后遭殃的全过程,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原本他还在暗处感慨,萧瑾芙这个年岁不大的女娃娃,下手可真够黑的。

可转瞬间,萧瑾萱不着痕迹的出手,就让他彻底无语了,若非捕捉到对方脸上那抹冷笑,连他都会以为,这一切只是巧合,而非人为照成了。

若论心黑手辣,这个女人不知要高出那个女娃几倍,尤其是那份冷静,和事后的从容,更是让他刮目相看。

比起以往见到的那些,遇事只会哭哭啼啼的蠢女人,眼前的女子真是顺眼太多了。

听了男子这意有所指的话,萧瑾萱也不理会,冷静的道:“说说你要让我帮你做什么吧,我想你也不是特意跑来和我闲聊的吧。”

那男子,忽然将匕首撤去,低笑的说道:“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简单,我现在被人追杀,你帮我避开追兵,我保证不伤你性命。”

萧瑾萱一恢复安全,立即爬到马车内的另一边,和那男子拉开距离,但当她转身看清来人面容时,却忽然愣住了。怎么会是他!

就见眼前的男子,一身黑色滚金绒的袍衫,领口处绣着两朵金兰花,面容邪魅俊美,嘴角挂着轻佻的笑,这人竟是那日救她出木笼的黑衣男子。

从惊讶里回过神,萧瑾萱神情恢复正常,面色古怪的说道:“怎么会是你。”

这下换成黑袍男子弄不明白了:“难道你认识本……认识我。”他细瞧了萧瑾萱两眼,可却记不得自己认识这个女子。

萧瑾萱有些哑然,不过转瞬就想明白了,那日她被关进木笼一天一夜,蓬头露面,狼狈不堪。

可如今的她身穿华服,头戴珠钗,一副真正的千金名媛的模样,这和那日的形象,实在差太多了,这也难怪男子没认出她来。

不过见男子没认出自己,萧瑾萱也不打算提醒,既然对方救过她一次,今日她便也帮这人一回,到时一切恩情也算还清了,从此各不相欠,到也不错。

而就在这时,忽然马车外传来一阵兵戈马蹄声,车内的男子,瞬间神情严肃的紧握住匕首,小心的将车窗掀开一条细缝,满身杀气的向外看去。

可萧瑾萱却忽然眉头一皱,上前握住对方的手腕,低声道:“你受伤了?血还没止住,我先给你包扎。”

男子被萧瑾萱的动作下了一跳,但见对方并没恶意,这才放下戒心。

望着抽出手帕,细心为自己包扎的女子,他的眼中闪过一抹惊奇。

这到底是个怎样的女人呢,面对要害自己的人,她心黑手狠,半点不留余地。

而如今明明是被他要挟,非但不哭不闹,现在还为他包扎伤口,这么奇怪的女子他从未见过。

忽然男子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摇晃木笼,放肆大笑的人影,对了还有那个古怪的女人,难道这扬州的女子,都是这么的奇特吗?还当真是与众不同。

帮男子包扎好,萧瑾萱也顺着车窗向外看去,就见来的是一队足有百人的队伍,清一色扬州城防军的着装。

为首一个方脸大汉,正和邓九说着什么,而他身后的士兵,却已经开始逐一翻查他们的马车了,眼瞧着就要轮到她这辆车了。

萧瑾萱暗道一声麻烦,不用问,光看黑袍男子那一脸杀气的样子,就知道这伙人是奔着他来的。

伸手将车内用来休息小睡的细软扯开,然后萧瑾萱不由分说,直接将男子塞进了被子里。

黑袍男子,错愕的看着萧瑾萱,一脸呆滞的问道:“女人,你干什么你,还不放开爷。”这辈子他就没叫女人碰过,更别说还被这么粗鲁的塞进被子里了,这个女人是想死吗!

可是萧瑾萱却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凶巴巴的说道:“若想避开这些人,你就老实点别动。”

若不是看在对方救过她,萧瑾萱还真不想管这出闲事,这么费力不讨好的事,她还没埋怨了,这黑袍男子还敢唧唧歪歪,当下手中的动作越发的粗鲁蛮横了。

当彻底把男子裹的严实后,萧瑾萱脸上闪过一抹尴尬,接着一咬牙,掀开被子的一角,闭着眼睛也钻了进去。

这马车内就这么大,从外一眼就能看个遍,若想将男子藏住,除了这个办法,萧瑾萱也确实想不出更好的了。

原本还挣扎着要起身的黑袍男子,在娇躯入怀的瞬间,身体一下就僵住了。

一双漂亮的凤眼睁得大大的,男子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真想抓起身前的女人问问她,怎么胆子就这么的大,这是在挑逗他吗?

开什么玩笑,他长这么大什么漂亮女人没见过,就凭这个女人,也想引他上钩,别做梦了。

额……可是心脏怎么跳的怎么这样快,呼吸也越来越不顺畅,难道刚刚对手的刀上有毒?他现在是毒性发作了不成。

感觉到身后向打鼓似的心跳声,萧瑾萱脸上的红晕更浓了。

很不淑女的,她狠狠向后踹了一脚,在听到男子的痛哼声后,她才压低声音说道:“不想被发现就躲好了,还有,不许碰我听到没有。”

听着身前女子的警告,男子挺俊的眉毛就是一挑,先把他塞进被子里,然后还敢拿脚踹他,这会干脆直接命令他了。这个女人还真是大胆的很啊。

如玉般润泽修长的手,猛的向前一带,在满意的听到身前女子的娇呼声后,男子就将娇躯紧紧的揽进了怀里,任凭对方怎么挣扎,就是不肯放开。

让你凶,这下知道怕了吧,男子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不无得意的这样想着。

可紧接着,他的心里忽然又有点酸溜溜的,这个胆大的女人,不会面对别的男人时,也这么的不拘小节吧,这么一想,他的脸马上就黑了下来。

萧瑾萱这会脸红的就像熟透的桃子,感觉着身后炙热的,男子伟岸的身躯,还有那萦绕不散的金兰花香味,都使她忍不住阵阵的战栗,轻抖着。

经历过季凌枫的背叛后,对于男人,她有种本能的抗拒和恐慌,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让她在羞涩的同时,还有种深深的抵触。

就在萧瑾萱在也无法忍受,即将爆发的时候,马车的门帘,却忽然被人掀开了,一个士兵将头探了进来,神色蛮横的四下打量个不停。

萧瑾萱瞬间冷静下来,拿手狠捏了下环在腰间的手臂,见身后的人不在乱动了,这才换上一副惊慌的表情,可怜兮兮的说道:“你是何人,我正在休息,你还不快些出去。”

说着还拉了拉身上的细软,一副担心春光外泄的娇弱模样。

这娇滴滴的样子,看的那士兵眼睛都直了,咽了下口水,他兵痞气十足的说道:“小姐别怕,我这也是奉命搜查,您把被子掀开给我瞧瞧,若无可疑之处,我立马就走。”

感觉到身后的人,在听完那士兵的话后,瞬间爆发出的强烈杀气,萧瑾萱一愣,不知道对方干嘛突然这么激动。

不过还是伸手安抚的拍了拍对方的手臂,那意思在明显不过,是在告诉黑袍男子不要轻举妄动。

因为萧瑾萱透过大开的马车门,已经看到萧恒正往这边赶来,只要在坚持一会,眼前这一关就能闯过去。

眼瞧着那士兵就要跳上马车,萧瑾萱干脆尖叫一声:“非礼啊,快来人啊,父亲你在哪,快救救瑾萱。”

这边话音才落,就见由远及近,传来萧恒愤怒的爆喝声:“哪里来的宵小,好大的胆子。”

还没等那士兵反应过来呢,他就突然被人从后面抓住了衣领,整个人直接倒飞了出去,摔出十几米后,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也不知是死是活。

干出这一手的自然是赶来的萧恒了,望着紧裹在细软里的女儿,他赶紧别过脸去,低声道:“瑾萱别怕,为父在这呢,我到要看看谁敢欺负你。”

说完他就将车帘撂下,大步流星的向那领队的方脸大汉走去。

车帘放下的瞬间,萧瑾萱脸上的惊恐,就消失不见了,语气冰冷的说道:“还不放开我,真想让我喊来人,把你生擒了不成。”

身后传来男子沉闷的低笑声:“这下知道怕了?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在乱把男人往被子里拽了。”边说边放开了怀里的娇躯,那美妙的触感,竟让他有些舍不得松手了。

身体一自由,萧瑾萱立即坐起身,瞪了男子一眼后,也不多言,小心的掀起车窗,注视着外面的情况。

黑袍男子,这会也凑了过来,慵懒的靠在窗边,自言自语的说道:“但愿你爹能镇得住那些家伙,否则爷我今天就真的麻烦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