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幼子惨死

作者:九幽白白 字数:2820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章:幼子惨死

漆黑的夜静谧无光,萧瑾萱惊慌的向前跌撞的跑着,赤裸的双足划出了血痕,点点落下的鲜血,向盛开的红梅,夺目而又凄美。

忽然间,萧瑾萱的四周骤然变亮,无数的火把将她苍白的面容照的更加惨白。

十多个凌王府的侍卫将她围住,接着从火把后的黑暗中走出一个女子,正笑吟吟的看着她。

这女子一身锦绣华服,珠翠夺目,头戴金簪雀翎步摇,面容更像画中走出的谪仙误入人间一样。

让人一见之下不由自主的自惭形愧,简直觉得直视这女子,都仿佛是种亵渎一样。

看清来人后,恐惧和绝望让萧瑾萱无力的瘫软在了地上。

萧瑾瑜,这个和她名字只有一字之差的女人,却成为她今生挥之不去的噩梦。

对方是嫡出长女,她却是个不受宠的姨娘,所生的小小庶出,对方三岁写诗,五岁作画,七岁就能歌善舞名动京师。

而她呢,因为一出生就被认定是克星,被丢到庄子上生活,十二岁才得以回到萧家,出嫁前她勉强只学会写自己的名字。

两个命运天差地别的人,本该过着各自该有的生活,却因为一场婚姻交集在了一起。

想当年大周最年轻的状元郎季凌枫,到帅府提亲,可萧瑾瑜看不上对方,最后亲事照结,不过新娘却变成了替嫁的萧瑾萱。

能成为状元夫人,哪怕是别人不要丢给她的,萧瑾萱仍然是知足的。

夫妻相守六年,季凌枫一朝成为大周为数不多的外姓王之一,而她也从状元夫人,摇身一变成为了凌王妃,本以为苦尽甘来,怎曾想却是她不幸的开始。

原本柔情暖意的夫君不见了,不顾她的颜面和感受,就将萧瑾瑜迎进王府,封为侧妃。

她不是不生气,可是萧瑾瑜却跪在她的面前,苦苦求她原谅,并说这一切都非她所愿。若她不答应,凌王不会放过萧家的。

萧瑾萱信了,因为当年季凌枫要娶的就是萧瑾瑜,只是那时他身份低微,如今贵为新帝权臣,他自然可以为所欲为。

为了萧家,她咬着牙忍了,甚至当时还有点同情萧瑾瑜,觉得她也是受害者,所以在王府处处维护着对方。

但这种平静在一天夜里终于被打破了,那是个月色如醉的夜晚,萧瑾瑜邀她去湖心亭赏月。等她才一到地方,却立即被人捂住口鼻,用迷药迷晕过去。

等萧瑾萱再次醒来时,还没弄清状况,就当头迎来了季凌枫狠狠的一个巴掌。所有的人都拿鄙夷的目光看着她。

她从震惊中缓过神,才惊恐的发现自己,正衣不遮体的躺在亭子里,一旁还有个同样衣冠不整的男人,正五花大绑的跪在她的身边。

身上的淤痕吻印,刺激着萧瑾萱的神情,娇躯软绵无力的感觉,让她清楚的知道自己昏迷时,都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她想开口和季凌枫解释,可身旁那个玷污了她的男人却先一步开口,说他们是两情相悦,已有私情多年,今天被季凌枫撞见,他可以一死,只求对方放过他的女人。

说完他没给萧瑾萱反驳的机会,一头撞在柱子上就死了。鲜血溅了萧瑾萱一脸,又惊又怒下,她直接被刺激的昏了过去。

等她再次醒来时,发现已经身处王府的地牢里了,季凌枫厌恶的看着她,无情的宣布,王府以后的女主人将会是萧瑾瑜。

而她萧瑾萱,因为妇德有失,将被终生囚禁在地牢里,一辈子都不会再见天日。

肩膀猛的一疼,萧瑾萱的思绪被拉回到了现实,原来是侍卫上前抓住了她,并强行把她按在了地上,沙子泥土裹进她的眼睛,嘴巴里,说不出的狼狈。

看着在地上挣着的萧瑾萱,萧瑾瑜的眼中显出嘲弄的神情。

三个月前地上的这个人,还是高高在上的凌王妃,可是就凭萧瑾萱也配拥有这些。

要不是当年她看走了眼,白白把季凌枫推给了这个堂妹,对方哪有机会当上王妃,如今她只是拿回本该属于她的一切。

优雅的蹲下,萧瑾瑜将饱满莹润的红唇,附在萧瑾萱的耳边,低笑着说道:“瑾萱你这是要去哪啊,真以为你有机会给楠儿做头七吗?”

楠儿是萧瑾萱三岁的孩子,那日玷污了萧瑾萱的男子,不但亲口承认双方私情多年,还扬言彼此已经育有一子。

虽然最后他没说这个孩子到底是谁,可季凌枫自然而然就联想到了自己的长子季楠。

先是被当众戴了绿帽子,这会又得知可能给别人养了多年的儿子。这叫他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季凌枫当即下令处死季楠,而他之所以这么毫不犹豫的下了决断,也是因为他从来没打算让这个,生母是庶女的孩子继承他的一切。

而今日萧瑾萱不顾一切的逃出来,就是听说儿子死后埋在兔儿岭,想最后送送她这可怜的孩子。

而她绝对想不到,这一切根本就是萧瑾瑜有意安排的,先派人假装无意的谈起这件事,让她听到,然后又撤走看守的侍卫,给萧瑾萱逃跑的机会。

因为萧瑾瑜要在季凌枫心里保持冰清玉洁的形象,绝不能再王府要了萧瑾萱的性命,对方一天不出王府,她就一天没有下手的机会。

紧紧的抓住萧瑾萱的衣领,萧瑾瑜幽幽的说道:“难怪楠儿临死前还一直喊着你,当真是母子情深啊。”

接着她又兴致勃勃的说道:“可是楠儿实在吵的我头疼,于是我就命人拿白绫勒住他的脖子,让他再也叫不出来,可是这孩子力气真大,乱蹬的小脚还踹了我一下呢,为了让他学乖,我又让人剁去他的四肢,果然,楠儿这才安静的去死了。”

享受的看着萧瑾萱的反应,萧瑾瑜的心里只觉得有趣,得意,这是种胜利者的炫耀,虽然内容极度的残忍。

不理会萧瑾萱哭嚎和咒骂,她继续残忍的说道:“还记得前几天那道莲心肉丸汤吗?被囚禁的三个月里,在没吃过这么精致的菜品了吧,想来楠儿知道死后还能变成佳肴,孝敬你这个亲娘,一定会很感谢我这个姨母的。”

一声凄厉的惨叫划破天际,萧瑾萱双眼流出血泪,她竟不知楠儿竟死的这样惨烈,最后还在她不知情的状况下被她这个生母拿来果腹,人间悲剧也莫过于此了。

仇恨代替了恐惧,萧瑾萱瞬间挣脱了束缚,死死的伸手掐住萧瑾瑜的脖子,她嘶喊着:“毒妇,你这个毒妇,你把楠儿的命还给我。”

她就算在蠢,几个月的时间里,也足够让她想明白,当日的一切都是萧瑾瑜所为了。

先假意相邀,然后在找个男人玷污她,最后在让这男人甘愿赴死,来个死无对证,坐实她与人私情有染。真是环环相扣,半点不给她留下翻身的机会。

不是已经夺走了她的夫君,顶替了她的位置,为何连个无辜的孩子也不放过,何况她可是楠儿的亲姨母,自己的新姐姐啊,为何要这般不念亲情的迫害她们母子,她真的好怨,好狠!

可萧瑾萱手上还没来得及用力,一个恼怒异常的声音就传来了:“贱人,还不快放开瑜儿。”

紧接着,萧瑾萱就被人一脚踹中胸口,来不及喊痛,她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似的,狠狠倒飞了出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