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全部撂倒

作者:七煞天都 字数:3698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7章:全部撂倒

被苏天齐气得泪眼哗哗的杜惜惜,都已经抓住门把手,准备下车了!才听明白,苏天齐是让那妖艳的狐狸精下车,而不是她。

“喂——大胖子!我们都赶你下车了,你怎么还有脸赖着不走啊!”瞬间破涕为笑的杜惜惜,咄咄逼人的质问道,翻脸比翻书还快。

‘大胖子!’性感女郎微微一愣,她那是成熟的丰满,跟胖扯得上半毛钱关系,敢情这小丫头片子,是嫉妒她完美的曲线身材,所以才说她胖。

“哼!”性感女郎不屑的瞥了杜惜惜一眼,扭着丰臀,怨气冲天的下车。

“看什么看,信不信老娘把你眼珠子挖出来!”又被鄙视的杜惜惜,气得张牙舞爪,要跟那性感女郎拼命,可惜不等她大展拳脚,苏天齐已经启动车子。

“喂,大混蛋!你干嘛不等我揍她一顿之后再走!”杜惜惜鼓着腮帮子,气呼呼的质问道。

“得饶人处且饶人,冤冤相报何时了!”苏天齐语重心长的告诫道。

“我呸!你的脸皮也忒厚了!报复心那么强,还敢这么教训我,我都替你脸红!”杜惜惜先被正儿八经的苏天齐逗得噗嗤一笑,而后嗤之以鼻的笑骂道。

一路上,曹大军始终绷着个脸,正襟危坐精神紧绷,而无良的苏天齐和不良的杜惜惜,则一路斗嘴,荤腥不忌。

特别是苏天齐,更是百无禁忌,时不时的爆出一些很黄很暴力的话来,丝毫没有顾及到杜惜惜还只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十七岁少女,让杜惜惜好几次都脸红耳赤的无言以对。

“杜丫头!这就是你家吗!没想到你家还挺有钱的嘛!”车子拐进津海市盛华路一号的复式别院后,苏天齐好奇的打量着眼前气派的古老建筑。

这座古老的复式别院占地至少有二十亩,在这周围都是高档住宅小区的繁华路段,地比黄金还贵,能存在这么一座古老的复式别院,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那是,老娘这辈子最不缺的就是钱,大坏蛋,你要是跟了老娘,老娘保证你下半辈子都衣食无忧哦!”杜惜惜也不做作,一脸自豪的说道。

“一边玩去,我对丑女不感兴趣!”苏天齐没好气的应道。

“我哪里丑了,老娘只是还没完全发育好不好!”杜惜惜本想挺胸证明自己是个成熟的女人,可是怎么挺也没有胸,只能一脸不满的抱怨道。

本来苏天齐是要到津海一中去看看,因为那很有可能是他的母校,可半路上杜惜惜才想起,今天是星期天,学校放假无法证明她是津海一中的女神。

所以便提议苏天齐先跟她回家,明天早上再跟她一起去学校。

苏天齐的身上没有任何有效证件,而且小黑到现在还没回电话过来,作为一个标准的黑户,是无法入住酒店的,他可不想到公园去睡长椅,便欣然接受了杜惜惜的邀请。

将车子停好之后,苏天齐很帅气的从车内跳了出来,玩笑着问道:“杜丫头,难道你们家是黑色会吗!”进入这座古老的复式别院,几乎每隔十几步就会有一个西装革履的壮汉在站岗,无形中给来客一股巨大的压力。

不等苏天齐把玩笑话说完,突然有二十几个身穿黑西装的壮汉,拿着砍刀冲了出来,将他围了起来。

“好小子,连我们青帮大小姐都敢劫持,还如此嚣张的闯进我们青帮总部!莫不以为我们青帮好欺负!”一个目光阴鹫的中年男子从拐角处走了出来。

“敢犯我青帮者,必杀之!给我抓起来!”左脸有一道刀疤的中年男子沉声命令道。

“住手,他是我的朋友!”刚打开车门的杜惜惜急忙喊道,可是那些西装壮汉已经动手了,二十几把砍刀同时向苏天齐劈来。

“不要!”杜惜惜顿时脸色大变,她知道苏天齐很厉害,可是武功再高也怕菜刀,他一个人赤手空拳,怎么可能敌得过二十几个手持砍刀的专业打手。

刀疤男并没有因为杜惜惜的尖叫,而下令停手,因为他也是奉命行事,并且也没打算真要了这个年轻人的性命,只是想给他一点教训。

“喂,丑男!你不是要抓我吗!还站着干什么!”就在刀疤男盘算着要如何教训苏天齐的时候,一个狂妄轻蔑的声音突然在他耳边响起。

“啊!”侧过头去,发现苏天齐竟然站在他身边,刀疤男吓得大叫一声。

“快放开赵叔,否则我就开枪了!”曹大军终于逃出怀中的枪,对准苏天齐的脑袋大喝道。

苏天齐之所以一到这里就被人包围起来,那都是因为在来的路上,曹大军已经偷偷的通知杜惜惜的爷爷。

“你吓唬谁啊!子弹都没上膛,开个鸟枪啊!”苏天齐不以为然的瞥了曹大军一眼。

曹大军脸色微变,没想到苏天齐竟然能看出他的子弹没有上膛,不过虽然惊讶,但却不惊慌,拉动套筒子弹上膛之后,他沉声喝道:“我不开玩笑,如果不想被打爆脑袋,就赶快放了赵叔!”

手里有枪,曹大军心里多少还有些底气,可就在这时候,那二十几个围攻苏天齐的打手突然无声无息的倒了下去,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这一刻,别说是曹大军了,就连身经百战的赵叔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嗯?”不远处的玻璃窗后,一个白发苍苍的威严老者发出震惊的疑惑。

“不用担心,他们只是被点了睡穴,睡着了而已!”

“点穴!”白发老者一脸的不可思议,“难道传说中的点穴之法真的存在吗!”

“当然存在,我认识的不少老中医都会这门技艺!不过这个年轻人,刚才所使用的并不只是点穴那么简单!”白发老者身旁,那个做道士打扮的中年男子沉声应道。

“是吗!”白发老者别有深意的反问道,不过那中年道士并不愿多说,他也没有再细问下去,“如果你出手的话,可有百分百的胜算!”

“没有!”

“此子不简单,我也看不出他是不是我道中人!”

“连你都没有胜算,那我们岂不是班门弄斧自讨苦吃!”白发老者无奈的苦笑道,转身推门而出。

“大军!给我开枪,老子在道上混了几十年,难道还能栽在一个毛头小子的手里吗!”刀疤脸的赵叔可是个暴脾气,要他站着死可以,要他跪着生那除非黄河水倒流。

“住手!”就在这剑拔弩张的时候,杜惜惜正准备冲到曹大军的身前挡住枪口,却听身后传来一声威严的暴喝。

“爷爷!”

“大爷!”

“还不把枪放下!”杜惜惜的爷爷,青帮帮主杜大沉声喝道。

帮主都发话了,曹大军哪敢怠慢,急忙将手枪收起来。

“爷爷,苏坏蛋他不是坏人,是我请来的客人,你不要为难他嘛!”跑到杜大身旁的杜惜惜,晃着他爷爷的手撒娇道。

“知道了知道了!你这臭丫头,成天到晚就知道给我惹是生非,没一刻消停的!”杜大满是怜爱的笑骂道。

因为杜惜惜的关系,更因为刚才中年道长的那番话,苏天齐戏剧性的从青帮的敌人变成青帮的贵客,受到非比寻常的礼待,让不少青帮高层都误以为杜大爷是看上了苏天齐,想招他为孙女婿。

是夜,苏天齐就住在这青云别院,这几天身受重伤的他,连日奔波、东躲西藏,可以说是身心俱疲,按理说应该沾枕即睡才对,可是在舒适的大床上辗转反侧了整整一个多小时,他还无法入睡。

而睡不着的原因,其实很简单,有一件迫在眉睫的事情,他到现在还没有半点线索。

在杀钱博士、炸毁人类未来实验基地的时候,苏天齐受了极重的内伤,若想治愈恢复,他必须尽快查清楚腰间那块古玉的来历,利用古玉疗伤。

如果时间拖得太久的话,他的伤势不但永远无法恢复,而且肯定命不久矣。

再者,凤王可是一个多疑的女人,小黑肯定无法帮他隐瞒太久,迟早都会知道他还没死。

届时一旦凤王亲至,而他的内伤还没有治愈,那他绝对必死无疑!

所以寻找古玉的来历十万火急,但想要解开古玉的来历之谜,苏天齐就必须先找回四年前遗失的记忆,因为这块古玉,在钱博士将他带进人类未来实验基地的时候,就已经在他身上了。

四年前发生了什么,他为何会被钱博士抓走,苏天齐一无所知,他只记得自己来自津海市,并且坚信在这座曾经熟悉的城市里,他肯定能找回记忆的影子,找到他的父母。

如今‘津海一中可能是他曾经的母校’,是苏天齐找回记忆唯一的线索,所以偷偷溜出青云别院之后,他立即赶往远在浦江区的津海一中。

凌晨两点半,津海市绝大多数的街道都告别了白日的喧嚣,安静下来,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夜市,依旧灯火通明人声鼎沸。

在津海一中逛了一圈之后,苏天齐一脸落寞的独自行走在清冷的街道上。

他本以为在津海一中能触景生情,寻回一些记忆的影子,可是逛了一圈之后,除了陌生还是陌生,连一点熟悉的感觉也没有,更别说是寻回记忆的影子了。

走着走着,苏天齐走进了一个人声鼎沸的夜市。

行走在茫茫人海里,看着众生百态,一丝凄凉的孤独突然莫名的涌上心头,让他很想仓皇的逃离。

转身,苏天齐快步的走向旁边那条昏暗的小巷子。

而就在他踏入小巷的那一刻,一道记忆的灵光突然一闪而过。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