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歌唱

作者:凌轩 字数:13567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章:歌唱

安魂的挽歌为谁歌唱?

暖暖的日光为谁凄凉?

丧钟奏鸣,花瓣散扬。

暮垂依山,一道昏黄的暮光,把一棵腐朽的树影拉得老长。

凄冷的秋风阵阵吹起,抚过干枯脆弱的树杈。零散在树下的落叶纷纷被风旋起,扬洒到黯淡的天边。

枯叶迎合着风的节奏,在空中翩翩起舞……

它不知将要飞向何方……

悄悄的风停了。片片枯叶从半空中娓娓而落……

我们的生命或许也是如此这般,我们永远不知道使我们律动的风会何时吹起,更不知道它会何时静止。

风平叶散落,落土化尘埃。

一个男孩儿孤零零的站在一支送葬的人群中,一双海蓝色的瞳孔静静地看着木棺中的逝者。冷冷清清地双瞳,就如同深渊般幽暗,深邃……“父亲……”他伸出一只冰冷的小手,轻轻地抚摸着逝者那惨白僵硬的脸颊。

“阿历克斯……”从男孩儿身后站出一位衣着华贵的中年人,他抚摸着阿历克斯银白冰冷的发丝,微微颤抖着他发白的嘴唇,缓缓说道“孩子,你的父亲太累了,让他安静的睡一会儿吧。”

阿历克斯没有抬头,依旧看着曾经对他和蔼可亲的父亲。修长的银发在面前悄悄凌乱。“叔叔……我再也没有父亲了,是不是?”

那中年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淡淡一笑:“不!”语气很坚定,“我不会不管你的。”他看着躺在木棺中的人,眼神愈加黯淡“放心的去吧,魔族的英雄,您的孩子我会替你照看。”说完,他感觉大脑一阵眩晕,缓缓地合上双眼,伸出一只手,按压着自己的太阳穴。挥了挥另一只手。

两名士兵合力推动着木棺,沉重的棺盖与木棺摩擦的声音是那么厚重……

阿历克斯看着他的父亲渐渐被木棺的阴影吞噬,心中的思绪杂若乱麻,索性闭上双眼……

“王……”一位魔族中德高望重的老者对着阿历克斯的叔叔安慰着,“不要太伤心了。”

阿历克斯的叔叔疲惫的摇了摇头,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说“阿历克斯……”国王哽咽了一下“从今天起便是我的孩子,称谓,白银英灵。”

“王……您难道想……”那老者表情有些惊愕,刚想说下去……

“什么也别说了,我已经思考了很久了……”王睁开了双眼,静静地看着那一尊木棺,自言自语“弟,你什么时候还能再叫我一声哥哥。”一滴浑浊的眼泪在他眼角的皱纹中干枯。

远离人群的一棵枯萎的歪脖树下,有一位与阿历克斯年龄相仿的少女,她身披着一件毛绒绒的黑袍子,丝缕金发从幽暗的帽兜中轻轻飘出。双手合十在胸前,虔诚的祷告着逝去的人。

风,又一次翩跹起舞……

阿历克斯昂头遥望着头顶浮浮沉沉的乌云,回忆着,注视着。他深深吸了一口气,低首转身,离开拥挤的人群。

远处,发现有一个女孩一直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一双水汪汪的清眸,好像是刚刚被泪水润洗过。

他看着那她那双乌黑灵动的双眸,不禁想起了她的母亲,这种感觉是那么温暖,就像是春雨般融冰释雪。

“同情我么?”阿历克斯默默的注视着,他思索了片刻,摇了摇头“我还是不需要。”

他只能选择拒绝,背对着那女孩,独自,悄悄的离开了墓地……

“轰隆隆……”

乌云中,闷雷滚动。

“哗哗……”纤纤细雨漫天扬洒。

熙熙嚷嚷的雨声,淅淅沥沥的打向墓地。

雨水填平了马车离开的印记,掩盖了脸庞的悲痛的泪水。

干燥的大地变得泥泞不堪,圈圈的水纹在水洼中波荡,涟漪,又逝去。

这一夜是那么漫长,更是那么的孤寂。

在人们思考着世间带给着我们什么的时候,一线明媚的阳光已经拨云而出,将暖暖的阳光洒向大地。

一座崭新的墓碑前,一株稚嫩的小草破土而出……

魔族魔都寝宫

“王上。”依旧是那天的老者,他恭恭敬敬的站在国王面前“您应该明白现在将弑神枪赐予阿历克斯,以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恩。”国王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但是,我又能怎么样?他死了,我真的不知道要去相信谁。”老者也没有说什么。

国王端起一杯热气腾腾的花茶,双眉微皱,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两人沉默了很久……

“那我们可不可把弑神枪……”国王刚刚把茶杯凑到嘴边,又说“算了……”说完,又将茶杯放回茶几上站起身,将目光投向窗外。

老者也站起身,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正要离去。

“师傅,阿历克斯会不会像他的父亲一样,听到什么?”国王的神态愈加冷峻。

老者回身只是苦涩一笑,像是在安慰着国王:“我们只能希望那个孩子会受到安吉拉女神的庇护,听不到任何召唤。”

“恩”国王显得还是有些犹豫,看着一片萧瑟的秋景,一时间竟无语凝噎。

秋风萧瑟,花黄,叶落。

一个女孩儿,站在灶台前,她将衣袖翻卷在白皙的胳膊上。一头柔顺的金发高高盘起,两鬓的碎发在她白净的脸庞两侧自然垂下。

一双柔嫩小手在陶盆中用力的去按压着面团,轻轻的捧一掌凉丝丝的水,洒在面团上,继续揉捏。

“恩,这样大概就可以了吧。”她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不由得欣慰的上扬了自己的嘴角。

但是又不知为了什么,一丝秋日丝雨般的伤感悄悄掠过她的双眸。

一双乌黑灵动的眸球悄悄黯淡下来,又继续将面团揪成小的面团。

“他现在还会回到从前的他吗?”她自言自语。

说着她将面团揉入甜腻的豆沙,放进了蒸笼中……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希望我可以为他承担着一半。”

不到多时,一缕蒙蒙白雾从蒸笼中轻轻飘出。

她看着迷蒙,如真似幻的雾气陷入回忆……

“哈哈,弟弟,你真应该为你的儿子阿历克斯高兴啊!哈哈,最纯正的魔族血统,哈哈!”她记得自己的父亲曾经这样表扬过阿历克斯。

“安吉尔,呵呵,如果你可以和阿历克斯成婚,就是你爸爸最大的愿望了。”她记起他的父亲曾经这样的对他期望。

“安吉尔,如果你的年龄小一点就好了,呵呵。”她还记得父亲无奈的摇头。

“王,今日一战,我若不能归来,请照顾我那个孩子。”

“弟,叫我哥哥。”

女孩儿的双眼不禁朦胧。

“安吉尔姐姐,你真漂亮,我长大要娶你当我的妻子”

“姐姐,我的父亲说,不准我们在一起……”那个男孩儿的泪花,在她的怀中绽放“还说如果女孩儿的年龄比男生大成婚就是对格蕾娅女神不敬。”

安吉尔缓缓仰起头,眨着那双水汪汪的眼睛,乌黑的眸球还像是深海中的黑珍珠,光泽,水润。

暮色已晚,漫天星辰,星罗密布。

阿历克斯坐在窗边,静静地看着窗外的萧条的秋风,席卷着片片落叶。

一双海蓝色的瞳孔悄悄黯然。

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他炯炯有神的眼神,陷入一阵沉思。

“阿历克斯……”一句甜甜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沉思。

阿历克斯回过头看到门口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依旧是那一头披肩金发,依旧是那双如同黑珍珠般温润的眸球。

“安吉尔姐姐。”阿历克斯站起身看着站在门口的女孩儿,轻轻唤了一句。“为什么不进来坐?”他微微上扬自己的嘴角苦涩一笑。

安吉尔悄悄走到他的身边,一双乌黑灵动的清眸与他对视,一切似乎回到了从前,但是事实又不能返回。

“你看起来脸色不是太好”安吉尔微微低头,看着她身前比自己矮半头的男孩儿,“是不是生病了?”她探出一只象牙白的手臂,将温软的手心伏在他冰凉的脸上。

“没有”阿历克斯仰着头与那澄清的双眸对视。

“恩……”安吉尔抿着嘴唇,乌黑的眸球灵动的转了一圈,“你今天好像一天都没有吃东西了。”说着,安吉尔从背后,拿出了一个提篮,“看,这是姐姐给你做的点心,都是你平常喜欢吃的小点心。”

阿历克斯接过提篮,打开了篮子,看着一个个精致可爱的小点心,顿时感觉鼻尖一阵酸涩,他没有多想,从篮子中,拿出了一个正冒热气的点心,就塞进自己的嘴里。

随着香甜可口的豆沙在嘴中蔓延开,一行泪水悄悄顺着脸颊滑落。

他不抬头,又去伸手抓起另一个点心,塞进嘴里,甜腻的焦糖就在嘴中融化,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是控住不住自己的眼泪。

安吉尔看着他狼吞虎咽的样子,浅浅一笑,一双圆润光色的眸球眯成一线。“慢点,没人跟你抢。”说着,走到茶几前,给他盛了一杯水。

他不在去抓篮子里面的点心,只是慢慢将身体趴在地上,不知道没什么头脑中会浮现出他父亲那张严肃而又慈祥的脸。在一直对着他笑,依然是那句经常和他说的话“孩子,不要出试着去接受柔软的东西,那样的话,会让你的心也变得暖绵绵的,不要去哭泣,就算是为了我,更为了你死去的母亲。”

“呜呜呜……”阿历克斯趴在地上呜咽着,手中的点心被他捏的粉碎。

安吉尔看着他在地毯上抽泣,立刻放下水杯,双膝跪在地上搂过他的肩膀“怎么了?是不是点心太烫了?”

“姐姐”他把头埋在安吉尔的双臂中,抽泣着“我好冷!我好冷!”

安吉尔,连忙把他抱进自己的怀中,一只温软的手,不住的安抚着他的头。“这样还冷么?”

阿历克斯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将安吉尔紧抱,宛若幽兰的体香在她的身边萦绕,如春风般,温和。

阿历克斯把脸紧靠在安吉尔温暖的胸前,泪水打湿了她的衣服,“姐姐,是不是已经没有人可以在爱我了?还是爱我的人都必须要死?”

“没有。”安吉尔,捧起他哭花的脸,虽然有些狼狈,但是依然是那样的英气。“姐姐不是还爱你呢么?不要胡思乱想。”

“不可能,等到了你出嫁的时候,就不会在来爱我了。”阿历克斯挣脱着安吉尔的双臂……

但是……

“不会”安吉尔那双水汪汪的眼睛是那样的楚楚动人,如梦似幻。“我会一直陪着你,一直陪你到老。”

“姐姐”他那双海蓝色的眼睛,不在写满忧伤,变得好像刚刚被雨水洗刷过的天空,那样澄清,透明。“你不可以骗我。”

安吉尔淡淡一笑,眼咪一线,她檀口微张,“不骗你。”

窗外的风,不在是那样萧条,变得柔和了许多,但是尽管这样,树上的枯叶依旧纷纷飘零,娓娓而落。

“姐姐,今天等我睡之后,你再走么?”阿历克斯望着她,泪盈盈的眼睛,让安吉尔没有办法拒绝。

安吉尔浅浅一下,“恩”,她点了点头。

温柔,细腻的月光透过窗子,投在柔软的地毯上。

凉爽的夜晚变的静谧,温柔的晚风,悄悄打碎了湖面的平静,将湖中的圆月涟漪,波动。

“姐姐。”阿历克斯躺在床上,看着安吉尔恬静白皙的脸“你会嫁给我么?”

“等你长大到可以保护姐姐的时候再说吧……”

时光匆匆。

又到了每一年的节日,落雪日。

半空中的纷纷落叶,化成纷纷碎雪。

纷纷落雪,翩翩而舞,滚滚银屑,娓娓散落。

四季常绿的针松在树杈上堆满了白素的果实。

纷纷暮雪中人们感觉不到任何寒冷。

风悄悄的停了,雪静了。

晴朗的夜空中,遍布着璀璨的星辰。

屋顶上,留下了两排脚印。

一个少年,和一个女孩儿躲在一件毛茸茸的皮衣中。

“呵呵,是不是和姐姐第一次约会害羞了?脸这么红。”安吉尔笑盈盈的看着他红扑扑的脸,在杯中斟满了一杯色泽红润的果酒。

“不是,是天冷。”阿历克斯紧紧缩在大衣中,安吉尔只是淡淡一笑“你只能喝一点点哦。”一双清眸眯成一线,“自己拿着。”

“我已经不是小孩了”阿历克斯从皮衣中探出一只手,接住了酒杯,又将自己被羞得通红的脸埋得更深一点。

“呵呵,你怎么那么可爱?”安吉尔轻轻为自己倒了一杯酒,“干杯!”

阿历克斯轻轻碰了一下安吉尔的酒杯,自己悄悄的抿了一小口。

“恩。”安吉尔看着杯中的果酒,点着头,不住称赞“好甜啊,你觉得呢?”

阿历克斯却皱着一双剑眉,表情略显痛苦,“恩,还可以。”说着咂着自己酸涩的舌头。

“呵呵。”安吉尔忍俊不禁“第一次喝酒吧!”

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将自己埋在大衣中。

“呵呵,悄悄跟姐姐说,是不是害羞了?”

“没有。”阿历克斯看着杯中的果酒“只是有些冷。”

安吉尔轻轻摊开自己的双臂,“冷啦?”她的眼神告诉他不信,“来,要不要姐姐抱抱,温暖温暖你?”

阿历克斯看着安吉尔胸前温婉的曲线,又看看她那双温柔动人的双眸,感觉自己的脸在发烧,赶忙摇头,“不要,都说了,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哈哈”安吉尔将手捂着嘴,“好好好,要是冷,就自己喝点酒暖暖身子。”

阿历克斯一仰头喝下整杯果酒,果酒虽然是水果所酿,但是年头都已经过了5年之久,立刻呛得他打了一个冷战。

安吉尔,见到他难受的样子有些自责,赶忙轻轻拍打着他的后背,“是不是被呛到了?”语气多少有些责备,“这样喝的话多伤胃呀?”阿历克斯的眼中悄悄掠过一丝温暖。

“姐姐。”阿历克斯微微一笑,“如果我能娶你当我的妻子,我该多幸福?”说完他微微上扬起嘴角。

安吉尔注视着那双海蓝色的双瞳,那个眼神是那么深情,又那么孩子气。一时间心中小鹿乱撞,白皙的脸上不禁展开一线潮红,她忙侧过脸,淡淡的说“说什么呢?”

他看着安吉尔红彤彤的脸蛋,心花怒放“姐姐,可以再陪我喝一杯么?”

她又给阿历克斯斟了一杯酒。“要是在像刚才那个样子的话,我可就不陪你喝了啊。”

“不会。”阿历克斯接过安吉尔递过来的酒杯,“姐姐,干杯!”

“叮”一声清脆的撞击声在夜空下徘徊。

莹莹白雪,倒映着幽兰的夜空。

远处,传来悠悠琴音。

伴随着,悄悄的甜言蜜语,银铃般的欢笑,一瓶甜美的果酒已经一滴不剩。

不胜酒力的安吉尔,白皙的脸蛋上微微晕开桃红,轻轻将头靠在阿历克斯的肩头,醉人的兰花香萦绕在她的身边,让他的心跳不禁加速。

“姐姐。”阿历克斯轻轻推了推安吉尔,“不如我们回去吧。”

安吉尔轻轻摇了摇头,“不,我还想呆一会儿”说着,她伸出玉手,指向远方“你看见那两颗星星了么?”

阿历克斯顺着安吉尔手指的方向,遥望着。“恩,看见了。”

“你知道么?”安吉尔紧紧地挽着他的手臂,她檀口微张,“传说,格蕾娅女神有一个弟弟,很多人都说格蕾娅女神是为了救他的弟弟才死的。”

“那些只是传说罢了。”

“不,我就是喜欢。”安吉尔气鼓鼓的嘟起樱唇,像是撒娇的小女生,“你没有感觉这段故事很感人么?尤其是在他的弟弟醒来时,发现自己的姐姐已经不在世间。那段在表演话剧时,我都哭了。”说着那双乌黑灵动的清眸充盈着闪闪泪光。

“那只是故事。”阿历克斯轻轻抱着安吉尔,“更何况,那种事情永远不会发生在我们的身上。”

安吉尔举目望着他海蓝色的双眼对望,“如果真的发生在我们身上呢?”一滴晶莹的泪滴划过她的脸庞。

“那样,就让我承担一切。”他淡淡一笑。

“切。”安吉尔破涕为笑“傻瓜,不理你了。”

“姐姐。”阿历克斯忙抓住了安吉尔的纤纤玉手。

“恩?”

他将安吉尔紧抱在自己的怀中。

不知什么时候,天上又开始零落着翩翩碎雪。

“姐姐,如果真的会发生,千万不要离开我。”两人就好像情侣一样,在滚滚碎雪中就这样缠绵。

安吉尔转过身,捧着阿历克斯英气的脸颊,看着他的眼神中闪着丝丝忧伤,双眼笑咪一线“小傻瓜,不会的,那只是个故事。”说着轻轻在他的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

“姐姐,求求你。”他的眼神似乎在祈求着,那么伤悲“那个时候不要离开我。”

“恩。”

他双臂紧了紧抱在怀中的腰肢,深情的望着她。

一对海蓝色的瞳孔,如清凉的水,缓缓淌入安吉尔的心,如春天一般。

两人不约而同的合上双眼,互相靠近着彼此的心。

他轻轻地吻住了安吉尔柔软的嘴唇,触及着那她的暖暖温存。

她展开双手搂住他,感觉自己好像受热的糖果,快要被熔化,脸上泛起一丝潮红。

雪花片片,在天空中娓娓而落,朦胧着夜景的唯美。

宫殿中的夜莺,唱出夜的婉转悠扬。

她离开他的吻,离开他的怀抱,乖乖的牵起他的手,将脸转向一侧不敢和他对视。良久,她抓起他的一只手按在自己沉浮不定的胸口。转过脸,眨着水汪汪的眼睛。

一丝云悄悄离去,月光又重新洒在这景色中。

神族格莱德大草原艾德坦丁镇

一位身着麻料衣服的农夫将自己结实的肩膀倚在门框,一双剑眉紧锁,仿佛在思索着什么,看着一位正在打铁的铁匠,说“你是说,你的孩子刚出生的时候,额头上,没有凝聚火焰是么?”

“恩。”那铁匠停下了手中的工作,站起身,缓缓叹了一口气“这就是报应么?是我们当年……”铁匠不再多说什么,丢下了手中沉重的铁锤。

“呵……”那农夫走到了铁匠的背后,轻轻地拍着他的肩头“放心吧,老伙计,我会用我们人族的格斗术,来弥补你儿子的魔法的。”

铁匠淡淡一笑,摇摇头,转过身“但愿吧,我是神族人,你是人族人,你要明白,神族人的天赋,不像你们人族的格斗技巧,有灵活的身体。我们只有魔法,我们天生就是魔法师,我们也不会像魔族一样,将魔法附着在武器上,你懂么?我们只是单纯的魔法师,如果没有了那团火,只能证明他没有前途,海尔以后只能……”

“嘿……”那农夫双手按住了铁匠的肩膀,“你听着,我不会让你的儿子成一个废人,只要他愿意配合我,我就可以让他成为你们神族的一位精英。”

“拜托,我们实际……”那铁匠摆了摆手,“我不是不相信你,我是不相信我的孩子。”他推开了那人的手,坐在了一个板凳上,眼神有些无奈“我知道,我知道你想怎么去做,说真的,我也完全支持你的做法。”他低下头,看着烙铁渐渐消退的火焰“我们神族人的骨骼就好像是鹰。每当被断裂一次,就会自身修复一次,并且骨骼就会变得结实,粗壮一次。”铁匠抬起头,看着那个人,“你感觉,一个孩子会承受骨骼断裂的痛苦么?”

“爸爸。”一个幼稚的声音打断了他们之间的对话。

“如果,雏鹰可以承受的痛苦,我也可以。”那个孩子的语气就好像是坚硬的钢铁。“爸爸,你相信我,我可以的。”

“呵呵……哈哈……哈哈哈……”铁匠和农夫不约而同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屋外,日暮西垂。

在天边。

连绵的一线山脉处,被拉出一道最后的霞光。

铁青色的阴影将日落的余辉缓缓推到幽深的山脉的另一端。

山脉的另一端,已经出现第二天的黎明。

一天的结束,在另一个地方在延续,一个时代的结束衔接着另一个时代的开始。

这注定是一个风起云涌的时代,沉睡的力量正在不安的涌动,一切即将觉醒,一切即将到来。

山脉的另一端,昏暗朦胧的天色被崭新的日光,渐渐吞噬。一线耀眼的辉煌在东方的地平线上冉冉升起。

阿历克斯冷冷的望着第二天的日出,海蓝色的双瞳中凝结着融化不解的冰雪。

“爸爸,又是一天”初生的朝阳将阿历克斯不成熟的身影拉得纤长。

头顶,稚嫩的雏鹰在已经在空旷的天宇中搏击长空。

“十年!”阿历克斯英气的脸颊上凝结着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成熟。

“只要再过十年,我就可以承接你的荣誉!”一轮红日从白茫茫的浩瀚平原上拔地而起。

“振兴会我们家族的!爸爸。”

神族格莱德大草原斯耳曼。

漆黑的夜中,一个人,穿着整齐的黑色的晚礼服,背对着惨淡的月光,背对着命运,站在钟楼上,与空洞的黑夜交相辉映。神秘的气质就好像午夜的魔君。一袭银白的披风在身后随风舞动。

冷冷的看着一个妙龄少女,被一群丑陋的恶魔包围。

他冷酷的脸上看不到丝毫的紧张,他俯身朝恶魔中俯冲而去。

银白的披风遮住了月光,遮住了恶魔惊愕的眼神……

他怀中的女孩儿,瞪大了双眼,弱弱的问:“你是谁?”

他是谁?

孤傲的他将多少儿女情长隐藏在着华丽的礼服下?

他微微上扬起冷峻的嘴角:“叫我奥尔兰德斯·凯文王爵。”

“我可以这么叫你么?那么,凯文王爵,我要怎么报答你呢?”那女孩儿满面桃红。“我要你的爱。”

“凯文!”一名上课的老师终于再也听不下去了凯文的梦话了,“你马上给我起来!”

凯文突然从梦中惊醒,见到满脸黑线的老师,看着班里的女生朝着自己发出银铃般的欢笑,看着自己的怀中的同座。

他诧异了。

“我的女孩儿呢?”

“我的晚礼服呢?”

狠了,都是梦呀!

“丢死人了啊!”他捂着脸冲出教室。

茫茫的草原上,浩瀚广阔天地中,山脉连绵数万里。

日出,晨曦。

普照着整个大草原,多少年轻的梦想被这草原上的风承载着。

凯文漫步在广阔的草原上。他嘴里叼着一根嫩绿的青草,幻想着自己就是一名驰骋在草原上的骑士。

仰头看着蔚蓝的天上丝缕云朵。

逐风的男儿,羡慕那些南飞的大雁。

风轻轻的抚过他帅气的脸庞,吹过他脸上被压出的红印。

16岁得他,幻想着16岁的梦。

“嘿!凯文!”

凯文回过头,看着一个20岁刚出头的青年,他梳着马尾辫,将一只手揣在裤兜,刚毅的脸庞上不知经历了多少风浪。

“哈!强尼。”凯文朝那个青年打了一个招呼。

“今天好像是我们最后一课了,准备好了么?”风轻轻拂动着他两鬓自然飘逸的碎发。

凯文摊开双手,淡淡一笑,“可是今天我的兴趣不是很大,因为我要跟你说一件商量一件更重要是事情。”

“什么事?”强尼有些疑问,朝凯文走来。“不会是你姐有男朋友了吧?”

“我姐?你开什么玩笑!”凯文和强尼坐在草地上,“我姐要是有男朋友的时候,我的孩子都能叫我爸爸了。”说完,凯文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我想和你参军。”他回头看着强尼“你说怎么样?”

“倒是可以,咱们俩这么长时间的实战练习和你的魔法修行,在战场上,应该可以保命了。”强尼认真的说。“在军队,我带你再修炼一段时间的话,我可以让你成为一名精英部队的一员。”

“哦,哦哦哦!”凯文瞬间两眼放光“是不是特别让女生疯狂的那种?”

“对对对。”强尼随声附和“就是那种让女孩们尖叫的那种。”

“嘿嘿嘿……”

两人陷入了粉红色的幻想……

“啊……”一个少女捧着双手,澄清的双眼绽放着花一样的泪光“哥哥,你真的是神族精英团的一员么?”

“哼哼哼哼……”两人冷笑。

“哇……大哥哥!你的肌肉好硬呀……”

“哈哈哈哈……”两人仰天长笑。

“大哥哥,人家……”女孩儿害羞的,玩弄着自己的手指。“恩……好害羞呀……”

“哈哈哈哈!”两人的笑得声嘶力竭!

“哎呦……人家好喜欢你嘛……”女孩儿粉嫩的小脸上晕开一抹桃红。

“哈哈哈哈!”牙床笑得从嘴唇下翻卷而出,暴露在空气中。

“大哥哥,你的笑好迷人呀!”

“哈哈哈哈!”两人脖子上粗大的青筋豁然暴起。一边笑,一边张牙舞爪“哈哈,你要是喜欢哥哥笑,哥哥天天给你笑!”

女孩儿一头扎进两人怀中“人家好高兴呀……”

“哈哈哈!”两人满脸通红,但是浑然不知,不知道有多少在草原上牧羊的姑娘已经绕道走过了。

凯文回过神。

强尼也回过神。

两人对视,异口同声“走,参军去!”

茫茫草原上,两人的身影渐行渐远。

“强尼,你参军了之后,小兰怎么办?”

“呵,别担心我,你还有个姐呢!”

相隔数里的小镇上,荒茫的草原中。

“还来么!”一个人对着海尔大喊。

那个人手持一根铁棒,看他持棍的姿势,像是一个剑术精湛的战士。

年幼的海尔,已经满脸是血,身上已经出现多出淤青。

“只有这样么?”海尔扬起头。

“啪!”一声清脆的击打声。

海尔倒在地上,他紧紧地咬着牙,没有发出任何委屈的声音,他重新爬起。

那人表情一瞬间凝聚,他看着海尔不住的颤动着双腿,依然努力的高昂起自己的头。“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意志?”他质问着自己,他已经不忍心再一次的打下去。精通剑术的他推算着,“如果说,我这几剑已经足够让他站不起来了,甚至已经骨折……”他的一双剑眉不禁皱起,“能驱使他站起来,究竟是一股什么样的力量。”

“哈哈哈哈!”海尔低着头微笑着,因为他已经抬不起自己的头。“哈哈哈!”他笑着,就好像是从东方浩瀚辽阔的海平面上初生的太阳。

“为什么不肯认输?”

“认输?”海尔微微扬起嘴角“是向你认输?还是向命运?”一股热泪混合着浓浓的鲜血,在下巴上凝聚。

“嘀嗒……”

他背对着一轮正在坠落的夕阳,幼小的身影在地上被拖得老长。

一双漆黑的瞳孔中迸发出了炙热的火焰。

那是一个什么样的眼神?

那个追求着光明的眼神,不屈服命运坎坷的眼神。

“来吧!”海尔再也支持不住自己的身体,忽然,眼前一阵眩晕,栽倒在地上。

“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信念让他支持到现在?”

荣誉,辉煌在千百年间历史的长河中慢慢黯淡褪色,从历史已经逐渐演变成传说。

日月星辰,斗转星移。

时间,即将为活着的人迎来了下一个世纪。

十年后

世界之端,海之尽头。

“轰隆隆”

阴霾的铁青色遮天蔽日,闷雷激荡,在暗潮中翻滚起层层汹涌,偶现蟒牙,海面不安的浮沉着阴暗的天空。

波澜的大海,浩瀚无边,狂暴的海风像是一头雄狮愤怒的咆哮,肆虐着暗蓝的瀚海。

一时间,白浪掀天。

“隆隆”巨浪咆哮着大海的不安,前方连绵的山脉奔涌而去。

一个人,站在悬崖的一侧,他顶着从大海的呼啸,散乱的的黑发,在飓风中像是雄狮的狮鬃。波澜不惊的双眼,无视着大海掀起一浪浪怒涛。将深邃的目光延伸到海天相接的一处。

“轰隆!”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

巨浪轰拍在高峭的山崖下,粉碎的飞沫被激荡到半空中,纷纷散落,重新坠到海中。

“凯撒王”一位身穿黑袍的年轻人,从那看海人的身后走出。

凯撒微微转头,又将那野性的眼神转向地平线,说“你醒了,凯奇。”

“呵呵”年轻人,淡淡一笑“我睡了多久?”

“七百多年了。”凯撒淡淡的说着。

“七百年?”凯奇的眼神中掠过一丝惊恐“那么说,大门……”

“没有错……”凯撒的神情更加严峻,“这几天的大海的天空变得不安了。”他眉头紧皱,看着地平线一处诡异的一丝黑线扭曲着,“时空之门的另一端正在有一股更强的力量在涌动着,而且,时空之门的封印,马上就会解开。”

“该死”凯奇双手不禁握拳,“那我们……”

“年轻人……”凯撒打断了他将要说的话,“你应该知道,作为祖先的规则吧!”他转过身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个时代已经不属于我们了。”

“恩”凯奇无奈的松开了拳头,“那么你的那被偷走的枪头呢?你找到那个人了么?”

凯撒只是淡淡一笑什么也没有说。

凯撒又一次转头,忘了一眼大海。默默无语。“走吧。”他说,“跟我去找格蕾娅他们谈论下一代救世主的事情吧。”

两人,朝着大山中幽暗的深处走去。

千百年前的故事,只能作为神话,或者故事在人们之间传颂,他们并不知道,一切都是真的即将要发生,现在他们的生活中不会去关心因为心中那种莫名的恐惧。

大战前的宁静中,只有置身世外的人可以看清。

魔族皇朝

“王上。”一位大臣恭恭敬敬的说,“现今人族大举进兵魔族天险之喉目前,我们的状况不容乐观!”

“人族派兵多少?”国王的面容愈加冷峻。

“八旗大军出动四旗,足有三十万。”

“三十万?”国王不禁重复。

在场的所有人不禁吸了一口冷气。

“还有一旗部队已经潜入银松白森中。”

“八旗大军,出动五旗。”国王缓缓舒缓了一口气,他知道人族的主力部队的实力。他自言自语“看来这是魔族的一大劫难。”

他炯炯的双眼,巡视了一眼大殿上辅佐自己数十余年的大臣“谁愿出战?”

大殿上顿时一阵沉默,随后又是一片哗然,一阵唏嘘。

十年已过,曾经的热血是否已经冷却在岁月中,年轻的豪情壮志都在那里?

国王抚摸着自己松垮的脸颊,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年轻,才后知后觉自己已经不能跨马驰骋茫茫草原。

这个时代是不是已经不在属于他们?

时间推动着流年的轮回,一代英雄正在逝去。

国王的眼神渐渐黯然,眼前的一切也随之渐渐朦胧……

“王!”

一声骄傲的声音打断了国王的沉思。

只见一个孤傲的身影站在皇朝中央。银发飘逸,一身银辉的铠甲威风八面,威风的黑熊披风在他的身后摆动。

他抱着自己的双拳,骄傲的昂着自己的头。

“白银英灵骑士团团长。”一双海蓝色的瞳孔,凌霜傲雪。

“我——阿历克斯愿意出战!”

他手中的一柄银亮的长枪,冷若寒霜中似乎发出阵阵低沉,阴暗的龙吟。

人族麒麟城

天高云淡。

洁白的骏马穿越着广阔无边的草原,他跋涉过百万的浩瀚疆土,只留一线马蹄。

茫茫的草原中。他高举着一面威猛的虎头大旗,随风抖得笔直。

骄傲的骑士驰骋着洁白的骏马,水蓝色的披风在他的身后猎猎翻卷。

钢盔的阴影下,一双锐利的眼神,穿刺过茫茫的草原深处。

在骑士辽阔的视野中。

巍峨的地平线上,一座雄伟的高山,拔地而起。

高山屹立,将辽阔的草原横断两地。

陡峭的山面上,一座风雨中千年不倒,依山而建的麒麟城,背靠辽天阔地。

高岗擎天,势镇辽原。

雄鹰,搏击长空,盘旋在城上。

但是在骑士的眼中只能幻化成一点黑斑。

他在钢盔的阴影下笑傲着视野中恢宏的城堡,骑士剑眉微皱,怒扬马鞭。

“吼!”一声马的嘶鸣,回荡在空旷的草原上。

“八旗大军攻打魔族的消息发布出去了么?”一位年迈的老者背着手问着一名军官。

那名军官单膝跪地,双手抱拳,回答道:“魔族的人已经都知道了,我们现在可以随时准备攻打魔族了。”

“恩。”老者严肃的面容上终于显出一丝笑意,他摆摆手“好了,我已经知道了,你现在立刻传令下去,军队随时出发。”

老者看着那名军官离开了议室,自言自语,“哼哼,我就不信,你们听到我人族出动着三十万大军,你们不会害怕!”

“师傅!”

一位年轻的骑士迈着矫健的步伐走到了老者的身边,他披着水蓝色的披风,一头黑发披肩,他骄傲,年轻,桀骜不驯。

“哈哈,肖恩,我杰出的弟子。”老者看到那年轻人,似乎立刻忘记了所有的事情。“看你的行装,似乎刚刚跑马回来。”

肖恩淡淡一笑“是的,不过,师傅,有些事情我不明白。”

他的师傅,安详的坐在椅子上“说!”

“师傅。”肖恩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鞠躬“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们要不去真正的派出我们的八旗皇族军?而是去散布谣言?”

“年轻人。”老者的表情变得些许严肃。“你会懂得。”

“还有,师傅,我想问您。”肖恩的表情也同时不禁凝聚“难道说,这场仗不让我挂帅出战,还有谁可以胜任?”

“孩子,你还有更大的任务要去完成。”老者深深叹了一口气,心中暗语着“我不可能让你去冒这个险。”

关闭